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我们读林前3章,一个姊妹的问题是为什么保罗说不要做婴孩(3:1),而主的话说,要回转向小孩子(马太福音18:3)。

之所以她这样问,我感觉在于一些华人教会,缺少教导灵、魂、身体的分别。我说我们的灵生命要长大,魂要变化,但是不是说我们的智商、情商和意志上都像小孩子一样幼稚,而是我们的心像小孩子一样单纯。一个属灵的人,也可以是很单纯的人。换句话说,主说的是要我们的心里单纯好像小孩子,但是保罗说的是我们的灵生命里却要成长,不要做婴孩。我们的魂里也要经历主生命的变化和更新。这里涉及到我们的心、灵、魂和体这四个词,如何对待这四个词,不同的教会有不同的看法。因此我们自然就谈论到灵、魂、体的分别以及人的心。

我在地方教会接受的教导是,人有灵、魂、体三部分。人的魂则包括心思、情感和意志,人的灵则包括三部分:良心、交通和直觉。而人的心则包括灵的一部分良心和魂的三个部分:心思、情感和意志。我们姑且不评论这个定义是否完全。我们主要谈谈灵与魂的分别。地方教会的创始人之一倪柝声教导人有灵、魂、体三部分,而一些其他著名的华人教会牧师则主张灵魂不分。其中最著名的是印度尼西亚的牧师唐崇荣(Stephen Tong)。这个提问的姊妹得救的华人教会,就受到唐崇荣牧师这个观点的影响。

这样的争执不仅仅在于倪柝声和唐崇荣之间,而且在西方基督教里,不同的神学家也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们在此仅仅谈谈唐崇荣牧师和地方教会观点的冲突。唐崇荣牧师否认灵、魂、体三个部分,而主张灵魂是一起的。这个和中国的文化更加吻合,因此广为中国基督徒接受。传统中国文化上,并没有灵和魂不同的概念,因为一般的中国人,甚至基督徒都在某种程度上受到灵魂不分的影响。但是地方教会反驳说,唐崇荣的二分法不符合圣经。主要证明在于两个经文。第一个经文是,贴前5章23节。该经文说,“且愿和平的神,亲自全然圣别你们,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希腊文原文这里清清楚楚说到灵(Pneuma)、魂(psuche)和身体(soma)三个不同的希腊文。可见灵、魂并不是一起的。第二个经文是,希伯来4章12节说,“因为神的话是活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锋利,能以刺入、甚至剖开魂与灵,骨节与骨髓,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这里的魂与灵也分别是希腊文的Pneuma和psuche,也是不同的两个字。从这两处经文来看,灵和魂的确是不同的。虽然唐崇荣牧师并不同意希伯来书4:12节的经文是讲到灵、魂、体的分别,但是我个人的观点倾向于地方教会的教导。

主张灵、魂不分,或者缺少灵与魂不同的教导,会导致一个结果,就是信徒容易属魂,但是而在属灵上成长不够。很多美国的华人牧师中的有识之士,都提出美国华人教会的一个问题,就是很多华人教会好像一个“社交俱乐部”,是华人联络、分享文化、友情、甚至传销的场所。另一方面,则缺少属灵的成长。从我个人的观察来看,这些都和缺少灵、魂是不同的教导有关。连倪柝声的外甥在他写作的倪柝声的传记中,虽然不同意地方教会的“一地一会”的立场,但是却承认地方教会的确注重生命,而很多华人工会信徒比较属世。

我在地方教会接受的教导不仅帮助我认识到魂与灵的不同,而且教导我实际操练如何活在灵里,或者如何操练灵。操练灵或许是地方教会发明的一个术语,讲到人可以好像操练其他的肌肉或者功能一样,来操练属灵的肌肉和功能。当我们操练的多了,这个属灵的肌肉和功能就会自然增强。操练灵的方法很多,最常见的便是“呼求主名”和“祷读主话”。我得救之后,就常常操练这两个方法,得着很多的益处,亲身体会到这些教导和方法对我属灵长大的帮助。但是这两个实行被很多人污名化,因此很多地方教会之外的人或许没有机会学习并操练从而得到实际的益处。在地方教会里,人们聚会多是谈论属灵的事情,完全没有华人教会那种社交俱乐部的难处。

