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睚鲁的圣经世界背后的故事

睚鲁的意思是“耶和华光照”。这是非常不常用的一个名字,我希望这里分享一下,为什么睚鲁这个词对我有特别的意义,以及为什么用睚鲁这个词来命名我的职事。

你如果读过了我的见证,你应该知道我和太太经历了十年不孕的试炼。我们2006年结婚,但是我们一直不能怀孕。我们尝试过试管婴儿和中医治疗,都无法怀孕。2016年5月12日,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神告诉我,我太太下个月要怀孕有一个宝宝。让我太太吃惊的是,她在5月27日就发现自己神奇怀孕了。现在我们有了一个神迹宝宝以琳。

尽管我们现在满了欢喜快乐,但是十年的艰苦试炼却是很难熬的。我现在回顾起来,其实很多次神都我说话,安慰鼓励我,但是我当时不敢相信是神对我说话。自从2014年到2016年的时间,是我的一个属灵的过渡时期。我当时并不清楚,但是神在把我从一个福音派的教会带到灵恩运动中来学习真理,而且通过一段旷野的试炼期之后会信托给我一个职事。神使用这所有的环境来预备我的将来。

现实是非常残酷的。我感觉我在寻求神圣的医治和圣灵的充满上,碰到了一堵墙。我一直渴慕得到神的医治,并且同时积极追求获得圣灵的浇灌。神使用我对医治的渴慕和对圣灵的浇灌的追求,逐渐带我到了灵恩运动里来。我在地方教会得救聚会13年之久,从来没有参加过灵恩派的聚会。我讲出这段经历,绝对不是说福音派教会或者灵恩派教会孰高孰低。我知道每个教会都有自己的丰富,没有一个宗派有神全部的图画。我对过去在地方教会的经历深深感恩。他们对我财务上和属灵上都有莫大的帮助,我对在地方教会的经历非常自豪。我之所以分享这段经历,是让你了解神如何带领我走出舒适区,开始从另外一个全新的角度认识神。

地方教会的教导并不鼓励信徒拥有自己个人的职事,而是鼓励大家珍赏、学习和传扬倪柝声和李常受这份时代的职事。我深受这个观念影响,从来没有想过拥有自己的职事。这和灵恩派教会的风格截然不同,在灵恩派的教会里非常鼓励个人追求恩赐和发展自己的职事。我这么说并不是批评地方教会,他们的确从神领受了呼召把主给倪柝声和李常受的真理保存和传扬下去。我这么说,只是向你解释,拥有自己的职事对我来说,完全不在我的考虑之内。可以说,想都没有想过,也不敢想。

2014年,我发誓对神说,这一年我会天天祷告,直到神答应我医治我们生孩子的问题,并且用圣灵浇灌我。我常常在午餐的时间出去祷告,为这两个问题专切祈求神。每天都不间断。我一直坚持直到下半年的一个时刻,我们第四次试管婴儿失败。医生诊断我们,无法通过自然方式生育孩子,唯一的途径是借卵。我们也尝试通过一些中介借卵,但是捐卵人最后一刻毁约。我当时就在灵里感觉,神对我们有别的计划。我们相信神迹,但是并不确定神是否会让我们自然怀孕,所以我们病急乱投医,什么方法都去尝试。

所有的外面的希望都破灭了,我陷入绝望里。但是我和太太依然坚定持续每周在家里举办查经聚会。我们一直和几个华人家庭一起查经,在地方教会的时候是带领小排一起查经。有一天我们读到马可福音5章。这个故事讲述了睚鲁因为女儿生病来寻求耶稣帮助。主耶稣也答应与他一同去他家里为他女儿祷告。但是在路上却碰到一个血漏的妇人。这个妇人不顾自己血漏和不洁的事实,一直对自己说“我只要摸着祂的衣服,就必得拯救。”当然她也得到了医治,耶稣也称赞她的信心让她得到了医治。很多基督徒对这个故事耳熟能详,但是这次读经的时候我却得到了不同的感动。

在我带领查经的时候,我问了一个问题。“当这个血漏的妇人得到医治以及耶稣去他家的行程被耽误的时候,睚鲁的反应是什么?”他会说,“耶稣啊,可怜我好不好?我的问题更重要,而且有没有先来后到的说法呢?我的女儿要死了!你却为因为这个女人耽误了时间,我可是先求你的!你也答应了的!”我如果是睚鲁的话,我会有这样的感觉。我于2015年到纽约参加一个灵恩派著名的神医的祷告大会,我看到人们疯狂拥挤进一个教堂,门外还关了几千人。人们在绝望的时候,真的是可以孤注一掷的。或者睚鲁会像一个圣人的反应说:“没关系,她的需要更重要。不用担心,凡事都在神的手里。我的女儿死就死了,死了与主同在好的务必。”或者他的反应会很消极,说,“随便吧,反正我也无能为力。”

圣经的记载并没有描述睚鲁的反应,但是李常受弟兄教导说,某些时候,圣经提到的和圣经没有提到的,都有同样重要的属灵意义。我可以想象,睚鲁在这个时刻是满了焦虑和痛苦的。在这个故事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人从睚鲁的家里来报信说,不要麻烦耶稣去他们家了。35节下半说,“你的女儿死了,何必还烦扰夫子?”但是36节记载耶稣马上的反应:“耶稣从旁听见所说的话,就对管会堂的说,不要怕,只要信!”

