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使徒行传28章包括了两个故事,一个故事是保罗在米利大岛上停留了三个月,过冬之后才离开这里,前往罗马。在这个岛上他神奇地胜过了毒蛇的攻击、医治岛长的父亲和其他患病的人。但是这一段故事里面,特别搅扰我们的问题是,保罗在这个岛屿上住了三个月之久,但是并没有记载保罗很多的行动。比如,如果说医治岛上的人,可能保罗按手几天就医治完了。我们猜想保罗既然是囚犯,也没有带支帐篷的工具,所以估计他也不会支帐篷。这里并没有提到保罗在米利大的很多细节,特别是没有提到保罗在这里教导土人圣经或者传扬福音的真理。那么保罗到底在这三个月里干了什么呢?

三个月是很长的时间,如果每天写日记记载保罗的生活的话,可能一本圣经的厚度都写不完。圣经是圣灵感动写作出来的,都是一字千金,是我们今天基督徒生活的教战手册,是我们基督徒生活行动的指南或者说明书。如果是没有意义的话,圣经断然是不会记载在上面的。

11节特别说,过了三个月,他们才上了一只亚历山大的船,这船以丢斯双子为记,是在那岛上过了冬的。按照我们上面所说的原则,没有一个记载的这里的细节是偶然为之的,都是有意义的。比如这个经文里,为什么提到这个船“以丢斯双子为记”呢?丢斯是希腊的神,说明这里有埃及亚历山大港(古希腊管辖下)的船只来往米利大,而且在这里过冬三个月。可见米利大岛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不开化,或许也是繁忙的岛屿。或者好像今天的澳大利亚一样,有毛利人也有其他人。而且这些他们这些希腊的船员至少在米利大岛住了三个月,圣经也没有记载保罗和他们传扬福音。那么保罗在这里到底干了什么?

第二段故事里,保罗到了罗马之后,和犹太人传扬耶稣为福音,但是犹太人起了争论。之后保罗引用了以赛亚的话说:“先知以赛亚,向你们祖宗所说的话,是不错的,祂说,‘ 你去对这百姓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绝不领悟;看是要看见,却绝看不透;因为这百姓心蒙脂油,耳听不灵,眼睛闭着;恐怕他们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领悟,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所以你们当知道,神这救恩如今已传给外邦人,他们也必听。”(25-28)

为什么保罗说这句话?你要知道,保罗在罗马书9-11章里记载了他对犹太人得救的负担,宁肯自己受咒诅也希望犹太人得救(罗马9:3)。而且我们在之前使徒行传的记载里,见证了每次他都到犹太人那里传福音,虽然他们不接受,甚至追着保罗要逼迫他,保罗还是不放弃。为什么这次放弃了?

记得主耶稣曾经对保罗说,“快!你赶紧离开耶路撒冷,因为他们不会接受你为做的见证。”(使徒行传22:18)以及22章21节耶稣还说,“主向我说,你去罢,因为我要差遣你远远的往外邦人那里去”。所以从这两句话可以看出,耶稣早就告诉他耶路撒冷的犹太人不会接受他的见证,而且耶稣差遣保罗是给外邦人传福音。但是保罗的观念跟不上。因为他对犹太人的爱、自己的文化和宗教的局限以及天然的观念和个性,都拦阻了他完全认识耶稣对他的旨意。

我们前几次也谈过了,保罗去耶路撒冷到底是不是出于神,这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我们谈过过或许是出于神的,因为他在耶路撒冷被囚禁的时候,耶稣向他显现站在他身边对他说,你不要怕,你如何刚强为我在耶路撒冷做了见证,也会刚强在罗马为我作见证(使徒行传23:11)。再加上亚迦布的预言不完全准确。他预言保罗是在耶路撒冷被犹太人捆绑,但是实际情形是,保罗在耶路撒冷被罗马人捆绑。所以很多灵恩派有先知恩赐的人常常说,这里亚迦布的预言不准确。但是圣经也的确提到亚迦布发预言的时候,说“圣灵这样说”,而且路加等人也苦劝保罗不要去,但是保罗不听。

