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睚鲁的圣经世界-民数记1

民数记第一章开始读起来似乎是非常枯燥和有难度的,因为都是以色列的不同的支派中的人的名字和他们被数点的人数。但是枯燥的数字后面,却有着深刻的意义。就好像对于一个不懂高等数学或者物理的人来说,数字和公式可能十分枯燥,但是对于明白其中道理的人来说,则十分简单,而且里面可能还是趣味无穷的。

其实,读圣经的时候也是这样。往往我们觉得读到某部分圣经的时候,觉得枯燥无味的话,往往可能是因为我们不熟悉这里的“数字和公式”,而一旦我们熟悉了这些东西,可能就会发现其中的乐趣。

那么民数记第一章里记载了这么多枯燥的数字,到底与我们的实际生活和今天的教会有什么实际的关系呢?这个关系很大,但是我们需要圣灵的光照来帮助我们认识这个关系。

我用一个中国人熟悉的历史故事来说明。中国历史的传说中,总会提到一些擅长指挥战争的人,比如诸葛亮这样的人,在和敌人争战的时候会设置“八卦阵”。我们不讨论“八卦阵”具体如何运作,因为我也不知道。而且“八卦阵”涉及到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占卜或者之类的东西,因此是在这里只是做一个比喻。通常“八卦阵”是指一个复杂的、变化多样的军队布局模式,如果运用得当的话,会把敌方军人包围的水泄不通,让他们没有还手之力,但是敌人这一方面也常常想出一些办法来破坏这个“八卦阵”。

我们可以把民数记的数点人数和后面的安营扎寨看作神设置的一个“八卦阵”或者说一个复杂的争战的架构,如果神的子民都按照这个“八卦阵”来派兵布阵的话,很容易就把仇敌打败了。而且在神设立的领袖摩西和约书亚的带领下,的确打了很多的胜仗。但是我们都知道,后来以色列的子孙并没有办法把以色列的仇敌都赶出去,因此最后成了他们眼中的钉子,使得他们变得堕落。因此以色列在多年和周围邻国的相争中吃了不少的败仗。

为什么在摩西、约书亚甚至伽勒这样的人领导之下,以色列可以打胜仗,而后来的以色列人却屡屡打败仗呢?一般来说,很多基督徒都把民数记这一卷书当作一个争战的书,因为耶和华引领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后,把他们编组成军并且最后把他们带到以色列的美地去赶走仇敌。圣经多次称呼神为“万军之耶和华”(撒上1:3;诗24:10;赛1:9;哈1:2),所以神作为万军的首领,是一个伟大的军事指挥家。

神的确有一个仇敌,而且神的仇敌是非常狡猾的。在神与仇敌之间的争战中,神当然是会得胜的。但是这个争战因为涉及到了人,因此变得比较复杂。神选择让人与撒旦和他的邪恶势力争战,但是常常又帮助人,但是如果人自以为是不接受正确的指导,自然会败下阵来。

中国还有一句古话说,“观棋不语真君子”,意思就是在人们下中国象棋的时候,不喜欢听见别人在旁边指导。因为下棋的人觉得自己足够聪明,可以下这一盘棋。因此不喜欢别人在旁边给与指导。我们人和撒旦就好像是下棋的双方,但是神就好像是观看的一方,但是如果人祈求神的帮助的话,神也会帮助人。有的时候下棋的人不愿意接受帮助,即使观看的人水平很高,也会保持缄默不语。等下棋的人失败了,谦卑下来向他寻求帮助的时候,才告诉他们。

同样,神也是这样。神一直与我们同在,在看我们下棋,或者在观看我们与仇敌争战。有的时候,我们因为自以为是和骄傲,不喜欢听别人指手画脚的,因此神也保持缄默不语。但是当我们失败了,谦卑下来求神帮助的时候,神就会帮助我们。

《民数记》的历史可以说是一副图画,描绘在神的引领下,有正确的领袖摩西和约书亚的带领,神的子民如何获得争战的胜利。《约书亚记》也记载了不少神子民争战的胜利的历史,但是到了《士师记》的时候,以色列人就失败的一塌糊涂了。

所以我们读《民数记》,就必须关注神如何带领和启示摩西、约书亚这样的人如何打仗,以及神的子民如何配合的。摩西和约书亚当然都是顺服神并能够倾听神的声音的领袖,神的子民也愿意顺服摩西和约书亚的带领,因此他们争战有很多得胜的经历。但是到了后来,以色列人不仅缺少摩西和约书亚这样正确的领袖,虽然神不断兴起士师,但是因为士师胜利之后的堕落和以色列人的拜偶像,还是不断失败。

