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2章第一段(1-16)讨论了保罗对自义的人的批评,比如第1节说,“人哪,每一个审判人的!你是无法推诿的,你在什么事上审判人,就在什么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这审判人的,也行同样的事。”第2段(17-29)讨论了保罗对犹太人夸口律法的批评,比如17节说,“ 你名为犹太人,又倚靠律法,且指着神夸口”,但保罗在23节又批评他们是“指着律法夸口,自己却犯律法玷辱神”。

这些话听起来都很刺耳。换了你是罗马的一个圣徒,你打开保罗的信,才看到第二章,就觉得保罗在骂人,你是什么感觉呢?还有,保罗为什么要这样责骂罗马的信徒呢?你可以说,保罗并不是在责骂罗马的信徒,而是在责骂别人。可是保罗又没有提到名字,所以我们无从得知。但是,保罗在24节引用旧约的话说,“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们受了亵渎。”可见,他的确是在批评犹太人,而早期教会里有很多犹太人,罗马教会也有不少犹太人,所以很难说,保罗不是在批评罗马的教会。

你想象一下,如果A写信给B,结果批评C,可能是因为A和B都不喜欢C。这是可能的。但是保罗不是这样的人。保罗没有必要写信给一个人,却批评另外一个人,因为这不是保罗作为一个基督徒的品格。保罗之所以写信给一个团体,主要还是针对这个团体的一些问题,提出纠正。比如保罗写哥林多前书和哥林多后书,是针对他建立的哥林多教会的问题。

但是一个弟兄提问说,保罗之前都没有去过罗马,为什么能够对罗马的教会写出这样一个严肃批评的书信呢。我回答说,罗马16章保罗提到问候他认识的罗马教会的十几个人。其中3节提到百基拉和亚居拉。因为犹太人被强迫离开罗马的时候,在哥林多见到了保罗,他和保罗都是支帐篷的,所以他们在使徒行传18章见面之后,使徒行传19章才记载保罗决定要去罗马看一看。而且罗马书16:5还提到百基拉和亚基拉家里有教会,换句话说,百基拉和亚居拉是罗马教会的领袖之一。我们不知道罗马教会到底有多少人,但是至少一些教会领袖是和保罗熟悉的。16:7节,还提到两个人和保罗一同坐监狱,这两个人是安多尼古和犹尼亚安,保罗说:“他们是使徒中著名的,且比我先在基督里。”这就说明,罗马教会有使徒,这些使徒不仅比保罗先在基督里,而且他们与保罗一同坐过监狱,是狱友。所以他们也和保罗有交情。那么百基拉和亚居拉与保罗一起支帐篷的时候,以及安多尼古和犹尼亚安一起坐牢的时候,他们可能对保罗说了些关于罗马和罗马教会的事情,让保罗对罗马教会如此有负担,以至于写了16章这么长的罗马书给他们。

我们上一次提到了,保罗的时候写信可能是写在羊皮纸上,这么多的内容不是像今天有电脑、邮件或者纸张那么便利的。既然不那么便利,就一定要很强的负担。

使徒行传18章2节说,“因为革老丢曾命令犹太人都离开罗马,所以新近带着妻子百基拉从意大利来,保罗就到他们那里去。”历史记载证明,当时的犹太人和外邦人有很多的争议,甚至引发了动乱,以至于革老丢命令犹太人离开罗马。从这个历史,我们可以看见罗马教会所处的时代背景。我们推测,犹太人和外邦人的矛盾,不仅是在教会之外,也在教会之内。比如保罗在林前1:22节说的话“犹太人是求神迹,希利尼人是寻求智慧”,就彰显了保罗对此的观察。保罗是在哥林多遇到了百基拉和亚居拉,也是在哥林多那里写了罗马书,也是在哥林多的时候决定了要去罗马看一看。这句话就可能反映出保罗对罗马教会的观察,就是犹太人和外邦人都有自己夸耀的地方。保罗在林前1:23节接着说,“我们却是传扬钉十字架的基督,对犹太人为绊脚石,对外邦人为愚拙”。这也是保罗的心声。