美国主流基督教的观点也是一般认为人有灵、魂、体三个部分。地方教会的教导,不仅教导灵与魂的不同,而且教导人的灵与神的灵的不同,特别是人可以通过操练自己的灵,变得刚强。而且有很多实际的方法,帮助信徒操练灵,使他们的灵变得刚强。这些方法包括对付良心、对付肉体、对付罪等外面对我们的灵压制的情形,从而使得我们的灵生命更加长大。这样如此重视人的灵和教导人操练人的灵,是我在美国主流基督教很多教会中也少有看到的。

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地方教会教导的苹果树的例子。就是苹果树不需要努力去结苹果,而结苹果是它的本性。但是如果你不除草、施肥、剪枝,苹果树的本性就不能发挥出来,还是可以不结果子的。因此属灵生命的长大,可以是通过减法,就是减去拦阻它生命本性成长的难处,比如杂草和枯枝等,来让生命的自然属性得到发挥。我们生命中的罪、良心的亏欠和肉体就是这些杂草,因此我们需要经过十字架的对付,除去这些拦阻,神的生命就自然会在我们里面长大。就好像苹果树的本性就是结苹果一样,我们里面神的生命的本性就是活出爱、光、圣、义。所以我们不需要努力去活出爱、光、圣、义,而是要除去拦阻神的生命从我们里面长大并活出来的各种拦阻。

地方教会除了教导灵、魂、身体的不同,以及极力主张操练灵之外,还非常注重魂的变化和更新。拦阻我们里面神的灵长大的外在因素,除了我们肉体中的罪之外,很多还是我们魂里的旧我和观念。因此地方教会极力推崇罗马书12章1节的经文,特别重视教导将身体献上,并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他们体认到魂里的难处,最终会拦阻我们的灵生命的继续长大。

因此,地方教会出于这个考量,极力教导信徒脱离他们天然的魂,并且通过操练人的灵,并和神的灵调和,而解决人的一些难处。比如,两个弟兄吵架 ,这都是魂里的问题,大家的情感不肯饶恕、意志不肯妥协、心思不能一致。但是他们两个人一起愿意在神面前祷告,他们祷告的时候,就操练他们的灵,并且神的灵感动他们,他们就觉得他们原来都在自己里面,就是自己的魂里面。当他们借着祷告操练自己的灵,进到灵里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能够饶恕和接纳彼此了。因此他们彼此悔改并且和好,他们之间的矛盾或者问题就解决了。因此,我在地方教会聚会的时候,年长的弟兄极力教导大家脱离魂、进到灵里。他们常说,魂是“问题之城”(City of problem),你在魂里,问题就好像一团乱麻一样,很难解决。但是你如果进到灵里,灵是“无问题之城”(City of No problem),自然就解决了你魂里的难处。

我认为地方教会的教导有可取之处,但是凡事都是有一个度。地方教会注重属灵的操练,因此一定程度上不知不觉地轻视了身体和魂里的一些问题。比如,第一,地方教会认为灵恩派过分追求神医,因此拦阻信徒追求生命的长大,因此不教导和提倡神医。但是很多地方教会的信徒也同样面临需要医治。我亲眼目睹不少弟兄姊妹在这样的痛苦中挣扎,而得不到足够的帮助。我自己也亲身经历。我十年不孕在地方教会得不到这方面的帮助,不得不到灵恩运动中寻求帮助。最后借着有医治恩赐和先知恩赐的人的帮助,并且主亲自干涉才得到一个神迹宝宝。虽然,我承认灵恩运动的很多医治不见得都是真实的,但是根据我这几年的观察和学习,灵恩运动中神迹奇事的比例还是大大高于地方教会和其他福音派教会。在灵恩教会中,我亲眼目睹、耳闻了很多医治的案例和神迹奇事。而且主的话明说,因为祂的鞭伤我们得到了医治(彼得前书二24)。套用地方教会教导操练灵的方法,他们明白越多操练一个肌肉,这个肌肉也就越强壮。因此,在地方教会,不太教导信徒操练通过神的话得到神医,自然这个肌肉就比较少得到操练,得到医治的就比较少。很多身体软弱的信徒得不到帮助,这是一个很大的亏损。这不仅是我在地方教会时候的观察,我离开地方教会之后,因为我得到医治的见证放在网上,不少美国和中国的地方教会生病的信徒看到我的见证后,都和我私下联络交通,询问如何得到医治。我虽然不能完全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但是交通之后,他们都对我承认,地方教会缺少这方面的教导和帮助。

