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罗马福音8章是基督徒耳熟能详的一章,特别是其中的名句包括“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8:2)以及“心思置于肉体,就是死;心思置于灵,乃是生命平安。”(8:6)这些都是在谈到基督徒属灵经历的时候,常被引用的经文。但是我们这次交通的重点是,什么是“圣灵的叹息”(8:26)。

我们先来看一下8:26-28:

8:26 况且,那灵也照样帮同担负我们的软弱;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代求。

8:27 那鉴察人心的,晓得那灵的意思,因为祂是照着神为圣徒代求。

8:28 还有,我们晓得万有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

这里圣灵的叹息是什么?希腊原文是στεναγμός (stenagmos),意思就是叹息(groanings),所以从字面来解释的话,是没有什么争议的。但是从属灵的经历上来说,大家的解释不一样。

地方教会的解释比较接近于字面,我在地方教会接受的教导说,当我们在肉体里挣扎,有的时候胜不过一些肉体的难处的时候,圣灵会替我们叹息代求,我们自己也可以常常以叹息的方式来祷告。我们可以祷告说,哎,神啊,我某个软弱胜不过,我也没有办法了,请你帮助我。哎,我这个人啊!

有一段时间,我也常常这样叹息祷告,也很管用。我对自己一些肉体的行为失望、叹息,用这种方式来祷告,求圣灵来帮助我胜过这些难处。神也垂听我的祷告,就帮助我胜过这些软弱。

但是后来我到了灵恩运动中学习,听见的解释却大为不同。一种解释就是说,这里的说不出来的叹息,引申的是林前14章的方言的祷告,因为方言是人所不能理解的,是对神诉说各样的奥秘(林前14:2)。因此当我们用方言祷告的时候,圣灵就会借着我们的方言的祷告和叹息,来为我们代求。这些灵恩派的教师解释说,比如神让我们为万人代求(提莫太前书2:1),也要我们替仇敌祷告(马太5:44),但是我们常常胜不过我们的心思和情感的限制,因此比较少为我们的仇敌和我们不认识的人代求。但是我们在方言里祷告的时候,圣灵就能借着我们的祷告,就是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彼此代求,这样就起到了基督的身体里彼此代求和替万人代求的作用。

比如,我听到美国的一个信心运动的牧师甘坚信(Kenneth. E. Hagin)多次提到一个故事,就是一个在非洲的美国传教士,遇到一个他照顾的家庭的女儿被一个部落绑架,他就亲自去解救这个孩子。到了那里,他给了酋长礼物,酋长也答应释放这个孩子给他。但是酋长却在他带领这个孩子回来的路上,设立了埋伏,要杀死他和那个女孩。正在这个危险的时候,这个传教士突然看见攻击他的土著人开始在他面前下跪,原来这些土著人说看见了巨大的天使保护他们,把这些土著人吓坏了。在同一个时刻,在美国的该传教士的一些基督徒朋友,不知道为什么晚上睡不着觉,感觉灵里有沉重的负担要祷告,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祷告以及如何祷告,就跪下来用方言祷告。他们一直祷告到凌晨,把祷告的负担都释放了,才得以回去睡觉。等到后来,该传教士从非洲回来,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他们谈起这些事情,才发现这些代祷者祷告的时间,正好是这个传教士遇到危险的时间。原来是圣灵感动这些代祷者,为这个传教士遇到的危险祷告,就神奇地帮助他脱离了危险。

美国浸信会背景出身的一个牧师安德鲁·沃麦科(Andrew Wommack)也分享了类似的经历。在我刚刚离开地方教会,学习灵恩运动的教导的时候,听了他很多的信息。因为他的背景是浸信会,而浸信会是极端反对方言祷告的,因此他如何经历了观念的突破,开始使用方言祷告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地方教会的教导也反对方言,因此我也经历了同样的突破,开始用方言祷告。他讲述了一个经历,就是他的女儿出车祸,在他知道这个事实之前,就感觉到灵里有沉重的负担要祷告,但是不知道该为什么以及如何祷告。他就和他太太开始方言祷告,直到祷告的负担释放完了。事后才知道,那个时间是他的女儿出了车祸,但是因为他们的祷告和神的保守,女儿的车虽然完全撞坏了,但是人却安然无恙。他还举了另外一个例子,也是一个人不小心掉下悬崖,他的亲人也得到负担祷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用方言祷告,后来这个摔下悬崖的人也得到了神奇的拯救。

我们在方言祷告中,会常常替别人代祷。我们并不完全认识自己,而圣灵完全认识我们,我们也常常不完全认识神对我们的旨意,而圣灵知道神对我们的完全的旨意。因此在我们用方言的祷告中,圣灵也常常照着神对我们的旨意,替我们代求。

我也有很多用方言祷告得到神奇的帮助的例子。其中一个是我最近关于博士论文的一个“历史论文”的题目。我的博士论文题目是“比较地方教会的申言实行和灵恩派的预言实行。,我的大概论点是,地方教会的申言和祷言背讲的实行,对于帮助弟兄姊妹打下一个坚实的圣经基础以及经历主话的变化非常有帮助,值得灵恩运动和其他教会学习。灵恩运动中的预言实行,虽然有假的,但是也有很多真实的预言,这些从神来的神奇的启示一旦释放出来,会大大鼓励很多弟兄姊妹的信心,也值得地方教会和其他福音派教会的学习。博士论文其中一章必须是一个历史论文,要写作100年以前的一个人物或者一个运动,和我要写作的论文主题都能够相关。有什么能够和地方教会和灵恩运动都相关的100年前的历史人物或者运动呢?

