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读经林前2章的感动,是2章3节说“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一个姊妹问为什么保罗在哥林多教会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通常我们觉得保罗很刚强,而且哥林多教会是他建立的,他为什么在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

我说,用一个参照物比较会帮助我们理解。比如,美国文化渗透教会,其中一个就是政治正确。很多牧者不敢表明政治观点和批评信徒,担心一旦表明立场就会失去会众和捐款。因此美国的牧者也可以说很软弱、惧怕和战兢。同样,如果保罗来到美国来担任使徒或者某个教会担任牧师,他应该如何面对今天的情况?或许他也会软弱、惧怕和战兢。或许保罗不会,但是我们试图在提供一个参照,来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保罗在哥林多教会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

我最近听到美国的一个基督教领袖雷克乔纳说,一些国会议会对他说,他们在国会里很软弱,无法为真理站住。但是他们是因为看见教会软弱,所以他们软弱。如果教会刚强的话,他们也会刚强。如今美国的社会上各种思潮和犯罪的情形如何渗透到了教会里面,哥林多的教会也是如此。保罗在服事哥林多教会的时候,面临了和今天美国社会类似的诸多难题。包括淫乱、纷争、种族冲突和信徒属肉体等等问题。这些人是保罗在灵里的孩子。对于保罗来说,如果管教过于严厉,那些属婴孩和肉体的人可能被绊跌,再加上很多其他棘手的问题,因此保罗才有这样的心情。他的软弱、惧怕和战兢,就是这样的情况的反应。但是保罗也说,什么时候他软弱了,基督的刚强就在他的软弱身上得着彰显。因此他软弱、惧怕和战兢的同时,就特别能够仰望圣灵的能力和帮助,因此不靠天然的智慧和能力,而是依靠圣灵的能力和智慧来牧养哥林多的教会 。这对于今天的牧者也是一个榜样。

我在地方教会听到的一个教导说,我们牧养的教会和信徒的属灵情形不会超过我们教会的代领人的属灵情形。比如,我作为一个牧师或者使徒,牧养一个教会,我总是教导我自己了解和擅长的内容。我不了解和不擅长的自然信徒就很少有机会听到和学习。除非个人信徒非常有心愿自己去学习,一般情况下都不会获得这方面的知识。如果领袖的属灵境界只到达了某个高度,跟从的信徒很难超过你的高度。换句话说,我们带领的教会的问题,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的彰显。再比如说,你去观察几个不同的公司。你可以通过观察这些公司的领袖,分析他们的优点和缺点,再去分析他们所带领的公司的文化和情况,你就会发现领袖的风格和习惯,会在公司文化和公司成败上都有着深深的烙印。

我们通常都把保罗看的很高,没有去想保罗会有什么问题。但是,用保罗自己的话说,他并不完备。他说,“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或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取得基督耶稣所以取得我的。”(腓立比书3:12)可见,保罗并不认为自己是完备的,而是直到他去世之前都在努力追求进步。

同样,那些哥林多的信徒也不认为保罗是完全的。林后10章1-2节说:“然而我保罗,就是那如你们所说,在你们中间,见面的时候是卑鄙的,不在的时候,向你们却是放胆的,亲自借着基督的温柔与和蔼劝你们,我甚至求你们不要叫我同在的时候,因自信而放胆,我凭这自信认为,我该勇敢对付那些认为我们是照着肉体行事的人。”从这两节经文来看,哥林多的一些信徒批评保罗“见面的时候是卑鄙的”,以及还有哥林多的信徒认为保罗等人“是照着肉体行事的人。”

保罗在第一章就描述了哥林多教会分裂的情形。哥林多信徒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我是属基督的”。我们过去往往把哥林多教会的问题,归咎社会、别人(包括亚波罗和彼得)、信徒自己,但是其实保罗自己也有责任。但是保罗说哥林多教会是他在灵里生的,因此很难说保罗没有责任。就好像我们的孩子犯错了,我们做父母的可能至少在教育上有失职的地方。保罗自己属灵的孩子们,活在肉体和分裂以及犯罪里面,保罗这个做属灵父亲的,哪能没有一点儿责任?