第二,地方教会也有忽视魂的地方。唐崇荣对此颇有批评,他认为地方教会过分属灵,忽视理性。他还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教会面临一个大灾祸——理性是魂、感情是魂、意志是魂、我们要属灵不要属魂!所以你们用思想的都是魂!自从那个大灾祸来了以后,知识份子离开教会,教会充满一大堆傻瓜,越属灵的人越反知识、越属灵的人越反文化,越不站在领导文化的地步。”[1]唐崇荣的评论虽然不仅仅是针对地方教会说的,但是他也提到地方教会过分属灵化的问题。

从我个人在地方教会聚会的经历,我认为地方教会重视魂的变化和更新。他们教导,特别强调要我们的灵生命长大,好浸透到魂里变化和更新我们的魂。他们认为,当我们灵里变化之后,自然就会更新我们的魂。所以要解决我们魂里的问题,首先要灵生命长大。他们也教导除去肉体中的罪和世界的影响,从而让我们的魂不被破坏。他们还重视魂的牧养,特别重视新人爱筵和帮助新人,目的都是安慰牧养他们的魂,好让他们的心得到安慰,好在灵里接受生命的供应。地方教会也教导,我们否认的是我们的魂生命,就是老我的生命,并不是否认我们魂的功用,比如我们的心思和情感以及意志。他们教导,我们的灵生命越长大,我们的魂就会越被变化,我们的魂的功用就越被拔高。当我们活在灵里的时候,我们的心思会更加清明、意志更加坚定、情感也更加有爱。所以根据我提到的这些教导和我个人在地方教会的经历,唐崇荣对地方教会的教导和实行缺乏了解,因此批评过于严厉,误导了不少地方教会之外的华人信徒,不能接受地方教会的好的教导。

但是我观察地方教会的确有过分属灵化的问题。我仅仅举自己的例子来证明。我在地方教会极力追求读经和属灵,也的确经历了很大的生命变化,但是我追求属灵并没有解决我魂里的一些问题。甚至到了一个程度,我对属灵的追求成了我对我魂里问题的一个逃避。比如,我有情感障碍的问题。我父亲有情感障碍,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和关心别人。因此我成长过程中,总是看到他的冷漠和母亲的愤怒。因此我也形成了冷漠的性格。等我结婚之后,我就发现我父母的矛盾又在我的婚姻中重现。我们夫妻之间的很多的冲突就出现同样的模式。或者我的忽视或者漠不关心造成太太的愤怒,太太的愤怒又让我受到伤害,这在我们婚姻开始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就是这样循环。再加上我们十年不孕,我们真的经历了不少的试炼。我努力按照地方教会的教导,努力操练灵,多祷告,凡事都学习经历十字架,虽然有帮助,但是并没有完全解决我们的问题。后来我们被神带领进入灵恩派学习之后,在很多方面补足了地方教会教导的不足,对我们产生了很大的帮助。

首先,在灵恩派教会的帮助下我们获得了神迹宝宝,这对我们的婚姻是一个很大的医治。第二,灵恩派教导心灵医治和赶鬼事工,并且推崇家庭婚姻事工,这对我们都有很大的帮助。我学习了Global Awakening开设的神医训练五级课程、心灵医治四级课程、赶鬼事工四级课程以及先知训练班四级课程并获得结业证。我系统阅读了有关心灵医治和赶鬼事工的很多书籍。通过这些实际的学习了解到,当你看到你的生命中有一个循环的模式,重复你父母身上的事情的时候,这里面往往是有一个家族的咒诅,需要借着赶鬼事工和心灵医治才能获得帮助。而灵恩运动的赶鬼事工和心灵医治常常和先知性的恩赐配合,服事者往往能够从神得着超自然的启示,来服事这些信徒魂里的问题。