这里的矛盾是神学上很多人辩论的一个问题。我们今天再从不同的角度来猜测说,或许保罗不应该去耶路撒冷。因为如果他明白了耶稣对他的呼召,放弃犹太人,直接去罗马传福音,或许他不需要经过从耶路撒冷到罗马这一路的风波和危险,或许他也不会坐牢。

但是,我们都是人,保罗也是人。是人,就会有自己的观念,我们的观念往往拦阻神的引领,或者跟不上神的引领。(地方教会)召会的创始人之一李弟兄说,最拦阻人属灵生命长大和跟从神的就是人的观念。所以我们这次读经得到的感动是,保罗经过这次从耶路撒冷到罗马的风浪之后,终于明白了神对他的引领,他终于明白了犹太人不会接受他的见证,他也最终把自己职事的中心从犹太人转到了外邦人上。因为使徒行传28章结束的时候说,“保罗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住了足足两年,欢迎一切前来见他的人,全然放胆宣扬神的国,并教导主耶稣基督的事,毫无阻碍。”(30-31)这个经文就是说明了,保罗完全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向了罗马的外邦人,神在外邦的行动特别是欧洲的福音化行动终于展开了序幕。

我们在读经的时候,有人提出一个问题,就是感觉使徒行传28章结束的非常戛然而止,好像不是那么辉煌。但是其实在我们得到这个感动之后,才发现28章的结尾其实非常有属灵的 意义。

耶路撒冷到罗马的行程,可以说比作一个人从接受神的呼召,到完成神的呼召的过程。保罗虽然在去大马色的路上蒙召,但是他也说神在母腹中就把他分别出来了,可以说他是从耶路撒冷蒙召。但是神的旨意是要他去罗马福音化欧洲。但是这个过程却是十分艰苦的。保罗并没有一开始就跟上神的旨意。

因此米利大是一个转折点。为什么保罗在米利大呆了三个月,而圣经却没有记载他很多的活动呢?明明看到罗马就在眼前,但是为什么却不能过去呢?冬天的环境限制了船只的行动,水手和船只都在岛上过冬,不能前去罗马。这就是神安排的环境。这就是米利大在这里的属灵意义。我们相信,当保罗在米利大没有太多事情可做的时候,他所做的很多就是祷告,反思这段从耶路撒冷到罗马的行程。他会想到神最初就告诉他,要尽快离开耶路撒冷,因为他给犹太人的见证他们必不接受,而且耶稣明明告诉他说,要他去外邦人那里传福音。但是保罗的观念跟不上,因此才要坚持去耶路撒冷,并引发了这么多的风波。因此保罗或许有很多的祷告、思考,甚至态度就渐渐有了改变。他或许想到自己之前没有完全明白神的呼召和引领,以及自己可能因为自己的观念,而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他甚至可能后悔自己因为愚钝犯下的错误。他也可能感到有点灰心。

28章13-15节记载说,他们到了部丢利,在那里遇见弟兄们,就是他到罗马前的亚比乌和三馆迎接保罗和同行的路加等人,保罗见了他们,就感谢神,壮起胆来。一个姊妹对此有疑惑,问说,保罗不是一直刚强壮胆吗?为什么这里说,弟兄们来见了他,他就壮起胆来呢?我说,或许这也是一个印证,保罗在米利大思考的时候,可能有一些下沉和软弱吧。

耶稣是说过,“外邦人的路,你们不要走;撒玛利亚人的城,你们不要进;宁可往以色列家迷失的 羊那里去。”(马太10:5-6)但是那是耶稣对十二使徒的吩咐,并不是对保罗的吩咐。或者说那是神上一次行动的带领,不是神新一波行动的带领。