我开始的时候,想到的是写作戴德生(Hudson Taylor),他是100年前的历史人物,而且在中国做过传教士。据说在英国海边看到过一个异象,就是无数的中国人排队走下地狱。这个异象让他早早预备自己,最终到了中国去传扬福音,并且建立了中国内地会。但是我怎么也觉得不对劲。这个异象勉强和灵恩运动注重异象和异梦扯上一点关系,但是和地方教会的历史又没有什么关系。我的心思不够敏锐,悟性也迟钝,实在想不起来更好的人物。我最后实在想不出来合适的题目,就只好出去用方言祷告,祈求圣灵来帮助我,我出去用方言祷告了一个小时。回来之后,忽然得到感动,想到我离开地方教会以后读到过关于达秘(John Nelson Darby)一个评论。圣灵常常通过提醒我们看到过的什么东西来对我们说话。这是圣灵说话的一个方式之一,就是祂会提醒我们,就好像主耶稣说的,圣灵来了会提醒门徒主对他们说过的话(约翰福音14:26)。

我读到这个评论说,达秘带领的普利茅斯弟兄会运动发生在1820年左右,那个时候该运动中也发生了灵恩浇灌的情形。一些聚会中发生了方言、医病、发预言等灵恩运动的彰显,但是因为达秘和一些带头人认为恩赐仅仅属于使徒时代,因此否定了这些灵恩运动的萌芽。虽然灵恩运动在1900年左右还是在美国的“圣洁运动”(受到约翰卫斯理影响的一个教派)中再次诞生,但是神的心意是早在普利茅斯弟兄会中就诞生了这个灵恩运动的萌芽。只不过,因为达秘等人的压制,这个萌芽被扼杀了。

地方教会极其推崇达秘和他的著作,但是我在地方教会接受的教导中,从来没听到过关于达秘和弟兄会这段灵恩彰显的历史的描述。我就去查看达秘的传记和普利茅斯弟兄会的历史,果然有这段历史。

因此我把我的历史论文题目定位达秘和普利茅斯运动。我审视了达秘如何得救、如何在圣公会担任牧师,看见圣公会的腐败而毅然决然和组织的基督教和世界决裂,如何走上追求圣洁的道路。在他的影响下,一大批富裕的弟兄会成员都把财产捐出来,都走上甘愿贫穷服事神的道路。以至于他们复兴所在的地方,一个剧院就关门了,剧院老板不但没有怪罪他们,反而也加入了他们奉献爱主的道路。我又回顾地方教会的倪柝声弟兄如何推崇达秘的《圣经略解》并且推荐给李常受弟兄,李常受如何深受达秘以及后来司可福(Cyrus I. Scofield)函授课程的影响,塑造了他的神学观点。李常受最推崇达秘的一个故事,就是达秘年老的时候孤单一人,走到一个小旅店里,祷告说:“主啊,我依然爱你”。李常受以达秘为榜样,鼓励地方教会的弟兄姊妹学习达秘爱主牺牲的精神。关于达秘的这个经历和李常受基于此的祷告词都被谱为歌曲,加上达秘写作的诗歌,都在地方教会广为传唱。换句话说,达秘和普利茅斯弟兄会准求圣洁和真理的精神和绝对的态度,深深影响了地方教会。

我在回顾了这段历史之后,又回顾了普利茅斯弟兄会中灵恩运动彰显的细节,并且引述达秘如何认为恩赐仅仅属于使徒时代,而不是今天这个时代的,因此扼杀了灵恩运动的萌芽。我没有历史证据证明地方教会对灵恩运动的态度受到达秘的影响,但是地方教会也因为各种原因,和灵恩运动有几次交集之后,最终拒绝与灵恩运动有任何的瓜葛。他们的一个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发生灵恩运动过于追求恩赐,影响了基督徒追求更深的属灵生命。

