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民数记4章的记载是哥辖子孙、革顺子孙、米拉利的子孙如何搬运至圣所、圣所和外院子的器具,我们讨论的重点经文是4章17-20节:

4:17 耶和华对摩西、亚伦说,

4:18 你们不可将哥辖人家族的支派从利未人中剪除;

4:19 他们挨近至圣之物的时候,亚伦和他儿子要进去派他们各人所当办的,所当抬的;要这样待他们,好使他们活着,不至死亡;

4:20 只是他们连片刻都不可进去观看圣所,免得死亡。

根据历代志的记载,利未有三个儿子,老大是革顺,哥辖则是老二,米拉利是老三。但是老二哥辖是亚伦和摩西的爷爷。哥辖家族在这里被安排了搬运至圣所和圣所的器具,而老大革顺和老三米拉利则被安排了搬运外院子的一些器具。这有什么属灵的意义吗?耶和华为什么拣选老二来搬运最重要和最圣别的器具呢?而且为什么耶和华特别吩咐摩西和亚伦不可把哥辖人家族从利未人中剪除呢?特别是联系到后来哥辖的子孙可拉不满足于服事圣所里工作,还嫉妒亚伦服事至圣所的工作,而受到耶和华的审判,被地开口活活吞到阴间。这些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

圣经中神的话是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圣灵也可以藉着这些话对我们说即时的话(Rhema),所以这一章圣经对于我们今天新冠肺炎肆虐的世界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相信如果我们明白这一章圣经的话,会对我们今天的生活有很多的启发。

在利未记10章1-2节记载,亚伦的儿子拿答、亚比户献凡火被耶和华烧死,因为神没有吩咐他们。这可见进入至圣所的严肃性。在旧约里明确记载,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才能进入至圣所。可见,哥辖家族在搬运至圣所和圣所器具的时候,只能抬却不能摸圣物,免得他们死亡。

这里有几个有趣的事实。就是哥辖、革顺和米拉利只能抬器具,不能摸,而是要祭司亚伦的儿子以利亚撒和以他玛给他们准备,并管理他们。我们知道,只有大祭司亚伦可以进入到至圣所里去,所有利未人抬的东西都是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准备。哥辖所抬的很多器具是至圣所和圣所里的器具,他们归亚伦的儿子伊利亚撒来管理;革顺和米拉利抬的器具大多数是外院子的器具,则都有亚伦的儿子以他玛来管理。

后来哥辖的子孙可拉他们背叛,耶和华进来审判,除了地开口吞灭他们之外,还发生了瘟疫。瘟疫发生之后,摩西立刻让亚伦拿着香炉在中间代祷,瘟疫才止住了。但是因着瘟疫而死的人还是有1万4700人(民数记16章)。

扫罗违约杀死基遍人也有饥荒降在以色列(撒母耳记下21章),大卫数点以色列人犯罪的时候,也有瘟疫降下,那次死了7万人(撒母耳记下24章),后来大卫献祭之后瘟疫才止住了。可见,瘟疫很多时候是来自神的审判。在目前新冠肺炎肆虐的时候,我们并不是提到这个来定罪人,而是来看另外一方面。就是如何能够止住瘟疫

耶和华是全能全知的神,或许祂在开始拣选哥辖人服事圣所的时候,就预料到了哥辖的子孙可拉里面的背叛。因此才特别提醒,亚伦和摩西说,“你们不可将哥辖人家族的支派从利未人中剪除”(18)。换句话说,这是耶和华提醒亚伦和摩西为哥辖人代祷,免得他们的背叛有一天爆发出来受到审判,从而神不得不灭绝哥辖这个家族。我猜测,或许亚伦最开始的祷告或许不够,因为最终可拉子孙还是背叛了。但是后来他拿香炉在中间代祷起了作用,不仅瘟疫止住了,而且一些哥辖和可拉的后裔得以存活,因为诗篇中有一些诗篇就是可拉子孙写的(诗篇42-49,84-85,87-88)。