但是我们往往观念跟不上。美国灵恩派的一个牧师比尔强生说过一句名言,每一波神的新的行动都会受到上一波神行动中使用的人的逼迫。为什么呢?就是上一波行动中神使用的人观念跟不上。上一波神的行动中,神说过话要如何如何行,但是时代变了,环境变了,神又有新的引领,但是这个新的引领和上一波神的引领不一样。因此上一波神的行动中神使用的人,就跟不上变化,就会觉得新一波中神的带领或许不是出于神,甚至是出于仇敌,再加上其他个人的利益和肉体等因素,就会拦阻神新一波的行动。这个循环从马丁路德改教受到天主教的逼迫、重浸派又受到改革宗的逼迫、灵恩运动受到传统教会的逼迫、灵恩运动新一波的运动又受到上一波灵恩运动的逼迫,都是如此,没有例外。

保罗也是人,他也有缺点。他也有观念,因此神常常需要对付人的观念。神和人的关系就好像两个人腿绑在一起赛跑,人的观念跟不上,很多时候神也没有办法,只好等着人明白或者通过环境的对付,最终让人跟上来。这里也是如此。耶稣明明告诉保罗要离开耶路撒冷,到外邦人中间去传福音。但是保罗不听。神只好通过圣灵发预言提醒他,他还是坚持要去。那这个时候神耐心的等待。尽管保罗这样固执顽梗,但是耶稣还是在他身陷囹圄的时候向他显现给他鼓励。我想到一个经文说到耶稣基督的忍耐。就是保罗在贴后3章5节说的,“愿主修直你们心中的途径,引导你们的心,进入神的爱以爱神,并进入基督的忍耐以忍耐。”看来保罗真的是有感而发。他对耶稣基督对他的忍耐真的是有亲身的经历。

耶稣基督不仅对保罗是这样,对我们也是这样。我分享了我的一个经历来帮助弟兄姊妹们理解我们得到的感动。

我是在地方教会得救,地方教会是注重生命的一个保守派基督徒团体。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在地方教会以外服事更多的华人弟兄姊妹,更没有想到过要服事美国人的教会和世界其他地方的教会。我所有的度量只是在美国地方教会服事华人学者学人的福音。我更没有想到过要离开地方教会到灵恩派教会和其他教会学习和交通。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追求圣灵的恩赐。

但是这一切都因着我们结婚十年不孕改变了。我2014年每天都在祷告,求神医治我们,但是都没有神的答复。2015年我就开始企图在地方教会之外寻求别的教会的帮助,但是我对地方教会还没有放弃希望。我也没有打算离开地方教会,因此十分希望地方教会的弟兄姊妹帮助我们解决这个属灵难题。但是我2015年暑假到加州参加地方教会的一个特会,这也是我参加地方教会最后的一次特会,但是并没有得到人们在这个问题上的帮助。我当时的思路还是脱离不了地方教会的教导,但是神却默默要带领我离开地方教会到灵恩运动中学习预言和医治等恩赐,并且后来的确神赐给了我医治的恩赐和预言的恩赐,并且亲自听到神告诉我什么时间会有孩子,而且结果也这样成就出来了。

回头看我的这段经历,就是和保罗在米利大的经历一样。2015年是我属灵的米利大。我一方面希望在地方教会内能够解决不生孩子的问题,但是地方教会不教导医治恩赐和预言恩赐,因此无法帮助我。但是圣灵奇妙地引领我,让我开始网上收听灵恩派的教导,并且开始去参加灵恩派的医治和先知特会。但是我里面却十分挣扎。我记得2015年的时候,我几乎每天中午到一个公园祷告,我每踱一步,就问神一次,“我当如何行,你要如何带领我的道路?”我一方面感觉到神要引领我离开地方教会,但是另外一方面我热爱地方教会,并且担心我离开地方教会会伤害关心和爱护我的弟兄姊妹。另外我深受地方教会的影响,担心我离开他们会不会是不是破坏基督的身体。后来神给了我一个感动。祂让我看见发源自喜马拉雅的一个长江支流,后来又看见下游的一个支流,然后祂对我说,是祂把我放在上一个支流,现在祂把我放到另外一个支流,只要我跟随祂的圣灵的引导,我就是活在基督的身体的合一里面。祂还告诉我,我永远不会回到喜马拉雅山去,但是那些在喜马拉雅山脉的水流会到下游加入我。我受到很大的鼓励。后来有一次主耶稣在异梦里对我显现,告诉我两条河流要汇流,也是一个印证。

