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一个姊妹问,如何理解这章的恩膏膏抹大祭司的故事?这一章的内容,之前在出埃及似乎都讲过,但是这里为什么又重复?这个膏油是浇灌给大祭司亚伦的,还是也浇灌给了他的儿子们?为什么恩膏大祭司之后,还要洒血在大祭司和他儿子的右耳垂、右手大拇指和右脚大拇指上?

至少我们从这一章没有看到有经文明确提到,这个膏油也浇灌给了亚伦的儿子们。这里是讲到是浇灌给亚伦的。但是这里的确提到,洒血在亚伦和他儿子们的右耳垂、右手大拇指和右脚的大拇指上。我们感觉,这是是讲到一个责任的转移。就是耶和华最早把十诫亲自交给摩西,并与摩西在遮罪盖洒血的地方在荣耀里相会(民数记7:89)。而这里是摩西用膏油恩膏大祭司亚伦,并在亚伦和他的儿子们耳垂、右手大拇指和右脚大拇指上弹血,他是在预备他们能够和神进一步相会。因为与神的相会,是基于血的救赎。

我们之前讲过,神和摩西相会的地方是约柜上的遮罪盖,大祭司一年在那里洒血一次,摩西进到约柜前荣耀的基路伯注释下的遮罪盖的时候,神只看见大祭司洒的血,却看不见摩西的罪,因此罪的问题得到了对付。神就能在荣耀中与摩西相会和说话,这是圣经明确提到的。

这个就是平安祭的实际,就是人借着赎罪祭(和赎愆祭)往前走一步,神借着基督做燔祭(和素祭)也能从至圣所出来一步,大家就能在中间地带,就是平安祭那里相会。耶稣是神人之间的中保,我们必须借着耶稣才能到神那里去,神的公义也使得祂只能在基督的救赎里与我们相会。为什么我这样说呢?人犯罪了,就无法与神在荣耀里相会,这就是神与人之间的一个难处。神如果不爱人就算了,但是神爱人,因此这个难处不仅是我们的难处,也是神的难处。神在祂的爱里,希望见到我们,但是在祂的圣别里又无法见到我们。因此需要基督做祭物来解决这个矛盾。当我们接受基督做我们的赎罪祭和赎愆祭的时候,我们的罪犯和过愆在基督里就被遮盖了。因此我们才能来到平安祭的实际里,就是在基督里,使得我们和神之间有了平安。神只看见耶稣的宝血,而看不见我们的罪。这是在我们的 一面。

在神的一面,因为基督做了幡祭(代表基督绝对献给神)和素祭(代表人性里的救赎),满足了神的要求。再加上我们取用了赎罪祭和赎愆祭,因此神也能从至圣所里出来与我们相会,也能走到平安祭的实际里来。因此我曾经在其他读经聚会中提到,五项基本的祭物就是神与人相会的一个过程。我们人和神在基督里就得以相会,这个相会的实际就是平安祭。平安祭包括幡祭和赎罪祭和赎愆祭中的洒血,预表救赎;平安祭也包括素祭和其他火祭的献上,预表神的喜悦和接纳。所以平安祭是一个总和,大多数的祭物都可以包括在里面,让神人得到平安。

摩西与神在遮罪盖那里与神在荣耀里相会,就是这样一个平安祭的图画。就是大祭司在遮罪盖那里撒血之后,就遮盖了摩西的罪,因此神可以在荣耀里来与摩西相会和说话。神只看见血,却看不见摩西的罪。这是神在基督里与我们信徒和好的一幅图画。

