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使徒行传15章讲述了三个故事,第一个故事是保罗和巴拿巴与一些人争论该不该给外邦人割礼的问题,当然彼得和雅各都说到神拣选了外邦人;第二个故事是派遣犹大和西拉到安提阿去安慰那些外邦的弟兄姊妹们;第三个故事是保罗和巴拿巴因为带不带马可去旁非利亚产生了争执。

我们的交通也是围绕着这三个故事来开展的。

围绕着第一个故事,开头的姊妹的问题是,为什么保罗和巴拿巴反对给外邦人行割礼?割礼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法利赛人要坚持按照摩西的律法给外邦人行割礼?这引发了我们的讨论。我分享了我在神学院学习新约课程的时候一个美国老师对法利赛人历史的一些观点。她在课堂上给我们推荐了一些著作,告诉我们法利赛人其实是历史上类似“自干五”这样的人物,“自干五”这个外号是我给法利赛人起的,你如果不知道这个网络用词的意义,网上搜索一下就知道了。大概意思就是自己去做什么事情,而并不是官方认可或者呼召的。为什么我这么说呢?比如法利赛人挑战主耶稣饭前不洗手,最后被主斥责,说他们因着人的传统而废除神的律法了。神给摩西的律法中从来没有一条要饭前洗手的,这是犹太人的传统。虽然在律法有规定利未人在帐幕或者圣殿服事的时候要洗涤自己,可以在洗濯盆里洗涤自己,但是你知道法利赛人并不是利未人,所以律法并没有要求法利赛人或者其他人甚至利未人饭前洗手。

法利赛人是一个极端严谨的教派,当他们在犹太人的一些团体被罗马人镇压之后,有感于犹太人不守律法的光景,所以自愿来严格遵守律法,并强迫别人来遵守律法。他们觉得犹太人之所以落到被外邦人统治的光景里,就是犹太人没有守耶和华的律法。因此他们愿意严格遵守耶和华的律法,并且加了很多规矩,并且强迫别人来遵守。

换句话说,用现在美国流行的漫威英雄电影里的称呼就是“义务警员”,就是不是警察但是却做警察事情的人。法利赛人是这样的人,没有神呼召他们或者命令他们来做这件事情,但是他们出于对于维护以色列人生存和律法的责任感,来自己自愿做这些事情的。这一方面固然很好,来积极遵守神的律法,但是另外一方面就不知不觉成了律法的维护人和执行人,这个自然就有点儿过了,因为神并没有要他们这样做。

圣经的确要求犹太人行割礼,这也是耶和华和犹太人之间约的记号,但是圣经并没有严格要求严格外邦人行割礼,只是说在以色列寄居的一些外邦人满足某些条件才可以行割礼。因此法利赛人要求外邦人行割礼是过度严格地实行律法。而且割礼只是律法的一种,法利赛人倾向实施的律法可能不止是这一条。

开头的姊妹还提问说,为什么这里连续两次说到外邦人要禁绝血、勒死的牲畜偶像的污秽和淫乱。

第一次提到这句话是在西门见证神如何使用他带外邦人得救并且被圣灵充满的见证,之后雅各就说看来神也将救恩赐给外邦人了,并且引用旧约先知的话语来印证这一点,就是有一天神的确应许有一天要外邦人来寻求主。因此建议,“只要写信,叫他们禁绝偶像的污秽和淫乱,并勒死的牲畜和血。因为自古以来,摩西的书在各城有人传讲,每逢安息日,在会堂里诵读。”(20-21节)另外一处,当弟兄们差遣了犹大和西拉去跟这些外邦的弟兄解释的时候,也特别提到:“因为圣灵和我们,认为不该将更多的重担放在你们身上,唯有几件事是不可少的,就是禁戒偶像之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和淫乱,这几件你们自己若能禁戒不犯,那就好了。”(28-29节)

