选择页面

梦见我去了日本,某人给了我一个收音机。这个收音机可以变换各种不同的形状。收音机可以变成一个球,也可以伸展开来变成别的形状,也可以有很多电台,我播放了很多日文台,也有很多中文台。好像我太太也在梦中。似乎我还发现了一个类似形状的新的收音机,才要两块多美金,似乎是网上找到的,我告诉太太这个收音机不错,好像希望买下来,后来不记得是否买下来了。

另外梦见我和一个男的在日本餐厅吃饭,但是因为很多人,我坐在一个餐厅的一个角落,桌子是长长的。我右边也坐满了人,那个朋友本来希望和我坐在一个桌子上,但是因为没有位置了,所以后来把桌子挪动了一下,他才勉强坐下,但是坐在桌子长长的对面,感觉菜都够不到。而且旁边横着那一面似乎也有人坐着,但不知道是什么人。

后来就开始吃饭,我一直没有点菜一样,但是吃了一个类似藕和凉拌菜,里面似乎有牛肉,还有蔬菜,蔬菜里有很小的整个大的西葫芦等蔬菜,长条形状的没有切开,类似美国人做的芦笋那样。

后来我就说他点菜啊,但是似乎他一直没有点菜,我看到有好像buffet那样的才放在桌子上,我就问是否可以那样直接拿着吃,还是必须点菜才可以吃,一个老板娘在伺候我们,好像是个中国人,但却和我们说英文,因为好像是为了顾到其他的讲英文的客人。后来吃饭吃到最后,我吃了很多很多,也吃了很久很久。

我这个桌子上已经变成了好几个人坐在一起,那个对面的男的似乎不见了,有另外几个人坐在这个桌子上,其中包括一个男的,好像中国人,还有一个美国女的,这个美国女的好像是从美国宾州的Harrisburg 来的,我就问他是否知道兰迪克拉克(Randy Clark ),因为他的职事的总部位于Harrisburg。那个女的好像不知道,但是那个男的好像也是个基督徒,也来自那里,说他知道,我就告诉他们我们刚在那里开完特会,我们是来这里传福音。

最后吃了很久,我们一起吃的好几个菜,当然也看到之前那个男子,和老板娘把一些烤肉放在里面慢慢烤,说只有慢慢烤才好吃,我当时心想应该早点点菜,也不记得后来吃这个菜了,后来那个和我同坐的知道Randy Clark的男孩就要买单,我说分开。原来那个男的不见了,但这个男孩子坚持买单,后来只好同意了。我就说是否可以替你祷告祝福你,我就祷告,欢迎你圣灵,求圣灵充满他,还希望他能够经历到摔倒和抖动什么的。

感动:

梦是神说话的一个方式之一,特别是异梦。异梦是求先知性恩赐中一个常见的神说话的方式。但是很多有先知恩赐的人也坦承,很多人有异梦,但是却不完全理解这些异梦是什么意思。

异梦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神通过这些异梦给我们提供引领,或者给我们某种负担。我觉得这个关于日本的异梦,和其他一些关于日本的异梦,都是神给我一个负担或者引领,告诉我将来或许会到日本传福音。特别是一些关于日本的梦,激起了我对日本祷告的负担。

我在另外一个异梦中,被带到天堂参加一个会议,会议的参与者是一些神将来给他们在地上有电视职事的人。参加这个会议之后,我被带到一个演播室,看到这可能是给我的一个巨大的演播室。这一切还没有在现实世界中发生,但是我知道神呼召我进入电视和媒体职事的服事里。

在这个梦中,收音机可能也是媒体职事的一个工具。所以我猜测,这个梦的意思,或许是神告诉我,将来我可能会通过收音机等媒体在日本传扬福音。因此我也有负担把这些关于日本的异梦和睚鲁的圣经世界的其他内容翻译为英文,并且考虑将来翻译为日文。

梦是图画的语言,它可以非常好地越过我们心思的局限,打动我们的灵。约伯记33章14-16节(恢复本)说,

33:14 原来神用一种方式,甚至用两种方式说话,人却不理会;

