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马太福音10:8节说,要医治病弱的,复活死亡的,洁净患麻风的,把鬼赶出去;你们白白的领受了,就要白白的施与。这句话是主耶稣差遣12个门徒出去传道的时候,吩咐他们的。其中“复活死亡的”更是好像说天书一样,即使是在十二门徒中也没有多少记载他们让死人复活。其中彼得让多加从死人中复活的例子记载在使徒行传9章里,另外一个保罗让犹推古从死人中复活的例子,记载在今天我们要读的使徒行传20章了。

据说圣经中有九个复活的例子,包括先知以利亚让寡妇的儿子复活,以利沙让书念妇人的儿子复活以及他的骸骨让一个人复活,耶稣让睚鲁的女儿、拿因城寡妇的儿子和拉萨路复活,以及耶稣自己从死里复活,另外再加上上面彼得和保罗的例子。

我们这次不讨论别的复活,我们只讨论犹推古的复活,为什么神安排犹推古在这里从死人中复活?这个故事之后,保罗来到耶路撒冷到底是出于神的引领,还是保罗犯了个错误?

我之前接受的教导认为保罗在这里犯了一个错,就是先知亚迦布曾经在使徒行传21章10-11节预言说,保罗在耶路撒冷会遭受捆绑。亚迦布“拿保罗的腰带捆上自己的手脚,说,圣灵这样说,犹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绑这腰带的主任,把他交在外邦人手里。”(11)然后12节-14节,路加继续记载说:

“我们听见这话,就和当地的人苦劝保罗不要上耶路撒冷去。保罗却回答说,你们为什么痛哭,使我心碎?我为主耶稣的名,不但被捆绑,就是死在耶路撒冷,我也准备好了。保罗既不听劝,我们也就静默,只说,愿主的旨意成就。”然后过了几天他们就收拾行李,上耶路撒冷去了。

地方教会的李常受弟兄也是持前面这个观点,当有弟兄问他说,为什么保罗会犯这么大的错误的时候,李常受弟兄回答说,“只有耶稣是最完美的圣徒”。意思是说,除了主之外,人都会犯错。这个说法从一个角度上来看,的确有道理。

我是地方教会得救的,接受地方教会多年的教导,但是自从主引领我到灵恩运动中学习先知恩赐以后,听到他们对这个经文不同的解释,让我倍感困惑。很多有先知性恩赐的人持有类似的观点,他们认为,这里保罗没有犯错,保罗是跟从主的引领。因为保罗是为主耶稣的名,不但被捆绑,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他也准备好了。另外后面路加也提到,愿主的旨意成就。

21章4节也说,“我们找着了门徒,就在那里住了七天。他们借着那灵对保罗说,不要上耶路撒冷去。”之后亚迦布才再次预言,如果保罗要上耶路撒冷的话会有捆绑。

但是保罗在使徒行传20章22-24节又说:“看哪,现在我灵里受捆绑,要往耶路撒冷去,不知道在那里要遇见什么事,只知道圣灵在各城里向我郑重见证说,有捆锁与患难等着我。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郑重见证神恩典的福音。”

所以至少从这里来看,圣经的记载是有矛盾的,一方面,借着有预言恩赐的人说,圣灵提醒他不要上耶路撒冷去。另一方面,保罗也说,他在灵里被捆绑,要往耶路撒冷去,只是圣灵告诉他会面临困难。

这里到底神的旨意是让保罗去,还是不让保罗去呢?这是在是个棘手的难题,关于这个有很多的争论。

之所以一些人认为保罗错了,还可能是出于21章4节门徒的预言,和亚迦布在21章11节对保罗的预言,其中特别是人们对亚迦布预言的信任。亚迦布在使徒行传11章预言有饥荒,果然在革老丢年间发生了。所以大家可能觉得他是靠谱的先知。这也是我的想法。但是在学习先知恩赐的时候,有先知恩赐的老师在教导如何避免发预言出错的时候,特别提到一个例子,就是亚迦布这里发错预言了,所以要从他的经历学习教训。这个说法让我大吃一惊,我想都没有想到过圣经中的先知会发错预言(当然,这只是一种说法,对此灵恩派的不同教师也有争议)。

