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使徒行传24讲述的故事是当保罗被带到总督腓力斯那里的时候,有犹太人的大祭司、长老和辩士帖土罗一起来控告保罗,保罗有机会向总督腓力斯分诉。

这一次我们讨论的经文是:

24:15 我向神存着盼望,无论义的和不义的都要复活,就是他们自己也是这样盼望。

一个圣经学习小组成员的问题是,保罗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特别是这里提到“他们自己也是这样盼望”中的“他们”是指谁。我们就针对这节经文展开了交通,并且最后得到了圣灵的感动。圣灵给我们这次读经的感动是,一个不认识复活的人,因为名义上或者知识道理上认识复活但却在经历上不认识复活的人的控告、审判一个真正在经历上认识复活的人。这不仅是保罗的经历,而且是我们今天教会里每一个真正认识复活的人的经历。

我们慢慢开始解释,希望你能明白我们说的是什么。

我觉得这里的“他们”是指犹太人,保罗在成为基督徒之前,他的名字叫扫罗,他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保罗明讲自己是法利赛人(腓利比书3:5),法利赛人是相信复活的,而撒都该人则不相信复活。主耶稣自己说,“我是复活,我是生命”。(约翰福音11:25)但是法利赛人却不接受耶稣。这就说明法利赛人虽然相信复活,但是却不认识复活,因为耶稣就是复活。换句话说,虽然法利赛人相信并盼望复活,但是当作为复活的耶稣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却不认识复活。

中国有一个寓言叫做“叶公好龙”,讲的是一个人非常喜欢龙,家里到处都是龙,后来龙来访问他,他却非常害怕,把龙赶走了。这个成语的意思是,一个人虽然口头上说自己喜欢一个东西,但是实际上心里却并不喜欢。当然龙在圣经里和西方文化里是负面的形象,这里只是用这个中国寓言来说明一个故事。就是法利赛人是“叶公好龙”。他们口头上说盼望复活,但是当作为复活的耶稣来到他们这里的时候,他们却拒绝了祂。

保罗也曾经是这样一个人。他曾经在犹太教里热心,还从大祭司拿了文书,去逮捕那些凡是呼求主名的人。但是他往大马色去的路上,碰到了耶稣的显现,之后他就成了一个不同的人。他从一个逼迫基督徒的人,成了基督徒的一个杰出的使徒。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次属灵的经历就能这么大的改变一个人,而之前那么多的知识却不能改变保罗呢?

这里的问题就是,你是否真的认识复活?是只有对复活的知识道理,还是真正经历了复活?

我在聚会中,对参加聚会的人说,很多的基督徒其实不够认识复活,如果他们认识复活的话,他们的人生态度会大不一样,绝对不会贪恋世界。

比如说,我听说这样一个故事,一对基督徒夫妇的一个女儿在运动的时候不幸去世了。如果你是这个教会的牧师,你如何安慰他们?虽然基督徒都在参加葬礼的时候常常说,“他到主怀里去了,实在是好的无比”。但是心里并不确定这个人到底是否真的在主的怀里好的无比,如果他们真的相信这样的话,那么他们就或许不会那么悲伤了。如果牧师真的相信复活并且认识复活的话,他们在安慰起来这些家庭的时候,自然会帮助他们认识复活。但是假如如果我们是牧师,也不认识复活或者缺少复活的经历,你就会发现你在面临这样的情形会束手无策。

当然腓力斯是一个外邦人的总督,他是一个罪人,当保罗给他传讲福音的时候,他一面觉得惧怕,另一面就希望保罗给他送钱,因此他是一个不认识复活的人。

控告保罗的犹太人就好像之前的扫罗(保罗改名字之前的名字)一样,虽然为神热心,但是却不认识复活。他们却控告真正亲眼看到复活的耶稣显现的保罗。这样就给了保罗一个机会,在不相信复活的腓力斯面前见证什么是复活。

