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利未记16章开头的弟兄提到一个问题,就是大祭司进前到神面前的时候,用血在遮罪盖那里遮罪之后,旧约的以色列人到底还有没有罪呢(利未记16:14-15)?虽然遮盖了约柜里的十诫,但是十诫不是还在那里吗?这不是掩耳盗铃呢?在新约中,我们是用主耶稣的宝血洗净我们的罪,但是为什么实际经历中我们还是有犯罪的经历呢?圣经的启示是,无论是旧约中耶和华借着旧约先知巴兰的口所说的,祂眼中的以色列是无罪的(民数记23:21);以及新约中教会在神的眼中是纯洁无瑕的,是无罪的(以弗所5:27)。但是我们在实际的经历中,知道以色列人满了背道和犯罪,我们新约教会中罪恶的事情发生。如何理解这些看上去矛盾的真理呢?

这引发了我们热烈的讨论。

我们知道有一句著名的基督教歌词,叫做:“我是一个罪人蒙主恩”,我也曾经在一篇信息中提到这句话,结果一个听众发信来告诉说我说错了,我们不再是个罪人,我们是圣徒。我就回复他说,我当时说这个是从一首英文歌曲中翻译出来的,原文英文是:“I was a sinner saved by Grace”,(直译:我过去是个罪人后来蒙了主恩),所以它这句话是没错的,但是在中文翻译的时候没有时态的缘故,自然看不出原文的意思。英文的表达是没有错的。

你如果用英文上网搜索一下,也有一大批文章来论证“你不再是个蒙恩的罪人”(You Are Not “Just a Sinner Saved by Grace”)。我没有细读这些,但是我猜测在论证我们得救之后,就不再是个罪人了,乃是神的圣徒,祂圣洁国度的子民,我们在基督里完全有了新的不同的身份认同。可是又如何理解保罗又慨叹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呢?

这是真理的两方面。首先,我同意我们得救之后就不再是个罪人,而是圣徒。我们一旦得救之后,神就看我们为没有罪的。但是我们如何理解我们还有罪的行为和性情呢?

我们从几方面来分析。老约翰说,从神生的就不犯罪。我是在地方教会得救的,在地方教会我们接受的教导是,这里从神生的是指我们的灵,我们的灵是从神圣的,因此是不犯罪的。但是我们的魂和肉体还没有被神浸透和变化,因此还会犯罪。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我们的魂和我们的肉体还不是从神圣的,因此就会犯罪。我觉得这个很有道理。

我们这个人有灵魂体三个组成部分,神划定了一个界限,就是撒旦和罪无法摸着我们的灵。当人的身体犯罪堕落成肉体、以及我们的魂犯罪堕落成己,我们的灵就死亡了。神就关闭了我们灵,就阻挡了撒旦进一步破坏我们的灵。我们的灵是和神的灵相通的。人的灵死了,人就无法接触神的灵,也自然无法把罪的污染带到神那里去。

我们从神重生的灵的确是不犯罪的,纯洁的。我们重生的人是在这个部分。在美国灵恩派的圈子里有一个流行的说法说,我们是一个灵,有一个魂,住在一个身体里。这个说法颇为有趣。我们真实的得救的新人是一个灵,我们还有一个魂,并且住在一个身体里。这个身体有犯罪的情形,也一定程度上玷污了我们的魂。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我们这个人(就是这个灵作为我们真实的人)是有罪的。

我们可以把人的灵魂体比作一个金矿,我们的灵好比金子、我们的魂好比石头、我们的肉体好比泥土,肉体和魂里犯罪的情形可以概括地比喻为泥土。你如果是一个勘探学家或者金矿的专家,到底是什么决定这个石头是不是一个金矿石呢?是取决于这个石头里头有没有泥土吗?还是取决于这个石头里有没有金子?我们都知道,金矿石是否是金矿石取决于这个石头里有没有金子以及金子的多少,而不是取决于里面有没有泥土和泥土的多少。

同样,我们纠结于自己还是个罪人的时候,往往是着眼于我们泥土(罪和肉体)的部分,觉得我们这么犯罪和污秽,怎么能不是一个罪人呢?但是神看我们的时候,看的是我们金子的部分,不是说祂看不见我们的罪,而是说祂更宝贵我们身上的金子,而且祂理解我们是在一个过程中,我们的泥土会慢慢除掉,我们会历练成为精金。我们是在时间来看问题,神是在时间之外永世里看问题。我们的角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之所以说我们不再是一个罪人,而说我们是一个圣徒和神国度纯洁的子民,主要是从上帝这个角度和永远的角度来看的。我们是在创世之前就被拣选的,我们知道罪并不是在创世之前就来的,或者至少说不是人类一开始被造就有的,是后来进来的。而且一旦我们得救之后,神也是从永远的角度来看待我们的,就是我们得到了祂永远的生命,虽然我们身上也有罪,但是神知道我们得到变化和成圣需要一个过程,这是时间里会并且要解决的问题。

