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使徒行传16章的经文开始于保罗来到特庇、又到了路司得,在那里碰到里提摩太,然后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称赞他,然后保罗就有意带着他出去,但是因为他爸爸是希利尼人,也就是外邦的希腊人,所以为了当地的犹太人的缘故,就带提摩太去行了割礼。然后他们就出去了,保罗带着提摩太一起出去了,到了不同的城市,把耶稣撒拉的使徒和长老所定的规矩,交给门徒遵守,于是教会在信仰上得到坚固,人数也加多了。

但是这个时候,圣经的行文话锋一转,开始提到圣灵不允许他们在亚西亚讲道,他们就只好经过弗吕家和加拉太地区,但是到了每西亚的边界,他们企图去庇推尼,但是耶稣的灵却不允许。

我猜测,你看到这些地名的时候就会头疼,因为我们不熟悉古代以色列附近的地理,因此这些地名对于我们产生不了多深刻的印象。这是读圣经中存在的一个难处之一。就是我们对古代的地理和历史知识相对不太了解,因此对于理解圣经就会造成一些难处。圣经作者在写作这些的时候,通常的情形就是最初的读者明白这些不同,因此不需要特别的解释。

我查了一下地图,大概从特庇到路司得是从西往东,然后再北上到以哥念,从以哥念再往西才到亚西亚。这个时候使徒行传16章16节说,圣灵禁止他们在亚西亚讲道,这个亚西亚大概的位置在南面,所以这就是说圣灵不许他们往南走。然后他们就到了弗吕家和加拉太地区,这些地方是在亚西亚的北面,却在庇推尼的南边。他们在每西亚的边界试图往北边的庇推尼去,耶稣的灵又不允许。

估计你已经糊涂了。加拉太、弗吕家和每西亚分别是从东往西排开的,它们北边都和这个叫做庇推尼的地方接壤。换句话说,保罗他们是从东南面的特庇、路司得、以哥念往西北边走,然后他们企图在往南下到亚西亚圣灵不允许他们这样做,然后才只好往东北走到加拉太、然后往西继续走到弗吕家、再往西继续到每西亚,然后再继续企图往被到庇推尼,圣灵也不允许。

在这个时候保罗才得到了一个异梦,说马其顿需要他们来传福音。马其顿是在更西面的地方。当时马其顿还是福音没有传到的地方,因此这个所谓““马其顿的异象”常常在基督教历史上用来比喻神对祂的仆人前往福音没有传到的地方的呼召。

我们讲了以上的地名和顺序,除非你现在是看着地图,否则可能还是会有点糊里糊涂的。我们这样做一个比喻,就好比保罗从美国佛罗里达上来到了美国首都华盛顿,这个时候他希望再南下到华盛顿南边的弗吉尼亚州,但是圣灵不允许,就只好在往东北走到了纽约,然后往西到了大约与纽约州同一纬度往西的宾州、俄亥俄州往西走,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企图往北边的加拿大去,但是耶稣的灵又不许可,忽然晚上保罗做了一个梦,梦见太平洋另外一侧的中国人说,“保罗,我们需要你来中国这里传福音”。

我这个比喻非常夸张,但是或许这下子你明白了这个路程的区别。就是保罗是从东南面上来的,出去传福音的总不能原路回来吧,所以不会往东南方向走。同时往南的路也被圣灵堵住了,往北的路也被耶稣的灵堵住了。然后晚上做了个梦,西边马其顿的人来呼召你去传福音。这个意思不是很明白了。就是神要他们往马其顿去。

这就是神在环境上的引领。有一个属灵人说,每个环境都是神。你如果认识神呢,每一棵树木花草都有神的痕迹,如果你不认识神呢,就是你看见神向摩西显现的荆棘,对你来说也不过只是一堆荆棘而已。

但是如何在环境中认识神,特别是在艰难的环境中认识神,却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我们来看保罗跟随神的引领,来到马其顿后的经历。

他们是从特罗亚开船,经过撒摩特喇、尼亚波利,最后来到马其顿区的头一个城,也就是罗马的驻防城腓立比。保罗那个时候的交通不像后来那样发达,他们这样行走用了多久的时间,我们并不是很确定。总之应该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在十九世纪和人二十世纪早期英美等西方国家大举往第三世界国家派遣宣教士的年代,人们从美国坐船到中国大概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经过长途的颠簸,很多人还没有到达中国或者刚刚到达中国,就感染上了疾病一命呜呼了。可见宣教士到异国传教的艰难程度。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都如此,我们可以说保罗那个时代会更加艰难,条件会更加恶劣。