我们先不说亚迦布错了没有,我们先说新约中先知的预言会不会错。保罗说,“不要藐视先知的话,但要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贴前5:20-21)。保罗还说,“至于作先知讲道的、只好两个人、或是三个人、其余的就当慎思明辨。”(林前14:29)从这两处经文来看,保罗对发预言的人的态度,是不要藐视,但要查辨。换句话说,不是先知说什么,保罗就信什么的。至少从保罗的态度来看,新约的先知有的时候会发错预言的(当然,这种观点也是有争议的)。

我们再来看旧约先知和新约先知的区别。比尔强生的伯特利教会有一个先知叫做科瑞斯万灵顿(Kris Vallotton)常常到处讲授先知恩赐,我参加过他的训练班。他的一个观点让我印象深刻,他说,在旧约中先知是“访问式”(Visitational),就是圣灵在外面临到人,不管你是以利亚还是巴兰,圣灵外面临到你说话,百分之一百是神的说话没错的。但是在新约中,先知和先知的恩赐是“内住式”(Habitational),就是圣灵住在先知的灵里,借着我们的灵说话,但是却要经过我们魂和心思,并借着我们口才的发表,把预言发出来。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魂、心思和表达都会让这个预言打折扣。不是说今天圣灵不可以像旧约那样在外面临到人。圣灵还可以这样做,但是既然祂住在我们的里面,而旧约没有,所以祂选择借着我们说话。因为祂愿意这样训练我们,祂也宁愿受到我们的一些限制。希伯来书1章1-2节也印证说,“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分多方向列祖说话,就在这末后的日子,在子里向我们说话。”神是在古时借着先知说话,但是现在是在子里向我们说话,我们直到主今天就是那灵(林后3:17),主、圣灵也住在我们里面。

我们在学习先知恩赐课程的一本教科书是斯蒂芬汤姆普森(Steve Thompson)写作的《人人都可以发预言》(You May All Prophesy)。他和不少的先知都持这样一个观点。就是先知性预言分作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神领受一个感动,或者一句话、或者一个图片、或者看见一个动画的异象。这个阶段要确认是从神来的,不是从邪灵来的。第二个阶段,是解释这个异象,到底神是什么意思,我们的灵要祷告,我们的魂要思考,最后希望能够得到准确的理解。第三个阶段,是应用这个异象,就是如何应用或者套用在什么人身上,什么情形之中。每一步,都可能犯错误。

你如果认为,先知就是神说什么,他就说出去,不需要思考,不需要消化,可能是没有学习过先知性的恩赐或者对先知恩赐缺乏了解的观点。拿圣经中的例子来说,耶利米被神呼召来做先知,耶利米说自己年幼不懂,不愿意做。神说,我来训练你。然后给耶利米看见一个图画,问耶利米说,你看见什么了。耶利米说,我看见一个杏树枝。耶利米1:12节说,“耶和华对我说,你看得不错;因为我留意我的话,使其成就。” 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神给耶利米解释这个杏树枝的异象是什么意思。神不仅用图画来说话,神也用人类语言中的双关来说话。在希伯来文中,“杏树枝”的发音和“留意”(Watching over)是类似的。神就用双关的话对耶利米说,不用担心,我会照着你,我会看顾你,我会帮助你,隐申的意思才是,我会留意我的话,使其成就。接着神又问耶利米看见什么,耶利米说看见一个烧开的锅,从北而倾。这个时候神继续对耶利米解释,祂的意思是,“必有灾祸从北方发出,临到这地的一切居民。”(1:14)

除了耶利米,但以理也是看到很多异象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需要天使来解释。旧约的先知是这样,新约的先知也是这样。在启示录中,约翰看见了很多的异象,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同样需要天使来解释。

所以这些现代教会一些有先知恩赐的人主张,亚迦布和其他先知预言保罗不要去耶路撒冷犯了个错误,就是他们领受的确是从圣灵来的,但是在解释上可能出现了偏差。怎么理解先知可以在解释神的话上出现偏差呢?很多有先知性的恩赐的人认为,教会对现代先知有很多的误解。如果一个圣经教师解释错神的圣经上黑白的话语,大家都会觉得情有可原。但是如果先知解释错,神口头的话语,无论是圣灵通过图片、异象说的话,大家都会觉得他是个假先知,要丢石头“打死”他。这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