这两次重复是什么意思呢?这就是说一方面法利赛人要过分执行律法,另一方面外邦人对律法又一无所知,所以在圣灵的带领下,弟兄们决定采取一个折中或者平衡的策略,就是前面提到的几件事情要守住就好了。这个事情给我们今天不同的基督徒团体如何维持在主里的合一很有启发意义。大多数教会之间的分歧还是道理上的分歧,如果我们都能退后一步,守住一些基要的真理,包括耶稣的成为肉身、死而复活、将来主的再来、得救本乎恩等基督徒最基要的真理,而不去争论一些有争议性的或者枝节的真理,就能保持在圣灵里的合一。

以上是第一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是使徒和长老拣选了两个人犹大和西拉去安提阿等地方去解释耶路撒冷教会弟兄们达成的一致立场,说这些人让外邦人守割礼的人其实不是他们派来的,而且圣经特别夸奖犹大和西拉两人,提到:“这二人是为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不顾性命的。”之前,22节还说到,“所拣选的是称呼巴撒巴的犹大和西拉,这两个人在弟兄中是领头的。”这一段里的另外一处经文为后文我们理解保罗和巴拿巴为什么争执埋下了伏笔,但是开始我们并没有看到,等到我们讨论第三段保罗和巴拿巴争执的故事的时候,圣灵才突然光照我们,我们才看见这个的。我们一会儿会详细分享。

第三个故事就是保罗和巴拿巴因为带不带马可去从前宣传主话的各城同工产生了争执,巴拿巴坚持带马可去,但是保罗认为马可以前中途离去所以带他不合适,两人起了争执,巴拿巴带着马可去了居比路,但是保罗却拣选了西拉,并且蒙弟兄们的祝福,就走遍叙利亚和基利家去坚固那里的教会。

我接受的教导说为什么巴拿巴和保罗争执的原因,可能是巴拿巴在这件事情上有肉体,因为马可是他的亲戚。而且或许保罗只是这个时候觉得马可不适合跟他们去,但是后来保罗在书信中承认马可对他有用,可见马可后来得到恢复。持这种观点的人一个论据就是,巴拿巴在圣经后来的经文中再也没有被提到。

这个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在这次我们聚会的交通中,弟兄姊妹还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一个姊妹说,可能保罗和巴拿巴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因为保罗可能考虑的是那些宣传过福音的地方的弟兄姊妹,所以觉得马可去不合适,因为他以前中途离开了。而巴拿巴考虑的是马可这个人虽然失败过,但是还是值得挽救,因此他把马可的属灵生命看得更加重要,因此希望先顾到这个弟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保罗和巴拿巴的分歧不见得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一个圣灵对每个人有不同引导的问题。因为事后马可得到恢复,或许可以说是巴拿巴对他的牧养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这个说法也颇有道理,但是另外一个姊妹则回复说,这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圣经以后再也不提巴拿巴的事情,好像他的退场有点儿十分突兀。她问大家,一些神喜悦的人,比如摩西退场的时候是不是这样突兀呢?我说到,虽然摩西得罪了神,神没有让他进入美地,但是在主耶稣登山变像的时候,摩西和以利亚一同显现,所以摩西也可以说是用不同的方式进入了美地。而且保罗写作的每卷书信的后面都有问候语,所以有始有终是比较合理的。这个姊妹继续猜测说,或许这里巴拿巴的确做了一些什么让神不喜悦的事情。对此,我的理解是,每个服事神的人都会有错,有的错误太大,神不得不把他们写出来,放在圣经里给后人提供借鉴;但是有的时候人有软弱,神没有提或许是为他们遮盖。

交通到这里,已经接近我们通常聚会的时间,我等候了一下,却看到大家没有要结束的意思,我就知道圣灵或许有话要说。果然,圣灵突然感动我看到两处经文,开启了另外一个不同的思绪。

这个经文是在犹大和西拉代表耶路撒冷教会的弟兄到安提阿等地宣读了教会的书信之后,圣经这样写道:

“众人念了,因得鼓励,就喜乐了。犹大和西拉也是先知,就用许多话鼓励并坚固弟兄们。过了一些时候,弟兄们打发他们平平安安的回到差遣他们的人那里去。惟有西拉认为该住在那里。”