摩西曾经在遮罪盖那里与神相会,但是现在摩西要把这个服事交给亚伦和以后的大祭司,就是他们可以同样在血的遮盖下,与神在荣耀里相会。那么这个弹血就是遮罪盖进一步的应用,这个遮罪盖以前是在约柜那里,现在则是在人的指头、脚趾头和耳边。就是我们要得到神的恩膏之前,必须先经历宝血的洁净。神的恩膏和宝血的洁净是一个互动的关系。一方面,我们必须先得到宝血的洁净,才能得到神的恩膏。但是另一方面,正如这一章揭示的,如果我们得到了神的恩膏,我们必须靠着宝血的洁净不断维持我们活在和神无间断的交通里,才能让我们持续拥有神的恩膏。

既然大祭司亚伦受了膏油的涂抹,他们就需要活在这个膏油的范围里,因此他们还是要常常取用基督的血,来洁净他们,神就能与他们相会。现在神与祭司的距离,就是耳边、指边那么小。就好象亚伯拉罕一样,他是神的受膏者,他的脚掌所踏之处、手所触及之处,和眼睛所看到之处,神都赐给他,他到哪里,神的同在就跟着他到哪里。

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祭司的右耳垂、右手的大拇指、右脚的大拇指,代表我们听的话,我们做的事情和我们走的道路。不但大祭司可以进入到至圣所里,神既然恩膏了大祭司,就是预表神与大祭司的同在。神的同在可以从至圣所里出来,实际的居住在大祭司的右耳垂、右手的大拇指和右脚的大拇指上。换句话说,大祭司身上有神的同在,祂无论听和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以及到了哪里,都有神的同在。这在今天的新约里也是这样的实际。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是神的祭司,我们无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到什么地方都有神的同在。很多基督徒没有认识到这个,常常说不该说的话、做不该做的事情,甚至去不该去的地方,因此玷污了神在他们身上的恩膏。因此我们需要基督的宝血常常洁净我们的耳朵和嘴唇、我们右手的大拇指和右脚的大拇指。当我们这样常常用基督的宝血洁净我们,并且保守我们自己活在神的恩膏中的时候,我们身上神的恩膏和同在就会不断加强。

这就是恩膏的实际,恩膏的实际就是神把自己在一定程度上信托给你了,“卖给你了”,你去哪里祂就去哪里。比如拿亚伯拉罕来说,他下到埃及去,其实神还是与他同去的。即使他把老婆都要卖了,甚至神还是祝福他。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一个神在眼中正确的人,偶尔做了错误的事情,神还是祝福他。但是这个不应该成为我们做错误事情的借口,也不应该以此辜负神的信任,反而是有恩膏的人,一旦辜负神的信任,可能受到神的惩罚也要严厉的多。

恩膏就是神给你更高的权限,更高的摸着天,能够无论是行事为人或者传道,更能把神的同在和属天的东西带到地上来。在旧约里,一般的人无法进入至圣所,但是大祭司可以进入至圣所。他的恩膏是大的,他也因此要不断用血洁净自己,免得受到罪和世界的玷污。一旦他受到玷污,可能会面临死亡的惩罚。在新约里,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在灵里都可以借着耶稣基督的宝血,坦然无惧的进入至圣所,与神亲近。这更需要我们借着应用基督的宝血洁净自己,当我们这样不断洁净自己的时候,神在我们身上的同在和恩膏就会不断加大。

我也交通到美国的一些基督徒认为的异端团体,包括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等团体,如何勤奋传扬“福音”,陪人读经,在地铁站摆摊,等等,但是我们在很多这样的人身上看到人的努力,但是没有看到神的同在,说句话就是缺少神的恩膏。这些团体或者否认耶稣基督的神性,或者在圣经之外还有别的经,他们都是企图通过人的努力来得着神,其实是很难的。我们必须通过耶稣的血,才能得到神的救赎。我也必须通过不断应用耶稣的宝血的洁净,洁净我们的耳朵、手和脚,才能让这个神的恩膏在我们身上更多释放出来。

