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到了2015年前后,我已经来到美国13年的时间了,大概得救成为基督徒也快13年了。2006年,我和太太在地方教会(召会)相识并结婚,就希望生孩子。但是到了2015年的时候,我们大概不孕快接近十年的时间了。很多年来,好像很多其他福音派得救的弟兄姊妹一样,我和太太对灵恩派的了解和兴趣都非常有限。

(我带着太太的围巾接受按手祷告。)

2015年,我渐渐离开地方教会到别的教会寻求帮助。我开始在网上收听灵恩派一些有医治恩赐的布道家在网上的讲道,也渐渐开始去参加一些神医布道家的医治布道会。我开始在油管上搜索“神圣医治布道”和“圣灵的浸”两个关键词,收听如何获得医治以及圣灵浇灌的信息。有一天我听到一个人的一系列医治特会布道,这个人叫做Norvel Hayes。他常常以尊敬的口气提到一个Hagin弟兄,我不知道他说的是谁。我在地方教会得救,我们不宣扬神圣的医治和其他恩赐,因此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弟兄。后来才了解到中国人称呼他为“甘坚信”(Kenneth E. Hagin),是一个著名的医治布道家。我还是收听他关于医治布道的信息,给了很多鼓励和盼望。

2015年9月份,我听说他的儿子小甘坚信(Kenneth W. Hagin)在纽约一个地方举行医治布道会,我就前去参加。我先是和小甘坚信的太太聊天,后来她把我介绍给她先生。小甘坚信还在会议间隙主动走到我的位置跟我握手打招呼,他告诉我他曾经在台湾当兵,所以会说一些中文,但是太久不用就忘记了。我已经参加过了很多著名的医治布道家的聚会,通常他们都是高高在上,但是小甘坚信却是平易近人。

(我太太围着我让小甘坚信祷告过的围巾。)

聚会结束之后,人们排队接受他的祷告。他按手在我头上祷告之后,我立刻往后倒地。这是第一次有人按手给我祷告之后我倒地。我之前听说有些人会推人或者假摔,我决定不参与这样的造假,绝对不会自己倒地,但是这次却是两腿一软后退倒地。我聚会结束之后,去找他为我单独祷告 。我说,我也希望获得医治的恩赐。他犹豫了一下说,这个不在于他,而在于神。但是他还是为我祷告说:“天父啊,如果这是你的旨意,请你也赐医治的恩赐给他。”当时祷告之后,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晚上当我回到酒店睡觉之后,我做了一个梦。在这个梦里,我看见耶稣向我显现。祂对我说,“我已经赐给你医治的恩赐了。”我说,“没有啊,至少我没有感觉。”然后主继续说,“举起的右手”。我就举起我的右手,立刻一股热流或者电流流过我的右手。主再说:“举起你的右胳膊来”。我就举起的我的右边胳膊,立刻有一股热流或者电流流过我的整个胳膊。两次,无论我的手和胳膊都发烫。

在白天的聚会里,小甘坚信做了一个见证。他说他父亲去世之后,有一天主对他说,要继续使用他做医治的服事,就赐给他医治的恩赐。他见证,当主这样说的时候,他的右手发烫。通过他的见证,也帮助我理解这个异梦,是神给我印证祂赐给我医治的恩赐。

(我的神迹宝宝100天照片)

后来借着其他有医治恩赐的人的祷告和主亲自给我们的话语,我们得到了一个神迹宝宝。但是我还是非常感谢小甘坚信的祷告和他爱心里的安慰。祷告传递恩赐是真实的,按手传递恩赐也是符合圣经的。当我们寻求恩赐的时候,神就会使用人来通过按手或者祷告,帮助我们获得恩赐。

(睚鲁弟兄和小甘坚信夫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