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睚鲁的圣经世界-路得记

路得记只有短短的4章,但是却是圣经中非常重要的一卷书。它是承前启后的一卷书,前面是士师记几百年甚至更久的混乱的以色列历史,就是以色列人背弃神因此神审判他们,他们悔改祈求神的帮助因此神又拯救他们的一个循环。总的来说士师记的光景不是很好。后面是撒母耳记,记述大卫的产生以及神借着大卫所做的奇妙的工作。

路得是外邦的摩押人,嫁给犹大借着他玛生的后裔波阿斯(撒门从喇合氏生波阿斯),然后生了俄备得,俄备得生耶西,耶西生大卫王。(马太福音1:5-6节)马太福音的家谱看上去非常简单,但却是整个旧约的浓缩。你如果想把这些家谱都搞清楚,你就会需要熟悉整个旧约以色列人的历史。

同样,路得记开头短短的记述,讲述到士师秉政的时候,以色列遭遇了饥荒,拿俄米的先生以利米勒离开犹大的伯利恒,到摩押乡间居住。结果以利米勒和两个儿子玛伦和基连都死了。这前面三节简单记载了这个故事,其实这里就是在浓缩性地概括士师记的历史。士师记的历史好像一个酷寒的严冬,大地一片消杀,到处都是枯枝败叶,但是在寒冷的冬天审判大地的时候,新生命在地下孕育着,只等着春天的来到,你就会看见“待到春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笑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的情景。就是好像中国的梅花一样,含苞欲放。圣经是圣灵感动写作的,我常常说,圣灵是世界上最好的剧作家和创作者。圣灵在路得记描绘的这幅图画,就好像是中国传统水墨画的作者,首先在宣纸上画了几根黑色的枯枝,看上去没有多少生气,但是没有多久祂用鲜艳的红色画出了几多绚丽的梅花,这一副画就成了一个神采奕奕的作品。

士师记秉政的黑暗时期,就好像这个中国水墨画上的枯枝,而路得经历的奇妙救恩的故事,则是圣灵在这个枯枝上开放的梅花,虽然寒冬依然翘料,但是梅花却开始绽放,春天已经来临。路得是这朵梅花,宣示着人类的救主,耶稣基督还有几代就要来了。这是何等振奋人心的事情。你如果是旧约的先知,或者在圣殿里盼望耶稣基督来到的西缅或者安娜,你看到这个图画,会何等的兴奋!路得生俄备得,俄备得生耶西,耶西生大卫,大卫的后裔耶稣基督的降临,已经指日可待了。虽然不是一夜之间的事情,但是具体的时间已经安排好了。可惜的是,人都不有这样先知性的看见,反而看见的是黑暗的猖狂和寒冬的肆虐。

中国诗人海子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我并不熟悉海子的诗歌,只不过北师大毕业的一个好朋友是个海子迷,他告诉我海子的诗歌并且告诉我海子卧轨自杀的故事。到底是什么样的痛苦,让人们可以我轨自杀,我不理解,我只能说,海子并没有活出他诗歌所写的理想。黑暗是暂时的。约翰福音说,黑暗从来未胜过光。即使是在你人生最黑暗的时刻,其实,黎明已经近了。即使是在寒冬最严酷的时刻,春天的脚步已经悄悄的走来了。

士师记就是这样一个黑暗的严冬,路得的出场,就描绘了春天来临之前绽放的一朵梅花。我们在这次的速读圣经中,描绘了这幅美丽的图画,详情可以收听我们的录音,不过在这里我希望能够简单回顾一下我们交通的内容。

神的审判带进救赎

我一直说,神的审判不是目的,只是手段,目的是带进救赎。很多人误会神的心意,把神想象成为一个凶神恶煞。以利米勒和两个儿子都受到神的审判死了,拿俄米当然感觉很苦,拿俄米的意思是蒙神祝福的,她苦到一个地步,甚至回到犹大乡间之后,还告诉其他以色列人说,不要叫她拿俄米,要叫她玛拉,意思是苦水。