我在读经的时候,跟弟兄姊妹说,其实美国基督教目前的光景就是《士师记》描绘的光景,也是历史上以色列不断失败的光景的重演。当然,这么说,不是为了让美国的弟兄姊妹气馁。很多的话说到,神要如何审判美国,美国要如何失败,不见得是出于神的。正好像我之前提到的下棋的例子和《士师记》中的例子一样,当美国教会不断失败之后,开始谦卑自己求神帮助的时候,神就会帮助美国的教会重新站起来,取得争战的胜利。

所以我不但不同意很多人对美国教会前途的消极观点,而且我对美国教会的前途满了盼望和信心,因为在人们意识到需要神的帮助的时候,得胜就不远了。但是,我知道对于美国教会消极的光景,很多人是很灰心的。我最近在联合神学院读博士的时候,遇到一个白人牧师,他在一个约翰卫理会的教会担任牧师,这个教会位于一个治安不好的地方,会众只有很少的几个白人老人。而且他告诉我,因为卫理会针对圣经是否具有权威性以及对待同性恋的立场问题,正在面临分裂。这个据说曾经是美国最大的基督教教派如今缩水的很厉害,人数不仅锐减,而且正在面临分裂。但是我碰到了该教派中不少清心爱主、担忧他们教派前途和美国未来的基督徒,他就是其中一个。我就极力安慰他,说神的大复兴很快就临到美国,美国教会有很好的前途。但是这似乎和他看到的周围的光景并不一样。因此我不知道,到底我的安慰是否起到了任何作用。

我们既然来读《民数记》,我们就应该看看神到底是如何取得争战的胜利的,以及神的战略和战术是如何运用的。我们不妨来谈几个点。

  • 神的战略是迂回和忍耐。

我们知道神早就不喜悦那些住在迦南的人,因此呼召了亚伯拉罕来到这里,把这地应许给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其实这块地神已经赐给以色列人了,就好像在新约里,我们借着耶稣基督的救赎,已经得胜有余了。但是以色列人必须经过争战,才能最后进入美地。神一方面告诉亚伯拉罕,亚摩利人的罪恶还没有满盈(创世纪15:16),因此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要在埃及为奴400年。等时候到了,神会再把他们带到美地里来。你知道神为什么这么做吗?一方面,当然神是给迦南人悔改的时间;另一方面,神是在帮助以色列人积蓄力量。因为亚伯拉罕一个人或者跟从他的几百个人,是没有力量把所有迦南人赶出去的。所以神采取了迂回的战略,采取战略的大撤退,把亚伯拉罕撤退到埃及去,在那里休养生息,让他们繁衍增多,等他们力量渐渐壮大。

这就是《民数记》的背景。当以色列人繁衍增多到一个地步,光是20岁以上的男丁就超过了60万人,因此加上妇孺和老人,估计以色列人超过了200到300万人。以前的亚伯拉罕的几十个人的力量,壮大到了几百万人的力量。他们有了足够的力量,把迦南的仇敌打倒。

同样,教会要取得最后的胜利,也需要一个积蓄力量的过程。过早的消耗自己的力量,就等于送死。基督徒和教会要懂得积蓄自己的力量。但是仇敌非常狡猾,常常搅扰教会来争战,就好像歌利亚的叫骂一样,你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和歌利亚争战而贸然前往,只有死路一条。但是大卫却不同,他一直在旷野积蓄力量,等他出来挑战歌利亚的时候,他的力量已经积蓄到了足够打败歌利亚。因为他之前在旷野的时候,在神的帮助下,已经打败了狮子和熊。

据说,有这样一个说法,说到为什么中国内战的时候共产党打败了国民党取得了胜利。因为国民党当时的力量集中于和日本人打仗,但是共产党的力量,则尽量避免和日本人发生激烈冲突,而集中于积蓄力量。有这样一个故事,就是共产党的一个军事将领彭德怀,发动了“百团大战”,与日本人发生了正面冲突,但是却得到了毛泽东的责备,因为彭德怀的军事行动破坏了毛泽东的战略。等到二战结束,日本人战败了,国民党的力量也消耗了很多,但是共产党的力量却壮大了很多,因此在国共内战中共产党赢得了胜利。当然,这是个故事,我们不知道是否真实,我们不是在讨论政治。我们只是用这个例子来说明,积蓄力量的重要性。

神非常懂得积蓄力量的重要性。当以色列人的力量不够的时候,祂就把他们放在埃及为奴。表面上,看起来以色列人是做奴隶,受很多埃及人的苦待,其实,这是神的美意,目的是让以色列人生养增多。但是很多以色列人不断抱怨,但是直到400年之后神才听了他们的抱怨,才差遣摩西来拯救他们。