我的历史论文提交之后,博士导师读了之后说,他的背景是约翰卫斯理会,他对达秘的这段历史根本不了解。虽然他认为约翰卫斯理的影响力更大,对后来灵恩运动的兴起产生了更大的影响,但是他称赞我的论文的确把地方教会和灵恩运动联系起来了,也让他深受启发。另外他说,我的历史论文也和我的整体论文的论点联系起来了。我的论点就是如果能够一方面学习地方教会的申言和祷言背讲的实行,会帮助弟兄姊妹追求圣洁和属灵生命的长大;而且如果同时追求灵恩运动的预言和恩赐,又会帮助教会更好利用神的恩赐来服事人。最终,圣洁和能力、圣经和圣灵、能够汇流,教会会既满了圣灵的果子,又满了圣灵的恩赐,从而带来教会更大的复兴。

这个历史论文的主题和完成,完全是我那一天实在没有头绪之后,出去用方言祷告一个小时回来之后得到的感动。从以上几个例子来看,圣灵的叹息被解释成为方言的祷告,也不能说完全是牵强附会。

但是,这次我们得到圣灵的感动却是在另外一个方面,这个也和我个人的属灵经历十分契合。圣灵住在我们的里面,祂常常感动我们和引导我们。但是有两种情况,是圣灵无法引导我们。第一个情况,就是我们“感而不动”,就是圣灵多次给我们感动,但是因为我们不顺服,圣灵在我们身上没有路。因此祂用说不出来的叹息向主耶稣和天父替我们代求,求天父安排环境和难处,让我们通过环境来学习顺服。这里的8:27-28节揭露了这个秘密:“那鉴察人心的,晓得那灵的意思,因为祂是照着神为圣徒代求。还有,我们晓得万有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这里“那监察人心的”是主或者天父,因为神监察人心,天父晓得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是照着神为我们代求。就好比圣灵对主耶稣和天父说:“你们看,我一直感动他悔改,他一直不听,怎么办呢?给他安排点儿难处吧?人啊,真是不打板子就不知道悔改。对于硬着颈项的人,没有一点儿管教看来不行了。”天父理解了圣灵的意思,就安排主宰的环境来对付我们这个人。我们四处碰壁,到了一个时候才回转向神,终于得救或者脱离某项罪恶或者软弱。这个是很多基督徒的故事。我们聚会中的一个姊妹非常认同这个说法,因为她自己的经历也是证明,神没有打板子的时候,她都一直不能顺服。后来神安排了艰难的环境,她才转向神。我也有很多这样的经历,经历过神很多环境上的对付,所以我知道我在说什么。

但是28节特别说明,万有互相效力是为要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神听从圣灵的代求,给我们安排了环境的艰难,不是要害我们,而是万灵的父因爱我们而管教我们(希伯来12:10)。我们遇到艰难的时候常常怀疑神是否还爱我们,因此罗马8章28节以后,特别讲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8:31-39)。这些经文和上面圣灵的代求都是紧密联系的。

这是第一种情况,就是我们不顺服神的感动和引领。第二种情况,是我们的心思不领悟神的引领和感动。我也有很多这样的经历。在2015年前后,神一直带领我离开地方教会,到灵恩运动中学习,为了将来的汇流预备。后来主在异梦里对我显现,也说到这个汇流。但是当时我的心思无法理解神的带领。我的基督徒经历和神学完全被地方教会的教导所塑造,我到灵恩运动中学习可以说是离经叛道的。我充满了恐惧和不确定,一直不敢迈出这一步。因此圣灵就按照说不出的叹息替我代求,天父给我安排了环境,就是我十年不孕,地方教会的人不能帮助我解决这个问题。圣灵又感动我去灵恩运动中寻找有先知恩赐和医治恩赐的人祷告帮助我们,终于逐渐开启了我的眼睛,才知道地方教会之外还有很多的丰富,我也发现灵恩运动很多地方被人污名化了,其实灵恩运动有很多真理和真实的恩赐。

我在地方教会寻求祷告帮助都无法获得医治,我们通过试管婴儿和中医治疗的各种尝试也都失败,最后神亲自对我说话,通过先知性的预言,告诉我们有孩子的具体时间和性别等,终于得到了一个神迹宝宝。神多次对我说话,也多次引领我,但是因为我的心思迟钝和无法突破我的传统教导,因此不明白、也跟不上神的引领。所以圣灵用叹息代求天父给我安排了种种环境,最终可以说逼迫我离开了地方教会,来到灵恩运动中学习真理和恩赐。

从我以上举的例子和我的个人经历,你会看到,圣灵有的时候,是通过说不出来的叹息与天父和主耶稣对话,27节里的“那监察人心的”是神和天父自己。天父听到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叹息,就会出手给我们安排环境,管教我们。看到这个,你应该明白,如果你能够顺服或者明白圣灵的引导,并跟从圣灵的引导,你在生活中会少很多环境上的难处的。每一个难处,都是神和天父特别许可的,是为了帮助你得到某个教训并且学习在生命上长大。因为在神,永远不会错。

希望这些话能够祝福你,我也祷告,你能够顺服而且明白圣灵对你生活的引导。你如果在某项难处里面,我也祷告你能看见天父对你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