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福音是地方教会十分重视的,在地方教会聚会的十三年期间,我也得到了福音的负担。但是我能所想到的不过是在海外华人学者学人中传扬福音,因为我们是在美国受浸得救的,而且地方教会的学者学人福音的服事一直在成全我们。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服事中国的教会和美国人的教会,顶多想到在地方教会参加全时间训练并服事华人的学人学者。可是神的计划高过人的计划,我屡次试图参加全时间训练神就是不许可。2016年1月我跑到美国西部的俄勒冈州参加一个先知特会,在这个特会里神对我说话,一个是告诉我要预备我的家庭,因为今年会有一个小孩子。另外一句话就是,睚鲁的圣经世界这个职事是出于祂的。当时我不敢离开地方教会公开宣扬自己要开始自己的职事,因为地方教会教导我们要传扬倪柝声和李常受这时代的职事,但是在这次神明确对我说话之后,我才慢慢敢尝试开始自己的职事。我在去这个特会之前,读了特会讲员、美国先知恰克皮尔斯(Chuck Pierce)的一本书,讲到1980年代耶稣访问他,告诉他中国一直到2020年前后的经济变化,以及中国要兴起一个大的属灵复兴,这个复兴要席卷到全世界。我之前读过,去的路上又读了一遍。到了那里,恰克皮尔斯又提到这件事情,我也没有多想。等我回到华盛顿DC,有一天我在大街上走,不知不觉想起这个大复兴的说法来。忽然,我听见圣灵问我,“什么是大复兴?”我十分吃惊,因为圣灵的声音很清楚,我马上回答说:“我听说中国过去几十年已经有大复兴了,十分之一的人都是基督徒了,这还不是大复兴吗?”圣灵立刻回答说:“如果十分之二呢?”我更是吃惊,飞快算了一下,那就至少还要一亿人得救。我知道圣灵说“如果十分之二呢”并不是限制于十分之二,而是祂在挑战我扩大我的思维限制。这次与圣灵的对话,让我大为震惊,之后我开始对在中国传福音有负担。神也继续带领我不断进行各样的属灵学习,进行相关预备工作。

我听说过一个灵恩派的先知鲍勃琼斯(Bob Jones)的一个预言,就是他死了到天堂之后,耶稣又让他回来,并告诉他在要来的大复兴中,主要得着十亿人归祂。很难想象如果这个预言是真实的,十亿人中能够没有一亿中国人的,毕竟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是中国人。

也开始有先知对我发预言说,神会让我跑遍中国和美国的教会服事。也有不认识的人在先知特会里,突然给我一串钥匙,说神要大大使用我。2017年的最后一天,我在异梦里被带到天堂,耶稣带我去看人们上天堂好像坐电梯一样,之后对我说,如果我顺服,祂会大大使用我。但是我目前依然在联合神学院就读教牧学博士,多次觉得力不能胜,希望放弃,神都通过一些人鼓励我坚持下去。有一天在一个先知特会里,一个黑人姊妹对我说,她觉得神希望我继续学习这个博士,因为神会使用它作为敲门砖帮我打开未来服事的门。当时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放弃,她的话语和其他弟兄姊妹的帮助和鼓励给了我很大的安慰。神的安排和呼召是超出我心所求所想的,也是超出我天然的能力的。但是地方教会教导我们信徒要做一个奉献的人,我也并一次一次在特会中把自己奉献给神。我从地方教会的一些前人的榜样和诗歌里学到的一句话就是,祸福荣辱都不问。我们奉献给主的人,就是主权交给主的人。特别是主告诉我勇敢开始自己的职事的时候,我也最终突破了自己对打破传统的恐惧和人的误会的顾虑,开始走上这个未知的道路。正如地方教会的倪柝声所说的,神看重我们的所是,远远超过我们所做的。这句话话对我影响深刻,以至于我走到一个极端,不敢勇敢去做神要我去所做的。正确的是要平衡一下,我们要注重我们的所是超过我们的所做,但是我们也不能假谦卑,躲在假装的后面装作属灵,不敢突破我们的传统,那其实是假谦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