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编者注:这篇见证最初写作于2004年,我得救大约两年之后,最初发表于地方教会的《新人》杂志,后来英文版经过多次修改,此次版本是根据英文版修订,可能和《新人杂志》发表的原文有所不同。原文请参考如下链接

人的尽头乃是神的起头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家乡位于河北省最南部的一个乡村,离河南省只隔着一个村子和一条河。我上初中时,爸爸转到县机关上班,吃上了“皇粮”,有了固定的工资收入,妈妈则在家里种植农作物和养猪。在村子里,我们家的经济条件算是不错的。

(睚鲁小时候的家。照片由睚鲁提供)

我小时候常想,人为什么要活着呢?我经常在自家院子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发呆,也经常坐在山坡上,想着我将来要去的地方,就象诗人所说的那样,想着“在那遥远的天边,必将有我要去的地方”。

我姐姐在八一年考上师范专科学校,是当年全县唯一获得大专院校录取通知书的人,这成为县城里最轰动的一件事,对我们家的影响也很大。长辈们说,女孩子都能考上大学,男孩子更不能例外。这样,我和哥哥的人生道路从小就被注定了。我爷爷总爱给我们讲穷秀才中状元的故事,和“头悬梁锥刺股”的典故,还把“书香门第” 的春联,贴在门上。村里人都希望孩子能早点下地干活,我们家却鼓励孩子们继续升学。因此,家里对我的期望非常高,而我也不负重望,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

我们家的条件在村里尚算不错,但到了外面比较之下,就觉得低人一等。城里的同学瞧不起我们农村子弟,让天生敏感的我很受伤,更下定决心要出人头地,有强烈的欲望要达到自己的目标,认为只要坚持下去,任何事都能作到。毕业后,受到出国留学潮的影响,二○○一年秋我申请到英国伦敦深造。

为了来伦敦上学,我向亲友借了一万英镑,仅够应付第一年的学费。学费可分三次缴纳,但缴了两次之后,第三次的学费就没有着落了。那时我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我平时生活特别节俭,租的是最便宜的房子,吃的是最简单的食物。后来通过申请,第三学期的学费得到减免,但住宿费仍无力自付。百般无奈,只好向父母求助。母亲得知我的困境后,泪如雨下,心疼不已,连忙向亲友凑了一千英镑寄来,暂时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接下来我不停地找工作。有一次,在伦敦市中心的广场找工作时,大老远就听到基督徒在唱诗歌,我被歌声吸引过去,他们在那里模仿耶稣基督钉十字架,我记得,他们使用番茄酱预表血,洒在一个表演耶稣基督的人身上,我印象十分深刻。我非常感动,禁不住热泪盈眶。

有位叫玛利亚的英国姊妹上前来和我谈话。我问她,为什么说世上有神,却从来没有人见过神。她说,她在读牛津大学时也不信神,但她爸爸是基督徒,有一次她去参加他们的聚会,看见他们都非常喜乐,似乎在共享着什么,她觉得那可能就是神。这位姊妹后来送我一本英文圣经,也曾邀请我去聚会,但是我一直没有去。

后来,我在广场附近的麦当劳找到工作,当时担心不被录取,还故意挑选了晚上的时段。从每天晚上七点,工作到凌晨三、四点,有时候还要加班到七点多。工作性质大多是打扫,包括清洁厕所。一个月下来,人变得憔悴不堪。当时正好国内的朋友来英国作短期访问,看到我都吓了一跳,不知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我。

我也曾经想去看一下,但是因为我已经在麦当劳上夜班,早上都起不来,所以也未曾参加他们的聚会。因此很遗憾,不过我后来到了美国还与她保持一段时间的通信。

(睚鲁在伦敦麦当劳打工的照片。睚鲁提供)

我所读的专业是可在英国、美国各读一年,完成后同时获得两地的学位,也可只在英国学习一年得学位,但因错过了英国学校的截止日,只得前往美国。当时能不能拿到签证,该不该去美国,都令我非常的烦恼。最后我还是拿到了美国学校的通知书以及获得了美国的学生签证,但是我并没有足够的钱来完成学业。我本来希望南加大能够给我全奖,但是最后只获得了减免8个学分的学费。我还需要另外自费完成24个学分才能毕业。

(睚鲁2002年拍摄于英国牛津大学校园。睚鲁提供)

是否前来美国,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是一个十分痛苦的抉择。一方面,我没有足够的钱来完成学业。另一方面,由于一些原因,我并不希望回到中国。我也感觉自己在上学之外,还在寻找什么人生的意义,但是我并没有找到,所以我还是希望来到美国继续学业。最后经过痛苦的抉择,我决定铤而走险来美国试试。