33:15 (人在床上打盹沉睡的时候,神在梦中,在夜间的异象里说话;)

33:16 神就开通人的耳朵,将他们当受的教训印在他们心上…

我们的心思常常拦阻我们听见神的说话。因此神会多次对我们说话,但是我们的心思往往不能领会。很多时候,神会通过我们的心思对我们说话,但是我们常常把这些说话当做我们自己的心思,或者来自世界的声音,而过滤掉了。因此神会选择梦的说话方式,当我们夜晚睡觉的时候,我们的魂相对安静、杂音比较小的时候,直接通过图画的预言对我们的灵说话。

因为我从来没有负担到日本去传福音或者为日本祷告,因此神就通过这些异梦对我说话。我发现这是神主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增加某个负担给我们,或者告诉我们将来我们要做的事情,好让我们开始为此做准备。再比如,我从来没有想过拍摄电影,但是我曾经有连续几十个异梦,看到自己在拍摄各种电影,后来才明白神要我预备自己,将来或许在传福音上使用电影这样的工具。等我明白了神这个心意,虽然我还没有拍摄过任何一部电影,但是就不再频繁有这样的异梦了。

我多次说过,我在地方教会得救,而且是在海外得救,我接受的教导主要是在北美学人学者中传福音,所以我的负担也主要在海外的华人学者和移民。我曾经在地方教会的一个会所短暂全时间服事,也主要参与北美校园里华人学生的福音工作。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到中国大陆去传福音,更没有想到去日本传福音。我的思维也完全局限在地方教会的体系里面。地方教会注重申言,就是分享学习圣经的感动等,但是不发预言,因此我也没有听到过任何人告诉我将来会干什么。

但是2015年开始接触灵恩运动和先知运动以来,很多人给我发预言,说我将来要到中国、越南、埃及等地方去服事。这些预言很多,慢慢开启了我的思维的局限。或许神真的有一天带我到世界各地服事主。一个对我影响很大的韩国先知,说了很多关于我的预言都应验了。他提到,将来我的职事会以美国为本部,但是会跑遍中国各个地方,也会到美国各个教会服事。

他这个预言还没有应验,但是我却存在心里。2016年1月,神亲自对我说话,告诉我睚鲁的圣经世界这个职事是出于祂的。加上其他从神来的印证,所以我知道,神将来给我预备的服事是很大的。

我大概从2015年开始接触Randy Clark和他的职事Global Awakening。从2015年受了圣灵的充满,开始系统学习他们职事开设的先知训练班和医治恩赐训练班,并于2017年顺利结业。在他们的职事的特会中,看到他们和美国联合神学院(United Theological Seminary)联合举办的博士班Randy Clark Scholars,神也感动我报名参加。我没有上过神学院,因此没有神学硕士,但是读博士必须有神学硕士。因此按照规定,我自从2017年到2019年在联合神学院花了两年时间修习了博士预科,相当于一个神学硕士学位。并于2019年开始,开始就读该博士项目。

这个梦的时间是2016年11月2日,那个时候正在先知训练班学习。似乎在某个时刻,我听到兰迪克拉克说,有人对他发预言说,亚洲是他的下一个巴西。他每年带领很多人去巴西传福音,在那里发生了很多的医治,也带来了一些复兴。因此这个预言说到,神将来会给他开启在亚洲传福音的门。在另外一个异梦里,我发现我和兰迪克拉克一起去中国和亚洲的其他地方传福音,而我担任他的翻译。

第二个异梦里,我的感动是那个神秘男子,可能是主自己。有的时候,异梦只是一个图画的语言,来传递神对我们的说话。在这样的异梦里,这些图画甚至是动画的语言,可能并没有发生,只是神给我们编的一个小影视剧一样,让我们通过这个图画的语言明白神的说话。但是,有的时候,异梦还是灵里实际的经历,在我们魂里留下的记录。比如,在异梦被带到天堂里,这个是一个灵里实际的经历,只不过通过异梦这样的方式,让我们的魂能够记忆保存下来。