我们以为神呼召我们去做某件事情,去马其顿传福音,总是会希望好像主耶稣进耶路撒冷一样,盼望着有人高喊着:“和散那,在主名里来的当是受赞美的”,并把棕榈枝和衣服铺在地上让驴驹经过。当然我们知道我们比不上主,但是心里多少也希望获得一些尊重和欢迎。很多游行传道人到一个地方做工的时候,有的时候也难免不能脱俗,希望别人称赞自己是神的仆人或者神的使者。

或者说,我们并没有那么低俗,并不希望得到物质的祝福和人的称赞,但是至少会希望能够为主的工作能够大大得到祝福,一开讲就三千人得救,好像彼得在五旬节的经历一样。但是保罗在这里的经历并不是这样的。

路加的叙述是这样的,他描述说:

到了安息日的时候,他们出来,到了河边,以为那是一个祷告的地方。这个词“以为”很有意思,就是他们以为是祷告的地方,但是或许可能不是。因为这里只是一些妇女聚集的地方。他们开始讲论耶稣基督,一个素来敬拜神的卖布的女子吕底亚的心被主开启,接受了福音。换句话说,他们到了马其顿并没有大聚会讲道,只是在集市上传福音,这就是现在一些教会中常常提到的“市场福音”(Marketplace Gospel)。“市场福音”是很有难度的,我给你举一个例子你就知道了。

我常常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坐地铁,偶尔也会碰到在地铁上传福音的人。有一次一个女的在地铁上站起来,讲到要大家接受耶稣基督否则就会面临审判,她说话的语气和腔调都很不自然,好像在背台词一样。地铁上的人也都把她当作神经病一样的忽视,那里虽然没有人反对,但是却有死一样的沉寂。我也常常看到一个黑人男子,在华盛顿联合车站常常传讲福音,路人也都是似乎把他当作神经病一样。美国是一个基督教的国家,街头福音或者市场福音都这么有难度,何况保罗进到一座没有多少福音传扬过的城市,可见他们遇到的艰难程度,不比那个在地铁上传福音的人遇到的情形容易。

后来吕底亚强留他们住到她家里之后,他们才到那个祷告的地方去。他们之所以这样到人祷告的地方,估计还是找有犹太人聚集的地方,他们可能敬畏神,但是却不认识耶稣基督,所以还是在犹太人中先传福音,打开一个缺口。但是没想到碰到一个使女,被邪灵附着,一天到晚都喊着说:“这些人是至高神的奴仆,向你们宣传救人的道路。”保罗后来十分厌烦,就在耶稣的名里把这个邪灵赶出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碰到这个带着邪灵的使女呢?以及这个邪灵借着她说的话明明没有错啊?他们的确是至高神的奴仆,来宣传救人的道路啊?这个问题让我们聚会的弟兄姊妹很感困惑。

我的分享是这样的。我说,按照主耶稣给那个被群鬼附着的人赶鬼的经验来看,即使是一个群鬼附着的人,都有清醒的时候,会向耶稣寻求帮助。这里虽然这个使女被邪灵附着,但是不见得她没有希望得释放的心情,因此这个话里不见得都是出于邪灵的。即使这个话是邪灵说的,也不能排除这个使女有求助的心情这个可能性。保罗厌烦的是这个邪灵,但并不一定是厌烦这个使女。

圣经这里并没有提到这个使女的邪灵被赶出去之后,她到底是得救了还是有其他的结局?这给我们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我常常说,感动人写作的圣灵是最好的剧作家,一个好的剧作家在创作剧本的时候,总是不断制造新的矛盾和焦点,把你的注意力紧紧抓住。这里人们还没有机会考虑这个使女的情况,冲突立刻升级,一个新的矛盾点顿时产生了。因此本章的戏剧冲突进入了一个新的高潮。

就是使女的主人见了没有得利的机会了,因此就把保罗等抓到监狱里了 。一些弟兄姊妹问,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呢?原因很简单,你如果看耶稣的经历就会明白了。无论耶稣到哪里,哪里就会兴起反对。耶稣自己也说,我来不是带来和平,而是带来刀剑。让家里的人相争,婆婆反对媳妇、媳妇反对婆婆。为什么呢?因为福音的光照和能力以及权柄到哪里,哪里就会曝露出黑暗、邪灵和人的罪恶。邪灵喜欢躲在黑暗里 暗中行事,如果我们到了一个地方,邪灵照样藏在人的里面没有出来,那说明我们没有福音的光照和能力以及权柄。这里保罗遇到的反对其实是他们满有圣灵的能力的证据。

