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使徒行传11章记载了彼得带领六位弟兄到哥尼流家里带他们得救,并受了圣灵的浸。第二个故事是关于巴拿巴的记载,写到巴拿巴到安提阿看到因着司提反被逼迫而做的工,以及带保罗去安提阿的故事。第三个故事是一个先知亚迦布预言饥荒的故事。我们这次读经没有机会交通第三个故事,我们回头或许会再提到。

因为我们读经的习惯通常是一个弟兄或者姊妹开头给一个概要性的认识,通常是大家轮流,这样就会让每个人有机会锻炼为主说话。带人读经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就是能够把圣经的基本知识和概况的情况分享出来,或者分享一点读来的解经,这是初阶的;第二个,则是真的仰望圣灵的带领,能够说出新的亮光来,因为主的话一解开,愚蒙人就通达。我们每次读经都是这样,如果我们有圣灵及时的说话,我们就会得着及时的供应。第一层,对于不了解圣经的人是非常好的介绍,但是对于教会把圣经故事听烂了的人来说,他们不一定能得到供应,所以第二层,对于供应教会的“老人”来说,就是至关重要的。

在带领读经的弟兄姊妹讲解完毕之后,我们会开始通过提问回答来交通我们每周阅读的圣经内容。因此有的时候交通会零零碎碎,有的时候会有一个主题。如果有一个主题的话,我们就按照这个主题来写作这个概要,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就把问题列出来,简介一下我们讨论的题目。

为什么提基督徒从安提阿开始?

本周开头的弟兄问这个问题,这似乎是个简单的问题,因为那个时候开始的时候,基督徒其实是个负面的词。

为什么说巴拿巴“原”是个好人?

或许是因为巴拿巴和保罗闹翻之后,圣经没有再记载巴拿巴的故事。使徒行传的作者路加是跟从保罗的,或许他在写作的时候,有些跟从保罗的人或许对巴拿巴有负面的印象吧,但圣灵柔细,不愿意提到人的软弱,除非这个软弱对于后世有警示作用。

是魂游象外还是灵游象外?

开头的弟兄提问的问题是,网上看到的有人说,这里应该是灵游象外。到底是灵还是魂?我觉得这里是灵和魂共同的经历。为什么我这么说呢?

首先我们来谈谈梦和异象的不同,圣经中但以理书明确提到,梦是夜间的异象。异象包括内里的异象,就是头脑里看到的图画;和公开的异象,就是肉眼看到的异象。我没有过公开的异象,但是却有过一次内里的异象的经历。大约2013年的时候,我太太在几个不同地方找到了工作,我们正在寻求神的带领是否应该离开我们所在的马里兰州。一次我们开车去纽约看中医,那个时候我们还有得到神的医治得到我们的神迹宝宝,在路上开车我们几个人交通的时候,我忽然看见天上一道水流从我们中间流出来,然后螺旋式上升,流到天上去了。我当时的感觉是主不让我们离开这里,主在这里预备了美好的工作,将来会有圣灵的水流从我们中间流出去。

但是我却有很多的异梦。我举了两个最近的异梦的例子。一个就是在异梦中我和太太带到一个神秘的地方去找她爸爸,到了一个地方,看上去好像一个庙宇或者一个聚会的场所,在那里我们受到热情的接待,我太太进去里面找她爸爸了,但是我却在外面和门口的一个老太太聊天。因为我很困惑这个地方到底是哪里,就问她这里到底是个偶像的庙宇呢还是教会?她告诉我说,他们是在这里学习大字版圣经。我醒来之后记得这些细节,并记录下来,但是太太也做梦梦见她父亲,很开心见到他,却不记得这些细节。

第二个梦,我梦见和我们聚会的一对弟兄姊妹的夫妇在圣灵的带领下,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看到这个姊妹的大房子。房子非常大,而且墙壁上都是葡萄树,果实累累,我们采摘了一些水果。这个姊妹还对我介绍她的房子,看似砖墙砌成的房子可以打开,打开之后有音乐盒子可以播放音乐,非常美妙。这个姊妹是听了我谈到圣灵多次在异梦中带我到天堂,看见各种天堂景象的经历分享之后,就非常渴慕祷告希望能够看到天堂的景象。结果她最近也在大概同时后,在梦中看见了主,但是却不记得这些细节。

而我分享给她我看见的这些细节,并告诉她这或许是个天堂的梦,这个房子不是她地上的房子,而是她天上的房子,她深受鼓励。她非常喜爱音乐,每天都要收听音乐。但是,她也和我太太一样,不记得有其他细节。

