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我们这次读完罗马书一章之后,请大家提出我们不明白的问题,但是大家却沉默了一段时间。我开玩笑说,这就是老基督徒的光景,就是读完了一章圣经,好像什么都知道,但是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因为老基督徒对于圣经比较熟悉,读完罗马书一章这样的圣经,所有字面的意思似乎都知道,但是却没有得到新鲜的亮光和圣灵来的感动。这对于老基督徒来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光景。就是我们知道了很多关于圣经的知识道理,但是却没有新的亮光和感动。圣经的话是娄格思,神常时的话;也是雷玛,神即使的说话。罗马书1章17节说,“因为神的义在这福音上,本于信显示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本于信得生并活着。”据说,圣奥古斯丁就是看到这一节经文,而得着光照悔改得救的。马丁路德也是因为这个经文得到感动恢复因信称义的真理。

我在聚会中说,我们在2020年5月中旬来读罗马书一章,圣灵也会光照这一章圣经来对我们即时的说话。我们的读经不在于逐字逐句来解释圣经,而是在于交通这次读经圣灵给我们的感动。我的问题是,在今天新冠肺炎肆虐我们被迫居家的环境中,神可以借着罗马书一章对于我们能够说什么。

我先来提出几个经文,并提出我的问题。

我们知道罗马书是在保罗在哥林多住了三个月期间写作的,他为什么要在哥林多写这封罗马书呢?我们要知道,罗马书有16章的内容,是很长的一封书信。而且在保罗那个世代没有电脑,书信可能是写在羊皮纸上,所以罗马书可能要用多的羊皮纸。到底是什么样的负担,让保罗写这么长的信给罗马的教会呢?

而且在保罗在哥林多写作罗马书的时候,他还没有去过罗马,所以可以说罗马的教会并不是他建立的。因此写作这样一封书信,也是很奇怪的。比如说,假如你是今天的保罗,你建立了一个在洛杉矶的教会,你有负担去牧养这个教会,因此写信给他们;或者你访问过纽约的教会,认识一些那里的人,对他们有负担,也想写信给他们。这是比较可以理解的。但是罗马的教会不是你建立的,你也没有去访问过,你现在突然写了一封信教导罗马的教会,不是很突兀吗?这里面一定有一些隐藏的联系,我们必须看明白这个联系在哪里。我提出这个问题,并说,如果我们明白保罗为什么有负担写作罗马书,我们或许就能明白神对我们今天在这次聚会中即时的说话。

我常常说,圣灵常常搅扰我们的问题,就是祂要借着这个问题向我们说话。

保罗在罗马书15章提到,他打算往耶路撒冷去,因为马其顿和亚该亚人要奉献财务给耶路撒冷圣徒中的穷人。然后他打算之后到罗马去,然后再往西班牙去(罗马15:25-28)。

使徒行传19章21节说:“这些事过后,保罗灵里定意,要经过马其顿、亚该亚,往耶路撒冷去,又说,我到了那里以后,也必须去罗马看看。”当时保罗在亚西亚的以弗所,而亚波罗在哥林多,保罗给一些亚波罗职事下没有受圣灵的浸的人按手祷告,让他们受了圣灵的浸。后来他“灵里定意”,要经过马其顿、亚该亚并到耶路撒冷去,还说也“必须”去罗马看看。我们知道保罗去耶路撒冷的原因,是把马其顿和亚该亚的奉献带给纽约的犹太穷人基督徒。但是保罗为什么说“必须”去罗马看看?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保罗做出这样的决定,必须去罗马看看呢?而且虽然保罗觉得必须要去罗马看看,但是他也并不清楚他是否能成形,因为他在罗马书1章10节说,“祈求神,或许在祂的旨意中,终能顺利的往你们那里去。”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其实保罗在写这封书信的时候,也还不确定是否能够前往罗马,依然在祷告神给他开路。

保罗定意到耶路撒冷之后,就受到一些亚迦布和门徒等人的预言(使徒行传21章),说他到耶路撒冷要遭遇捆绑,包括路加等门徒也反对他去,但是保罗定意要去,说不但自己被捆绑,或者就是为主殉道也准备好了。因此他去耶路撒冷之后,是做好了殉道的准备的,因此他对于自己是否能够到罗马,他还不知道。只等到了使徒行传23章11节才记载说,主夜间向保罗显现,应许保罗会顺利前往罗马。但是保罗在哥林多写作罗马书的时候,还不知道神是否给他开路让他前往罗马。换句话,神给了他一个负担前往罗马,但是却还没有给他开路。