我2016年1月跑到俄勒冈州参加灵恩派的一个先知特会,寻求神的说话和医治。到了那里,碰到一个前地方教会的信徒。她是一个韩国的姊妹,已经离开地方教会到灵恩派聚会多年。她告诉我她离开地方教会的原因是,因为地方教会不相信神迹奇事。我相信她说的不是地方教会不相信圣经中的神迹奇事,他们相信,而是他们不接受灵恩派的这些神迹奇事。她在灵恩派聚会中获得了一个很显明的医治恩赐,并且也有很强的知识的言语的恩赐。我观察她在替别人祷告医治的时候,不问他们的病情,而是通过方言祷告神,从神获得神奇的启示。到了她替我祷告的时候,她也是如此行。她祷告之后,告诉我,我和我父亲有间隔和矛盾,我需要饶恕他。她说,你父亲不能关心你,不是他不爱你,而是他被仇敌和家族的邪灵折磨。你身上有神的呼召,所以撒旦通过折磨你的父亲来折磨你,希望拦阻神在你身上的呼召。你要饶恕他,还要为他祷告。她说出我心里的隐情,也是我最痛的地方。

借着赶鬼事工的学习和服事,和神主宰的帮助,神逐渐医治我这方面的问题。我不是说我完全没有问题了,而是说,我获得了在地方教会时没有得到的突破。我过去,以为只要读经祷告追求属灵,就能自然解决我魂里的一些问题。事实上那样做有效果,但是只能到一定程度,不能完全解决我的魂里的问题。魂里的问题,还要直接面对并加以解决。地方教会从来不提供婚姻咨询服务,可能他们认为这些属魂的。这就是一个例子。另外,地方教会的很多人,和我一样,努力追求属灵,但是我个人观察发现,其实他们魂里的一些问题还在那里。魂里的问题,可以通过一些服事和方法解决的。但是地方教会不认识也不教导这些真理和方法。其中一个方法就是是先知恩赐,在这样的服事中有很大的作用,但是地方教会并不接受先知的恩赐。地方教会实行申言,但是这个申言的实行主要是传讲神的话语(forth-telling),而不是预言(foretelling)。灵恩运动中的先知恩赐还绝对不是仅仅是预言未来的事情,而是通过祷告获得异象、异梦或者神奇的启示,了解人的魂里的难处,说出人的隐情,帮助人解决人魂里的问题。我亲耳听到一个地方教会的同工说,他申言多年,从来没有看到林前14:25描绘的情景,就是人心中的隐情被揭露出来,在聚会中匍匐在地,说神真的在你们中间了。但是我在灵恩派的先知聚会中,常常多次看到这样的情形。就是人的隐情被说出来了,他的魂里的问题就被揭露出来,因此也有机会得到医治。我多次看到,一个预言出来,听者隐情被揭露,趴在地上痛哭的情景。我在地方教会多年,得到很多弟兄姊妹的爱心和帮助,以及属灵和圣经学习上的成全,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我提到这个离开地方教会到灵恩派的姊妹那样,说出我心中的隐情。很多地方教会的信徒,把自己魂里的问题隐藏在外面属灵的追求下面。反过来,这些魂里的问题不能得到解决,又进一步影响了他们的属灵成长。当然,之前提到的身体的病痛也能影响信徒的属灵成长。

我举了另外一个兰迪·克拉克(Randy Clark)的例子来说明赶鬼事工和先知事工的重要性。他说,他家族几代的男子都犯了淫乱的罪,他信主之后依然犯了这样的罪。虽然他后来悔改了,但是并没有意识到赶鬼的需要。等他后来接触到一些有赶鬼恩赐的人,通过赶鬼和除去家族的咒诅的服事,这个家族的淫乱的灵被赶出去。他才意识到他家族过去几代的男子都犯同样的罪,不是一个偶然或者仅仅是他自己的软弱,而是一个家族的邪灵。等这个邪灵赶出去之后,他就发现他的儿女就不再重复他们的罪。另外一个例子,就是一次他在多伦多大复兴的一个聚会中服事一个女子,但是那个女子并不敞开,他的祷告好像碰到了一堵墙一样。同行的先知赖瑞·兰道夫(Larry Randolph)说他试试看。结果他开始祷告服事的时候,利用先知的恩赐说出这个姊妹心里几件隐情,就让这个姊妹的心灵敞开,得到了很好的服事。这两个例子让兰迪·克拉克极力推崇赶鬼事工和先知恩赐,并开设这方面的课程训练别人,我学习之后也大获裨益。