我现在回顾这段历史,才明白神对我的引领。就是神带领我到地方教会学习如何追求生命和学习圣经;但是神带领我灵恩运动是学习恩赐,并得着圣灵的充满和圣灵的能力。这两条河流要汇合,并且产生一个神的新的行动。就是圣洁和能力要汇流、神的话和神的灵要汇流、圣灵的果子和圣灵的恩赐要汇流。神还告诉我,祂之所以要带我离开地方教会,因为他要让我在更大的范围内服事华人教会和参与中国要来的大复兴,并且服事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教会。这都是远远超过我当时在地方教会接受的教导和我因此而形成的观念。我想都没有想到过,神对我有这样的带领。因此我在2105年挣扎徘徊的时候,神也在祂的忍耐里等候我。我也说过,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要有自己的职事,这也是超越了我在地方教会接受的教导而形成的观念。但是2016年一月,神除了告诉我这一年要有孩子之外,还亲自对我说,睚鲁的圣经世界这个职事是出于祂的。

我被神带领离开地方教会到灵恩派学习,就是一个不断打破观念的过程。我首先打破了地方教会塑造我的很多观念,认识到地方教会之外,特别是神借着灵恩运动恢复了很多的真理和实行。另外一方面,我在灵恩运动学习期间,仍然发现地方教会教导的生命和属灵功课,是很多教会需要学习的。但是很多人误认为地方教会和李氏是异端,因此不了解也没有学习到这些丰富。我常常在灵恩运动的团体中分享,我在地方教会学习的“呼求主名、祷读主话、祷言背讲”等真理和实行,他们都很好奇并敞开。

今天无论是地方教会的弟兄姊妹,甚至定罪地方教会的其他公会的弟兄姊妹,都应该打破自己的观念。所有对灵恩运动持否定态度的人也应该打破自己的观念。很多的时候,不是别人不认识真理或者错了,是你的观念拦阻了你了解别人认识的真理。不见得都是别人错、或者都是别人教导异端和被邪灵欺骗,很多的时候,是你的观念跟不上拦阻了你认识别人已经认识和在操练的真理。

我们现在要进入 一个大复兴的时代,我们迫切需要不同教会的弟兄姊妹都能够打破自己的观念,能够进入神汇流的新时代的引领中。只有这样,神的旨意才能够更好的成就出来。

这就是我们读使徒行传28章的感动,就是保罗终于通过从耶路撒冷到罗马的艰难旅程,打破了自己的观念,进入到神托付他传福音给外邦人的呼召里去。看似使徒行传的结尾戛然而止,没有什么辉煌之处。但是其实是一个完美的结束,完成了神带领保罗从耶路撒冷到罗马的里程,把保罗从他蒙召的地方,带到他完成神使命的终点。保罗已经完全明白了神对他的旨意,已经走在福音化欧洲的康庄大道上,因此圣灵就不需要多费笔墨了。神在保罗身上的引领和环境上的安排,已经把保罗带到正规上来了,后面就是保罗按照这个道路走下去就可以了。 今天神的灵继续在很多人身上做工,帮助他们在他们属灵的米利大那里,打破自己的观念。等你的灵和心思一开启,你就会进入到神给你早就预备好的道路上了。不是你在等候神,是神在忍耐里等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