今天,无论是作为个人的基督徒来说,和团体的教会来说,神把我们放在一个环境下,是为了让我们向下扎根,生养增多,但是我们不认识神的美意,反而像以色列人一样抱怨。

有这样一个故事。就是中国有一种竹子叫楠竹,农民在种植竹子的时候,第一年种下去,只有一寸高;第二年,才又长了一寸高;第三年,还是长了一寸高;第四年,还是长了一寸高;但是农民都辛勤劳作和浇灌,等到第五年的时候,每一个星期就长数尺高,一年之内,就长了几十尺。为什么呢?因为前四年的时候,竹子每年都扎根下去往下生长几十尺,虽然看上去上面只有几寸高,但是它却深深扎根于地上,以至于到了第五年时候到了,一年就长成几十尺高的竹子。

有人说,如果仇敌不能把神的呼召从你身上拿掉的话,他就会让你在不成熟的时候提前出山,就好像摩西一样,他在时候不到的时候,企图靠自己的力量来拯救以色列人,结果却陷进了麻烦里。后来他在旷野牧羊四十年,看似是在浪费光阴,其实摩西是在积蓄他的力量。等到时候到了,神就能使用他把以色列人引出埃及。

从我的个人的观点来看,今天美国教会的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教会或者个人的基督徒在生命上向下扎根的力量不够。如果向下扎根的力量不够的话,等待仇敌攻击和试炼来临的时候,就不能够抵挡这些攻击。我们必须学会积蓄力量,等我们积蓄了足够的力量之后,才能战胜仇敌。

很多基督徒缺少个人祷告和读经并重的生活,也缺少借着与主交通并经历十字架的功课,因此个人在基督徒的生命上是肤浅的,因此日晒和逼迫来的时候,就会萎缩了。教会也是一样。

很多人在谈论大复兴的事情,但是如果没有每个基督徒在生命里扎根的话,大复兴不会来,即使来了,也不会持久的。生命的繁增是需要时间的,不是一蹴而就的。就好像以色列人离开埃及的时候,已经经历了400年的生命的繁增,才能最后组成一支极大的军队。

  • 神的战略是神的子民有好的领袖,而且神的子民服从这些领袖。

如果神有很多美好的战略和计划,但是却没有摩西把它们执行出来,也是很遗憾的事情。我们必须有摩西这样的领袖,能够清楚听的到神的声音,并且把神的声音很好的传达出来。或者像约书亚这样忠信和满有信心的首领,才能带领以色列人进入美地。但是如果教会的领袖不能像摩西那样与神亲近,或者像约书亚那样满了对神的信心,神的子民在争战上自然会常常失败。撒旦常常激励攻击教会的领袖,使得他们失败。教会领袖失败了,教会很难得胜。

保罗教导我们,第一要替世界上的掌权者祷告。其实在教会里也是一样的,我们一定要替教会的领袖祷告。

除了教会需要这样的领袖之外,神的子民也需要有一个顺服的心,愿意顺附神借着摩西和约书亚的掌权。但是神的子民常常背叛。比如当以色列人告诉撒母耳他们需要一个王的时候,耶和华就告诉撒母耳说,以色列人不是嫌弃他,而是嫌弃耶和华作他们的王。撒旦的策略就是常常攻击神的选民,让他们活在背叛的灵里,不肯服从任何的管教。这类情形常常是借着反对律法主义的接口,其实是行背叛神的实际。这个背叛的灵,在美国社会的文化中非常流行,也自然影响到了教会。

  • 神的战略是十二个支派各司其职。我们都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都不完备,都有神的呼召和恩赐,需要彼此配搭。

神的十二个支派各司其职,每个人负责的事工不同。比如,圣经特别提到以萨迦支派是通晓时务的(历代志上12:32)。用现在通俗的话,就是这个支派的人有先知性的恩赐,可以知道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情。

我们每个人都是神身体上的一个肢体。就好像保罗说的,眼睛不能说不需要耳朵,耳朵也不能说不需要眼睛。但是仇敌的一个伎俩就是让弟兄姊妹之间兴起龃龉,不认识别人身上的恩赐和神的呼召,只是看重自己身上的恩赐和神的呼召;或者反过来,自己明明是眼睛,却偏偏渴慕做嘴的工作,自然不能各司其职,也不能团结合作,教会自然无法打胜仗。

总之,民数记十分的丰富,希望我们将来在阅读民数记的时候,能够更多认识神在祂智慧中给我们设立祂争战的战略。我深信这一定会给今天教会的属灵争战带来很多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