而利未记8章就是这样一幅图画,描绘神的恩膏和血的洁净之间的关系,我们来详细看一下。

 利未记1-7章分别讲述了幡祭(1章);素祭(2章);平安祭(3章);赎罪祭(4章);赎愆祭(5章);幡祭、素祭、赎罪祭的条例(6章);赎愆祭、平安祭的条例(7章)。这些祭物已经让亚伦在地位上可以得到亲近神的地位。因此在8章里面,神就开始膏抹亚伦并且让他们献上血的祭物。奇怪的是,神不是让亚伦先献上祭物和血,而是先用膏油抹帐幕和其中所有的,使其分别为圣(8章10节)。然后用膏油在坛上弹七次,又抹坛和坛的一起器具,并洗濯盆和盆座,使其分别为圣(8:11)然后才把膏油倒在亚伦的头上膏他,使他分别为圣(8:12)。这里三次说到分别为圣,因此这是地位上的分别为圣。主耶稣说,“你们这些又愚拙又瞎眼的人哪,到底哪一样更重要呢?是金子,还是使金子成圣的圣所呢?”(马太福音23:17)从主的话来看,也是让金子成圣的圣所更重要。所以套用在这里,也是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的。就是我们必须把自己分别为圣,才能得到神的恩膏。但是如果我们要维持在神的恩膏里,我们必须不断用基督的宝血洁净自己。

8章2节,耶和华吩咐摩西把亚伦和他的儿子们一同带来,并圣衣和膏油,与赎罪祭的一只公牛、两只公绵羊和一筐无酵饼带来。然后摩西让会众聚集在会幕门口(3)。摩西用水洗亚伦和他的儿子们(6),给亚伦穿上圣衣(7-9),然后用膏油抹帐幕和器具(10-11)。然后摩西用膏油膏亚伦,是他分别为圣(12)。但是这里并没有记载摩西也用膏油膏抹亚伦的儿子们,这是提到摩西让亚伦的儿子来穿上内袍、束上腰带、裹上头巾(13)。可见,膏油只是膏大祭司亚伦这一个人。这并不意味着亚伦的儿子们后来如果做了大祭司,就没有恩膏。不是的,而是这个恩膏是在亚伦的恩膏里的继承下来了。圣经也这样证明给我们看。诗篇133篇里大卫说,“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       这好比那上好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神的祝福和恩膏,就好比上好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却会流到胡须和他的衣襟。这个神的恩膏虽然是膏在亚伦一个人身上,但是他的儿子们却继承了这个恩膏。因此这一章虽然没有提到神恩膏亚伦的儿子们,但是却包含在这里。

因此这也可以解释后面在用血洁净亚伦的时候,也包括了亚伦的儿子们。摩西不仅要弹血在亚伦的右耳垂、右手的大拇指、右脚的大拇指上(23),也特别提到要抹在亚伦的儿子们的右耳垂、右手的大拇指、右脚的大拇指上(24)节。这个意思就是说,亚伦的儿子们和亚伦一起得到了神的恩膏,就是神的同在。但是他们必须运用血的祭物,让他们的耳朵、右手的大拇指和右脚的大拇指保持洁净,才能听神的声音、做神要他们做的事情,去神要他们去的地方。

14-17节讲述宰杀做赎罪祭的公牛,亚伦和他的儿子们要按手在公牛的头上。宰杀牛之后,摩西用指头蘸血抹在坛的周围四角洁净坛,把其余的血倒在坛的基部,使坛分别为圣,为坛遮罪。注意,前面10-12节是膏油抹坛使坛和器具以及亚伦分别为圣。这里开始是说,用血使坛分别为圣。30节说,“摩西取些膏油和坛上的血,弹在亚伦和他的衣服上,并他儿子们和他们的衣服上,使他们和他们的衣服都分别为圣。” 可见膏油和血都可以使我们分别为圣。希伯来书12章14节说,“要追求圣别,非圣别没有人能见主。”无论是在旧约里做祭司,还是在新约里做祭司,都必须要圣别。