在聚会中,我提到说,这次新冠肺炎的肆虐不仅仅看到人的罪受到审判,更看到教会缺少祷告。神允许这次瘟疫发生,一方面是让人生出悔改的心,另一方面,也在教会方面兴起祷告的负担。我们看到,一方面很多世人开始感觉到生命的脆弱,心里的刚硬开始逐渐动摇;另一方面,我也看到在各个教会中慢慢兴起更强的代祷的负担。这两个结合起来,会为神下一波的行动起到预备的作用。

看似这个环境是很艰难,但是其实背后都是神的美意。因为神爱世人,不愿意世人沉沦,才会允许审判临到人。圣经说,神的审判是从神的家开始(彼前4:17)。所以如果说神的审判先临到中国,那是因为神命定了中国要发生大复兴,这个大复兴要波及全球。神通过无数的异梦告诉我,这个大复兴即将临到。圣灵也亲自挑战我对中国大复兴的认识,告诉我在这波大复兴中至少还有一亿中国人会得救。

因此在这个背景下来看这个故事,实在有及时的意义。我们希望我们讲完之后,读者不仅有为罪人代祷的负担,祷告神的怜悯尽快降下,让人能够悔改,好尽快结束这场瘟疫。另外,还要打破我们天然的局限,在灵里看待这个问题,要看到神美好的祝福和大复兴即将如海啸一样临到中国和全世界,而在这来临之前必须需要洁净的工作。第三,我们基督徒应该不要活在恐惧里,而是活在诗篇91篇的应许里面,在这个艰难的试炼的时期,成为人们悔改得救的帮助者,并且把人更深地带到神里面去。特别是藉着代祷,让神的愤怒止息,让罪人悔改,让瘟疫止住,让复兴来到。

如果亚伦的代祷可以止住瘟疫,那么亚伦的代祷或许也可能预先阻止可拉的背叛。当然我们知道人背叛的性情,是非常难以除去的,但是至少耶和华对亚伦和摩西的祝福是希望他们代祷。

我在聚会里说,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说,如果全世界的基督徒,或者至少所有中国人的基督徒都每天早上五点起来为中国祷告的话,或许这场瘟疫就不会临到中国。虽然我们知道很多华人基督徒忠信代祷,但是大多数的基督徒可能还是祷告不够。所以这场灾难的发生,并不仅仅是世人的错,也是我们教会的错误。我们作为教会无法论断世人,而是必须在神面前反省,我们教会代祷的工作做的如何。

首先,我们来看神为什么要拣选哥辖人做最重要和最圣别的工作。我们不得而知,神为什么要这样。但是我们从圣经中看出一个规律,就是神常常喜欢老二。比如神悦纳了次子亚伯的祭物,却讨厌长子该隐的祭物;神拣选了次子雅各,却痛恶长子以扫;神拣选约瑟的次子以法莲,高过长子玛纳西等等。一个属灵的意义就是,首先的人的预表首先的亚当,第二个则预表末后的亚当,就是基督(林前15:45)。亚伦和摩西也都是哥辖的一个儿子暗兰的后裔,而可拉和撒母耳则是哥辖的另外一个儿子的后裔。暗兰的太太是利未的女儿,所以无论是从父亲一方,或者从母亲一方的宗谱来看,亚伦和摩西都是利未人的后裔。

除了摩西是可以和神面对面说话以外,最亲近神的人就是大祭司亚伦了。摩西是预表基督,因为摩西说,神会兴起一位先知像他的,以色列人要听祂(申命记18:18-19)。亚伦也预表基督做神的大祭司。哥辖人抬的至圣所和圣所里的器具也预表基督,后面的革顺人和米拉利人抬的外院子的器具也预表基督。整个帐幕都预表基督,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哥辖人、革顺人和米拉利人分别代表三个阶段的服事。他们的圣别程度是不一样的,因此他们接近圣所和至圣所的权限是不一样的。

哥辖人虽然可以搬运圣所里的器具,甚至搬运至圣所里的器具,但是耶和华却命令他们却不能观看圣所,免得死亡。而且耶和华特备嘱咐亚伦和摩西不要从利未人中剪除哥辖人的家族,那么为什么还是发生了后来的可拉的背叛,差点让哥辖家族被从利未人中剪除呢?