但是我的同时间的类似的异梦(夜间的异象)却有很多的细节。我除了每天晚上尽量睡觉前祷告让主对我在梦中说话以外,也一直操练晚上一有异梦就起床记录下来,每天晚上有的时候要起来好几次记录梦,因为你如果不及时记录的话,你做的梦大概五分钟就会忘记了。我太太和这个姊妹不记得很多细节,不一定是她们完全没有经历,而是很多梦都不记得了。换句话说,除了神将这些经历向她们封存而向我开启这个可能性以外,很有可能是她们睡觉睡的太死了,就不记得了。而我一直操练晚上的时候虽然睡觉,但是魂里保持在警醒状态,并且随时努力记录下来。

我们异梦的经历很多都是在灵里被提升到一些地方的经历,但是如果没有梦,就是我们魂的参与和记录,就不会记得发生了什么。圣经告诉我们,我们创世之前就在灵里被神拣选了,换句话说,在我们的魂和肉身产生之前,我们的灵已经存在里。而且圣经还说到,我们重生之后,是与基督一同坐在宝座上的。是我们的身体、魂与基督一同坐在宝座上面吗?显然不是的,而是我们的灵。既然我们的灵一直与基督一同坐在神的宝座上,但是我们为什么感觉不到宝座上的活动,或者天堂上的事情呢?很显然的一个情形,就是除了灵里神对我们有封存之外,还有我们的魂里也不是那么清楚,也就无法记录下来灵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约珥书2章讲到末世的时候,圣灵要浇灌下来,年老的要做异梦,年少的要看见异象。这里的异梦和异象都是神在灵里打开我们的视野看见天上发生的事情,但是无论是借着白天的异象和夜间的异梦,都需要我们魂的参与,才能把我们灵里看到的东西记录下来。

我们的睡觉可以说都是一个小的“死”,亚当沉睡的时候,好像死去了一样,上帝可以拿出他的肋骨,创造出夏娃来。亚伯拉罕也是在沉睡的时候,上帝对他说话,告诉他他的后代要在埃及被奴役四百年的启示。我们的梦境,就是游离于魂和灵之间的一个交界地带,也是游离于属灵的世界和属物质的世界的交界处。

如果我们的梦是出于神的梦,就有可能是我们在灵里经历的事情,经过梦境、也就是通过我们的魂把它记录下来。我常常说,梦是我们灵里经历在我们魂里的印记。为什么神要接着梦说话呢?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白天我们的魂过于兴奋,有太多外界的干扰,因此无法清除听见神的说话,所以神选择夜间通过梦对于我们说话。另外,白天我们还要工作,有很多的责任,比如你在开车,如果神的灵突然提你到一个地方,或者给你看见一个公开的异象,或许有的时候会给你造成一些不便,甚至导致车祸或者其他的不便,所以这个也是神常常借着梦对我们说话的原因。

灵恩派中有一些先知操练,白天的时候等候主,通过敬拜、赞美、祷告设立气氛,然后排出外面的干扰,也会常常进到异象里。我在学习先知课程的时候的一个美国先知老师就这样操练,他见证,他常常在等候或者半睡半醒的时候,就被带到异象里去。这个实行有可取之处,因为他操练的是哈巴谷书所讲的,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于主、主的话和敬拜上面,并不是好像一些异教或者New Age中实行的打坐或者冥思之类的东西。这个是很多传统教会不教导也不操练的。

我在上先知课程的时候,老师留的一个作业就是,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祷告,想象一下神的宝盒,里面给你各样的礼物,然后描述这些礼物。我是地方教会得救的,接受的教导多是生命的真理,从来没有接受过这样的教导。我也刚刚接触灵恩运动中这些恩赐的学习,根本摸不着头脑。那个时候我正好回国探亲,而这个作业是要按时交的,我们是基督徒,总不能乱编吧。但是尝试了几次实在看不到这个宝盒,只好跪下来,祷告主,祷告了一会儿,看到一个床单从上面披下来,后来模模糊糊看到有个人递给我一个宝剑。只好就这样描述了一下,交了作业。老师也是一个先知,批作业的时候说,这也是算过关吧,床单是床上的预表安息,宝剑预表争战。她说,这是主的话语,让你安息在祂里面,安息是争战得胜的关键。

