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梦见自己到了日本,是和一个人同去的,是个男的。那个人引领我去寻找旅馆和住宿,就带我到一个旅馆里去,这个旅馆好像是一个市中心的豪华旅馆。我问他这里旅馆贵吗,他说还好。进了旅馆之后,我们来到旅馆的地下室,那里似乎已经有一些人在那里,似乎招待我们茶点,似乎是日本式的,也有不少中国人在那里、似乎有一个老太太也在那里。在那里我似乎躺在床上休息,她站着抱着我一样,说奶奶就是这样抱着孙子的。她说你很难,知道她当年是和孙中山等人,到中国去建立民国,并且征战沙场的。她说了并笑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我在那里之前或者之后,还坐在一个地方,也是似乎是和一个女的在一起,或许是日本女人,我们似乎三个人一起,她告诉我我们每个人有个板凳,板凳到地上的支架上有个名字或者标记,当时还有一个人没有来,她的板凳或者标记跟我的弄混了,所以请服务员来帮我换一下,不记得这个场景在前,还是那个老太太和我一起的场景在前了。

后来似乎我到了一个船上,有几个日本的年轻人在那里,他们和我讨论中国的事情,我说中国很发达、也很贫穷,贫富悬殊,富的人很有钱,可以购买日本的一个城市,穷的人也很多,我还说科技非常发达比如有些人利用社会主义媒体技术建造了cat网站,关于你的猫的任何内容都可以在上面找到,这是一个例子。

感动:

很多人有异梦。很多有异梦的人,包括因为有先知恩赐而有异梦的人,都表示他们常常不理解这些异梦是什么意思。同样,我常常有奇怪的梦,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意思。

梦可能有三个来源。第一个,是出于神的。出于神的梦也有至少两种不同的情形。一种情形是,这个事情并没有发生,只不过神用图画的语言来对你说话。比如,神提醒你将来面对的一个危险。你梦见一个恶狗朝你扑过来,你下了一跳,但是你因此得到提醒,避免了某个错误或者灾难。这是一种情形。另外一种情形是,就是在灵界里发生的真实的经历。你在灵里被提到不同的地方做了不同的事情,而你的梦只是你魂里对这些事情的记忆的片段。我常常有这样的异梦,在异梦里被带到不同的地方做了很多不同的事情,但是常常记忆却只有一些片段。

梦的第二个来源是我们的魂。我有这些异梦的时候,一些身边的亲人对我说:“你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已。但是我并没有关注日本的事情,也没有阅读日本的新闻,我也本身从来没有去过日本,很难说我这是我魂里来的。而且我不是偶尔做梦,几乎是每天晚上都有好几个不同的异梦,每个梦都很多的细节,所以很难说都是魂里来的。因为我之前做基督徒十多年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梦的第三个来源是邪灵。邪灵不仅在白天对我们射箭,就是将各样的想法好像箭一样射到我们的心思里(以弗所6:16)。因此不仅我们白天的心思容易受邪灵的攻击,夜间的梦也会受到邪灵的干扰。而且邪灵也会在二层天设置假的天堂,甚至装扮为光明的使者欺骗很多渴望得着神奇经历的人。我是地方教会得救的,在地方教会不教导、也不鼓励这些灵恩,而是注重生命的长大和读经。我自然受到地方教会的帮助,对邪灵的欺骗十分防范。

我特别注意到一个情形,就是在我受了灵浸以及神开启我先知的恩赐之后,不仅对灵界里正面的事物感知敏感了,比如很多异梦经历里有主的显现、异梦里看看见天使、访问天堂等正面的经历之外,还对邪灵的攻击和行为敏感很多。我2015年受了圣灵的浇灌,开始经历异梦。一天晚上,我在梦中,似乎又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一样,一个灵坐在我的床边说,要带我到天堂去。这是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形。教科书的防范手段是问他是否承认耶稣是肉体里来的。但是我在梦中只是本能地问他是天使还是邪灵,他沉默不语。我自然感觉不对劲。他开始拉扯我,我就拒绝他并和他拉扯。他恼羞成怒,就掐住我的喉咙,我几乎窒息。只能喊“主耶稣”,因为我知道圣经说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但是我因为被掐住喉咙几乎窒息,所以喊不出声来,但是我坚持喊,一会儿终于喊出微小的声音。我也醒来了。