若是回国,不知道如何面对父老乡亲;要去美国,又不知前途如何,我觉得活得太痛苦了。有时候走到泰晤士河边,心想,若跳下去死了,可能简单点。但理智告诉我,不能这么作,我尚有爱我的母亲,再痛苦都要活下去。那时,我真希望有神来救我。有一天,我在宿舍里,内心有一个强烈的呼喊:“谁给我平安,我就信入谁。” 我继续在麦当劳打工一个月,挣了几百英镑,一拿到签证就立即起身赴美。买了机票,只余下三百多美元。我在飞机上看着旁边的乘客开心聊天,我则十分忧虑,因为我不知道将来如何生存下去。

到了美国洛杉矶,第一天我住在一个同学家里,第二天,我直接住进南加州大学宿舍。虽没有钱缴费,却还是签了租约,所以整晚无法入睡,觉得自己为什么作这样愚蠢的事,世上还有比我更愚蠢的人吗?次日是注册期限的倒数第二天,我从早上起,就在注册办公室外面徘徊,直到晚上。那真是令人刻骨铭心、不堪回首的一天。如果我注册的话,我就需要付费,如果我放弃的话,我就打断直接回中国算了。

注册期限到了,我觉得自己无路可走,决定用仅剩的钱,买张机票回国算了。我颓丧地坐在地上,心里最深处有一个呼喊:“神哪!我是如此一个罪人,你还记得我吗?”我印象深刻的是,我是用英文发出这个发自内心深处的祷告的。之后,我就开始找寻中国人,要打听哪里有旅行社可以买回国的机票。

这时,刚好有一个中国人迎面走来,看上去像一个韩国人,我就向他打听。哪知他竟然是一位信主的弟兄,他就问我,你为什么要回国,我将情形简短告知,他就安慰我、鼓励我,并带我祷告呼喊主名,然后陪我去解决一些实际问题。最后又帮我搬进了洛杉矶召会在南加大附近的弟兄之家。似乎剎那间所有的问题竟都一一迎刃而解,真是太神奇了。

这个弟兄把我带到洛杉矶召会位于学校附近的弟兄之家里,和负责的弟兄交通了一下,也和住在那里的弟兄们沟通。他们同意我搬进弟兄之家居住,负责的弟兄也允许我在有钱之后才开始偿还房租。我们一同到学校管理房屋部门,取消合约,并与系里老师商议如何缴纳第一学期学费。最初,老师给我是每学期见面4个学分的学费,但是每个学期必须注册8个学分才能保持合法的学生身份。我和老师沟通之后,老师允许这个八个学分都安排在第一个学期。这样我就可以注册为正式学生,后来我也在学校找了一份兼职工作,可以有一点儿收入来购买食物。

借着这个弟兄我认识了主,也进到了地方召会的弟兄姊妹中间。每当想起神对我的大爱,我总是忍不住地泪流满面,一面觉得自己不配,一面又满心感戴。两个月后,我受浸归入主耶稣的名下。

后来借着神的眷顾,和召会中弟兄姊妹的爱心,我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整个过程中让我感觉,神的爱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虽然有时没钱缴伙食费,但是神从来没有一天让我没有饭吃,也没有一个晚上让我没有地方睡觉。马太福音六章二十六节说到,“你们看天空的飞鸟,它们既不种,也不收,又不收积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们。你们不比它们贵重吗?”这话成为我真切实际的经历。我后来开玩笑说,在伦敦我受了一个月的苦,在美国我只受了一天的苦。

我一开始过召会生活,弟兄们就叫我向神认罪祷告,并鼓励我将自己奉献给神。当时下学期的学费仍无着落,我就向神祷告说,“神啊!如果你帮我,我就把自己奉献给你。”至于罪,还不知道该怎样对付,甚至还怪罪神说,既然你在创世之前就拣选了我,为什么不看顾我,而让我落在罪中呢?后来,读到一位弟兄的传记,说他如何借着向神悔改,并向被得罪的人认罪,来解决罪的问题。于是我开始每天一件一件地向神悔改,也向曾被我伤害过的人认罪。将近半年后,渐渐地享受到被神赦罪的平安。

后来第二学期快结束的时候,我又去找帮助我的那个老师,她又给了我一些大约8000元的奖学金,另外一个姊妹也从神感动,借了大约6000美金给我,偿付了所有的学费。后来我才慢慢还清这个姊妹的借款,也对那个老师和这个姊妹的帮助永远感恩。