保罗的责任是什么?我们只能猜测。我个人的猜测就是他之前教导的不足。因此哥林多前书和后书或许就是弥补保罗之前教导的不足。或者保罗里面还有其他的软弱,而看见哥林多教会的软弱,让他也看到了自己的软弱。因此他在哥林多教会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保罗对哥林多的书信一方面是加强对哥林多信徒的教导,另一方面也是他自己对自己的鞭策。比如,保罗在林后10章10节说,“因为有人说,他的信又沉重,又强硬,他亲身的同在却是软弱,言语又是可鄙。”在这里保罗为什么与哥林多人同在的时候“软弱”?或者说,为什么有人这样指责保罗?保罗的软弱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知道保罗的确有软弱。他说,有一根刺在他身上让他软弱,他曾三次求主挪去,但是主说,祂的恩典够保罗用。因为基督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保罗说,他极其喜欢夸他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他。他说,他什么时候软弱,就什么时候有能力了。

因此保罗之所以在哥林多教会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是因为这是神许可的。就是要通过保罗的软弱,彰显出基督的能力来。

我们有一个倾向,就是把教会的问题归结于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当时哥林多教会所处的社会满了犯罪、淫乱和拜偶像等混乱的情形。就好像今天的美国一样。我们知道美国的教会软弱。很多人说,教会软弱是因为社会充满了犯罪,给信徒带来了很多负面的影响。但是这句话看似有道理,却又没有道理。因为主耶稣说,世界上有苦难,但是祂却胜了世界(约翰福音16:33)。罪和黑暗也是属于人生的苦难之一,但是神在耶稣基督里已经胜过了罪和世界。我们教会理应是在黑暗中做光。圣经的话说,“光在黑暗中照耀,黑暗却没有胜过光。”(约翰福音1:5节)如果我们说美国的教会软弱,是因为社会黑暗,是非常好笑的。就好像我们说,我们的光不能照在黑暗里,是因为黑暗太黑了。哈哈。这完全错了。圣经的话告诉我们,黑暗未曾胜过光。我们只要有光,无论是在多大的黑暗中点燃一个火柴或者一盏灯,就能祛除黑暗。社会的罪恶固然能够渗透到教会里来,让教会变得软弱,但是这不是根本的原因。教会的软弱是因为信徒不按照主的话活着,以及不让主的生命从他们身上活出来。

这个逻辑应该反过来。因为教会软弱,社会才更加黑暗。美国社会的黑暗,是因为教会的软弱造成的。美国社会的问题就是美国教会的问题的彰显。美国教会的软弱是因为每一个信徒的软弱。如果每一个教会的每一个信徒都凭着主的话活着,并发出光来,教会就成为金灯台,就会照亮教会所在的城市。如果每个城市的教会都发光,那么就会照亮整个美国。

因为很多基督徒支持特朗普,希望特朗普连任,但是截至目前为止(2021年3月1日),特朗普并没有连任,因此很多基督徒灰心失望。他们也慨叹自己十分软弱。如我前面所引用的雷克乔纳的话所说的,一些国会议员看到教会的软弱,他们也软弱无法刚强站住。也有一些基督徒灰心丧气,好像世界末日就要来临。这都是大错特错了。

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因为正如保罗和哥林多教会所经历的,我们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基督的能力要在我们身上覆庇我们。美国教会什么时候软弱了,基督的能力要在她身上覆庇她。这样,神的能力就会在软弱的教会身上显得更加完全。

我在地方教会接受的一个观点,对我帮助很大。他说,神知道我们每一个人的软弱。我们每一个人的软弱都是神给我们量身定做的。我们的每一个弱点,往往是神的一个特点的彰显。神允许我们有弱点,希望我们仰望神对面的一个特点。比如我们软弱,就应该仰望神的刚强。我们的软弱好像一个镜子,当我们不看自己的软弱,而是不断返照主的荣光的时候,就渐渐变化成祂荣耀的形象(林后3:18),刚强起来。假设我软弱,天天祷告希望克服自己的软弱,当我仰望神的刚强的时候,我就被变化得刚强起来,这个就是变化和彰显神。再比如,我这个人缺少爱心,但基督是爱,当我们不是关注自己没有爱心,而是关注基督的爱的时候。我们就渐渐被变化,被基督的爱所充满和变化,就成为有爱心的人。我们如果缺少忍耐,但是基督就是忍耐,我们不要看自己的坏脾气,而是看基督的忍耐,天天仰望主的忍耐,就会渐渐得着基督的忍耐。

伯特利教会的比尔强生(Bill Johnson)牧师也常常说,你是你所最关注的(You are what you are most aware of)。换句话说,你最关注什么,你就成为什么。你如果关注假新闻(Fake News),你就会被“假新闻”充满。你如果关注主和主的话,你就会被主和主的话所充满。

在美国,太多的信徒关注肉体和他们肉体中的软弱。当你关注你的软弱的时候,你就是软弱的。但是当你虽然软弱,你却不关注自己的软弱,而是关注基督的刚强。祂的能力就要覆庇你!祂的能力就要在你的软弱身上显得完全!主耶稣在启示录3章对非拉铁非的教会说,“你稍微有一点能力,也曾遵守我的话,没有否认我的名。”(启示录3:8)这一点点能力,就是我们软弱的时候,不看自己的软弱,而是仰望基督!这就是信心!就好像一个跑马拉松比赛的人,快到筋疲力尽的时候,还坚持往前迈步,需要的就是这一点点能力。

目前美国的情形,可以说就是神不许可美国的基督徒继续活在肉体里,因此好像祂摸了雅各的大腿窝一样,让他失去了天然的能力。神也这样摸了美国的教会。美国的教会因为神的祝福和保守,就好像生活在温室中的花朵一样,渐渐失去了活力。因此神允许寒冬和艰难的环境临到,目的是要他们学习扎根。我们一方面要扎根在土里,但是另一方面,我们要仰望太阳。当我们失去天然的能力的时候,并不是神离弃我们的时候,而就是神离我们最近的时候。就好像雅各在雅博渡口和神摔跤的时候一样,他面对面看见了神,却没有死亡!