我们谈到这里,我就提到保罗的经历其实是我们今天的生活有密切的关系的,弟兄姊妹听了觉得困惑。保罗的经历如何能够应用在我们今天的经历里呢?他们感觉不到这个联系。

我的一个体会就是,每次我们读圣经都可以应用到我们每个人的今天的生活中,因为神的话是不受时间限制的,耶稣昨日、今日、直到永远都是不变的,圣灵也与我们同在,准备随时光照我们的。如果我们读了圣经或者查经聚会结束之后,圣经还是圣经,我们还是我们,只是读了一些字句 ,那一定是我们没有读懂圣经,一定是我们没有得到圣灵的光照。

我分享说,我给你们举几个例子,你们就明白了我说的保罗的经历为什么可以应用到我们今天的生活中。我就举例子说,我前面提到过,19世纪到20世纪的时候,一个美国基督徒觉得自己听到了神的呼召,看到了马其顿的异象,不远万里坐船一个月前往中国,结果刚上岸不久就患病死去了。这个是否可以帮助你理解如何把保罗这里的经历应用到我们今天的生活里呢?聚会的弟兄姊妹还是不太明白。

我再举一个例子说,当年戴德生在英国海边看见异象,看到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在走向地狱,因此搬到伦敦东区的贫民区每天只吃面包喝水,锻炼自己受苦的心志为要到中国传福音,他也在中国建立了内地会,到人迹罕至的地方传福音,他也在海外呼召了不少基督徒来中国参与服侍,结果很多人却在之后的义和团运动中被杀了。戴德生看见的异象常常被人称为马其顿的异象,有的时候你觉得自己看见了一些异象,你认为这是神给你的马其顿的异象,也觉得是跟随神的引领到了你的马其顿,但是发现你所面临的环境跟你想象的或者期许的大相径庭,这个时候你如何处理呢?特别你的经历甚至包括你还被关到监狱里?你该如何面对呢?

这个时候弟兄姊妹就大概明白了我的意思,就是为什么我说保罗的经历可以实际的应用到我们基督徒的生活里。

我再进一步举例子说,我们一旦碰到这样的情景,大多数人的反应是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听到神的声音,或者自己觉得神的引领到底是不是神的引领,大多数人会陷入怀疑之中。

比如说,我听一个传道人辛班尼(Benny Hinn)的见证,他和太太因为一些原因离婚,后来复婚了,他复婚之后作见证说,他在结婚前清楚听到神告诉他要娶他太太。但是后来可能因为他忙于事工忽略了太太,太太就坚决要和他离婚,离婚之后最痛苦那段时间,他常常怀疑自己当初到底自己有没有听到神说要他娶他太太。

这是一个服事主的人的例子,我进一步举例子说到我们一起聚会的人的一些情形。

比如一个朋友得到神通过异梦和先知的话语,来告诉他今年会在他的生意上有财务的祝福,但在实际的生活中却遇到了客户欺骗、拖欠款项的情形。

还有一个姊妹觉得神应许她今年要结婚,也有其他姊妹梦到她结婚的事情来印证,但是实际的生活中却还没有显现出来。这都是我们实际生活中遇到的难处,这就是我们的马其顿,当我们被神话语的引领或者环境的带领到一个地步,本来以为要大展宏图或者实现我们的梦想的,但是却发现自己被困在监狱里。这个时候你该怎么办?

一些弟兄姊妹还是觉得不理解,我们今天并没有被关在监狱里啊?

是的,我们今天没有有型的监狱,但是我们却有各种无形的监狱,我们被关押在各种无形的监狱里。比如说我们对神错误的认识、对自己错误的认知和对别人错误的评价都是牢笼 ,把我们关在无形的监狱里。

我用自己的经历来举例子说,我从小因为缺少父亲的关爱,加上出身农村,就渐渐发展了一个错误的认知,就是极度自卑,一遇到困难就恐惧躲避,凡事都归咎于我爸爸和我是农民的儿子,但是神在我身上有很多的呼召和应许,神通过异梦和感动告诉我说,会使用我为祂的国度传扬福音,带来教会的复兴。但是我实际的情形却不是这样,我里面满了恐惧和自卑。如果我无法活出神在我身上的伟大的呼召,到底是神没有应许或者我的马其顿的异象是假的,还是我自己的错误认知限制了我自己呢?

我得的病叫做孤儿的灵,英文就是Orphan Spirit,好比路加福音15章的那个浪子一样,他是个孤儿的灵的典型代表,他不觉得神爱他,因此去流浪,走到尽头,才发现其实天父就是神其实是爱他的 ,才回来悔改。我是这样一个有着孤儿的灵的人,但是神在我身上做了很多内里医治和赶鬼释放的工作,我相当程度上脱离了孤儿的灵,也渐渐学习享受神的爱,安息在主里。