我说这个经历的意思是,要说明我们与灵界的确是可以沟通的,我们对灵界的认识,的确是可以通过操练加强的。经过几年的操练,当然是在圣灵的带领下,我在异梦中经历了看见天使、碰见邪灵、以及被提到天堂多次观看天堂景象、与主对话的经历。我个人认为有些的确是真实的属灵经历,不仅仅是一个梦而已,以后有时间再和大家多分享。但在这里还是回到对使徒行传的理解上来。

使徒行传传统上大家读经侧重的是宣教和开展,这并没有错。但是使徒行传还有一条线,就是神迹奇事、异梦异象、天使显现、先知预言、医病赶鬼等活动不断出现的一本书,传统的教会一般对这些部分不加深究,但是其实它们也是使徒行传这卷书的重要内容。

有一个姊妹分享说,她在寻求主的时候,听到有人见证说,看到使徒行传让那个人很受震撼,才信主的,也因此让她对使徒行传格外留意,但是却并不是很明白使徒形状的很多内容,特别是那些使徒们在福音书的时候还很软弱,但是到了使徒行传却能够成就那么大的事情。

使徒行传的真谛在于圣灵,圣灵能够极大的地改变一个人。我们知道,上帝最初创造我们的是泥土,在我们这个泥土造的人里面吹了一口气,我们就成了一个活的魂。之前是没有魂的,可以说我们的魂就是是圣灵的气和我们肉体结合的产物,这个通常称为第一口气,让我们的肉身的生命得以活着。而我们还有第二口气,就是我们在信主之后,圣灵住在我们的心中,做我们的生命,不断改变我们的经历。很多人在信主之后经历了很大的改变。但是不少教会不谈第三次经历,就是圣灵浇灌我们的经历。但是这里使徒行传中的人都是经历了圣灵的浇灌。

我们的魂是居间与灵和身体之间,灵和身体都会影响我们的魂。我们的身体当然会影响魂,身体的健康与疾病也都会影响魂,我们知道,有的时候人身体生病了,慢慢会对我们带来很多消极负面的影响。我们灵的得救会影响魂导致魂的变化,这个我前面提到过了,很多人也有很多这样的见证。但是圣灵的浇灌也会变化魂,则是在传统的教会少被人提到,我们知道圣经旧约中有些例子,比如扫罗的变化、参孙的变化,都是经历了圣灵的浇灌后发生的,特别是扫罗,他经历圣灵浇灌后,圣经说他变了一个人。

我个人的观察,很多追求生命的教会追求生命到一个地步就会有一局限:很多人追求生命的人到一个地步无法胜过一些肉体的软弱,就是个人的努力走到了尽头,需要圣灵的浇灌,但是这些教会不讲和不追求圣灵的浇灌,生命无法再往上走,停在那里。虽然嘴上讲“我们与基督一同钉在十字架上,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但是老我还在,某个肉体的软弱还在,无法胜过,特别是如果带头的属灵人如此的话,久而久之在教会就成为难处。教会虽然讲生命,但是其实大家心里也清楚,虽然讲的很高,但是大家也活不出来。大家都有心胜过,但是却无法胜过,这都是个人追求生命的努力走到了尽头,需要经历圣灵的浇灌的情形。

有一个属灵人最初观察灵恩派的情景,得出了结论,就是灵恩派复兴来的时候好像大雨倾盆,一下雨冲刷了不少泥土,但是雨过之后却没有留下什么,因此注重在教会搞生命式的福音和工作,为的是要存留更多的果子。一方面固然是对的,但是时间久了,滴灌或者生命式的流水会被堵塞,也需要圣灵的浇灌来冲刷一下。这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都是需要的。

最后我们还谈到,圣灵是如今在世界上的三一神的唯一代表,不是说天父不是超越一切、贯彻一切又在一切之内,也不是说主耶稣不是天天与我们同在直到这时代的末了,而是说天父和耶稣的确派了圣灵来到地上完成一个工作。慕安德烈也说,主耶稣在地上荣耀了父,现在圣灵的工作就是要在我们里面把子荣耀出来。

目前各个教会光景的不同,主要是对圣灵的认识和配合的程度不同造成的,有的教会认识圣灵多一点配合多一点,或许就复兴一点,有些不向圣灵敞开,就或许会死沉一点。教会的关键是要学习如何配合圣灵,当然这都不否认我们对天父和耶稣作用的认识。各个教会的光景就是在于和圣灵配合的光景的一个表现。只有圣灵会做成合一的工作,不是我们能做成,而是与圣灵配合做成。任何宗派企图通过自己的教导或者神学,希望把其他教会或者天下大一统起来的做法,都是出于人的天然或者肉体,是无法做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