我和太太经历了十年不孕的痛苦经历,过程真是苦,经历的争吵、挣扎、眼泪和痛苦,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难以想象。那个时候和我们聚会的一对夫妇也是多年不孕,那个太太有一天就对我们说,感觉神对她所做的一直是剥夺、剥夺、再剥夺,别人有的,她都没有。加上生活中其他的难处,她的生活就好像在玛拉的苦水里面。(当然后来她得了一儿一女,我们也有了一个神迹女儿。)回想那个时候,我们真的是学了很多的功课。在艰难的环境中,我们应该擦亮我们的眼睛,看到前面的希望。

拿俄米预表我们的旧人,路得预表我们的新人

其实说拿俄米预表我们的旧人有点儿不太准确,或者是好像说的过早了。因为首先应该是说,以利米勒和他的两个儿子玛伦和基连才是预表我们的旧人,他们经受了神的审判被杀死了。但是拿俄米可以预表我们旧人在属灵经历中经过的挣扎。我们都知道,我们一旦得救之后,我们的旧人就与主同钉十字架了,但是在经历中我们的旧人依旧还是顽强。从属灵事实上来说,我们的旧人的确是死了。但是从属灵经历上来说,我们的旧人还需要模成基督的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旧人难免会有抱怨。这就是拿俄米的经历。而路得预表我们的新人,当拿俄米在那里经历死的时候,生命就在路得里面发动,结果产生了一个后代,就是俄备得。这个孩子虽然是路得生的,但是人们都说他是拿俄米的孩子,因为拿俄米也的确做了她的乳母。拿俄米的经历和路得的经历其实是一起的,或者一个人的两面不同的经历,它们在那里交织在一起,最后产生一个新人。

我常常分享说,听说《红楼梦》的作者有的时候把同一个人的故事写在不同几个角色身上,圣灵在写作圣经的时候,也常常使用这种写作手法。圣灵常常把我们一个人可以有的属灵经历,分开放在不同的几个人身上,你如果有属灵的领会力的话,你会读出他们其实是一个人,或者说这些人的经历其实可以是一个人不同的属灵经历。

比如圣经记载扫罗家和大卫家争战很久,这也是可以预表我们一个人身上旧人和新人争战的经历,最后当然大卫所预表的新人得胜。同样,这里拿俄米和路得的经历也交织在一起,给我们看见一副新人和旧人对事物反应不同的图画。比如,面对神的审判,旧人拿俄米说,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但新人路得则安息在波阿斯(预表基督)的脚前,好像伯大拉的玛利亚一样。旧人拿俄米说,你们跟我干什么,我能生个儿子给你们做丈夫吗?新人路得说,除非死能让我与你分离,你到哪里我也到哪里,你的神就是我的神。旧人拿俄米抱怨命苦让人叫她玛拉,但是新人路得从来没有抱怨过,先生死了没有抱怨,自己是摩押人从来没有怨天尤人过。你要知道圣经中神说过,摩押人十代不可入神的会。按照现代人来说,她大有可以抱怨的,比如:“我生来是有色人种,我种族受到诅咒,我先生还死了,等等”。但是整个路得记里面,你听不到她一句的抱怨。她的言语举止,就非常好像彼得说的,那种才德的妇人用“温柔安静的灵为不朽坏之装饰的心中隐藏的人”,在神面前是极有价值的。(彼得前书3:4)

拿俄米预表圣灵,路得预表新妇

我前面说过圣灵往往在写作圣经的时候,把一个人可以有的不同经历放在不同的人身上。另外,圣灵也常常使用同一个人、事、物预表不同的属灵事物或者经历。比如,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圣经既用狮子比喻犹大的支派的狮子耶稣基督,也用狮子来比喻遍地吼叫准备吞食人的魔鬼。

这里拿俄米除了可以预表旧人之外,她还预表圣灵,路得预表新妇,预表基督的则是波阿斯。我们知道亚伯拉罕的老仆人预表圣灵,他寻找以撒(预表基督)的新妇利百加,美化新妇(给利百加很多耳环、鼻环等装饰品),最后用骆驼(预表不洁的环境用来做神手里的工具)带到以撒的帐篷里。我们也知道,以斯帖记里的总管太监也预表圣灵,他不仅帮助拣选以斯帖,还给她供应膏油,让她被油和芬芳浸透,从而散发出(基督)的香气,让君王(预表基督)得到满足。拿俄米在这里也是同样来预表圣灵,她一直来做帮助者、安慰者,在我们的旧人被杀死之后,与我们软弱的新人同行,带她来到神所赐给我们的美地,帮助她认识基督(波阿斯所预表的),得他的喜悦,借着他作为我们亲人的救赎,成为他的配偶和新妇。最后产生一个男孩子(英文是man child,就是俄备得所预表的),带进基督的家谱,完成神的计划。