我们相信在罗马的教会,好像早期的其他的外邦地的教会一样,有犹太人,也有外邦人。有犹太人、也有外邦人,就会造成很多观念上的冲突。比如,在加拉太书2章记载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就是彼得在平常的时候,也和外邦人一起吃饭的,但是雅各那里来人了,他因为害怕奉割礼的人,就不敢和犹太人同桌吃饭了。他就装假,甚至连巴拿巴也跟着他们一起装假。可见犹太基督徒中间要求割礼,就是按照犹太律法生活的压力是很大的。同样,我们可以猜测罗马的教会中,这样的难处也是存在的。犹太人希望得救的外邦基督徒,能够接受割礼或者按照律法要求来做基督徒。但是外邦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外邦人不见得会屈从犹太人这样的观念。在犹太人可以夸耀自己的律法的时候,外邦人、特别是希利尼人也可以夸耀自己的智慧和哲学。

教会的问题,有些是特定时间和特定地点的问题,而有些问题则是超越时空的,在现在的教会也有这样的问题。我举了自己在教会中遇到的几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我们是中国人,在美国的中国人的教会里,常常有来自台湾的人,也有来自中国大陆的人。很多大陆的人认为台湾是属于中国的,主张统一,很多台湾的基督徒希望独立。但是大多数的时候,弟兄姊妹学习了功课,就是不谈论政治,只谈论属灵和如何爱主、服事主,也就相安无事。但是总是有人会比较不遵守这个规矩。有一次,我就看到一个主张统一和主张台独的人发生了争执,最后很不愉快。这就是一个现代教会中例子。

这是在我所得救的地方教会发生的事情。地方教会的领袖李常受非常注重教导“活基督”(live Christ or live out Christ),就是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不是按照自己的文化和宗教而活,而是按照基督在我们里面的生命而活。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就是李常受和一些美国基督徒在一起,他们在吃奶酪,李常受也说吃一块。一个美国基督徒姊妹马上说,“我以为中国人不吃奶酪呢”。李常受立刻回答说,“姊妹,我不是中国人。”这个故事是一个美国基督徒弟兄讲述的,他说这个事情给他很大的震撼。他很尊敬李常受,认为李常受是“活基督”的典范,他不是在凭着 一个中国人的生命而活,而是在凭着他里面的基督的生命而活。这个美国弟兄感叹到,他当时都无法自然地说出,“我不是美国人”,因为他感到自己的生命还是凭着美国人的文化而活。

地方教会虽然教导“活基督”,但是在很多美国的教会成员和华人成员之间却也有类似的冲突。比如,很多中国的基督徒在服事饭食的时候,常常做中国菜,有些美国人也喜欢吃中国菜,就无所谓。但是有些美国人不喜欢吃中国菜,就抱怨说,“天天吃中国菜”。我在地方教会聚会十三年的时间,因此有很多这样的经历。一个美国弟兄就对我说,地方教会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有太多的中国文化。因为地方教会起源于中国,而且创始人是中国人,很多成员也是中国人,自然受到了很多中国文化的影响。这个话我作为中国人听起来当然不喜欢听,而且我明显看到这个美国基督徒是凭着美国的文化而活。因此可以揣测保罗讲这些话,可能罗马的基督徒听上去的确会觉得有些刺耳。但是其实这个美国弟兄的观察或许有对的一面。

中国人的文化注重集体主义和尊重权威以及老人,美国人的文化注重个人主义,不太尊重权威和老人,这都在教会里反映出来。我记得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我们在上一门课程,叫做“组织文化”课,我们有一个作业需要观察一个组织来研究这个组织的文化。我建议我们小组观察一下我们的教会,我们三个中国同学就来到我们教会观察并写作了我们的研究论文。我们的方法是每一个写下自己的观察,通过不同的观察来比较这个组织的文化,并得出我们的结论。我们的教会有一半的中国人,一半的美国人。我是教会的成员之一,代表教会内部的看法。另外两个人都不是信徒,我都曾经邀请他们来过教会,他们并没有兴趣。因此在写作这个观察课的时候,我们的角度自然不同。我都是从教会是爱、光,弟兄姊妹彼此合一作为地方教会的特点来写作的。地方教会主张活基督不活文化,因此我们唱歌的时候,都唱同样的歌,但是却各自用各自的语言来唱歌,这表明我们虽然文化不同,但是我们在基督里都是一。但是他们的观察不一样。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虽然这个教会主张在基督里合一,但是他们还是活出自己的文化。他们举出的例子是,当一个教会的领袖、一个中国人来到餐桌的时候,我们几个年轻的中国基督徒站起来给他让座。他们因此得出结论说,这个教会深受中国权威式文化的影响。年轻人站起来给老人让座在美国并不是常见的现象,因此他们教会的中国人不知不觉还是受到了亚裔权威文化的影响。我对此观察不以为然,认为我们是爱戴尊敬这个弟兄才这样的,是出于爱。但是后来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让我不得不重新思考。有一个美国退休的白人弟兄常常来这里参加我们的聚会,他80多岁了,走路比较慢。有一次我也给他让座,他感谢我说,你真好,我这把年纪在美国,年轻人都嫌我碍事,会让我不要挡道,你们年轻的中国人不是这样。听他这样说,我才知道的确美国的文化和中国的文化在对待老人的事情上的确是大有不同的。