这样的经历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人会觉得恐惧,但是我在学习了很多有先知性恩赐的人的经历之后,发现他们都有很多类似的经历。有一次我和太太谈论起来,在灵恩运动中有人被邪灵欺骗的事情。她评论说,是的,灵恩运动中常常有人被邪灵欺骗的事情,但是福音派的很多弟兄姊妹则常常被邪灵用错误的教导和观念在心思里欺骗他们。这个评论十分中肯。我们在心思里,或者灵恩的经历上,都有可能被邪灵欺骗的可能。我本人来到灵恩运动中学习是出于神主宰的引领,并借着我十年不孕的环境促成的。可以说,不是我主动去追求这些经历,而是神带领我学习先知的恩赐和属灵的争战。我感恩在地方教会十几年的学习受到的成全,对我后来在经历灵恩和属灵争战的事情上有很多保守的作用。

我受灵浸之前很少感觉邪灵的存在和攻击,但是之后却常常有这样的经历。比如,我2018年回国访问家人期间,晚上和我妈妈在一个房间里睡觉(家里只有两个房间,妈妈打呼噜,爸爸有失眠问题,所以我和妈妈在一个房间里休息),我一躺下就睡着了,一个晚上发现自己都在和邪灵激烈的争战。我妈妈是拜菩萨的,因为我的神迹宝宝的见证,她里面有了松动愿意接受主,但是还有很多的犹豫。邪灵也兴起很多的拦阻。经历了一个晚上的属灵争战,第二天妈妈身上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愿意让我把最后还贴在家里的菩萨牌位撕掉了,并且我当天用点水礼给她和爸爸施浸。我晚上的时候,这个人的身体躺在那里睡觉,我的魂一直在做梦,我的灵却在那里争战。这些经历是我受灵浸和开启先知恩赐之前都很少经历的。

再比如,我2002年得救之后在洛杉矶居住四年,因为工作的事情常常去好莱坞一带。但是每次去,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2017年10月份,我因为工作的原因到洛杉矶,顺便周末去参加在好莱坞一带的一个地方的先知特会。我租了一辆车,开车过程中有些堵车,我忍不住感觉要骂脏话。我生活中基本上是从来不骂脏话的,但是这个时候我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冲动要骂脏话。我感觉很奇怪,就不住祷告。后来忽然想起在学习先知恩赐的时候,一些先知教师讲到的,有的时候有先知恩赐的人会感觉空气中一些属灵的气氛,而被这个气氛所控制,以为是自己的感觉。但是其实不是,只是他们感觉到了空气中一些属灵的气氛而已。比如,有的时候,一些人利用先知恩赐服事心灵医治和赶鬼事工的时候,会感到十分的忧郁,有经验的人就会把这个感觉和他们自己的感觉分开来。他们会问被祷告的人是否被忧郁所困。等我明白了这个,我就知道,原来是我感觉到好莱坞上空的咒骂的邪灵。怪不得好莱坞的很多电影都有很多脏话,其实是人受到邪灵影响的。我一旦明白我是感觉到空中的邪灵,而不是自己的感觉,我就拒绝这个感觉,就胜过了。而这样的对灵界邪灵的感知,是我2015年受了灵浸之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上面,我分析了异梦几种不同的情形。无论正面的经历和负面的经历,都有可能是在灵界里真实的经历。在这种情形下,我们的梦只不过是魂里对我们灵里经历的事情的记忆的碎片。有的时候,神不许可我们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有的时候,神允许我们记得发生了什么,但是也常常不是所有细节都记得。

