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亲爱的联合神学院的弟兄姊妹,你们好。我有感动谈谈中国以及要来的中国大复兴。我1970年代出生于中国,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一个基督徒。但是经历了人生一系列的波折,最后我离开中国。二零零一年我前往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硕士,第二年我来到美国南加州大学继续完成我的硕士联合项目第二年的学习。在英国伦敦的时候有基督徒给我传福音,我被感动并开始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但是并不知道如何成为基督徒。在人生的那个时刻我充满了挣扎。我感觉我应该来到美国完成我在南加州大学的第二年的学习,但是我却没有足够的钱。同时我获得了美国的签证,我就觉得来美国碰碰运气。

在购买了一张单程机票之后我只剩下三百美元。等我到了美国,我必须面对现实。我认识到我可能活不下去。所以注册的第一天,我在注册办公室外面徘徊了一整天。我觉得自己无法在美国生存下去。我没有钱付学费,我也没有钱付房租。我不知道该如何办。如果我注册登记了,我就必须支付学费。如果我现在放弃,我就回中国算了。挣扎一天之后,我坐在一个路边的路肩上,祷告了这样一个祷告。这个祷告发自我的最深处:“神啊,我是如此一个罪人,你还记得我吗?”

在这个祷告之后,我反而感觉到了平安。然后我决定购买一张机票,准备返回中国。但是奇迹发生了。一个洛杉矶地方教会,就是也称为召会的弟兄,在街上遇见我并把我带到他们在南加大的弟兄之家。他们收留了我并带我祷告带我接受了主。并且带我到学校里和老师沟通,帮助我解决学费和其他注册问题。因此我留了下来并完成了在南加大的学业。这是一个神奇的故事。

我在召会度过了大约13年的基督徒生活。二零零四年召会有一个在新泽西州举行的华语复兴特会。我挣扎是否要奉献。晚上我跪下来祷告说,“主啊,你如果真的还要第二次回来,请你启示我。那样我才愿意奉献给你。”

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两个人极力争夺我的心,一个人力大就把我的心夺去了。这个梦又好像是真实的经历。因为我的心脏都感到疼痛。第二天特会中我正在听传道人讲道,忽然在灵里看见天开了,耶稣向我显现并对我说:“如果基督的身体建造好了我就会回来。”

2014年左右,我们认识到我们结婚8年,多个方法尝试都无法怀孕。召会重视生命长大、圣洁和学习圣经,但并不谈论神医和预言。2014年到2016年期间我开始自己私下网上收听一些有医治恩赐和先知恩赐的人的讲道,以及一些医治、先知发预言特会信息,学习如何听圣灵的声音。

有一天我走在华盛顿DC的大街上,突然我听到圣灵问我:“什么算中国大复兴?”我很吃惊听到圣灵的声音立即在灵里回答说:“我听说近几十年来,中国十分之一的都是基督徒了,这还不算是一个中国大复兴吗?”

我这样说是因为我在海外得救,从来没有参与过中国的教会服事和传福音活动。我在中国还不是基督徒。我立刻听到圣灵回复我说:“如果十分之二呢?”

我因为如此清楚听到圣灵的声音再次倍感吃惊。这是我到那时为止听到的最清楚的圣灵的说话。在很短的时间我头脑计算了一下,如果十分之二的话,那么中国人还有至少一亿人要得救。我觉得圣灵这样问我,是在挑战我突破我的思维局限,并不是限于十分之一。

后来我碰到一个韩国的先知,他告诉我“二十一世纪是神要福音化中国的世纪”。大概几个月以前。我看到另外一个关于中国大复兴的异象、我看见一个3D般的异象。我看到大复兴在在中国各地爆发,人们在中国街头跳舞、庆祝赞美神。在这个异象的下一个场景里,我被带到天堂的一个聚会里。很多在荣耀里的圣徒,包括中国人和西方人都在那里聚会。一个中国女子作为导游带我参观了那里。她特别对我说,“你看到的这个大复兴是我在地上的时候没有看到过的”。

在这个异象的最后一个场景,我看到中国上空政治的邪灵被几个天使捆绑并带走了。经过这次大复兴之后,中国发生极大的政治变化。中国成为一个民主化的国家并且高举敬拜神。

神不仅给我看见很多关于中国未来大复兴的异象。神也通过异梦异象启示我,将来韩国和日本也要有大复兴。在另外一个异梦里,我看见一个地图日本联于韩国南部。我们知道韩国和日本并不接壤,但是在这个异梦里日本和韩国连为一体。我觉得大复兴不仅会临到中国,也会临到韩国和日本。政治的变化会临到韩国甚至朝鲜。

在另外一个先知异梦里我被带到华盛顿DC的一个未来的朝鲜驻美大使馆。在异梦里这个大使馆是和韩国驻美国大使馆连在一起。在现实生活中我从来没有去过那里,这是一个异梦。在异梦里,我看到很多美国人进出这个朝鲜驻美使馆。

神正在做一件大事要把大复兴带到中国、日本韩国甚至中东。而且一个属灵的大复兴,也要临到美国。在另外一个异梦里,主耶稣向我显现。我看见祂身后两条河流。我听见主说“这两条河流要汇流”。在这个异梦里我傻里傻气的对主说,“那在上游建一个运河把它们连起来要容易很多,这样就可以汇流。”主说,“不,这两条河流要在下游汇流。”然后祂告诉我,这两条河流要在我住的美国马里兰州一带汇流。我甚感吃惊。主没有告诉我,这两条河流是什么。自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在思考这件事情。我能想到的就是圣洁和能力汇流。