这不仅是保罗的经历,也是我们今天很多认识复活的基督徒的经历。还是举之前的例子来说,如果那对失去女儿的基督徒夫妇家里有不信的亲人,他们就好像这里的腓力斯,他们是审判者。这对基督徒夫妇就是控告者,他们会对牧师抱怨说,“神为什么夺走了他们的孩子,或者说神既然是无所不知的、无所不能的,为什么不阻止这个悲剧发生?”这个时候如果你是牧师,你就被放在保罗这个被审判者的位置。你是否认识复活以及是否经历了复活,将决定这个基督徒夫妇是否得到安慰,以及这对基督徒夫妇的不信的亲人是否会得救并开始相信复活。

保罗说:“因为我们对世界,就是对天使和世人,成了一台戏”。(林前4:9)保罗作为受审判者其实是在演戏,他要表演给审判者(不相信复活的人)和有复活的知识却缺少复活的经历的人(犹太人的控告者)看,他是如何经历了复活的。腓力斯和犹太人是否能够被说服是一件事情,但是我们相信保罗在表演上是很出色的。

上面这个故事我是听美国一个先知凯特科恩(Katt Kerr)讲的,她说,她在祷告之后,看见异象,主告诉她说,这个事故并不是祂造成的,但是祂在主宰的权柄中允许这件事情发生。在异象里,凯特科恩看见这个小女孩在天堂上成为了一个青少年聚会的领袖,正在成全很多年轻人。她把这个异象分享给这对基督徒夫妇,他们得到了很大的安慰。

我多次提到这个故事。为什么呢?这里涉及到一个非常重要的属灵原则。

我得救的教会的背景是地方教会(Local Church Movement),我后来离开地方教会到了灵恩派教会中,后来开启了先知性的恩赐,开始有天堂的异梦和碰到耶稣显现多次的经历。但是我在企图和一些过去地方教会的朋友分享的时候,我的这些主显现的经历的时候,一个弟兄很客气地打断我说:“我们讲圣经吧”,换句话说,不要我谈这些经历。我觉得这个可能不是地方教会独特的问题,估计很多福音派的弟兄姊妹都可能持有类似的立场。根据我的判断,地方教会的教导并不反对属灵的经历,因为他们特别重视生命的经历,我还带领一些弟兄姊妹追求李常受(Wintess Lee)的《生命的经历》(The Experience of Life),我受益良多。而且地方教会的教导里也不否定倪柝声弟兄和李常受弟兄一些异梦等特殊的经历。但是为什么在这个例子中,这个弟兄不愿意我谈论个人的经历呢。

这个看似是个小问题,其实是个大问题。基督徒都不否认保罗在大马色的属灵经历,也不否认已经公认的一些属灵伟人的一些特殊的属灵经历。但是很多传统教会对于小人物的特殊灵恩经历,则是存在比较谨慎和怀疑的态度。除了不愿意谈论这些经历之外,在教导中也不鼓励弟兄姊妹追求这样的经历。但是根据我的观察,因为缺少这样与复活的主相遇的经历,就会慢慢走到以色列人这样光景里。就是虽然讨论复活、盼望复活,甚至有很多关于复活的知识道理,但是却不认识复活。

反之,我在灵恩运动中观察到,因为教导鼓励个人追求这样灵恩的经历,所以我听过不少人见证,他们在异梦或者异象中见到复活的主,这对他们的人生有了很大的改变。当然很多福音派的基督徒认为这些经历不值得相信,但是当太多人有这样的经历的时候,你就很难简单下结论说他们的经历都是虚假的。

我观察的结果是,很多福音派的弟兄姊妹因为重圣经,轻视属灵特别是灵恩的经历,因此会落到死沉和太多知识道理的情景里。虽然他们不敢追求灵恩,怕被邪灵欺骗,但是却常常容易被邪灵藉着我们没有更新的心思和固化的圣经教导所欺骗。灵恩运动的弟兄姊妹固然不排斥灵恩的经历,但是不少灵恩派的基督徒缺少对圣经真理的扎实基础,虽然因着某一个经历得到暂时的兴奋,但是长久以来生命却缺少真实的长大。当然极端的例子,也有很多人追求灵恩的过程中,被来自仇敌的虚假经历所欺骗。我听过不少这样的例子。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对复活的知识和经历的关系呢?