18-21节讲述宰杀幡祭的公绵羊,亚伦和儿子们也要按手在羊头上。22节讲述宰杀第二只公绵羊,这只公绵羊是为着承接圣职所献的。换句话说,这个不是遮罪,也不是幡祭,而是专门为承接圣职所献的。这个血被摩西用来抹在亚伦和他儿子们的右耳垂、右手的大拇指、右脚的大拇指上,是特别将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分别为圣的。这后面又加上了素祭使用的无酵饼(26)、摇祭(29)和幡祭(28)。所以这个让亚伦分别为圣的祭物是非常重要的。

31-35节,摩西吩咐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在会幕门口吃圣肉,并吃承接圣职筐子里的饼。剩下的肉和饼要用火焚烧,就是没有分别为圣的人不可以吃。而且七天不可以出会幕的门,直到你们承接圣职的日子满了。七天你们有要昼夜住在会幕门口,免得他们死亡。这也是说明,亚伦和他的儿子们的脚被血洁净和圣别,因此他们在承接圣职这个特殊的时间,必须在圣别的会幕里,而不能离开。

什么是承接圣职呢?英文就是ordination。很多教会依然沿用这样的做法来“ordain”(任命)minister(牧师和执事)等其他圣职。但是在新约里已经不存在这样仪文上的限制,而都是在灵里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服事神的人,虽然不都是牧师,但是都是神的祭司(彼得前书2:9),都是这样承接圣职的人。我们的大祭司是主耶稣自己,祂从神得到了最大的恩膏。诗篇45篇7节说,“你爱公义,恨恶邪恶;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欢乐的油膏你,胜过膏你的同伙。”这就是指着耶稣得到神的恩膏说的。我们都在基督里,因此基督领受的恩膏也是给我们的。正如亚伦所受的恩膏,也是给亚伦的儿子们的。但是这不意味着自动就给我们了。神给我们在基督里的恩膏是何等大的大,但是我们必须运用基督的宝血不断洁净我们的有耳垂、右手的大拇指、右脚的大拇指。当我们这样洁净我们耳朵所听的、手所做的、脚步所行的时候,我们就能够将自己分别为圣,来不断取用神在基督里为我们预备的恩膏。今天不是我们没有恩膏,而是我们不够圣别,因此恩膏在我们身上受到了限制。

我们与神的距离如今就是那么近,祂就在我们心里,就在我们的口边。“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罗10:10)。祂与我们相会就在我们的耳边,当我们不在收听和关注来自世界和肉体的声音,将我们的右耳垂洒血洁净之后,我们就能听到圣灵的声音。多少的基督徒,耳目所看的和所听的是世界的声音,甚至仇敌的欺骗,但是当我们把我们的耳朵献上给神的时候,神就要对我们说话。诗篇46篇10节说,“你们要安静,就知道我是神。”我们与神的距离就是我们耳边那样的近。这个耳边的血就好像遮罪盖上的血一样,让摩西能够和神在荣耀的基路伯注释下相会。同样,当我们运用耶稣基督的宝血洁净我们的耳朵时候,神的声音就会临到我们的耳朵。同样,当我们的手在做不洁的事情的时候,我们如果悔改并运用基督的宝血洁净自己的手,神就会遇见我们,我们也会遇见神。神就会祝福我们手所做的事情。当我们去罪恶的地方的时候,如果我们悔改停下自己的脚步,用基督的宝血洁净我们的脚,神也会在那里与我们相会。神就会祝福我们脚掌所踏之地,好像祂祝福亚伯拉罕那样。因为我们的耳朵、右手、右脚一旦运用了宝血,就成了我们与神在基督里的相会之处,就是摩西和神相会的遮罪盖。 本章的亚伦和他儿子们的右耳垂、右手的大拇指和右脚的大拇指,其实就是摩西和神相会的遮罪盖的延伸。但愿基督徒今天都能够看见这个真理,并在实际生活中这样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