我忽然灵里得着感动,问了大家一个问题:“为什么弟兄们打发西拉等人回去,离开安提阿回到耶路撒冷的时候,西拉却不愿意走,而且圣经特别记载惟有西拉认为应该还住在那里,就是安提阿或者保罗所在的这个地方呢?”而且圣经之前也特别提到西拉这个人是在弟兄中领头的一个人,而且说他为了主的福音不顾性命,而且他还是先知,就是从主得着话语和启示的人。

这里涉及到圣灵一个行动的大的原则,而绝对不简单是保罗和巴拿巴争执与否的问题。而是圣灵如何往前,以及设置谁为领导的问题,以及什么人和保罗配搭把神的工作继续往前,和圣灵如何使用祂的恩赐建造教会的问题。

我提到的这些经文清楚表明,而且我前文提到一个铺垫的地方就是,在这里,圣灵是要巴拿巴下场退出舞台,这只是表面的,而背后的根本原因是神要引导西拉走上服事的前台,并且跟保罗配搭一起同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是我们很多人读经都忽视了的问题。我之前也没有看到这一点,在这次聚会中圣灵突然光照这几句话我才看见的。

我一点点来解释,或许你就会更加明白了。

首先,我们来看巴拿巴和保罗的关系,最初保罗还是扫罗的时候,经历了突然的转变,从一个逼迫神的教会的人变成一个服事神的人,弟兄们都不接纳保罗,但是只有巴拿巴引荐并接纳了保罗。所以巴拿巴在成全帮助保罗成长的事情上是有功的,这或许也是圣灵在这里不提巴拿巴的缺点和软弱的原因之一,神愿意遮盖他,因为他的确在帮助保罗属灵成长上有益且被神使用。我之前有一次交通的时候,就弟兄姊妹提问说,为什么大家不接受保罗只有巴拿巴接受保罗,而且后来巴拿巴和保罗又闹翻了呢?我当时的回答是,要接纳一个新人很不容易,要接纳一个新人做你的领导更不容易。第一点上巴拿巴高于别人做的很好,第二点或许他做的不是那么好。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比如我们今天在教会里或者甚至在世界的单位里,一个新来的人、资历比你浅的人或者甚至你提携过的人,被设立为你的上司或者带领者,你心里会不会觉得酸酸的不是滋味?这是肯定的,因为这是人之常情。巴拿巴固然在帮助保罗成长的事情有用,但是到了一个时候,保罗足够成熟了可以担任神呼召他做的神的工头的任务的时候,或许这个时候他和巴拿巴的冲突就出现了。表明上是带不带马可的问题,根本上的问题却是到底谁说了算。巴拿巴可能觉得自己比保罗老资格,而且还引荐提携保罗有功,保罗应该听他的,至少在允许马可去的事情上要给他一些面子,但是保罗却这么不懂事不给他面子,让他真的下不来台。

但是保罗或许是跟从圣灵引领的人,他或许在灵里觉得这样并不合适,就没有迁就或者因为他与巴拿巴的关系而有所退让。换句话说,按照现在中国人的标准说,如果保罗会做的人话,巴拿巴年纪或许也大了,再过几年就退休了,或许巴拿巴希望保罗能够带着马可学习一下,没准马可可以继承巴拿巴的衣钵,继续他的职事也是未尝不可的好事。保罗何不顺水推舟送个人情,何况最后马可这个人也不错,最后也得到恢复了,对保罗有用处的。

如果保罗这样做的话,按照人的标准来固然可以理解,但是可能会错过神的引领了。因为神的计划远远超过这些。我多次跟和我一起聚会的一些弟兄姊妹说过,圣灵是最好的一个导演和剧本写作者,我们每次读圣经的时候要用心体会导演和剧作家的构思和思绪,这样会极大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圣经。

之前的关于受割礼不受割礼的争执,引出弟兄们选择了弟兄中领头的犹大和西拉,并且称赞他们为了福音不顾性命,然后又提到犹大和西拉是先知,他们从主得着的话语安慰了弟兄们,并且当安提阿的弟兄们以为完事了,打算打发他和犹大平平安安回去的时候,圣灵特别提到只有西拉觉得他应该留下来不要走。为什么呢?只能说他是先知,得到了感动不应该走,但是为什么不走他当时或许还是不知道。但是我们读到或者听到这里,你或许已经明白了为什么了吧?因为圣灵已经决定了让巴拿巴退出历史的舞台,让西拉从背景的服事和后台的服事中登到前台,担任更大的领导的责任,让他和神特别拣选的神家建造的工头保罗来配搭,带领神的工作继续往前。因此西拉受到圣灵的感动,特地留在了安提阿,否则如果他不顺从圣灵的引领,按照弟兄们的意见离开了,估计后面的戏就没有办法唱了。