另外地方教会在真理的教导上也有过分属灵化的倾向。对此,唐崇荣批评说,“我把聚会所(地方教会)的毛病归纳成两句话:他们讲的道理有绝对的口气,而绝对口气中间常常讲的是非绝对的事情。”[2]我个人在地方教会得救,从地方教会受到了很多的成全,因此我在情感上是倾向于地方教会的。我认为唐崇荣的批评过于激烈,甚至没有详细了解地方教会的教导就加以批评。比如地方教会邀请唐崇荣牧师好好研读地方教会的教导,并能够和地方教会进行对话。但是我看到网上唐崇荣牧师的评论说,我吃了一口不好吃,难道我还要吃一碗才说不好吃吗?因此不肯谦卑详细了解地方教会的教导并进行对话。据我的了解,地方教会和唐崇荣牧师努力沟通对话的努力,没有得到足够的果效。1

尽管我不能同意唐崇荣牧师的态度和一些论断,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地方教会在对待真理的态度上的确有绝对化的倾向。地方教会目前不接受其他教会教导的真理,也不能突破倪柝声和李常受教导的真理的框架。但是,我个人离开地方教会到灵恩派学习之后,学习到了很多新的真理,其实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修正地方教会教导的不足。

比如,地方教会不教导信徒过圣诞节,并且猜测主耶稣不是圣诞节出生的,理由是那个时候天冷,牧羊人通常不会在旷野。以及圣诞节的来历是外邦人的节日,和拜太阳神有关,因此和偶像有关。但是根据秋楠的《天堂如此真实》的记录,主耶稣向她显现和她一起过圣诞节。而且美国女先知凯特科恩(Kat Kerr)有上千次上天堂的经历,她见证天堂还有圣诞小镇,圣道格拉斯专门在那里接待希望看到圣诞老人的孩子们。而且地方教会教导没有属物质的天堂,天堂是一个属灵的新耶路撒冷,是神人的一个互为居所。这都是过分属灵化了。我自从2015年开启了先知恩赐之后,多次在灵里被带到天堂,在灵里亲眼看见天堂有带玻璃的建筑、图书馆、动物、花园、各种交通工具、各种大小不同的房屋、有各种水果以及蔬菜等等。加上我阅读赖王秀兰、凯特科恩、秋楠等人的天堂见证,也都有类似的记述。天堂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有山、有海,用动物、有植物、有房屋、有活动和聚会,有地上美好的一起事物和活动,而不是一个虚拟的、纯属灵的空间。按照凯特科恩的话说,天堂不是很多人想象的是平面的,而是圆的,好像一个大的地球一样,面积比我们的银河系还要大。

我试图和地方教会的一些信徒做见证讲到这样的经历,但是他们一句话就打回来“我们只讲圣经”。目前为止,地方教会还不接受先知恩赐和其他灵恩的恩赐,因此不接受这些见证。但是,我认为这些见证虽然不是圣经上的,但是并不是不符合圣经的。不论如何,只要是真正得救的人,有一天到了天堂,就会改变想法的。因为那里有神给预备的真实的房屋在那里等待你。而且我多次看见不同人的房屋,有的人房屋很小,有的人房屋很大。按照凯特科恩的说法,我们在地上为主所活和所做的,决定我们在天堂上房屋的大小。

我仅仅举了圣诞节和天堂建筑的例子,就可以证明地方教会对这些真理的理解是有局限的。我们对真理的认识,都是有局限的。因此我们要一颗谦卑的心,能够学习和接受神借着其他的职事和器皿释放的真理。当我们不肯敞开和学习神借着别的神的器皿释放的真理的时候,我们不知不觉就是在宣称“我们是属保罗的,我们是属亚波罗的,我们是属矶法的”等。

我爱地方教会的弟兄姊妹,我知道他们是因为珍赏倪柝声和李常受的职事和主赐给他们的丰富,而不是在主观上高举倪柝声和李常受。但是当我们不肯学习别人的时候,我们就自然而然是在宣称“我是属倪柝声的,我是属李常受的”。我知道外面华人教会这样批评地方教会高举倪柝声和李常受,但是地方教会极力否认。很多教会批评地方教会是最封闭的一个宗派,但是地方教会却矢口否认自己是一个宗派。问题的症结就在这里。

同样,很多华人教会的弟兄姊妹,并不了解地方教会的教导,就因为唐崇荣牧师等人批评地方教会,而不去了解和学习神借着地方教会释放的真理和好的实行。也是等于在实际上宣告:“我是属唐崇荣的,我是属XXX的。”我知道很多华人教会反对地方教会和倪柝声以及李常受,特别是反对李常受。但是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个人从李常受的教导中得到很多的供应和帮助。