另外一个女的则是另外一个情形,就是我们英文常常叫做Performance Orientation,中文翻译过来就是“表现性人格”,她得这种病的原因是她是一个女的,小的时候妈妈疼爱弟弟,她的家庭贫穷,因此她觉得只有自己凡事做到最好,才能得到别人的喜悦。所以这类人别人的态度和称赞,非常在乎,活得很累。这些人也是劳苦担重担的,他们就好像那个长子,拼命努力希望得到天父的称赞,在以为得不到的时候就极其愤怒和嫉妒,其实不知道天父已经爱他了。你不需要努力得到神的爱,神已经爱你到一个地步为你舍了他的独生子,很多人汲汲营营就是为了获得人的称赞,其实一个在神的爱里安息的人更不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称赞与否定,他在爱里极其安息,不能安息极其在乎别人评价的人都是没有经历或者缺少经历爱的人。

我简单分析了这两个情形就给你看见无形的监牢把我们捆绑,你或许是其中一个,孤儿的灵或者表现的灵,你或者你的监狱是对别人的不饶恕。神给我们的呼召 和马其顿的异象,都和神给以色列人进入美地的呼召是一样的,呼召是在那里,应许是在那里,美地也的确是流奶与蜜之地,但是你进去的时候如果没有信心,你看到的却是仇敌高大如同巨人。难处在哪里呢?难处在于我们没有信心。

神往往给我们一个呼召,一个马其顿的异象,把我们带到某种的情形里,好像整个环境都是仇敌和黑暗,神的同在似乎也没有了,我们似乎被神抛弃了。其实神并没有离开我们,神只不过是隐藏起来看我们是如何反应。如果我们是出于信心,这个信心就能把我们带到美地里去,如果我们是不信和悖逆,我们可能就倒闭在旷野。

到了这里,我们看看保罗是如何反应的。保罗因为传扬福音,把邪灵从那是使女里面赶出来了,因此遭到那些受到邪灵激动的人不信的人反对,把他们打了还关在监狱里。但是到半夜的时候,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神。我们在聚会中讨论的问题是,在这样艰难的情形下,保罗和西拉如何能够祷告赞美出来呢?

我的分享是这样的。保罗和西拉之所以能够赞美出来,是因为他们真的从里面认识神。他们不是仅仅从外面看到环境中的艰难、邪灵的攻击和人的拦阻,而是他们看到福音的大能带来了的冲击力量,以及这个真实的冲击力量才带来了仇敌的反对。

我前面讲过了我们会面对一些艰难的环境,但是保罗和西拉所做的,其实预表的是我们每个人里面的人都能做的,我们里面有神住在我们的里面,我们有着基督得胜的生命在我们里面,关键我们要是凭借信心、赞美来把这个力量释放出来。

保罗看似被关在监狱里,之前也只带了一个吕底亚得救,赶出了一个使女里面的邪灵,在监狱里带进了一个禁卒和他们的家人得救,但是好像滚雪球一样,这个雪球会越滚越大。

很多的时候,不是我们能够为神做什么。神做事的一个原则就是,允许我们被放在艰难的环境里,在这种环境里我们展现出的对神的真实的认识和信心,就成为强有力的见证,可以让监牢打开,冲破一切捆绑我们的黑暗,释放出福音的大能。

我们今天可能面临着和保罗同样的情形,但是我们或许没有保罗和西拉那样对神的认识和经历,因此我们也许没有活出保罗那样的见证,就是监牢为我们打开。我们往往会想,他们之所以是这样,因为他们是使徒,他们是保罗、彼得。不是的,圣经明明告诉我们说,神是不偏待人的。神设立的原则都是一样的,如果你有保罗一样对神的认识和对神的信心,今天你所在的监牢,不管是有型的监牢还是无形的监牢,都会为你打开。

不管你现在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和艰难当中,都不要灰心,都不要觉得神抛弃了你,越是黑暗的时候,其实越是神在暗中观看你如何反应的时候。你的不信和悖逆会让你和以色列人一样倒毙在旷野,要知道以色列人并不是没有神的应许进入美地,他们是有应许的。但是他们并没有进去。你如果不管黑暗,而是单单在信心中仰望神,神就会对你好像祂对待迦勒和约书亚一样,把你带到美地去。不管你身处的环境多么艰难,你的黑暗是多么的大,无论是怎样的不可能,神都能带你走出困境,进入蒙福的境地。

我自己的经历就是这样证明了这一点。当我在经历十年不孕的痛苦试炼的时候,到了我获得神迹宝宝的前两周,我感觉整个地狱都在攻击我。我一边因着艰难的环境流泪,另一面则因着对神的真实的感恩而赞美。我一遍流泪,一遍赞美,后来神就神奇地医治我太太,给了我们一个神迹宝宝,结束了长达十年的艰难试炼,走出了我的监牢。详情请在睚鲁的圣经世界网站和Youtube频道收听我的神迹宝宝的见证。我们下次再继续交通。谢谢您的阅读和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