一个英国先知格兰姆库克(Graham Cooke)也是我们先知课程里推荐的老师,他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先知解释神的话语的时候的错误。他说,先知从神那里可以得着信息,或者启示,这两者是不一样的。前者可能或许是一个事实,但是后者却可能是神的心意。

他说,有一天神告诉他另外一个弟兄的软弱和秘密,他正好和这个弟兄有一些过节,而主启示他这个弟兄有沉迷色情的秘密,他就觉得说“哈哈,总算抓到你了。”他准备去立刻告诉那个弟兄主启示他的东西。但是主立刻责备他说,你这是什么灵?原来主并不是希望他去责备和曝露这个弟兄,而是希望他替那个弟兄代祷和挽救他。他因为受到主的责备,再加上自己的失败,所以心里非常难受,因此开始哭泣。这个时候主对他说,“现在你去告诉那个弟兄。”格兰姆库克对主说,他不愿意去。主说他必须去。他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到了那里无法开口,只好在那里哭泣。那个弟兄莫名其妙,不知道他这是为什么,就问他。他只好把经过说明给他,因为他实在无法开口定罪那个弟兄。那个弟兄听了这个经过大受震撼,就悔改了,并且他们两个也和好如初,成了最好的朋友。这个弟兄也被从软弱和犯罪中挽救回来。

格兰姆库克就说,主启示他的那个弟兄沉迷色情的事情是真实的,但是那只是个信息,好像你是一个医生,当你碰到一个病人的时候,主给你的这个信息只是对这个人病情的一个诊断,但是并不是神对这个病人开的药方。而神的心并不是揭露他沉迷色情,神的心是挽救他,让他不要沉沦。格兰姆库克分享自己多年做先知的经历说,常常主给他的第一批启示很多都是信息,他学习了不是一领受到什么异象、异梦或者从主来的信息就去分享,而是把这些放在祷告里,求问神的心意到底是什么。然后在祷告中,常常神再会分享神启示这些信息的心意是什么。他说,很多学习先知恩赐的人,都迫不及待分享自己得着的信息,甚至包括别人的隐私和罪等负面信息,这些信息不见得是神来的启示或者神的心意,因此常常给教会和弟兄姊妹带来破坏。

所以学习这些人的经历和根据我在学习先知恩赐方面的经历,我得到了一些启发。或许我原来相信的教导,就是保罗错误的教导值得商榷,或许这些现代教会的先知对亚迦布的批评有些道理。

我的思考是,亚迦布和其他门徒得到的信息的确是正确的,就是圣灵提醒保罗不要去耶路撒冷,如果去了哪里会面临捆绑。这个信息是正确的,保罗也确认了。但是保罗为什么说, “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郑重见证神恩典的福音。”(使徒行传20章24节)就是说保罗不顾危险,要去耶路撒冷成就他从主耶稣领受的职事呢?再者,当保罗后来在耶路撒冷被抓要被送到罗马的时候,“当夜,主站在保罗旁边说,你当壮胆,你怎样在耶路撒冷郑重的为我作了见证,也必照样在罗马为我作见证。”(使徒行传23:11)就是说,主不仅称许保罗在耶路撒冷为他作了见证,还要再罗马为主作见证,就是主耶稣肯定保罗所做的。

如果保罗做错了,主耶稣应该在显现的时候对保罗说,“你这个硬着颈项的人,为什么不顺服我的圣灵?为什么到耶路撒冷去,看,现在你被抓了,我在其他地方给你预备的服事也耽误了,你真顽梗!”主并没有这么说,反而称许保罗来耶路撒冷是为他郑重作了见证。