我们需要正直的分解主的话,也需要正直的分解神的仆人包括倪柝声和李常受的教导。不能批评,固然是不对。因此我虽然不同意唐崇荣的态度,但是我认为他有权利批评。而且唐崇荣除了批评地方教会之外,也极力批评灵恩教会。而地方教会、工会和灵恩教会的矛盾和历史上的恩怨,是拦阻中国教会合一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把问题阐明之后,彼此接纳、互相学习才能促进中国教会的合一。针对地方教会“定罪式”的批评不能解决问题,因为神的确借着地方教会释放了很多好的真理和属灵的实行;但是如果不能针对地方教会的教导进行正确的分辨和批评,很多地方教会之外的人又因为地方教会被批评为异端,不敢去接触和了解地方教会的教导。这样的情况,其实是让普通信徒受到亏损。比如,灵恩教会中普遍被人批评为重视恩赐、缺少生命,而地方教会关于生命长大的教导正好是一个弥补。但是中国很多灵恩教会和家庭教会都受到反对李常受的人影响,认为李常受和地方教会是异端,因此不向他们的教导敞开,因此就不能得到这些关于生命长大的教导的帮助。

我被主带领来到灵恩运动中学习观察,发现地方教会的教导和灵恩派的教导可以在很多方面互相补足。我在联合神学院的博士论文也是在做这方面的探讨。不仅灵恩运动和地方教会可以互相补足,一般的华人福音派教会也可以从地方教会和灵恩运动中获得很多的裨益。但是唐崇荣牧师等人反对地方教会和灵恩教会的态度,影响了大批的华人基督徒。我这里只是以唐崇荣牧师个人为一个例子,并不是说他是唯一这样主张的人。

神给我启示很多关于中国大复兴的异象,而中国要复兴,华人基督徒的合一,特别是在真理认识上的合一就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地方教会和工会以及灵恩教会的历史恩怨和真理教导的不同,需要好好梳理一下,才能给中国教会的合一创造条件。我个人认为这是必须跨越的一个门槛。

我们再回到关于灵魂是否是一,还是不同的两个部分的争论。

唐崇荣说:“在整个地方教会及倪柝声的思想中,他们把理智情感意志归人「魂」。我请问哪一个人可以找到一节圣经来证明这个是上帝的启示?没有一节圣经支持这样的神学理论。说理智、情感、意志在 “魂” 里面的、灵与魂不一样,完全不是圣经的教训。上帝是个灵,上帝有没有理智、情感、意志?上帝有魂吗?如果理智、情感、意志是在魂里面的话,那么上帝是灵,上帝只有灵的功用,有没有理智、情感、意志?上帝不但有理智、情感、意志,他的意志是决定他的旨意的。神的旨意出于他的意志、神的爱从他的感情出来的、神的启示的真理从他的理智出来的,所以神是理智的源头、是感情的源头、是意志的源头。神不是魂,是灵。”[3]

唐崇荣牧师否认灵魂可分,但是他的以上论述并不符合逻辑。神有没有魂,我们姑且不论。但是我们人被创造,是一个活的魂(创世纪2:7)。我们虽然是按照神的形象创造的,但是我们并不是神。即使是神是灵,不是魂,也不能说明我们人的魂里没有理智、情感和意志。正如我们有一个属灵的身体,隐藏在我们肉身的身体里一样。我们灵里也有理智、情感和意志,它们也藏在我们的魂里。正如我们是神的影子一样,我们的魂也是我们灵的影子。凯特科恩说,神告诉她,神之所以能够同时无处不在,是因为神有很多的层次(layer)。同样,我们的人也有很多的层次。我们的魂也有很多的层次。这就是很多人为什么可以在先知性的经历中,人在睡觉,但是你的魂(不仅是你的灵)被带到另外一处服事(腓利连肉身都能被提到不同的地方)。我多次在异梦中有这样的经历。如果连人的魂都有不同的层次,可以分开进入不同的时空的话,那么人的灵可能有更多的层次。这些不同的层次会有着相同的功能。比如,我在睡觉的时候,我在异梦里却被带到不同的地方,对人做我的神迹宝宝的见证,我不仅说话还和听众互动,我还看到他们感动的流泪。这不仅仅是一个梦,而是在我的灵和魂被带到不同的地方做见证。所以这些借着灵恩派先知凯特科恩启示的很多真理,让我真的是大开眼界。当然人的灵成熟长大之后,才会开发出更多的层次。