在35节记载的睚鲁的朋友报信和36节记载的耶稣的话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耶稣看到了睚鲁脸上的痛苦?睚鲁的信心软弱了吗?可能是的。这个可能是耶稣立即打断那个人的说话,在那个人对睚鲁说消极的话的时候,安慰鼓励睚鲁。

当我听到耶稣的话“不要怕,只要信!”在那个时刻,好像就是神对我直接的说话。这个声音穿透到我的心中,给我极大的鼓励。我开始用睚鲁这个名字和“不要怕,只要信”的这句话,作为我放在网上睚鲁的圣经世界读经录音里的标语。那个时刻,睚鲁所经历的震惊、失望和愤怒可能也是我所经历过的情绪。这只是我的感动,不知道你是否会认同。

我们在查经中的讨论继续下去,我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神许可耶稣在医治睚鲁的女儿的过程中有了延误?圣经告诉我们,神是主宰万有的,没有天父的许可一个麻雀都不会掉下来。我们也知道,圣经是圣灵默示的,这两个故事放在一起也绝不是偶然的。所以我猜想,睚鲁的女儿得到医治的过程中有延误,可能是有神的智慧。

后来我又得到了一个感动。我觉得,这个延误的目的当然首先是治疗血漏的妇人。血漏预表什么?血漏预表漏掉生命和漏掉信心。在血漏的妇人那里可能是生命在漏掉,在睚鲁这里可能是信心在漏掉。信心的漏症必须得到医治。我们常常听说,神给我们的不一定是我们所想的,但是却是我们所需要的。我感觉说,在睚鲁的女儿被医治之前,睚鲁缺少信心必须被医治。这个血漏的妇人却满了信心。美国信心运动的一个布道家 Kenneth Copeland 引用这个经文说,原文的意思是这个妇人不断重复对自己说,我只要摸到耶稣的衣穂就能得到医治。他用这个经文,来解释宣告主话的重要性。

这个女人的信心值得称赞,但是睚鲁的痛苦也是真实的。我们从这个故事里的两个人物可以学到什么功课?他们是互相关联的还是形成了反差?

我太太看到一个故事,并分享给我。她说,据说,曹雪芹在写作《红楼梦》的时候,其实是影射皇家的情形。但是如果他写的太明显,可能给他带来麻烦。因此他就把同一个人物的性格,拆分到小说里不同人物的身上。其实他们是一个人。我感觉说,这一章好像圣灵在默示这一章圣经的时候,也采用了类似的手法。我觉得这个血漏的妇人和睚鲁就是一个人。从属灵的经历上来说,这两个人都是我的一部分。

在2014年,我在公园祷告的 一天,我对神说:“今年我一定会不住地烦扰你,祷告你,直到你医治我们,并且用你的圣灵浇灌我。我会天天祈求你或者烦扰你,直到我人生的结束。如果你不医治我们,我在天堂见到你的时候,我会当面质问你。以赛亚28章说,信靠耶和华的不止羞愧。如果我在这件事情上蒙羞,这说明你是撒谎的,你的话不真实。当然,我知道你不是撒谎者,但是我不知道现在到底怎么回事。”我这样祷告与神对话的时候,我就把自己各种的情绪倾倒出来。有的时候,我好像那个血漏的妇人,坚信只要我坚持祷告下去,神一定会答应我的祷告。另外的时候,我好像睚鲁一样,满了怀疑、痛苦,虽然有耶稣的应许要医治他的女儿,但却经历了延误。我们都有神的应许,因为圣经中都陈明了这些应许不仅是给亚伯拉罕的,而且是给他所有信心的后裔(罗马4:16)。但是,我却经历这个信心医治和应许的延迟。我对你的问题也是,你有没有经历神对你有应许却实现延迟了呢?你有没有看到你也在这两个人物里面呢?我确定自己有这两个人的经历。

我似乎感到圣灵的感动说,“这个延迟是有一个目的。不要怕,只要信。”我这次读经之后,得到很大的鼓励,我们所有在读经聚会里的人也都深受鼓励。我们在结束聚会的时候,一起大声宣告“不要怕,只要信!”我那个时候,觉得神使用这些环境中的艰难锻炼我的信心,时候到了,我们会得到医治的。

当时我深受鼓励,也希望我得到的感动能够在网上分享给别人。就好像我之前提到的,我没有想过、也不敢拥有自己的职事。这没有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所以我很挣扎,因为这样可能违反地方教会的教导。因为这个可能会被看做是骄傲或者自己宣传自己。尽管我有所犹豫,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在网上分享。我心里就说,或许可以采取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我不用自己的真名,而是用个假名,就是“睚鲁”来发布这些信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离开地方教会,因此我不希望冒犯那些关爱我的弟兄姊妹们,他们对我好像父母对待儿女一样。

在2016年的一月,我去俄勒冈参加一个先知特会,在那里神对我说了两句话。第一个话,就是我要预备我的家庭,因为这一年我要有一个孩子。第二,睚鲁的圣经世界这个职事是出于祂的。我深受鼓励,就开始渐渐开始了自己的职事,也慢慢离开了地方教会,到灵恩运动中接受了圣灵的浇灌并讲方言。但是克服对人的恐惧还是一个慢慢的过程,我希望以后有机会继续分享。记得,耶稣说的话:“不要怕,只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