我认为,我们既要竭力追求对复活的知识的认识,好像保罗一样,他在以色列最好的教师伽玛利那里学校犹太教中的知识,但是时候到了,他就在大马色的路上碰到复活的主的显现。因此他不仅拥有对圣经知识的认识,也有了对复活的主经历上的认识。

我的经历也是这样的。我相信是神的主宰把我带到地方教会。在地方教会非常注重学习圣经,而且这里的基督徒学习圣经是我看到的最勤奋的一个团体之一。但是到了适当的时候,我被不能生孩子的环境逼迫到一个地步,不得已求助于灵恩运动中的教会帮助,才认识了灵恩运动,并且经历了圣灵的充满,也开启了灵恩的经历。之后多次被主带到天堂和乐园里观看一些情形,主也多次向我显现。这些经历对于我进一步认识圣经起到了莫大的帮助。

比如,在地方教会的教导里,他们非常重视“新耶路撒冷”属灵的一面,而否认天堂是物质的天堂。但是在我的天堂异梦的经历里,我不仅看到天堂有建筑,还被主耶稣带到一个建筑里面的玻璃后面看到人如何一个一个上到天堂里来,还看到天堂还有马车、火车等交通工具,还有人讲道和聚会。我多次被带到乐园里去观察一些中国人的生活,他们不仅有房子,还可以种菜、种果树,我也多次被邀请品尝一些水果和中国食物。因此这些经历帮助我重新认识圣经的教导,物质和属灵不是那么截然分开的。比如主耶稣复活的时候,可以穿墙而入,门徒以为祂是个灵,但是主耶稣却问他们要了鱼吃了。从这个故事里,可以看见复活之后的物质和灵是一个奥秘,并不是完全没有物质。

最近学习神学了解到柏拉图的“二元论”(dualism)对教会历史有很大的影响,“二元论”认为所有的物质都是不好的,所有精神的或者属灵的都是好的。这个教导对教会有很大的影响,直接影响了后来教会历史上兴起的修道院的苦修主义。固然天主教中肉体堕落腐化的情形不可取,但是完全否认物质、靠惩罚自己修行也是有一定限度的。到了马丁路德改教的时候,他发现苦修根本不管用,才慢慢认识了“因信称义”的真理。

过分否定物质而追求属灵的教导,会渐渐让人产生对身体的忽视和对人的的魂的问题的轻视。过分追求属灵,而贬低人基本的需要和缺少正视人魂里的问题,会渐渐把人变成属灵怪人。这不是神的心意。神的心意是让我们灵魂身体三方面都健全。

神固然要我们今生不要凭着肉体而活,但是神的目的不是要消灭我们的身体和身体的感觉。其中一个身体的感觉就是享用美好的食物带来的愉悦的感觉。天堂有很多的食物给我们享用,不信的话,看看启示录22章2节提到的,生命树有12样果子,每月都结出来给我们吃。天堂也有建筑,我被允许看到一个和我们聚会的基督徒姊妹在天堂的房子,房子很大,类似砖结构,但是葡萄树和墙生长成一体,结满了累累的葡萄,正门旁边的墙壁上可以打开,是一个音乐盒子,可以播放音乐。

我无法解释这到底是属灵的,还是属物质的,或者既是属灵的又是属物质的。

比如基督徒还有一个神学争议,就是说人活着没有信主死了之后是否下地狱,或者是否还有机会继续认识神。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问题。但是我在多次的异梦经历里,被带到山谷里看到住在那里的一些中国人,包括我因为乳腺癌死去的四姑。我相信她生前没有得救,但是她却接待了我,她给我吃一个类似桑葚但是大小却好像芒果一样的水果。她的房子就好像地上的一个公寓那样小小的,和我看到那个基督徒姊妹的大房子形成显明的对比。而且他们多是住在山谷里。