毕业之后,我依然面临着财务压力。因为学校的工作没有了,我连生活费都没有着落。记得最艰难的时候,我骑着自行车到美国银行把仅有的人民币换为美金,用完之后,我发现我的账号上只有三美分。后来一些弟兄姊妹知道我的情形,就捐款给我,帮助我能够支付每月食物的费用。

后来我就开始在一个中国城的玩具店扛箱子,但是那个老板不断骂人,我做了一段时间也没有做下去了。后来等我正在艰难的时候,我获得了一个洛杉矶的中文杂志和电台的电话,要给我提供这里记者工作的面谈机会。他们的办公室离我住的地方非常远,我也没有汽车。就早早乘坐公共汽车倒车到那里去,但是快到的时候,公共汽车司机却说走错了方向,让我提前下车。但是后来证明我是在正确的方向,但因此我就可能要错过酒店的约定时间。我刚下车,一个西班牙裔的司机就停下车来,问我要去哪里?我说我要去某个地方面试,他就让我上车把我送到那里,到了那里正好九点。离开之前,我特别感谢这个人,并按照在教会的习惯称呼他为弟兄。他很好奇我怎么知道他是一个基督徒。他说,他车上带着三个小孩子要送幼儿园,他通常不会为陌生人停车,但是他看到我就有感动要送我去我要去的地方,无论到哪里都可以。我知道,再一次是神帮助了我。

(睚鲁毕业于南加大时,接受洛杉矶当地华人电视台的采访。睚鲁提供)

我最后获得了这个记者的工作,但是老板在面谈的时候忘记问我是否有汽车。等到上班她要我去某个地方采访的时候,我说我没有汽车,是否可以坐公共汽车前去。她才惊呼,“我的上帝啊”!后来另外一个老板,她的先生告诉我必须在一个月之内解决车辆的问题,否则就无法继续在那里工作。那个时候,有一个弟兄搬离弟兄之家,留下了一辆破旧的、1984年的林肯汽车。我连续考驾照,第三次终于通过了。后来反思,这都是神的预备。这对老板夫妇也是基督徒。但是在我通过驾照考试之前,却发生了另外一件奇妙的事情。

就是这一个月我在准备考驾照期间,本来准备乘坐公共汽车去上班和采访,但是突然洛杉矶发生了为期一个月的大罢工。全部公营的汽车公司都罢工了,在洛杉矶市中心到我上班的附近,还有一班私营的巴士在运行,但是我住的地方到洛杉矶市中心都没有公共汽车。那个时候,弟兄之家的弟兄们轮流接送我,帮助我度过了这个难关。他们对我的爱,让我常常非常感动。有的时候,我到了洛杉矶市中心的车站打电话给一个弟兄来接我的时候,他有的时候正在吃饭,但是他接到电话,立刻就放下饭碗来接我。美国的公共汽车班次很少,等待时间很长,我就利用这个时间,来祷读约翰福音的经文。我怀揣一本英文的袖珍本圣经,不断重复、祷告约翰福音的经文,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我也利用在公共汽车倒车期间走路的时候,不断操练大声呼求主名,来操练我的灵,以及胜过魂里一切的忧虑。不断借着祷告,信靠主的帮助。

因着主的多方眷顾,生活开始好转。学业完成后,工作也找到了,但我的基督徒生活又如何呢?我虽然也聚会、也享受主,但对真理不清楚,甚至对圣经上许多的话还有疑惑,很多时候,整个人在神面前的光景还是不对。

2003年的时候,地方召会开始在美国举行为期一周的华语训练,训练刚刚得救的华人基督徒来更加认识生命和加强对圣经真理的认识。据说,2003年他们开始第一次训练的时候,圣灵浇灌下来,很多与会的人都得着复兴。我在一次教会聚会中吃饭的时候,偶尔听到有弟兄姊妹议论附近另外一个地方召会的学生基督徒,因为参加了这个特会,发生了奇妙的改变。这个人从原来对主没有多少兴趣,变得热心爱主。我听到这个见证,里面立刻发出一个声音,“你也会去参加2004年的聚会,你也会发生极大的改变”。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圣灵的声音,我就遵从这个声音,报名参加2004年的这个暑期训练。

二○○四年我参加了新泽西的一周成全训练。在圣灵的焚烧下,大家都踊跃地将自己奉献给主,我却不愿意。几位弟兄多次催促,我都拒绝了,但我里面很不平安,好象神在对我说,你不是多次向我许愿:“神啊,你若答应我的求告,我就奉献自己。”

我晚上回去祷告:“神啊,你让我看见你回来的异象,我就把自己奉献给你。”祷告完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当晚不知是否在梦中,见有两个人夺我的心,一个人力量大一些,就夺走了。

