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马里兰要迎来一个大复兴

2002年我在地方教会(召会)得救。地方教会的创始人是倪柝声和李常受,是起源于中国的一个基督徒属灵运动,之后也传扬到世界其他国家。他们深受约翰达秘和斯科福的影响,很多地方教会的教导可以看到达秘和斯科福的影子。尽管在地方教会之外的人对于地方教会的教导有不少不同意见,但是我从地方教会学习了很多属灵的真理。地方教会教导信徒生命长大和过圣洁的生活,也教导信徒建立读经和爱主的话的习惯,这对于我的属灵生命都有很大的造就。

2013年的时候,我已经在召会聚会11年了,结婚大约7年了。但是我们发现我们无法怀孕,各种医疗手段也没有帮助。我们寻求西医和中医的帮助,在2013年暑假的时候,我和太太以及另外一个华人基督徒姊妹一起开车去纽约看中医。我太太这个时候,获得了一个潜在的工作机会,地点在宾州。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我们去纽约的路上,我们在讨论我们是否要搬家离开马里兰,搬到宾州去。突然,我看见一个异象。我看到一个类似龙卷风一样的水流在天空里旋转上升,开始很小,但是越来越大,扩展到更大的地方。

我感觉到主在灵里告诉我,“不要离开马里兰。马里兰要有一个大复兴,会扩展到全世界。”开始我感觉很吃惊,因为我是召会得救的,我们是福音派的教会,不教导异象和异梦。这是我看到的第一个异象。我告诉太太这个异象,加上后来环境上的引领,我们就留在马里兰,放弃了宾州的工作机会。我相信,神应许我们将来有一个复兴临到马里兰州。

汇流:天空中两条线交叉

2014年底,我发现我们无法通过任何医疗手段解决我们的问题。医生告诉我们,绝对没有办法自然怀孕。我们已经尝试了4-5次试管婴儿,都失败了。神也拦阻我们去尝试捐卵的可能性。当一个捐卵志愿者最后一刻反悔的时候,我在灵里就感觉到神在拦阻一切自然的方法。这些环境让我不得不离开我得救的福音派教会,到灵恩派的医治和先知特会里寻求帮助。我从2015年开始在网上收听关于神医和先知预言的信息。我也开始在美国不同的城市,去参加各样的医治特会和先知特会。

其中一个就是到南卡罗来纳州的All Nations Church教会,接受一个有先知和医治恩赐的人Mahesh Chavda的祷告。我们到了那里,他的一个同工接待了我们。他告诉我们,他连续几次看到天空有两条线的交叉,感到神告诉他一句话与我分享,就是“汇流”。他觉得我们这次访问是出于神的,我的人生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或者汇流的地方。

他说的没错。他不知道,我还没有正式离开地方教会,而是自己去灵恩运动中去寻求帮助。最终我离开了地方教会,但是这个过程是极其痛苦和挣扎的。虽然我知道这是神引领我,但是我好像还是在经历断奶一样。但是主继续鼓励和引导我。地方教会教导基督的身体的合一,我长期接受地方教会的教导,以为自己离开地方教会会伤害基督的身体的合一。但是主在灵里给我一个感动,就是让我看见长江的上游和下游两个支流的图画。首先,主给我看见发源于喜马拉雅山的一个长江上游的支流,然后主说,是我带领你到这个支流的。然后祂又给我看见长江下游的另外一个支流,祂又说,这是我现在带领你去的。只要你跟从我的圣灵的引领,你就是和基督的身体合一的。你永远不会返回到喜马拉雅山,但是他们会和你在下游汇合。我祷告神的引领至少一年之久,才确定了这是神的旨意,就慢慢离开了地方教会。

主说:这两条河流要汇流

2017年5月31日,主在一个异梦里向我显现。我看到有两条河流。一条河流汹涌澎湃,另一条河流则流到我所在的马里兰州的一个小城Columbia一带,看上去有些迟滞和泥泞。这个城市是很小的一个地方,也是当地的一个商业中心。那个时候我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小的灵恩派教会聚会。我觉得这两条河流应该汇合。我抬头一看,看见主站在一个高处,在祂的身后也有两条河流。这两条河流,好像我之前看到的两条河流的上游。

这两条河流让我想到长江与黄河。长江与黄河都发源于西部的青藏高原,但是长江在东南流入大海。黄河则北上流入东海,黄河因为流经黄土高原,裹挟了很多泥沙,造成水土流失和下游堵塞以及河流泛滥。中国有南水北调工程,把长江的水引导黄河或者其他河流里去。

我看到主在高处之后,听见祂说:“这两条河流要汇合。”我情不自禁想到中国的南水北调工程,我在梦里也就傻傻地建议说,在主那里上游的地方修建一个运河,会是最便捷的,运河也短。但是我听见主又说,“这两条河流要在下游汇合。”然后祂告诉我,汇合的地方就在我居住的马里兰的那个小城一带。我深感震惊。