这不是矛盾吗?圣灵借着门徒的口提醒保罗不要上耶路撒冷,先知亚迦布也说,他到了耶路撒冷被捆绑,现在主耶稣却跳出来说,保罗你做的很好!难道圣灵和耶稣吵架了吗?不是的。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这里有一个保罗与神之间一个非常动态的、深切的友爱的关系。好比一个女子,非常渴慕得到高山悬崖上的雪莲,但是爱慕她的勇士必须因此穿过冰冷的雪山和雪崩的威胁、坠崖的可能去获得这个雪莲。因此当这个男子说,他愿意冒着危险去获得这个冰山雪莲来证明他的爱情,那个也深爱这个勇士的女子就说,你绝对不可以去,你去了采了我也不会要。但是这个勇士还是去了,不顾一切危险把雪莲采回来,送给这个女子,这个女子除了感动之外,就是嗔怪,说,我不是说过不让去的吗?

所以保罗和主之间的关系是恋爱的关系,他们之间亲密的很。主顾虑的事情是保罗的安全,所以透过圣灵对保罗说,不要上耶路撒冷去。保罗的反应说,我的性命算什么呢?主的权益更重要,主心头的宝贝,就是耶路撒冷更重要。你如果熟悉圣经的话,你就知道神看耶路撒冷就好像是祂眼中的瞳仁一样,是神心头的宝贝。所以保罗豁出去自己的性命不顾,要顾到神的心意和神的选民。因此,我想保罗所做的,会让耶稣大大感动,以至于祂晚上的时候站在保罗旁边给他加力,印证他在耶路撒冷所做的见证值得鼓励,而且应许他在罗马的时候也做同样的事情。

因此这是神对保罗的心意,保罗活在神的心意里,因此他对很多先知的话语的态度就是他在贴后5章那里所说的,不藐视,凡事查验,好的就接受。保罗这么说,是出自他真实的经历。这对我们今天的基督徒有很多的启示。固然很多福音派的弟兄姊妹对先知的话语或现代教会还有先知这个事实不接受,一概排斥,甚至斥为邪灵来的或者假先知;同时在灵恩运动中也有很多弟兄姊妹过于轻信先知的话语,而造成损失甚至受到伤害。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既接受先知,不藐视,但是要凡事查验。

经过以上的分析,我觉得亚迦布和门徒的预言都是得着从主来的信息,但是保罗却活在神的启示里和神的心意里,因此他能够不动摇,坚定来到耶路撒冷和罗马为主作郑重的见证。这可能是保罗最高的属灵经历之一,因此保罗能在离世前坦然地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保罗还说,“惟有主与我站在一起,加给我能力,使福音借着我传得完全,叫一切的外邦人都可听见;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提后4:17)

这对今天我们服事主是否有启示?在这个信息泛滥、甚至人云亦云的时代,你如果是教会的领袖,不管在多大的层次上担任领袖来服事,你如何面对纷繁复杂的不同说法,是否能够坚定底活在主的旨意里?

现在让我们回到我们开篇提到的犹推古从死里复活的经历。这个故事不是简简单单、随随便便放在这里,犹推古死里复活的经历是发生在,保罗定意要去耶路撒冷,但是很多声音却反对他去之前发生的。保罗在那里讲道,犹推古睡着了掉下来死了,保罗居然还那样淡定继续讲道,后来才把他活活领了回来。

如果是在今天的美国,不知道保罗是否还能够这样淡定。我们带女儿去一个很大的美国教会,然孩子在那里和其他小朋友们一起玩,第一个表格要填的就是免责声明,就是小孩子出了什么事情教会不负责任。因为他们怕被告。你想想,保罗在那里讲道,人家都掉下来了死掉了,他还不着急,按照现在美国的规矩就是可以告他忽视儿童青少年,甚至诉讼索赔几百万。换了我,可能无心讲道,赶紧去看看怎么回事。即使挽救不回来,也可以解释说,我们尽力了。

但是保罗很淡定。保罗如果不是清楚知道自己活在神的旨意之中,哪能有那么淡定?这是一个印证,保罗知道神与他即将前往耶路撒冷的行程同在的一个印证。圣经中只记载了保罗这一次让人死里复活的经历。为什么呢?我在聚会中分享说,你如果真有那个胆或者那个心为神拼上了一切,神也会挺你到底。甚至神会让死人复活。