第二天呼召奉献,我冲上去,把自己奉献给神和祂在地上的行动。之后弟兄讲关于启示录的信息,我感觉灵里有天开了。突然看见一个人,是主耶稣对我说,宇宙新人,基督的身体,新耶路撒冷建造好,我就回来了。我怀疑过很多的事,但我却没有怀疑过这是主对我的说话,也经历到,只有奉献给神的人才能看见异象。

奉献之后,我里外都有了改变,尽管并不彻底地奉献了自己,但是回到洛杉矶后的一年,我却经历了很大的变化。一位弟兄说,“你看看宋弟兄现在有些变化,但在去之前根本不是这样的。”还有一位姊妹说,“宋弟兄以前经常到厨房来帮忙,其实我们都知道他是在逃避聚会,现在厨房却看不到他了。”

之后的几年,我每天读一篇生命读经,有时工作回来已是晚上一、两点,还是坚持读完一篇才去睡觉。我向主祷告,求主借着圣经的话,更多光照我,使我得着更多生命的供应,好脱去属世的爱好。慢慢我的口味也改变了,对世上的名利野心也渐渐消减。是主的话洗涤了我,也变化了我。每天上下班开车时,常借祷告或唱诗歌享受主。那个时候我每天最渴望的就是赶快作完工作,回到召会中、回到校园里传扬福音。

因为改变,我也开始参与召会的一些服事,但带着天然人的热心和出自肉体的服事,常为自己带来难处,甚至还常常变得非常下沉。总之,才开始学习否认己,就看见自己什么也作不了。但这位又真又活的神住在我里面,祂常眷顾、祂常施恩,祂知道祂儿女的软弱。从前我常听弟兄姊妹说,我们看见自己的软弱,就更显出神的刚强、显出神的大能。当我们在旷野的时候,神才向我们的心说话,神的话才会临到我们。去年, 一位弟兄生病痊愈后带领我们读何西阿书,讲到神的选民以色列人如何背道,以及神如何诱导她到旷野,对她的心说话,引她回到对神起初的爱。

我非常宝贝何西阿书六章一至三节。一节说,“来吧,我们归向耶和华……。”二节说,“过两天祂必使我们活过来,第三天祂必使我们兴起,我们就在祂面前活着。”这段话讲出了我的经历,自己里面断定是必死的,但是神却将我从黑暗中领出来。过两天让我活过来,甚至在第三天让我兴起,成为一个奉献给祂的人,在祂面前活着。每天亲近祂,活在祂的面光中,和弟兄姊妹们建造在一起,配搭在一起。三节说,“我们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祂;祂出现确定如晨光,祂必临到我们象甘雨,象滋润大地的春雨。”四节说到,我们人的慈爱就好象早晨的云雾,又如速散的甘露,是多么的短暂易变,这又何尝不是我的经历呢?暴露我自己是何等的软弱,爱又是何等的有限,但因祂出现确定如晨光,必定临到我们象甘雨,象滋润大地的春雨。因此,“我们务要认识耶和华并竭力追求认识祂。”

  来吧,我们归向耶和华;

        祂撕裂我们,也必医治;

        祂打伤我们,也必缠裹。

        过两天祂必使我们活过来,

        第三天祂必使我们兴起,

        我们就在祂面前活着。

        我们务要认识耶和华,

        竭力追求认识祂;

        祂出现确定如晨光,

        祂必临到我们象甘雨,

        象滋润大地的春雨。

        ─何西阿书六章一至三节

睚鲁后记:这个见证,我写作于2004年,最初发表与地方召会的《新人》杂志,记述了我到2004年的一些属灵经历。本文根据后来的英文版有所编辑。每次回忆这段经历,对于神的大爱和洛杉矶召会弟兄姊妹的帮助都让我感动流泪,不能自已。

但是没有想到神居然带领我离开地方召会,前去灵恩派学习恩赐,并且走上了自己独立开展职事的道路。我开始并不能理解神为什么这样带领我,特别是地方召会对我的爱护和成全,让我有不忍离开和割舍的感觉。但是神都亲自带领我经过这个艰难的过程。神亲自告诉我说,我只要跟从祂的引领,我就依然与他们是合一的。祂给我看见一个图画,就是长江上游的一个支流,和下游的一个支流。神对我说,是祂把我曾经放在上游的一个支流,现在祂把我带到下游的一个支流。虽然我曾经有份与上游的那个支流,那个支流也是从喜马拉雅山发源的,我不会回到原来的喜马拉雅山,但是他们会在下游加入我们。

这里再次对地方召会对我的成全,和弟兄姊妹对我的爱心帮助,表示感谢。神纪念并祝福你们。神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或许只有到永世,才能明白神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