这第二个梦,在我的感觉里就好像这种经历。就是,或许我在灵里被带到日本去参加某一些活动,而通过异梦在魂里有了这些记录。这类的梦,通常有很多的细节,很难是我们的魂想象出来的。

在这个梦里,我不仅对餐厅的老板、我们吃的菜、参与的人都有详细的记忆,而且还有很多的细节。这不是简单的魂里的梦,魂里的梦,通常是支离破碎的碎片,而且多是我们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很难是有这样详细的细节,和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我个人从来没有去过日本。灵里的梦,通常不是支离破碎的。虽然这个梦看起来有些不完整的原因,是我们的记忆有的时候不是那么完整。

神往往会在灵里提我们到一些地方参与一些活动。除了这个异梦之外,我很多的异梦都证明,神的确常常这样做。比如,我在另外一个异梦里,被提到中国的一个校园,我在那里正在犹豫要干什么的时候,主耶稣突然在光中显现,祂按手在我的头上,我立刻向后倒地倒在地上。等我清醒站起来的时候,祂已经不见了。再比如,我被带到一些奇怪的地方,给在那里的人们讲述我神迹宝宝的见证,讲述了很久,看到那些地方的人们都感动的流泪。

所以我猜测,这个关于在日本餐厅的异梦,也是主在灵里带我们到那里聚集的一个情形。当然,也可能是一个图画的语言。就是或许有一天,我们一些人包括中国人和美国人,会一起配搭到日本传扬福音。

总之,我相信神告诉我,日本会兴起一个极大的复兴来。很多人会参与这个复兴。我们要在各方面预备自己。首先,要祷告,为日本和日本人祷告,除去日本上空邪灵建立的各种坚固的营垒。祷告除去因为日本 人敬拜偶像和各种其他的罪,给仇敌开启的门。神对日本人的心意是好的,耶稣基督为他们也舍了自己的性命。日本地方虽小,但是人口却有1亿多人。这些人都是按照神的形象和样式创造的。

在另外一个异梦里,我被在灵里提到日本一个海岛去钓鱼,结果碰到了主耶稣显现。我的手因为钓鱼被咬伤,祂用祂腿上钉痕里掏出的东西来医治我的手。那也是一个先知性的梦,可能是说到耶稣在十字架上的苦难会拯救日本人。我会在分享这个异梦的时候,详细解释。

注释:

自从2105年,我开始有很多的异梦,其中一部分是关于日本的。有一些异梦我记得非常清楚,我醒来之后就马上记录下来了。但是有一些关于日本的异梦,比较模糊,我不是很清楚记得这些细节。我也不完全确定它们是不是出于主的。但是一些关于日本的异梦,超出了一个正常的中国人可能会有的想法。因为历史上日本曾经侵略过中国,所以一般的中国人对日本持比较负面的态度。所以我作为一个中国人也不能免俗,在这些异梦之前,对于日本人的福音并没有很强的负担。

我在学习和解释异梦上还是刚刚入门,因此我不确定我的解释和理解是否准确。但是,我还是觉得应该分享出来,鼓励那些对给日本人传福音有负担的人。你如果你更在了解异梦和解释异梦有经历,欢迎联系我们分享您的理解。

让我们继续为日本和日本人祷告。神爱他们,耶稣也为了他们舍命,所以他们也需要接受耶稣基督为主。我个人相信,日本会经历一个属灵的复兴,这个复兴可能和中国的复兴有联系。或许这个复兴会先临到日本,将来会传到中国甚至世界。因为我还做了一个异梦,我在中国老家的房子里,门前一个灯在闪烁,给来自日本的飞机降落在中国给出引航的信号。飞机在异梦里可以代表职事或者复兴等,因此我个人理解为该异梦或许是复兴从日本开始,后来来到中国或者复兴从中国开始然后传到日本。

睚鲁写于2018年6月25日,更新于2020年12月9日

美国华盛顿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