我用一句孔子的话来做个比喻说明。孔子说,“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他这句话是在描述一类的人,这类的人如果你和他太亲近了,他就不尊重你。但是你如果太远离他了,他就埋怨你或者怀恨在心。中国还有一句俗话,叫做“近生亵,远生谤”也是一个意思。

我这里主要是讨论第一方面。我们举几个例子来说明。比如说,中国古代有很多太监杀死皇帝和篡权的故事,甚至很多太监欺负皇帝的故事。其中一个故事是“指鹿为马”。第一个统一中国的皇帝秦始皇死了,太监赵高扶持秦始皇的二儿子胡亥成为皇帝,并杀死了本来要继承皇帝的长子。但是秦二世胡亥很软弱,因此太监赵高就希望篡权。他希望测试一下大臣是否服从他,有一天就拿来一头鹿给胡亥看,说这是一匹马。并让所在的大臣附和他说这是一匹马,很多人不敢得罪赵高就说这是一匹马,那些说这些是鹿的人都被赵高赶走了。后来胡亥被逼自杀。但是赵高最后并没有成为皇帝,而是被秦三世杀死了。

这样的故事,估计不仅仅是在中国历史中有,而且在西方历史上也有。

服事君王的时候,都有赵高这样的人,不尊重君王,那么在服事神的时候,旧约的利未人会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不敬畏神呢?答案是肯定的。

比如,摩西在耶和华吩咐他命令磐石出水的,他却第二次击打磐石,耶和华因此惩罚摩西,说他没有在以色列人面前尊祂为圣,因此他不能进入美地去(民数记20:12)。亚伦的儿子拿答、亞比戶,没有神的命令却献上凡火被击杀也是一样不尊重神(利未记10)。亚伦和米利暗嫉妒摩西说,难道耶和华不也藉着我们说话吗?神也发怒,并且惩罚米利暗得了麻风(民数记12)。再加上这里的哥辖的子孙可拉背叛神,也是一个道理。

请看民数记16章这些经文:

16:8 摩西又对可拉说,利未的子孙哪,你们听我说,

16:9 以色列的神从以色列会中将你们分别出来,使你们亲近祂,办耶和华帐幕的事,并站在会众面前供职服事他们;

16:10 耶和华又使你和你一切弟兄利未的子孙一同亲近祂,这岂为小事?你们还要求祭司的职任么?

可拉作为哥辖的子孙,被神分别出来办耶和华帐幕的事,他们可能常常看到祭司在那里包装圣所的器具,久而久之,他们觉得为什么每次都要别人包装后之后他才能抬,就觉得自己也可以做这份工作。这就是熟悉之后带来的轻慢,就是我之前引用孔子的话所要表达的意思。亚伦和米利暗嫉妒摩西,或者拿答和亚比户拿凡火献给神,都是犯了同样的错误。

我们今天会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呢?会的。

这是美国目前教会面临的一个问题之一。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很多人在基督教环境的浸润下长大,很容易翻的一个错误就是把“熟悉”(familiarity)等同于“亲近”(closeness)。很多人有很多基督教方面的知识,就认为他了解了耶稣的信仰方面的真理,不愿意敞开接受耶稣基督为他们的救主。一个人是否得救了,并不取决于你从小听过了多少基督教的知识,而是你与耶稣极度的关系如何。我在美国碰到不少基督教家庭长大,但是并没有个人接受基督信仰的人。