我们再用一个例子再来说明这个道理。我们看待自己或者看待弟兄姊妹,往往会注意到自己或者对方的缺点和肉体以及犯罪的情形,就好象我们用肉眼看到一个人看到的是一个人的肉体。但神看到的却是好像一个X光仪器一样,祂可以透过人的现象看本质,祂看到的不是肉体,而是骨头。我们知道圣经中骨头常常用来预表复活的生命,所以可以说神看到的是我们里面复活的生命。

但是我们要有神这样的眼光却不是容易的。美国一个伯特利教会的一个先知克里斯·韦罗顿说过一句名言:“你需要发挥天才或者拥有天才才能发掘另外一个人里面的伟大之处,而你发现一个人的缺点根本不需要你有什么天才或者过人之处。”他做见证说,他拥有先知的恩赐,所以常常超自然地知道一些弟兄姊妹犯的罪,他见到他们之后就会分享出来,当然这些听到人的会感到痛苦。他自以为在实践哥林多前书14章25节说的,当他做先知讲道发预言(或翻译为申言)的时候,听众心中的隐情显露出来,就匍匐在地,说神的在你们中间了。或者说神真的与他同在,他真的是先知。他这样做了一阵子,给弟兄姊妹的生命造成很大的破坏。

后来一天神对他说话,这个人犯罪并不是他的心中的隐情啊,他自己犯罪他是知道的,这不是他心中的隐情。他心中的隐情是我对他的呼召有何等的盼望,以及在我给他荣耀的基业里何等的丰富,这是他不知道的。我对他人生的美好的计划和梦想才是他心中的隐情。这个对克里斯·韦罗顿产生了莫大的影响,就是他开始理解神虽然告诉他对方的罪恶,那只是给他诊断医治了解这个人的状况所用的,并不是主给他的先知的话语,主对这个人的美好的计划才是要他告诉这个人的,他应该继续祷告并等候神的启示,把这样的先知的话语分享给被祷告者的时候,才是把他心中的隐情揭露出来。因为先知的话语是为鼓励、安慰和建造,不是为了定罪。

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美国教会里有很多前吸毒者和一些信主前生命受到很大破坏的人,你如何从他们身上看到美好,并且鼓励他们认识到在基督里的身份和地位,他们不再是一个罪人,而是真的是神的圣徒,是不那么容易的。不仅仅是对他们,当我们自己犯罪堕落悔改之后,对于我们过去的罪恶或者现在生活中依然影响我们的罪恶的性情和惯性强大的力量,我们很难突破一个观念,就是我们内心知道我们并不是那么美好,因此要我们透过我们自己的罪过和软弱,看到我们自己的美好,有的时候比看到别人的美好还要困难。

我们要一个属天的异象,看到我们在神里面是多么地蒙喜悦,就是我们的罪在神面前完全得到了洁净,我们在神眼中是一个无罪的人。这种看见会极大改变你的人生,而且并不会忽略或者放纵你的罪过和缺点,反而帮助你克服你的罪和肉体的软弱。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看见的世界不是真实的世界,是一个幻象。我们都知道,圣经上说,我们看得见的世界是暂时的,但是我们看不见的属灵世界才是永远的(林后4:18)。我们过去的罪和软弱,都是虚幻的,不是真实的,而我们在基督里的所是才是真实的。我这样说,并不是否认你过去犯过罪,而是说基督的宝血的确洗净了你,很多现在的罪和软弱的感觉完全是仇敌的欺骗,和一个虚假的世界在你的魂里或者记忆里的幻象。