我还被在异梦里带到一个类似的地方,和太太一起去寻找她因为脑溢血去世的父亲。她父亲在她上大学的时候,突然去世,给她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岳父。在这个异梦里,等我到了这个地方,很多人在那里,他们兴奋地接待我们,并有人带我太太进去。我则在这个建筑里和坐在门口的一个中国老太太聊天,她展示给我她正在阅读的大字版圣经。这个经历之后,我太太的心灵完全得到了医治。因为她一直过去担心她的父亲会下地狱,因为他生前没有信主。我在这里讲这些经历,并不是来企图引起神学上的辩论,也不是让人轻忽今生得着救恩而等到来世。而是说,很多事情是超出我们的想象的,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因此我们不可轻易论断,以为我们都了解了圣经所说的是什么。

我只是举了几个例子,这些属灵的经历帮助我重新认识圣经。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又十分感谢在地方教会学习到的真理,包括呼求主名、祷读主话、晨晨复兴等,我每天坚持操练,并不让我新的属灵经历替代我和神建立亲密的关系。反之,我依然把保持与神的亲密关系放在头一位。我努力把在地方教会学习的对圣经的认真学习态度和习惯以及方法,和在灵恩派种学习的先知性恩赐结合起来。而且主在另外一次异梦中向我显现,告诉我两条河流要汇流。这或许是神给我的一个引领和印证。

我们要既认识关于复活的知识,又竭力追求对复活的主的经历。你不读圣经,自然不会认识圣经的真理;你不敢追求灵恩,自然不会有多少灵恩的经历。这是一个基本规律。你常常练习哪一块肌肉,哪一块肌肉就会变得强壮;你从来不练习某一块肌肉,自然那块肌肉就会软弱无力。

我小的时候,常常看到村子里的电工爬电线杆上去维修。

他们每只脚上各穿着一个工具,能够先把电线杆钩住,然后另外一只脚再往较高的一个地方,再次用这个工具钩住电线杆,然后再挪动另外一只脚。每次只能一步,而且左脚和右脚前后交替,不能差距太大,否则他会从电线杆上摔下来。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图画。我们对圣经知识和关于复活的知识的追求,就好像我们的左脚;我们对于灵恩和复活的主的属灵的经历,就好像我们的右脚。你缺一只脚都会让你不平衡,让你无法爬到电线杆的顶端,无法完成修理电线的任务。

如果只追求圣经的知识,而忽略灵恩经历的追求,就好像本章里面的以色列人大祭司、长老和辩士,他们虽然有很多关于复活的知识,他们也盼望复活,但是他们却不认识复活的耶稣,还逼迫认识复活的保罗;当他们控告保罗的时候,不认识复活的知识、也缺少复活的经历的外邦人腓力斯就成了审判者,他们会根据我们的见证来决定他是否认识主和接受主。很多时候,我们的知识道理不仅不能让腓力斯这样的人得救,反而成了他们的绊脚石头。但是不仅拥有复活的知识,也拥有复活的经历的保罗,却能够把神的复活的大能见证出来。

神常常允许那些认识祂复活和复活的大能的人,陷到某种类似保罗所经历的捆绑或者限制之中,神的目的并不是要害我们,而是要我们把祂复活和复活的大能见证出来。

让我们脱离恐惧,勇敢追求属灵的经历,不要轻视属灵的经历;也让我们不要否认认识真理的重要性。让我们两条腿走路,才能走得更高,走的更远。福音派和灵恩派不是仇敌,他们都是基督的身体一部分。我们需要真理上的汇流,打破真理上认识的界限,我们教会才能合一,神的旨意才能藉着教会的合一而实现。

我们要想一想,如果亚伯拉罕没有神显现的经历和保罗没有主大光照他的经历,他们是何等的境况?他们主管的复活的经历,成了我们客观的真理。但是这些客观的真理,也可以成为我们的主观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