2:1节说,拿俄米有一个认识的大财主波阿斯,但是2节说,路得自己说要去捡麦穗,并且不知道自己在谁眼中蒙恩。注意,它这里并没有说,路得知道波阿斯,她根本不知道,但是圣灵却在第一节交代了一个事实,就是以前拿俄米在犹大地的时候,就认识波阿斯。这里就是圣灵写作的铺垫。

到底拿俄米离开犹大多久了,圣经没有记载,所以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猜测可能是相当的一段时间,因为她的两个媳妇都是在摩押地娶的。我们猜测说,可能波阿斯这个人是个老头子,或许还有家室。这些我们都不知道,只是有我们这样猜测。因为后来当路得跟从波阿斯的时候,波阿斯说了一句话,就是无论是少年人你都没有跟从,反而选择了他。这里也让我们猜测,有可能波阿斯的年纪并不小了。但是路得没有根据肉体来认识波阿斯(预表基督),但是却拿俄米(预表圣灵)的帮助下认识波阿斯(基督)。

结果,路得到了田间去拾麦穗,不是这个,不是那个,正好就是波阿斯的那块田里。这是偶然的吗?不是偶然的。是圣灵引导她去的。

我信主17年了(本文写作于2019年),回顾这17年的历史,和信主之前的历史,发现圣灵一直在奇妙的引导我。圣灵引导我们的时候,往往不一定大声说出来,而是在那里默默地引导我们。我们可能都没有感觉,或者事后才发现是祂奇妙的引领。我大学的时候,我到北大找一些同学玩,看到他们在准备托福考试,就好奇他们在准备出国的事情。慢慢了解之后,我就生发了出国读书的念头。但是我同时还想考国内的研究生,我就自己立了一个心愿,如果考研究生顺利的话,就留在国内读研究生,如果研究生没有考好的话,我就申请出国读书。结果我考研究生总分是我考的专业的第三名,我们专业招收十几个研究生,我的分数远远超过录取的分数线,但是在政治考试的时候头出奇地疼,结果发挥不好,就差几分没有及格,也因此错过了研究生的录取。后来很久之后我才想到,这也可能是主的干涉,希望引领我出国读书,因为我从来没有头痛的毛病。后来我出国读书,接触到了福音信主,并开始接受属灵的教育和学习,才发现这都是神在我身上计划的一部分。连我大学报考志愿也是如此,我本来打算报考一个知名大学的哲学系,但是我在宿舍里中午休息的时候,睡不着,忽然想到报考另外一所大学的新闻系,这个大学是个偏艺术类的院校,因为家庭背景来自农村和性格的局限,我在这个学校里很不适应,度过了痛苦的几年时光。后来我也从事媒体方面的职业,也曾经希望在这方面有所作为,但是因为信主也都慢慢淡漠了世界上的野心。但是最近几年来,神逐渐让我知道,将来我的服事会大大借用媒体影视,并且给了我几十个异梦鼓励我拍摄电影。这些都是我从未想到过的,但是我的确知道了,从开始就是神引领我学习媒体方面的专业。神常常引领我们的方法,就是给我们一个想法,我们就不知不觉去顺从了圣灵的引领。

我在这里举自己的例子说明,圣灵引导我们的方法有的时候是非常微妙的。这里,当路得在田间走的时候,她或向左行,或向右走,都有圣灵的引领,最后把她奇妙地带到波阿斯的田间。往往你认为偶然的事情,其实并不是偶然,只是你没有看见偶然后面的必然,就是圣灵默默的引领。