我们在美国的基督徒,不应该灰心失望,反而应该满了希望。因为神就在我们中间。祂创造了一个环境,让我们感觉到我们的软弱,目的是希望我们回转向祂,将我们的眼目聚焦于祂的能力和刚强,祂的能力就要大大覆庇我们!

美国教会领袖的软弱,就会反映在教会身上。教会的软弱,就会反映在社会身上。目前教会领袖有软弱,教会有软弱,并不是就没有希望了,而是这个时候,要发现我们什么时候软弱了,我们什么时候就刚强了。因为神的刚强在人的软弱的时候得着彰显。这就是美国目前的光景。我还是蛮有希望,认为神会神奇地帮助我们。因为我们的软弱,正好是神彰显自己的最好机会。

保罗深深知道这个道理,因此也极力活出这个见证来。他说,他从前去到哥林多人那里去的时候,并没有照着高超的言论或者智慧,对他们宣传神的奥秘。而是下定决心,只知道耶稣基督,并这位钉十字架的(林前2:1-2)。换句话说,保罗的眼目聚焦于耶稣基督自己。然后3节才说,他在哥林多人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肉身的软弱,也是因为他怕自己不靠着基督,而靠着自身的刚强。因为他深知,如果他靠着自己的刚强就会凭着肉体做事,但是祂如果战战兢兢,在软弱中靠着基督的刚强服事哥林多人的话,就会结出不一样的果子。就用圣灵和能力的证明(2:4),把神的能力(2:5)展示出来了。

然后2章后面的经文在谈论,不依靠世代的智慧,而是依靠神的智慧。而神的智慧是需要一个属灵的人才能参透的(2:10)。2章14节接着说,“然而属魂的人不领受神的灵的事,因他以这些事为愚拙,并且他不能明白,因为这些事是凭灵看透的。”这就是问题的本质。很多基督徒是属肉体和血气的人。很多基督徒是属魂的人,而不是属灵的人。什么是属灵的人?就是一个神的生命在他身上有地位的人。神的生命在他的生命里能够掌权,并且能够通过他的生命彰显出来。

倪柝声说,神在乎我们的所是,胜过我们为祂所做的事情。不仅仅是我们要为神作什么工,而是我们让神在我们身上做什么工作。我们被变化的,就自然能够彰显在我们服事的教会和人里面。

我很欣赏这句话。很多美国的基督徒需要更加关注他们里面生命的变化和长大,脱离肉体和婴孩的生命,能够在生命中成熟和长大。当每一个这样变化的时候,教会就会变化。教会的变化,就自然彰显在社会上。美国的每一个基督徒需要成为一个属灵的人,脱离肉体和婴孩,教会才能成长和刚强,社会的黑暗才能除去。如果只是希望在政治领域中把坏人和黑暗除去,基督徒和教会不能成长起来的话,没有办法解决美国社会的根本问题。这个或许就是神许可特朗普没有那样顺利连任的原因之一吧?

前一段时间,还听到雷克乔纳在一次信息中提到,他在感染新冠之后主向他显现。主对他说,美国的教会还没有悔改,还没有满足历代志下7:14节所说的“这称为我名下的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从他们邪恶的行径转回,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

是的,美国的教会还没有完全悔改。我们不仅要为着我们的罪悔改,也要为着我们的肉体悔改。当我们的肉体软弱的时候,我们不能光看我们自己的软弱,还要仰望基督的刚强。我们要为相信我们的肉体的软弱胜过对神能力的的信心悔改。悔改在圣经中原文的意思就是,转身,改变态度,不仅仅是痛改前非。我们需要把我们的眼目从我们的软弱身上挪开,因为基督正在等待你的仰望。如果以色列人仰望铜蛇一样,当你仰望那被举起的基督的时候,你就要得救了!我们的救恩就在眼前,就在等待你仰起头来!因为我们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因为神的能力在软弱的身上显得完全。我们现在的情形就好像马拉松选手的最后一公里,我们需要一点点的力量,就会让我们得胜。我相信我们的得胜很快就要到来。美国教会的集体的得胜很快就要到来。因为在她们的软弱上,就要显出神的刚强来。当她们在肉体里强壮的时候,神是无法做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