我立刻从高处下来,脚上好像穿着滑轮一样,从高处滑下来,到了这个小城,看见河流似乎泥泞、停滞。然后我又听见主说,“现在时候还没有到。”我感觉一方面,时间没有到,另一方面,人们也没有准备好。等时间到了,人们也准备好了,这个汇流就会发生。

我从主那里下来不久,就又被带到另外一个高处,但是却不见主了。这个地方不是原来我见到主的地方,而是另外一个地方。我的运动轨迹好像经过一个英文字母“U”一样,或者好像美国滑板场地的弧形一样。在开始的时候,我见到主是在“U”字母的右侧,而这次再被带到高处,则似乎到了左侧。我在这个弧形曲线中穿着滑轮高速运动的时候,我看到我所在的城市的交通堵塞和水流缓慢、停滞的情况,似乎人们被日常生活占据,而没有准备好迎接这个汇流。

那一天主没有告诉我这两条河流是什么,但是自从这次异梦之后,我一直在想或许这是指圣洁和能力的汇流。基督的身体需要有圣洁的生活,也要满有能力;既要有圣灵的果子,也要有圣灵的恩赐。我的基督徒的前十几年的时间里,被主带领到地方教会学习生命长大和圣洁,但是现在主带领我到灵恩运动中学习恩赐。我的这个经历,让我不禁想到这个汇流是这样两个支流所预表的圣洁和能力的汇流。我有不少其他的异梦,来支持我的这个解释。我在异梦中,看见地方教会(召会)的讲员在讲台上传讲方言、恩赐等灵恩运动的真理。目前地方教会并不接受这些教导,但是这是我在异梦里多次看到的。

另外我在美国联合神学院(United Theological Seminary)的一个老师在给我祷告的时候,也发预言说,在我的腹中要兴起一个新的运动来。这也是一个印证。

天堂入侵地球

另外一个解释,可以说天上的支流和地上的支流汇流。就好像雅各看见的两营军兵一样。他把他看见两营军兵的地方叫做“玛哈念”(创世纪32:2),这个词的意思就是两营军兵。就是在他命名玛哈念之后不久在雅博渡口那里,他与神摔跤,并且说面对面看见了神。神摸了他的大腿窝,这两营军兵就好像天上的天使和雅各地上的人群,也好像是我们和神这样的一对。我们跟神摔跤,也和神共舞。为什么我这么说呢?

我们来看雅歌书6:13节,“回来,回来,书拉密女阿;回来,回来,使我们得观看你。你们为何要观看书拉密女,像观看二营军兵跳舞呢?”这里的两营军兵的原文也是“玛哈念”这个字。雅歌书描绘的基督作为新郎和新妇书拉密女的情爱的故事。这也是我们基督徒作为新妇和我们的新郎基督的浪漫爱情。但是我们的关系开始于我们和神的摔跤。神来呼召我们,但是我们好像雅各一样不肯顺服,就与神摔跤,但是当神摸着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好像雅各大腿被摸一样,就进入与神内室的交通,成了属灵的书拉密女。我一次在聚会中为了讲解这个,特别举出两个人好像在摔跤一样,但是慢慢他们就变成了跳舞。

尽管在梦中,我听到主说:“时间还没有到。”但是我还有另外一个感动。就是我们正在和神摔跤,等到我们彻底降服之后,神就会和我们共舞并和我们一起成为两营军兵。因为我们一方面是基督的新妇,另外一方面我们又是祂的战士。就好像雅各一样,他与神的摔跤和亲密的相遇,让他成为一个与神极其亲近的人。

我相信这两条河流的汇流,也可以指着天地的汇合。天上的天使天军已经预备好了有要入侵地球,或者与地上的军队汇合。这个汇流不仅是指基督的身体不同的宗派之间的汇流,也是天与地的汇流。比如,我在一个异梦里被带到天堂参与一些圣徒讨论中国大复兴的会议,可见天上的圣徒、和天使都与神和我们配合,极力帮助我们在地上的基督的新妇和战士。这就是两营军兵。

结论:要有信心!

尽管我们的环境中面临很多艰难,但是让我们保持信心。请记住创世纪32章的故事。雅各开始充满了恐惧,害怕他的哥哥以扫会击杀他。但是神开启了他的眼睛,看见天上的天使天军与他同在,保护她。今天的基督的身体的经历就好像雅各一样。我们在外面好像是软弱的肢体,但是天上的天使天军和在荣耀里的圣徒都在与我们配合。正如神改变了以扫的心一样,神也会改变很多目前还反对我们的仇敌,有一天这些仇敌也会成为基督的新妇的一部分。因为神在我们做祂的仇敌的时候,就爱了我们。 诗篇23篇说,“我虽然经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杆扶持我。你在仇敌面前为我摆设了宴席”。主不仅与我们在死荫的幽谷里同在,祂正在等我们到达高处。然后祂会把我们经历这样的高高低低,但是我们要享受祂的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