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我个人需要很多心灵医治和赶鬼事工来医治一些心灵的伤害和去除一些家族的咒诅。我的曾祖父是在一个偶像庙宇的热心服事者,我的家庭房子是建造在一个菩萨庙的废墟上,我母亲拜菩萨很多年,我是我们家第一个得救的人。很多中国人的先祖都有拜偶像和犯罪的情形,因此给我们后代带来了一些咒诅和邪灵,遗传在我们的基因和血液里,很多中国人、甚至中国信徒都需要心灵医治和赶鬼事工。但是可惜的是,这两个领域在福音派教会都不太提及,因此对这个需要不大认识。早期的教会都有专门的赶鬼事工之后,一个人才可以受浸归主。我经过学习心灵医治的四期课程和赶鬼事工的四期课程,对于这两个题目有了新的认识和进一步的个人体会,我也经历了很多的心灵医治和神主宰的赶鬼服事。当今教会对心灵医治的忽视,导致很多信徒得救之后,依然无法解决很多魂里的问题。对赶鬼事工的忽视,让很多信徒追求属灵到了一个瓶颈之后,就无法突破,因为我们里面不仅有肉体拦阻我们,还有邪灵拦阻我们。你不可以运用十字架的功课对付邪灵,你要用赶鬼事工把他们赶出去;同样,我们也不能用赶鬼的方法对付肉体,我们需要经历是十字架对肉体的杀死。前者是福音派弟兄姊妹常常犯的错误,后者是灵恩派里面弟兄姊妹常常有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