我在寻求太太医治获得神迹宝宝的过程中,我常常到一个公园祷告,我就无数遍地叩问,那个让死人复活的亚伯拉罕的神在哪里?我太太无法生育,但是你是能让死人复活,你也是可以称无为有的神,我相信你的存在,我相信圣经,我就相信你一定能够医治我们。我也相信,凡求的就得着,叩们的就给他开门,寻找的就寻见(马太7:8)。我也相信以赛亚28章所说的,信靠祂的必不至于羞愧。别人笑我愚拙,我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最终神听了我们的祷告,给了我们一个健康的宝宝。

一些不孕的朋友听了我们的见证,也去找给我们祷告过的先知发预言,结果几次没有什么结果之后就放弃了,我为他们感到非常可惜。因为神不偏待人,但是我们不应该太快就放弃了。环境说什么,医生说什么,甚至教会的弟兄姊妹说什么,都不是重要的,关键是神对你说什么。我们那个时候,教会里对我们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这是神对你们的惩罚和管教,要接受;有的人说没有孩子更好,可以有更多时间服事神;有的人说,今天神不医治了,神迹奇事是为了证明耶稣的神性和圣经来自神,如今这些都证明了,而且使徒时代已经过去,没有神迹奇事了,所有的医治神迹都是假的,是来自邪灵的。我们都没有信,坚定持续地叩问神,最后神就行了奇事。

弟兄姊妹,愿意我们基督徒都能够学习保罗,活在神的心意里,以及与神的亲密的交通和联结里,纵然外面信息泛滥,说什么的都有,但是你里面有一个笃定,就是神对你的引领。让我们学习保罗,是在被破碎的情景中既柔软、又刚强。不是明明是我们肉体的固执,却说自己是在跟从神;也不是明明是自己没有主见,却辩称自己是从善如流。我们服事神,带领教会,很多时候是要不从人的意见的,但是我们也必须破碎我们的自己。

我听了一个关于江秀琴牧师的见证,让我印象深刻。就是她见证说,因为她是一个女牧师,开始建教会的时候,常常一些弟兄的意见和他不一致,他们这些弟兄们或许更有属世的经验,所以觉得她、一个姊妹提出的意见不可靠,但是她自己坚持自己是听到了主的说话,所以经过一番的较量和一段时间的交锋,这些弟兄们发现反而她讲的是对的。

倪柝声说过,有的时候教会该担当的弟兄不担当,给教会造成的破坏,比那些不该担当而僭越的人造成的破坏大多了。换句话说,做老好人,或者打着谦卑的名义逃避责任,或者假谦卑,给神的权益带来更多的破坏。教会需要更多像保罗这样的人,能够面如坚石,勇敢面对反对和不同的声音,甚至不顾危险,把神的旨意和在我们身上的呼召活出来。

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一个时代,就是一切的政治正确必须被打破,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我们的立场必须明确,一切的恐惧必须去除。我们要站在山上,而不是放在斗底下,我们要做光做盐,在这个世界里为主做刚强的见证。

特朗普就是这样一个人,不害怕打破任何的政治正确。在他竞选时和一些美国基督徒领袖开会的时候,他明确告诉这些基督徒领袖们,你们太软弱了,你们在美国人数众多,怎么会居然被同性恋和左派打的节节败退。很多在场的美国基督教领袖一声不吭,为什么?因为美国之前颁布了一项法律,规定如果牧师在教会里谈论支持某个政治候选人,就剥夺他们教会或者职事的非盈利组织地位。因为这一招就把很多关注自己营生的美国牧师禁言了。

我们不是在说风凉话而已。而是不管在哪里,我们基督徒面对逼迫和要来的危险,都应该好像保罗一样,不顾自己的性命,只顾着神的权益,你看吧,神就会一定挺你到底。不管是死人复活、苦水变甜或者称无为有,在神都不是难事。

所以,这就是我理解的,为什么神会在保罗进入耶路撒冷之前,让犹推古从死里复活的原因。这既是神给保罗的印证,也是给保罗的一个鼓励,也是保罗活在与神亲密交通和对神绝对信心里的证据。我再说,这个可能是保罗最高的属灵经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