神的意思是要西拉留下来和保罗配搭的,但是安提阿的弟兄们的意思是让他回耶路撒冷的,巴拿巴的意思是带马可与保罗同 去的,可见人的想法和神的想法有的时候是不一致的。甚至教会的领袖或者年长的同工都有可能错过神的 引领。这一点有非常重大的属灵意义。美国一个牧师比尔强身常常说、我也常常引用的一句话就是,“历代以来反对神新一波行动的人都是上一波神的行动中神使用的人。”换句话,我们昨天或许被神大大使用过,但是神的行动再次往前的时候,我们没有跟上甚至成了拦阻。比如说,巴拿巴或许是个好人,正如圣经所记载的,他或许可能并不想我之前猜测的那样故意跟保罗过不去,或许都没有。或许仅仅是巴拿巴年纪大了,对一些事物和神的工作有一些既定的看法,但是保罗年轻而且从神得着了启示,但是巴拿巴觉得不一定靠谱。这种情况下两人就产生了冲突,他们的冲突可能都是因为都是为了爱主而产生的,甚至双方都是没有私心,都是为了主、为了教会,但是却还是会给神的工作带来影响。如果巴拿巴的观念陈旧了,即使他没有做任何对保罗不好的事情,可能都不适合再与保罗同工。

我的另外一个猜测是,或许神已经多次提醒巴拿巴:“你可以退休了,让年轻人干吧,既然你已经提携并成全了保罗,保罗如今也已经成熟很多了。你就退休吧,给年轻人一些机会吧。“巴拿巴或许对圣灵说,“其实我还是好像迦勒一样,不服老啊,我还能干很多事情呢。比如,马可这个年轻人不错吧,我好好成全他将来和保罗继续配搭不是很好吗?”

我在聚会中对弟兄姊妹分享说,假设你当了某个单位的领导或者某个教会的领袖,让你退休、让闲给年轻人有的时候也是不容易的。第一个是你不愿意退,第二个,就算退了,也希望安插一些自己喜欢的人,将来还有一点儿发言权。这是人之常情吧。

但是我说这样做并不是圣灵的旨意,圣灵的旨意是引荐西拉上场,除了我前文提到的圣灵不断给西拉加分,为他出场进行铺垫之外,还是另外的深意。这个深意就蕴藏在了林前12章28 节里,那一节经文提到,“神在教会里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有医病恩赐的,帮助人的、治理事的和说方言的。”

保罗和巴拿巴都是使徒,使徒是如何产生的呢?这两个使徒是使徒行传13章记载的,当安提阿教会中的先知和教师一起禁食祷告的时候,圣灵才分别出来保罗和巴拿巴来做使徒的。美国一个先知雷克乔纳说,只有当教师和先知一起合一来共同服事的时候,才能产生使徒。他是指传统的教会轻忽先知的恩赐,而一些注重先知恩赐的教会又在教师的恩赐有欠缺,两者没有合一禁食祷告,所以无法在今天的教会中产生出保罗和巴拿巴这样被神大用的使徒。

这是一个方面。我在这里说的是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神在教会打基础和建造根基的工作,教会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的,这是圣灵借着保罗在以弗所2章20 节所说的。圣灵既然已经借着保罗和巴拿巴这样的使徒为教会打下了良好的根基,下一步就是建造第二个基础就是先知。因此圣灵特别提到西拉是先知,并且说他的话语鼓励建造安慰众人,并且特别提到惟有他得到感动,要留在安提阿那里。圣灵既然这样栽培提携西拉,是有极其深远的意义的,就是让他作为先知与做使徒的保罗同工来共同建造教会的第二个基础就是先知。