有一天我在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一个餐厅里和一个中国学生读经交通,谈到这个问题,以及我们如何借着宝血坦然无惧的进前到神的至圣所,这个学生不是太能理解这个道理。我就需要举个例子跟他进一步说明。我们正好坐在一个学生餐厅最外面的玻璃窗户旁边,窗户外面正在下着倾盆大雨。我就对他说,我们这里坐的位置如果比作是外院子的话,那么我们前面的那个餐厅房间可以比作圣所,那个餐厅房间里面穿过一个门还有一个房间,我说那个可以比作至圣所。(我们在的房间和里面的两个房间正好排列着好像外院子、圣所和至圣所一样。)我们一旦得救之后在外院子的光景就是好像我们现在这样,外面的大雨倾盆就好象我们过去的罪一样,它一方面是真实的,但是另外一方面又不是真实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坐在这个房间里,隔开我们和倾盆大雨的玻璃就好象隔开神圣洁的国度与世界的罪恶的外院子的铜祭坛所预表的十字架。你一旦借着神的宝血和十字架得救了,你就进入神爱子的国度,并不是在撒旦罪恶的国度里。所以你是无罪的,也就是雨水预表罪的话,你身上并没有雨水淋湿啊,所以你是无罪的。这是一个属灵的实际,在属灵的实际上下雨是不存在的,因为你不在一个下雨的国度,你在一个不下雨的国度。但是从经历上和感官上来说,它是存在的,因为你亲眼看见了,但是这是其实是虚假的,它对你在房间里是没有任何影响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你没有过去被雨淋湿的经历,以及你看到的窗户外大雨倾盆的情景不是真实的。它们是真实的,它们也是虚假的。它们为什么是真实的,特别是在你的经历里是真实的呢?那是因为你坐在这个窗户这里,太接近这个大雨倾盆了,虽然你自己并没有淋湿,但是你还是觉得它是真实的。如果我说神住在我们隔壁的那个我们比作至圣所的餐厅里,在那里没有雨,也就是没有罪,你可能无法相信,因为你看不见。你看不见的原因是因为你离那里太远,看不清楚。我说那里没有雨以及神在那里或者其他美好的事物,你反而无法相信。

你觉得自己是个罪人,是因为你太靠近外院子了,如果你越靠近神,你就会越圣别。这不是说否认我们越接近神,就会越被光照就更发现自己是个罪人的另外一面的真理。而是说,追求属灵的最初阶段往往容易有“罪本位”(sin consciousness)的思考方式,常常会想到如何不犯罪或者自己如何是个罪人,但是却常常有为罪和肉体胜过的经历;但是再更多往至圣所走与神更亲近,就会慢慢变成“神本位”(God consciousness)的思考方式,举手投足想的是神,很少想到犯罪不犯罪的事情,反而多有胜过罪与肉体的经历。

换句话说,我们最关注的是什么,就会成为什么。比如,我们最关注娱乐八卦,我们就会成为八卦专家。我们如果最关注某个游戏,我们就会成为这个游戏的专家。我们如果关注罪和软弱,我们也会成为罪和软弱的专家,就会常常陷在软弱和罪里,反而无法胜过。但是当我们关注神自己的时候,我们就会关照并返照主的荣光,渐渐变化成为与祂同样的形象,从荣耀到荣耀,这是从主灵变化成的(林后3:18)。

我所说的我们不再是个罪人,而是一个圣徒,是神的珍宝,并不是盲目否认我们依然还有罪的性情和犯罪的行为,而是要帮助你把注意力聚焦于罪和软弱,转为聚焦于神的自己。我和那一个学生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给他做了一个演示的动作。我一边往那个我举例子作为至圣所的房子里走,一边回头看着窗户外的大雨倾盆,我对他说:“我这样一边高喊亲近神,到至圣所去朝见神,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也回头看着过去自己的罪和软弱(雨所预表的),我不会摔倒才怪呢?”因为我的脚往前走,头却朝后看,我就看不见前面的道路,就一定会摔跤的。他就豁然开朗了。我说很多基督徒追求得胜、追求属灵却屡屡失败,生命不能长进的原因,就是关注的地方错了,眼睛放错地方了。不是说你生命中没有罪和软弱,而是你的眼睛不应该关注这些事情,而是要把你的眼睛聚焦于神的伟大和祂为你预备的美好和呼召的盼望是何等的大。

我明白我们得救之后,要不断悔改认罪,但是如果一个基督徒追求一辈子了,还是天天在那里跟主唠叨你自己怎么差劲,估计这个人属灵上不会有多大的进步。我们当然要常常认罪,但是我说的这种人,或许需要改为夸主的得胜和赞美,可能会给你带来更多属灵上的突破。 希伯来书也告诉我们,要斜下一切重担和缠累我们的罪,来奔跑前面美好的赛程(希伯来书12:1)。我们必须把眼光聚焦于前面的荣耀,才能跑好脚下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