但是一个实际却是,我们很难把灵魂分开,特别是灵命幼小的基督徒。这就好像一个种子,里面虽然包含了一颗树的生命,但是却浓缩在一起。就是说,虽然这个种子可能包含很多的层次,但是却没有发挥出来。保罗明说,属灵的人参透万事(林前2:15),属魂的人不能参透属灵的事(林前2:14,恢复本)。虽然和合本的翻译为“属血气的人”,但是我查证STEPBIBLE.ORG上,该文英文标准本翻译为“natural person”,而注释里提到原文希腊文的确有“魂”的含义。无论是属魂的人还是属血气的人,都是保罗这里所说的不能领悟属灵的事情。虽然我们不能好像“小葱加豆腐—一清二白”一样,把我们的灵魂完全分割开来。但是在属灵的经历上,却是非常需要学习分开的。唐崇荣牧师等华人牧者不教导这样的区别和操练,我觉得是北美华人教会遇到“社交俱乐部”这样难处的一个根本原因之一。

不但地方教会教导灵魂的分别,很多灵恩派的教师也教导灵魂体的分别。比如,美国现代信心运动的一个领袖凯尼斯-寇普兰(Kenneth Copeland)常常说,“我们是一个灵,有一个魂,住在一个身体里。”(We are a spirit, we have a soul, we live in a body)。他也注重教导信徒通过主的话来接受身体的医治和操练属灵的信心。另外灵恩派还有一个赶鬼专家和先知约翰·桑福德(John Sandford),也是现代赶鬼运动中一个先驱式的人物。他有很强的先知恩赐,常常在服事赶鬼事工、和心灵医治的过程中,通过先知恩赐从神得着神奇的启示,帮助服事的人脱离邪灵和得到心灵医治。他的教材是我的赶鬼事工课程的必读书目之一。创造了一个词叫做“沉睡的灵”(Slumbering Spirit,笔者译)。他通过多年赶鬼事工和心灵医治的服事,特别发现人的灵和人的魂的关系。他描绘说,孩子小的时候,如果没有得到足够的拥抱和爱抚,他的灵就会萎缩,不长大,甚至导致魂里情感发育和心思发育都不正常。因此在心灵医治和赶鬼事工的时候,首先是唤醒人的沉睡的灵,通过在灵里供应他们,慢慢唤醒他们的心和情感,才能医治他们。很多的研究表明,当孤儿院的孩子得不到足够的拥抱的时候,他们的情感和心思就会出现障碍。而给他们足够的拥抱,让他们在灵里感觉神的爱,他们的魂就会逐渐健全起来。他发现,如果仅仅人处理人的魂的问题,而不触及灵里的问题,很难解决魂里的问题。这一点和地方教会的教导有类似之处。地方教会也是教导,我们要操练我们的灵,从灵里不断接受神的生命的供应,从而不断更新我们的魂。但是地方教会缺少约翰·桑福德另一方面的教导,就是通过先知的恩赐,从神得着神奇的启示,把人们魂里的问题和隐情揭露出来。魂里的问题通常是一团乱麻,但是神是无所不知的。通过操练和发展先知的恩赐,我们就可以和神同工,帮助人解决魂里的问题。一个韩国先知对我发预言说,神要使用我做灵、魂、身体三方面的医治者。我对他的预言很是阿门,因为我发现神在灵、魂、身体三方面都帮助我经历各样的医治,让我学习如何在灵、魂、身体上都能帮助人得到医治。

最后总结一下。我的父亲有情感障碍,从来不表达自己的感情,导致我情感发展障碍。我在地方教会虽然积极追求属灵,但是这个情感障碍并没有解决。但是在灵恩运动中借着心灵医治、赶鬼事工、先知恩赐和主的相遇等经历,却有比较大的突破。我们得着神迹宝宝,也是对我们很大的医治。地方教会重视灵魂体的三分法,因此重视操练灵,注重魂生命的更新和变化,但是不注重身体的医治。虽然注重灵生命对魂的渗透和变化,但是却不重视发现和解决魂里的问题,也缺少某些解决人魂里的问题的方法,特别是对先知恩赐缺少认识和学习。唐崇荣对于地方教会过分属灵有多加批评,有些批评或许有道理,但是唐崇荣完全否认灵魂的区别,因此受到他影响的弟兄姊妹,难免对人的灵认识不够,对人的灵和人的魂的分别认识不够,对灵生命的长大操练不够。我个人的经历,我在地方教会的经历,一些华人信徒姊妹受到唐崇荣教导影响的经历,以及我后来灵恩派对内里医治的经历,兰迪·克拉克对先知恩赐和赶鬼事工以及内里医治事工的推崇和经历,约翰·桑福德的教导以及我学习之后对我的影响,这些事例都说明了地方教会、福音派教会和灵恩教会都有值得彼此学习之处。