我这么说,并不是否定地方教会的“活基督”的教导和实行。相反,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是很多教会特别需要的。我记得,在2008年的时候,我一天早上在巴尔的摩的一个医院看医生,我就在唱一些我们教会的一个弟兄用熟悉的基督徒音乐旋律谱写的圣经经文,我在操练在等候看医生的时候,也“活出基督”来,我一边哼着歌曲,一边心里非常喜乐。旁边一个黑人女子就问我是不是基督徒,为什么你这么喜乐。我说,我是基督徒,我按照李常受弟兄教导的在操练,在任何境况下都活出基督,所以我现在在等候看医生的时候就这样操练。她告诉我说,她听说过并读过倪柝声的书籍,但是从来没有听过李常受的名字。回去之后她按照我的推荐开始阅读李常受的著作,后来她多次写信对我表示感谢,她说她在灵恩派的教会聚会几十年,从来没有听到人教导要“活基督”。

在今天美国社会种族对立严重的情况下,“活基督”而不是“活文化”和“活种族”或许是一个很好的答案,来帮助解决这些对立的问题。如果每一个基督徒,能够按照在我们里面的基督的生命而活,而不是凭着我们天然的肉体、宗教、文化和种族而活,自然就能成为世界上各种矛盾冲突的解答答案。但是如果教会的成员,都是各自按照自己的种族、文化而不是基督的生命来活的话,很难想象世界会有解决问题的答案。换句话说,美国社会中种族对立这么严重的情形,其实是教会的成员在活肉体、活文化、活宗教和活种族的一个光景的反应。从美国教会的光景来说,还是美国的基督徒不够让基督的生命充满我们,也不够从我们身上流露出来。当然这里面也有积极的情景,比如我们看到白人基督徒和黑人基督徒彼此下跪,互相饶恕,就是很好的榜样。如果我们都可以这样,就慢慢会对社会产生更积极和正面的影响。

我在分享了这些个人的经历和观察之后,再次回到罗马书2章谈论罗马教会可能面临的问题,以及保罗的负担。我的推测是,罗马当时的教会,很多犹太人的基督徒并不是活出基督的生命,而是在按照犹太人的宗教、律法和传统来活,不仅如此,他们还可能要求一些外邦人跟从他们的样式来活。很多外邦人基督徒甚至还没有完全脱离罪。因此保罗,才特别有负担写信给罗马的教会,批评这种情形。

所以我们这样分析之后,你再来读罗马书第二章、以及第一章就没有觉得那么突兀了。第一章,保罗在称赞罗马人的信心和福音工作之后,就开始谈论神对不义之人的愤怒(1:18-32),这里讲述了人的种种罪行。比如拜偶像(23)、放纵情欲(24)、同性恋(26-27),以及邪恶、贪婪等至少21种各样的不义(29-32)。这些情形,很难让人不相信这是在谈论外邦人的罪恶。