这个去日本的异梦也是这样。我常常有神秘人在异梦里带我去某个地方,我不确定他是圣灵,还是天使(假设排除邪灵的可能性之外)。这个异梦后面的内容支离破碎,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第一个场景却给我留下来深刻的印象。就是这个神秘人带我到日本这个酒店之后,到地下室这个大的会议厅一样的地方,看到很多人在那里。他们有中国人、有日本人,在一起十分的亲密。那个老太太告诉我说,她曾经支持过孙中山的革命。我的猜测是,这个可能是一些在荣耀里的圣徒的聚会,或许是在为日本的福音祷告交通。以前听一个先知提到,他常常被提到天堂上列席一些会议。没有这样经历的人,可能以为他是胡说八道。但是我后来也有了很多次这样的经历,才慢慢知道这是真实的经历。

我们在物质的范围里做传扬福音的事情,但是在属灵的范围里,还有很多的活动。这些活动包括神的作为、天使的作为、荣耀里的圣徒的作为,甚至邪灵的作为。如果我没有被神开启属灵的眼睛,我们对这些事情都是一无所知而已,但是它们不是不存在。但是被神开启了属灵的眼睛之后,我们会常常通过异象和异梦看见属灵界发生的事情。这在这个时代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在末世的时候,是和属灵界的邪恶势力争战。你想想,它们看得见我们,我们如果看不见它们,我们如何能够在争战上取得胜利?先知的恩赐就好像是教会争战的情报工作一样。情报工作中就有很多真真假假的事情,但是这不是理由来忽视情报工作,而是要从中学习如何获得真实的情报。教会忽视先知的恩赐,其实是仇敌欺骗教会的诡计之一。很多传统教会对于灵恩、恩赐和先知都持负面的态度,而不是学习和了解的态度,这就被仇敌欺骗了。这也是我写作和分享这些异梦以及自己的感动的原因,我希望通过我浅薄的理解和学习先知恩赐的经历,为一些有兴趣学习先知恩赐的人提供一扇窗户。或许有新一代的华人先知会兴起来。我们要谦卑,不要贸然就定罪灵恩派追求先知恩赐都是邪灵假冒,正确的态度是保罗所说的,不要藐视先知的话语,凡事查验,美善的要持守,恶事远离(贴前5:20-22)。

另外一方面,这些异梦的一个主要目的还是灌输给我对日本福音的负担,在其他几个日本的异梦里,主耶稣还向我显现过。或许这是神对我说话的方式之一,就是将来会带领我去日本传扬福音,或者让我预备自己,好有一天或许到日本传扬福音。这一点我想你看完我其他的关于日本的异梦之后,就会清楚了。

睚鲁写于2021年1月27日

注释:

自从2105年,我开始有很多的异梦,其中一部分是关于日本的。有一些异梦我记得非常清楚,我醒来之后就马上记录下来了。但是有一些关于日本的异梦,比较模糊,我不是很清楚记得这些细节。我也不完全确定它们是不是出于主的。但是一些关于日本的异梦,超出了一个正常的中国人可能会有的想法。因为历史上日本曾经侵略过中国,所以一般的中国人对日本持比较负面的态度。所以我作为一个中国人也不能免俗,在这些异梦之前,对于日本人的福音并没有很强的负担。

我在学习和解释异梦上还是刚刚入门,因此我不确定我的解释和理解是否准确。但是,我还是觉得应该分享出来,鼓励那些对给日本人传福音有负担的人。你如果你更在了解异梦和解释异梦有经历,欢迎联系我们分享您的理解。

让我们继续为日本和日本人祷告。神爱他们,耶稣也为了他们舍命,所以他们也需要接受耶稣基督为主。我个人相信,日本会经历一个属灵的复兴,这个复兴可能和中国的复兴有联系。或许这个复兴会先临到日本,将来会传到中国甚至世界。因为我还做了一个异梦,我在中国老家的房子里,门前一个灯在闪烁,给来自日本的飞机降落在中国给出引航的信号。飞机在异梦里可以代表职事或者复兴等,因此我个人理解为该异梦或许是复兴从日本开始,后来来到中国或者复兴从中国开始然后传到日本。

睚鲁写于2018年6月25日,更新于2020年12月9日

美国华盛顿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