所以我在美国联合神学院的博士项目,就是关于这个汇流。我的博士论文题目就是,比较地方教会的申言实行与灵恩教会的预言实行。我企图通过我个人的经历和知识,把基督徒追求圣洁和能力的两个派别汇流起来。或许有一天教会和基督徒不仅拥有圣洁的品格、满有圣灵的果子同时也满有圣灵的能力和神奇的恩赐。

对于保罗和其他的使徒来说,这两者从来不曾分开过。我要说的点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的呼召是参与这样伟大的事工,就是有份与中国的要来的大复兴。有的时候,我们身处某个伟大的洪流却并没有意识到。比如我们在一个高速列车上睡觉,可能并没有意识到我们在飞速行驶。直等到你看到对面一辆列车高速驶过,你才突然意识到,“喔,我在一个高速行驶的列车上。”

同样我感觉联合神学院也有某个伟大的呼召,可能学校都没有意识到。去年我听 Miss Yoon说到,一些中国学生要来联合神学院学习神学,旁听一些课程,但是因为疫情和签证问题无法顺利来到美国。那个时候我灵里就有一个感动,“喔,神要把联合神学院和中国大复兴的异象更多联结起来。”

神或许会使用联合神学院帮助训练很多中国的属灵领袖。神要在这次大复兴中使用他们。我想我只是其中一员。主需要兴起许多的属灵领袖和信徒。参与这个大复兴、我知道也有很多的神学院。会参与这个事工。但是我感觉联合神学院有特别的一份从神来的呼召。

当然今天的主题是全球基督教。但是我感觉这个也是和很多西方和美国的亲爱的主内基督徒联系在一起的。我个人感觉在美国和其他西方的基督教,目前正在经历一个属灵的瓶颈状态,无法突破。神在过去大大使用了西方基督教,在西方基督教中有很多丰富,也有很多属灵的基督徒。但是我感觉西方基督教进入某种困境、一个属灵的瓶颈,西方基督教自身无法克服。我不能确切说出这个瓶颈是什么,但是我感觉主在兴起一些新的东西,特别是从亚洲和中国兴起一些新的运动,这场中国的大复兴绝不仅仅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大复兴,远超过于一个大复兴主。或许使用这个中国大复兴,在中国兴起更伟大的事工,帮助西方基督教的人们打破限制他们的一些传统、观念。

这次中国大复兴中将会有一些非常独特的东西,这会帮助西方基督教打破目前它们所处的困境。这都是互相联系在一起的。神会祝福美国,并且大大使用美国来帮助训练这个中国大复兴中神要使用的人。但是另一方面,神也会使用从中国大复兴带来的力量,帮助推动西方基督教进入更深、更高、它们从来没有到达过的一个新的高度。

因为西方基督教目前有一些困境,无法自己克服。我怀着真诚的心情,希望说明这些都是出于主的。至少我坚定相信。大复兴一定要来,可能比我想象的来的要早,甚至就在我们的门口了。我们可能没有认识到。如果我们认识到这是出于主的,我们应该在新冠疫情依然肆虐、美国政治局势动荡的时候,得到安慰和鼓励。这都是神计划的一部分。

在另外一个异梦里。我看见一个巨大的天使从天上伸下一个棍子,一直到地上的海洋。他就开始不断搅动,然后我就看见波浪汹涌。很多房子被淹、人们逃命、到处一片混乱,我感觉这个搅动,包括美国的政治危机以及这场疫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神计划的一部分。

我知道一些负面的东西,比如新冠疫情,是从仇敌撒旦来的,是为了杀害和偷窃。但是神允许这个事情发生,是震动一切可以震动的,好让人们能够悔改进入不能震动的神的国度。这个震动的目的是让教会觉醒让教会悔改、跪在地上祷告,祈求神的赦免和怜悯,从而准备好迎接要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极大的大复兴。

这就是为什么仇敌极力拦阻这个事情的缘故,它企图让人觉得没有希望。但是事实是相反的。我在最后得到我的神迹宝宝的突破之前,有同样的感觉。似乎整个地狱都在攻击我。我2016年5月12日做了那个异梦之后,我太太两个星期没有理我。在那个梦里主告诉我,我下一个月要有一个孩子。但是之后似乎整个阴府都在攻击我们。我的日子很难过,我只能呼求阿爸父和主耶稣的名。我伸开双手唱赞美神这个诗歌说,“神啊你是个最好的父亲,你给我们最棒的礼物。”我一边流泪一遍唱歌赞美神,两个星期后我们终于获得了一个突破。我太太发短信告诉我“你中乐透了”。她发现自己神奇地怀孕。我们也得以和好。这个神迹宝宝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快乐和医治以及祝福。

我个人感觉目前世界上的一些混乱很快要结束。主会祝福给我们一个“宝宝”,是一个集体的属灵婴孩,就是教会的大复兴。我们常常听说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的。我个人这样经历了。我获得了一个属灵的突破。我现在感觉我们在集体上也要有这样一个突破。

主会在很多教会和很多国家包括中国,兴起大规模的释放和拯救。很多人会离开埃及进入神的国度。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或者世界各地,人们会看到很多神迹奇事发生。不仅中国、朝鲜会发生重大的政治变化,美国的政治也会发生大的变化。很多人包括很多教会的信徒都会被这些变化感到震惊。世界上不信的人都会说,世界上真的有神。

等这些事情过去之后,很多人会转向神。大复兴会爆发。希望我这些话祝福了你,也希望能祝福联合神学院。我对联合神学院很感恩。它实在祝福了我,帮助我接受训练,好能够面对未来的服事。我再说我感觉在神下一波的行动中,联合神学院有一个特别的呼召,可能和中国将来的大复兴联系在一起。每个联合神学院的朋友,你身上都有比你想象的可能更大的呼召。神祝福你们,神也祝福美国,神祝福中国。愿神祝福将来的大复兴,神祝福每一个朋友。

睚鲁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