等路得回来之后,告诉婆婆她今天是在波阿斯的田间拾麦穗。这个时候,拿俄米告诉她说,“愿那人蒙耶和华赐福,因为他不断以慈爱待活人和死人”。拿俄米又说,“那人与我们相近,是我们的亲人。”(路得记2:20)之后拿俄米还嘱咐路得说:“女儿阿,你跟着他的使女出去,不叫人遇见你在别人田间,这才为好。”(2:22)这里呼应了波阿斯对路得之前所说的话,“女儿阿,听我说,不要往别人田里拾取麦穗,也不要离开这里,要紧随着我的使女们。”(2:8)他们说的话几乎一样,拿俄米是如何知道的?很让人吃惊。这里可见,拿俄米预表圣灵,圣灵常常印证主对我们所说的话。

第三章开始,拿俄米准备给路得找一个安身之处。3章2节,拿俄米说波阿斯今晚在禾场上簸大麦,她是如何知道的?说明拿俄米有内部信息,或者很认识波阿斯。圣灵也是这样,祂是来自于神和基督,祂也非常认识基督。然后3章3节到4节,拿俄米特别让路得沐浴抹膏,到波阿斯所在禾场休息。这都是预表圣灵所做的工作,把神的教会、耶稣基督的新妇沐浴抹膏献给她的丈夫,就是耶稣基督。拿俄米并且给路得出主意说,如何获取波阿斯的注意,并且在一切按计划进行之后告诉路得,波阿斯不办成这事必不休息。

这事是什么?就是波阿斯(预表基督)救赎我们这些他失落的亲人,就是路得所预表的。基督是我们的亲人,最终借着祂所做出的的牺牲,救赎我们归回神,就是我们的产业,因为神是我们的分,神是我们的产业。波阿斯之前还有一个亲戚更有优先权来赎路得,但是按照律法的规定,他也必须娶死去的亲人的太太,叫死人的名字得以在他的产业上留存。但是那个人说,他愿意赎,但是不愿意娶路得,因为那样对于他的产业有损。因为根据律法,他如果娶了路得生的孩子并不归他自己,而是归死去的路得的先生,因此他的产业会受损。但是波阿斯却愿意做出这样的牺牲,他也因此得到以色列人的祝福。

路得记4章11-12节,以色列人祝福波阿斯和路得说:

“愿耶和华使进你家的这女子,像建立以色列家的拉结、利亚二人一样。又愿你在以法他得财富,在伯利恒得名声。愿耶和华从这少年女子赐你后裔,使你的家像他玛从犹大所生法勒斯的家一般。”

后来路得生了一个人儿子俄备得,这个儿子被抱在拿俄米的怀中,拿俄米做他的养母。明明是路得的儿子,邻居的妇人却给孩子起名,说拿俄米得了儿子,给他叫俄备得。俄备得的意思,就是仆人,上帝的仆人。他生耶西,耶西生大卫。而基督是大卫的后裔。至此,拿俄米的经历和路得的经历合二为一,先前的痛苦都过去了,因为生了一个儿子,欢喜快乐。我们的旧人也是要这样经历痛苦,但是有一天新人会在里面不断成长,至终让我们进入荣耀里。同时,拿俄米也预表圣灵,祂在我们里面的变化终于完成,把基督在地上和天上完成的,在我们里面完成了,将基督在我们里面荣耀出来,这个得着荣耀的人就是那个男孩子,也就是一个宇宙新人。

2004年我参加一个特会的时候,因为不相信基督还要第二次再来这样的说法,不肯奉献自己,晚上祷告说,主啊,你如果给我看见你真的要再来,我就奉献给你。晚上做了异梦,两个人争夺我的心,一个人力大就夺去了我的心,第二天我把自己奉献给主,然后看见异象,主对我说,新耶路撒冷、基督的身体、一个宇宙新人建造好了,我就回来。 路得记的经历都是我们作为基督的新妇的经历,愿我们与圣灵配合,慢慢变化成基督同样的形象。而路得记之后的撒母耳记,是记述大卫君王的诞生和成长过程,是讲述到我们作为与神同坐宝座、同掌王权的君王的生命的一面。这两面相得益彰,是基督徒属灵定命的两个不同侧面。就是我们既是做基督的新妇,也是与祂一同掌权管理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