在罗马2章,似乎保罗话锋一转,好像开始批评犹太人。中国人有句俗话,叫做“各打五十大板”,就是争议的两方,原告和被告来到执法的官员面前的时候,他会对双方各自做出一些惩罚措施,以显示他的公平。这里保罗的举动似乎也是这样,他也是先批评外邦人的罪恶,又批评犹太人的错误。以弗所5:8节说,“你们从前是黑暗,但如今在主里面乃是光,行事为人就要像光的儿女。”保罗在这里对信徒说,我们以前也是活在黑暗里的,也是活在罪恶里,但是我们今天在主里乃是光,要活出光的生活,行事为人好像是光的儿女。这句话其实也可以应用到罗马教会的外邦信徒上。这些外邦信徒上,有没有虽然得救了,但是却没有活出这个光的生命的情形?肯定有。这些都是铺垫,一直到到了罗马7章,保罗讲出自己都有这样的苦恼。他喜欢做的善他做不出来,他不喜欢的恶却行出来。(7:19)以至于他在罗马书7章24节,感叹他自己是一个苦恼的人!谁能够救他脱离这属死的身体?但是在罗马8章,他就说,“因为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2)换句话说,保罗在罗马书信写的是自己的经历,如何胜过肉体和罪恶,而能够得到在基督和圣灵里的自由,就是在生活中活出光来,活出基督的生命来。这就是我前面所说的“活基督”的意思。

保罗写信给罗马教会的信徒的一个目的就是告诉他们,他如何经过胜过肉体、宗教和犹太人的传统的这个过程,来活出在基督里得胜的生命。因此他的动机是帮助罗马的外邦基督徒和犹太基督徒,能够胜过世界上的罪和宗教以及文化对他们的牵绊,能够在基督里得自由。但是保罗不会一开始就谈这么高深,而是从最基础的开始,慢慢铺垫,直到到了罗马8章才释放他的心头负担。

因为你如果不曝露外邦人的罪,他们很难悔改。同样,你如果不能曝露犹太人如何是活律法,以及按照律法而活如何不能彰显基督的生命,你就很难说服他们要活出基督的生命。因此保罗在罗马一章曝露外邦人种种的罪之后,开始在罗马2章曝露犹太人凭律法而活的局限。保罗说人不可自义,不可审判人,你如何审判别人,神也这样审判你,因为审判人的也做同样的事(1)。这里可能揭示了,罗马教会的犹太信徒和外邦信徒之间,有彼此定罪的情形。保罗接着说,神会审判犹太人人,也会审判外邦人。“将患难、困苦加给一切作恶的人,先是犹太人,后是希利尼人”(9)神也不偏待人(11),律法以外犯罪的在律法以外灭亡,律法以下犯罪的必受律法的审判(12),不是听律法的为义,而是行律法的称义(13)。换句话,就是真的要在生活中活出律法的要求来。按照新约的语言,就是把基督的生命在我们生活中活出来,彰显祂对神对人的爱和牺牲。那没有律法的外邦人,他们的良心就是律法(15),只要他们凭着良心生活,就是在守律法。这句话也给可能因为神颁布律法给犹太人而感觉高人一等的犹太基督徒一个当头棒喝。犹太人固然有律法,但是外邦人也有律法,神让他们的良心担当他们的律法。

17-20节,保罗就开始指责这样的犹太人,他说,你名为犹太人,依靠律法指着神夸口(17),觉得从律法受了教导,就更认识神的旨意,也能更鉴赏更美的事(18),甚至相信自己是给瞎子领路的,是黑暗中之人的光(19),是愚昧热的管教者(20),但是21节开始,保罗就批评他们这些犹太人传讲不可偷窃却自己偷窃(21)、说不可奸淫的自己却奸淫(22),指着律法夸口,却犯律法玷辱神(23),以至于神的名因为他们在外邦人中受了亵渎(24)。然后保罗谈论割礼或者律法不是在外面的,而是在心里的,在灵的,不在于字句(25-29),最后全章结束。

哦!如果我是一个在罗马的犹太基督徒的话,我可能会被保罗这些话冒犯的!甚至在昨天,我和太太讨论到美国种族冲突中的一些情形。我说,其实很多的参与者都是基督徒。我说,其实你是特定的种族,要和另外其他的特定的种族的人,特别是受到伤害的人,谈到要活基督、不活种族、文化和宗教,他们根本不会听,甚至会被冒犯的。太太开玩笑说,所以上帝会兴起你这样一些中国人在谈论这个问题吧。我说,越与神同行,越发现神很有幽默感。希望我这些分享,对于在种族冲突情形中的美国教会有所启发。只有教会活出了基督,才能在社会上产生正面的影响。这就或许是保罗为什么对在罗马的犹太人和外邦人的冲突中的罗马教会有负担写下罗马书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