正如这一章保罗开始责备哥林多信徒的,他们说他们是“属保罗的,属亚波罗的,属矶法的”,但是保罗在林前3章结尾的话却说:“所以谁都不可拿人夸口,因为万有全是你们的,或保罗、或亚波罗、或矶法、或世界、或生命、或死亡、或现今的事、或要来的事,全是你们的,但你们是基督的,基督又是神的。”(林前3章21-23)我按照我在地方教会接受的祷读主话的方法来祷读这几句经文,得到圣灵的光照。圣灵特别高亮了“所以谁都不可拿人夸口,因为万有全是你们的”这句话。这句话圣灵还特别高亮“因为”这个词。就是我们之所以拿人夸口,说我们是属保罗的、属亚波罗的、属矶法的(用现代中国教会的例子,可以换成我是属倪柝声的、我是属李常受的、我是属唐崇荣的等等),是“因为”我们没有认识到“万有全是你们的”。万有都是为着我们的,我们都要感谢着领受。这和保罗后来谈到关于拜偶像的祭物的思想也是一致的,都是如此。每一个宗派都是从神领受了一个真理,然后加以持守,因此我们不是要打倒别的宗派,或者完全否认别的宗派,而是怀着感谢的心和谦卑的心来领受和学习彼此。不要动不动就定罪别人是异端,动不动就认为自己全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

圣灵的感动让我看见,我们不能夸耀任何人,因为无论是保罗,亚波罗、矶法、世界、生命、死亡、今生的事情,来世的事情,都是属于我们的,我们是属于基督的。基督是属神的。同样对于华人教会来说,无论是倪柝声、李常受、唐崇荣,都是属于我们的,我们都要从他们身上加以学习。我们是属于基督的,基督是神的。神既然兴起了不同的牧者和仆人,就好像祂兴起了保罗和亚波罗一样。每个人在神面前的呼召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播种,有的人浇灌,有的人教导这些真理,有的人教导那些真理,这些都是为着我们的益处。

我们如果认识到我们在神在基督里的荣耀是何等的丰富,以及我们在基督里的基业是何等的丰富,我们就不会夸耀任何人。因为他们都是有限的,但是他们都是万有的一部分,而万有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如果我们认识到神借着别人传扬的丰富,并且加以学习的话,就会成为在基督里长大,而不是在肉体里的婴孩。

在肉体里的婴孩的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只接受了一些人的教导,而没有学习别人的教导。就好像花朵之间的授粉和杂交,会让植物增加产量甚至提高质量一样。如果我们能够跨越宗派、彼此学习,才能真正的脱离属灵婴孩的情景。

除了我们教会可以这样应用之外,我们个人的经历中,也常常有很多这样先入为主的观念。这些先入为主的观念常常影响和局限我们,让我们不能更好地接受神的引领,因此错过神的祝福。我祷告,我们个人的心眼也要开启,能够脱离魂里各样的观念的霸占,进入灵魂身体都得医治的情景,教会也因为每个个人得建造和彼此互相学习和杂交而集体加强,成为神在地上刚强的见证。

我在这个信息中,提到了地方教会、其他华人的福音派教会和灵恩派教会三个派别,讲到他们需要彼此谦卑和学习。我想,很多的读者或者听众,虽然不一定熟悉我讲到的这三个派别。但是你可能会认同我们讲述的这个原则,因为你生活中遇到的可能是另外两三个派别。在一个异梦中,主向我显现,在祂身后有两个河流,主告诉我这两条河流要汇流。祂并没有告诉我哪两条河流,因此我相信,我们已经来到了一个时代。就是神要不同的宗派和河流,要汇合在一起,就好像河流的水都被引导到海洋一样。这样神的荣耀很快就要充满全地,如同水充满洋海一样(哈巴谷书2:14)。


[1] https://congfang.com/2826/

[2] https://congfang.com/2826/

[3] https://congfang.com/2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