到底保罗从哪里得到的负担要去罗马看看呢?圣灵感动我们,注意到使徒行传18章1-3节的经文,这个经文就揭示了我们提出问题的答案。

使徒行传18章1-3节说:“这些事以后,保罗离开雅典,来到哥林多,遇见一位犹太人,名叫亚居拉,他按籍贯是本都人;因为革老丢曾命令犹太人都离开罗马,所以新近带着妻子百基拉从义大利来,保罗就到他们那里去。他们本是以制造帐棚为业的,保罗因与他们同业,就和他们同住作工。每逢安息日,保罗在会堂里辩论,劝导犹太人和希利尼人。”

圣灵特别光照我们注意到这些经文里的这句话,就是“革老丢曾命令犹太人都离开罗马”。为什么革老丢要命令犹太人离开罗马呢?我们知道早期的教会的基督徒多数可能是犹太人,虽然是在外邦,但是教会里也有很多犹太人。只是后来福音传开之后,外邦人才逐渐增多的。

我们上网查证了这一段的历史。历史上记载,罗马城存在犹太人和外邦人的矛盾,当时的情形就好像后来德国二战时期的情景有些类似,就是反犹主义非常兴盛。以至于在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产生了很多的冲突。在大约主后40年,罗马执政官受到反犹太主义分子的拉拢,就开始逼迫犹太人,这些逼迫措施包括烧毁犹太人会堂并逼迫他们吃猪肉等,后来也引起很多暴乱。当时的该撒加里古拉并没有处理好。后来革老丢继位之后,他回复了犹太人的一些地位,事情就暂时解决了。但是后来犹太人又受到别人的煽动闹事,以及那里因为基督徒福音传扬十分活跃,因此就造成基督徒和非基督徒之间,以及犹太的基督徒和其他反对福音的犹太人之间的矛盾。因此革老丢可能为了避免这些麻烦,就把犹太人都赶出罗马了。但是革老丢的法令什么时候失效的,就无从得知,反正后来很多犹太人又陆续回到了罗马。

总之,我们从这些历史的记载和罗马书一章的记载可以推测出一些情形来。第一,就是罗马的福音十分昌盛。保罗在罗马书1章8节说,他因为罗马教会的人感谢神,因为他们的信心传遍了全世界。就是说,保罗在去罗马之前,罗马就兴起了大复兴。第二,但是保罗为什么还从神得着负担,并在使徒行传23章得着耶稣的认证,他一定会到罗马去呢?罗马1章11-13节说,“因为我切切的想见你们,要把些属灵的恩赐分给你们,使你们得以坚固;这样,我在你们中间,因你们与我彼此的信心,就可以同得鼓励。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我屡次定意往你们那里去,要在你们中间也得些果子,如同在其余的外邦人中一样,只是到如今仍有拦阻。”从这些经文里,保罗的意思很清楚,他要去罗马的目的是坚固这些罗马的基督徒,并且彼此鼓励,以及多传福音结一些果子。

保罗的目的主要是坚固和加强罗马的教会。我举了一个战争中的例子来说明。比如两个军队打仗,争夺一个山头,但是你来我往,这都不能算是坚固了这个地方。只有你把一个地方争夺下来,并在那里建立了根据地,才能算是稳固了。同样,在罗马的情形也是这样。虽然在罗马兴起了复兴,但是既然犹太人都被赶出来了,这就说明教会在罗马还没有站稳脚跟。当百基拉和亚居拉和保罗一起支帐篷的时候,可能会和保罗详细讨论这些情形,因此就给了保罗一个负担,去帮助罗马的教会并给他们加强。而且根据使徒行传的记载,保罗是在使徒行传18章碰到百基拉和亚居拉的,而且是在使徒行传19章才记载,保罗才在灵里定意和决定必须要去罗马一下。所以,我们可以大胆推测,是因为保罗和百基拉和亚居拉的相遇,让保罗对罗马教会有了负担。

我们再看罗马书16章的记载,保罗在那里提到一大堆人名,说明他认识很多在罗马的人。在罗马16:3节,特别记载问候百基拉和亚居拉,这说明百基拉和亚居拉已经回到罗马了,但是圣经并没有告诉我们,历史也没有记载,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回到罗马的。除了百基拉和亚居拉之外,保罗还问候了包括姊妹菲比(16:1)、还有在“亚西亚归基督初结的果子”(16:5)以拜尼土、和保罗一同坐监的安多尼古和犹尼亚等十几个人的安。这说明保罗在这里认识不少的人,因此,虽然他没有建立罗马教会和去过罗马,但是他的确可能通过他们,特别是百基拉和亚居拉等人和他的接触,把对罗马教会的负担加给了保罗。

因为保罗当时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顺利到达罗马,所以很有负担把福音详细的内容写给罗马的教会,帮助他们认识纯正的福音。保罗在罗马书16章结尾的25节说,“神能照我的福音,就是关于耶稣基督的传扬,照历世以来密而不宣之奥秘的启示,坚固你们。”这个口气很大。换句话说,可能罗马的教会有一种情形,就是虽然有复兴,但是罗马教会的基督徒对于这个福音的认识还不够深刻,甚至在传扬上或许出现了偏差等情形。这种情形或许借着百基拉和亚基拉以及与保罗同坐监狱的安多尼古和犹尼亚告诉了保罗,因此保罗才有负担,写作一封详细的书信介绍关于耶稣基督的福音,帮助罗马的教会更好的理解福音,并坚固他们。