有人说,使徒是教会里恩赐最大的,比如保罗也有先知和教师的一些恩赐,和行神迹、异能、服事人等恩赐,用一句俗话来说,可以说是全才或者全科医生。但是全科不见得是样样精通,比如一个内科或者全科医生作为你的家庭医生,对什么都了解一下,病人来了好及时发现问题,但是真的碰到心脏或者外科的专业疾病,还是会推荐到专科去看医生,但是一个好的全科医生什么都懂一点,因此会及时发现问题。他的作用可以说是万金油,也是一个统管你的健康的家庭医生的角色。

但是先知的恩赐明显在于能够听到神及时的说话。虽然我是一个注重教师恩赐的传统教会中长大的基督徒,但是因为我来灵恩派的一些职事里学习了五期先知课程,也极力渴慕追求发展先知的恩赐,还是对于目前的先知运动有了一些皮毛的了解。特别是我知道注重教师恩赐的传统都花很多时间研读主话、教导主话,但是我接触到先知运动里面的人多倾向于敬拜、赞美、与主单独相处,整晚不睡等候神、禁食祷告这些事情。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是全才固然好,但是保罗只有一个,你可能不是保罗那样做全才的人物,或者即使你是全才,但是你不一定做的保罗那样好。如果做的不好,可能事事不精通,最后成了一个混子。这不是神的旨意,神的确兴起摩西、大卫、保罗这样类似全才的人物,但是这不是神唯一的道路和选择。大多数人的恩赐还是圣灵根据己意分配给个人的,这里圣灵的意思不是偏心,而是每个人的呼召不同,给你的恩赐就不同,不是神把好的恩赐留着不给你,而是你有太多会分心,不能专注于神呼召你的工作。因为我们的时间、精力和能力都是有限的。神要建造的不是保罗一个个人,而是一个团队,或者是一个架构,就是使徒、先知、教师等基督身体的恩赐通力合作共同建造基督的身体。

我听到雷克乔纳一篇信息中也提到,就是先知和教师的恩赐是彼此平衡的。先知往往可以听到神及时的话语,但是如果没有在主话语里有根基的教师恩赐的平衡,就容易走极端。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因为自从我到灵恩派追求先知的恩赐以来,我也有被提到天堂见到主耶稣的经历,也有在异梦里被带到神秘地方看到我和我太太去找我死去的可能从未听过福音的岳父,在这个异梦里我没有见到我岳父但是却见到这些人在学习大字版圣经等等神奇的经历。我是学习先知恩赐上的小儿科,很多更有先知恩赐的人的经历可能更为奇特,今天上天入地,明天看到天堂地狱,所以如果没有主话的根基和限制的话,会是走偏的。比如,我最近看到一个微信文章说,一个韩国牧师做见证加尔文在火湖里,固然深受加尔文影响的改革宗对灵恩派很多反对,在一定程度上拦阻了神的工作。但是因为一个异象或者见证说加尔文在火湖里,我个人无法判断,但是我觉得这或许就是过分倚重所谓先知恩赐的一个走偏的极端例子。

另外一方面,教师也需要先知的帮助和平衡,这也是神特别把先知的恩赐放在教师恩赐前面的一个原因之一。如果教师不能从神得着及时的感动和说话,有一个危险就是把灵里或心思领悟的圣经的道理上升为教条,时间久了,就会限制圣灵的自由。我是地方教会得救的,地方教会极其注重主话的学习,对于灵恩派或者这些先知的恩赐基本上不闻不问或者有些反对的态度。我被神引领离开地方教会来到灵恩派学习这些先知和医治恩赐的时候,关心我爱护我的地方教会的长者都不掩饰他们的担心,觉得我可能被邪灵欺骗了。他们很爱我,不会直接这么说我,但是却表达了这样的忧虑。我个人认为福音派教会中过分注重教师的恩赐,忽略先知的恩赐就会导致有教条化、律法化的倾向。因为圣经明说,民没有异象,就会放肆。先知从神得着异象,是教师需要虚心学习的。当然灵恩派教会过分重视先知恩赐而缺少主话根基的教师来平衡的话,是会有另外一种放肆的情形。