或者有人在某个基督教组织或者教派里担任领袖久了,就自然觉得自己是属灵的领袖。这都是想当然。不是说在基督教某个组织里担任具体的职务,就不会是神拣选的属灵领袖。而是说,有些是,有些不是。你是不是属灵的领袖,并不是取决于你世俗或者宗教的职务有多高,而是取决于你与神的亲近关系,以及神对你的呼召和托付如何。

在神的家中服事是有等次的。不是说,我们不可以进步。而是我们的进步和提升并不来自于我们的野心、僭越或者自以为是,而是来自于我们圣别和亲近神的程度。摩西和亚伦的职责,除了在至圣所服事神之外,还是替哥辖这样的人代祷,让他们更加圣别,并且祈求不因为他们不够圣别而犯僭越的罪,并且因此受到审判,导致他们的支派被剪除的危险。

而对于中国这样的国家来说,大多数人还是不认识神。他们的光景就好像保罗在罗马书描绘的那样。神创造了万有给人们享用,所有的创造都在诉说着神的大能,但是很多人却被黑暗蒙蔽了心思,不承认有神。这也是一种轻慢。

同样,作为祭司和利未人的侍奉,也是替他们代祷,让他们脱离罪。今天教会的职责也是这样。

圣经记载,神是不可轻慢的(加拉太书6:7)。我们做为在教会里服事神的人,神是轻慢不得的。我们的眼目应该聚焦于神,和我们要服事代祷的人,而不是别人的工作或者果效。我们不应该关注别的祭司在做什么,因而产生嫉妒和争竞的心理,而是单单关注神,并把神托付给我们的人照顾好。如果我们自以为基督教这一套都很熟悉了,慢慢把“熟悉”等同于与神“亲近”的关系,我们就会容易犯错误。

耶稣在马太福音7章,22-23节说:“当那日,许多人要对我说,主阿,主阿,我们不是在你的名里预言过,在你的名里赶鬼过,并在你的名里行过许多异能么?那时,我要向他们宣告: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行不法的人,离开我去罢。” 这里的“认识”,就是耶稣对我们的亲密的认识。耶稣是神,祂无所不知,祂怎么能不认识我们呢?这里的悲剧就是我们这篇文章里讲的,这些人自以为和主“熟悉”,但是主却说祂和他们并不“亲密”。

现在对神轻慢的灵不仅弥漫在中国这样基督徒占少数的国家,也弥漫在美国这样的基督教国家,因此也弥漫到美国的教会里面。这个对神轻慢的灵是从撒旦来的。撒旦也曾经和神很“熟悉”,但是他犯了僭越的罪,因为他希望与神平等。

撒母耳记24章1节,明确提到撒旦激动大卫去数点以色列人。大卫数点以色列人也是轻慢神,大卫企图在数点自己的功劳,而没有尊神为大,因此受到神的审判,瘟疫临到以色列人。这次瘟疫死了7万人。后来耶和华在天使准备灭耶路撒冷城的时候,后悔降灾。大卫看见灭命的天使就说,是我犯罪,为什么要惩罚以色列人呢,惩罚我和我的父家吧。后来先知迦得让大卫在耶布斯人亚劳拿的禾场上给耶和华筑祭坛献祭,瘟疫就止息了。大卫虽然犯了罪,但是他的心向神柔软,不刚硬,很快悔改了。筑坛献祭只是一个预表,真正的祭就是大卫在诗篇51篇所写的“忧伤的灵和痛悔的心”,别的祭物都不如这些让神喜悦。

当我们面临瘟疫横行的时候,最好、最快结束瘟疫的办法就是悔改,愿我们都做大卫,很快悔改。不做扫罗,他不悔改却给自己找理由;愿意我们更不做埃及法老,心里刚硬。我们教会的职责就是首先自己悔改,然后代祷让世人悔改。这个或许就是我们可以从哥辖的故事中学习到的教训。

睚鲁写作于2020年3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