罗马书常常被神学家称为“保罗福音”,虽然它没有被放在福音书里,但是却是对于耶稣基督的福音一个非常详细的解释。有很多神学家评论说,保罗的福音对于后代的人们理解耶稣基督的福音帮助很大,我们前面提到的奥古斯丁和马丁路德就是因为罗马书得到帮助的人的一些代表。

为了更好帮助弟兄姊妹理解保罗去罗马的经历(包括保罗得着负担要去、环境不允许他去、到后来终于成行),我分享了我的一些经历。虽然是狗尾续貂,但是希望能够更好帮助大家理解保罗的这个属灵经历,以及对于我们今天其他人的意义。

我2016年1月份去美国俄勒冈州参加一个先知特会,求问十年不孕方面的难处,并学习如何倾听神的声音,这次特会里神不仅告诉我2016年要有孩子,而且告诉我“睚鲁的圣经世界 ”这个职事是出于祂的。但是我在地方教会得救,从来没有想过拥有自己的职事,也没有想过去服事中国的教会。但是在这个特会之前我读了美国先知恰克皮尔斯(Chuck Pierce)的书,讲到1980年代耶稣对他显现,告诉他神对中国一直到2026年的计划,中国会变成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而且最后在中国会兴起一个属灵的大复兴,这个大复兴将要传播到全世界,极大地改变中国和世界。我到了特会那里,主讲人之一就是恰克皮尔斯,他又重复了这个故事。

我有一天回来之后走在华盛顿DC的大街上,想起这个异象来,忽然我听到圣灵问我,“什么是大复兴?”因为我之前没有那么清楚听到神的说话,所以我大吃一惊。我马上在灵里回答祂说:“我听说,中国十分之一的人都是基督徒了,还不是已经有大复兴了吗?”因为我在海外得救,从来没有参与中国的教会服事。我在地方教会接受的教导主要是服事海外的华人华语学者和学生,从来没有想过去服事国内和美国人的教会。圣灵立刻反问我:“如果十分之二呢?”我更吃惊了,立刻在灵里算了一下,还会一亿中国人得救。这次与圣灵的对话,让我大大改变,我开始对中国有了负担。

但是虽然我对中国有了负担,但是神并没有给我开路,反而是带领我走上预备的道路。神不仅把我带离开地方教会,到灵恩派接受圣灵的浸和学习各种恩赐,并且到联合神学院学习教牧学博士。我目前的光景就是这样,虽然对中国有负担,但是在环境上神还没有给我开路。但是借着祂自己对我的说话,和先知对我的预言,都是这样指明我的道路。一个韩国先知给我预言说,神让我的职事基地设在美国,但是我会跑遍中国去服事,同时神会给我开启去美国人教会服事的门。还有其他先知的预言和主自己的话语都给我印证。这些都是和保罗这里的属灵经历是类似的,就是神会给我们一个负担,但是环境上并不给我们开路,其实这个环境就是神对我们的引领,让我们完成一些祂计划里的事情,比如,这里就是让保罗完成罗马书。我自己的经历,就是能够完成博士的学习和其他很多的写作项目。我经过这一系列的过程,我就明白了神对我的旨意,就是预备我、成全我,有一天祂会让我去帮助坚固和加强中国的教会和美国的教会。

这不仅是我套用自己的经历,来企图理解保罗的经历。我也挑战每一个弟兄姊妹都求问神,在这个新冠肺炎的环境中祂对你的引领和预备是什么。一个姊妹交通说,她感觉到神利用这个时间预备她好好准备会计师资格考试;另外一个姊妹,发现神利用这个环境让她借着一些其他身体上的疾病,来学习在信心上认识神和经历神的医治,好预备她将来更好服事祂。中国人讲危机,危也是机,但是如果你没有祷告神清楚神对你的旨意,你就可能浪费神给你的机会。愿意我们都这样祷告神,从神得着引领,抓住神给我们预备的机会。一个弟兄说,这个疫情也让很多罪人被曝露,神给他们机会悔改,也给很多人经过试炼加强他们的信心。 我们在结束的时候,也替中国、美国和世界各地的人祝福,祷告。愿意神能够怜悯世人,让他们不要把神给我们的阳光、空气和水的恩典忽略不计,好像罗马一章20节所说的,“自从创造世界以来,神那看不见永远的大能,和神性的特征,是人所洞见的,乃是借着受造之物,给人晓得的,叫人无法推诿。”神稍稍允许环境改变一下,我们人就脆弱的无法承受,所以我们一定要悔改转向神。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