那好,说到这里,回到我们的话题,就是保罗到底是该带西拉出门呢还是巴拿巴或者马可呢?自然圣灵的意思是带着西拉,否则圣灵就不会感动西拉留下来,也不会在前面铺垫那么多称赞西拉的好话了。神要借着先知的恩赐和使徒的恩赐一同配搭建造教会的基础。但是巴拿巴只是另外一个使徒,而且与保罗已经配搭过一阵子做过美好的工作了,神继续的带领是使徒和先知恩赐的合并或者合作。但是马可是先知呢,还是教师呢?圣经都没有明确提到,只有保罗后来在书信中提到马可对于他的服事有用,或许马可是林前12章提到的恩赐中的“帮助人的”,当然圣经没有提到,这只是我的猜测。

所以圣经在这里的写作和铺垫,并不是关于巴拿巴和马可的问题,而是关于谁和保罗继续配搭的问题,以及教会到底要怎样建造的问题。虽然表面上涉及的是人事之争,但是其实背后是道路和路线的分歧,看似失之毫厘就会差之千里。如果保罗听从了巴拿巴天然的主意,让马可来担任他的同工(这是我的猜测),或许真的是会耽误神的事情。

我在自己的有限的经历里,发现我的生活中的一些环境的兴起,最后都证明是圣灵在背后的引导或者干预,只是你身在庐山的时候看不到。特别是我不顺服神的引领的时候,周围会兴起一些环境来逼迫我走向一个神引导的方向,回头来看的时候,才发现这些小的事故或者环境的变迁其实都是神主宰下发生的。神或许多次给巴拿巴引领感动,让他退出舞台,但是他或许没有接受神的感动,所以神就许可这一场关于马可的争执发生,让巴拿巴和保罗分开,让保罗能够有自由和神已经预备好的西拉配搭。我这么说,不是在提倡阴谋论,说到神用不好的手段,不是的。我说这个,是希望安慰那些经历过教会纷争甚至分裂的人,不要一定认为是邪灵的攻击或者破坏,也不要一定争个谁对谁错,重新换个角度好好反思一下,或许神对人的引领不同,或许神正带领你走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向祂给你预备好但是却出乎你预料的命定中去。

我们今天来思考的话,如果我们是巴拿巴这样的人,曾经被神使用来成全保罗,带进神进一步的行动,但是神的新的行动来临的时候,我们的观念会不会跟不上而让我们成为神的拦阻?我们有没有在圣灵引领西拉这样的人物来进入前台担任主要角色,而我们的观念则是我们培养或者栽培的、或者按照我们过去教会传统或者模式培养出来的马可呢?这里我无意贬低马可,但是明显圣经没有提到巴拿巴成全过西拉,这时候对于巴拿巴来说,西拉难免好象是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你如果是巴拿巴,你能接受这个现实吗?你可能一辈子渴慕看到神的复兴的火降临,但是没有想到神的复兴的火有一天真的降临,却降在你旁边的一个教会或者你看不上的一个团体或者人身上,你这个时候是投身于圣灵的复兴的火呢还是站在一旁观望或者批评呢?这都是非常非常实际的问题,值得今天我们服事主和在神的工作中担任领袖的人要好好思考的。

西拉在以后的服事中对保罗的帮助或许是真的很大,因为保罗在圣经中多次提到,一些书信也是保罗和西拉等人共同写的。比如帖前一章1节提到,保罗、西拉和提摩太,写信给贴撒罗尼迦的教会。使徒行传16章讲到保罗和西拉在监狱里祷告唱诗赞美让监门打开。林后1章19节保罗提到,“因为藉着我和西拉并提摩太,在你们中间所传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并不是是而又非的,在祂只有一是。”连彼得在彼得前书5章也说:“我藉着我看为忠信的弟兄西拉,略略的写了这信给你们,劝勉你们,又充分见证这是神真实的恩典,你们务要进入这恩典,并在其中站住。”可见西拉还有一个品格是忠信,这个或许是之前中途离去的马可比不上的,因此圣灵拣选西拉与保罗同工甚至被彼得看重都是有原因的,也再次证明我们在基督里的品格是多么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