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使徒行传27章记载了保罗乘船前往意大利的行程,这一段行程涉及的地名很多,往往很多人并不清楚这一次保罗行程的细节和其后的属灵意义。当然,保罗所有四次行程涉及到的地名都很复杂,的确让我们没有下功夫研读过的人,会有云里雾里的感觉。但是这一次我们在读经的时候,得到圣灵的光照,对保罗第四次的行程有了明确的认识,更对后面的属灵意义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因为保罗所经历的地名非常复杂,所以我不一先开始就一个一个地名介绍,而是来注意一个细节。这个细节,就是风不顺的问题。这个故事里就是叫犹流的百夫长听信船长的话,要往某个地方去,但是保罗劝阻他他却不听,因此后来遇到了风暴,大家险些丧命。但是因为保罗从神得着话语,就告诉他们不会丧命,只是会撞在一个岛上。最后果然事情按照保罗预言的发生了,因此大家性命得到拯救,甚至28章一个岛上的部落的人们都得到医治和救恩。

这就是这个故事大概的梗概。但是细节却十分重要。27章1节讲到“他们既定规了”保罗要坐船去意大利?是谁决定的?亚基帕王和非斯都吗?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吗?是出于神的吗?虽然这个决定是外邦人做出的,但是或许也是出于神的主宰,因为耶稣告诉保罗说,他会站在罗马该撒面前作见证(使徒行传23:11)。

他们是从耶路撒冷北边的该撒利亚,就是保罗在26章被关的地方出发的。他们找到一个亚大米田的船,开往亚西亚沿岸的一带地方,然后保罗和路加等人就上了船。圣经还特别记载,还有马其顿的帖撒罗尼迦人亚里达古同行(27:2)。圣经都是神的呼出(提莫太后书3:16),可以说是一字千金。这一句话在这里不是无关紧要的。后来在圣灵的感动下,我们猜测,或许这是圣灵的一个伏笔,表明保罗的路线可能原来计划是希望通过马其顿到罗马去,帖撒罗尼迦就在马其顿旁边。保罗曾经在帖撒罗尼迦建立教会,所以或许他还希望能够去这里看望一下圣徒。

第三节的记载似乎也印证了这个猜测,这一节经文说他们在西顿靠了岸,犹流还宽待保罗,让保罗去朋友那里受到照顾。这就是说,保罗或许有一定的自由,来按照他的想法来安排这个行程。西顿在该撒利亚的北边,是以色列的沿海地带,靠近推罗。

但是4节记载从这里开始,风变得不顺了。为什么风不顺了?风不顺是出于神的还是出于仇敌的拦阻?

(图片来自网络)

这都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这和我们今天所处的环境有很重要的关系。比如,新冠病毒是出于撒旦的攻击,还是出于神的审判?我们是应该与仇敌争战呢,还是悔改求神赦免?圣经告诉我们,撒旦来了要偷窃、杀害和毁坏(约翰10:10),可以说不好的事情是仇敌来的。可以圣经又告诉我们,没有天父的许可一个麻雀都不会掉在地上(马太10:29),以及万有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马8:28)。我们知道是因为这个风,让保罗走了一条预先没有计划的道路,这个可能就是这一章里圣灵感动我们看到的一个亮光。我们猜测保罗是希望走他熟悉的道路,就是经过马其顿那里到罗马去,但是因为刮风和百夫长不听从保罗的建议,导致他们走了一条新的道路。

第四节继续说,因为风不顺,他们就贴着居比路的背风岸航行,居比路就是今天的塞浦路斯,是一个地中海的小岛。然后5节说,他们经过基利家、旁非利亚一带的海,到了吕家的每拉。这里的三个地方,基利家、旁非利亚、吕家的每拉都在今天的土耳其境内。而马其顿就是大概今天的马其顿,马其顿南边是今天的希腊。

6节说,百夫长是在在每拉这里找到了一个通往意大利的船,但是船很慢,好不容易到了革尼土。革尼土是位于小亚细亚的西南面,还是靠近土耳其这一侧。在这里保罗改变了航线。7节说,因为被风拦阻,就只好贴着革哩底的背风岸,从撒摩尼对面走过。革哩底是土耳其和希腊南侧的一个岛,属于希腊。等于这里因为有风就把他们刮到南边的一个小岛了。然后8节说,他们好不容易才来到佳澳,佳澳是革哩底南边的一个地方,拉西亚则是在佳澳西面。在这里保罗劝众人不要继续走了,但是百夫长不听从保罗的。按照天然的知识,船长和船主或许有他们的道理,而且12节提到佳澳这里不适合过冬,他们就希望到非尼喀过冬,还特别说明非尼喀是革哩底的一个港口,一面朝东北,一面朝东南。我们读的恢复本圣经特别在这里对“一面朝东北,一面朝东南”这句话有一个注解“或,一面顺着西南风,一面顺着西北风。”后来13节继续记载,起了南风,他们就觉得有把握起行。正好非尼喀是在佳澳的西北侧,他们希望趁着南风航行到非尼喀去。结果14节记载,起来一个叫“友拉革罗”的狂风,恢复本的注解说,这是东北风。我查证了STEPBIBLE.ORG上该经文的翻译,也是翻译为东北风,但是该网站注解里说到希腊文原文也可以翻译为“西南风”。这个矛盾之处和非尼喀港口一面朝东北,一面朝东南,似乎颇为呼应。

保罗在佳澳提醒百夫长不要继续航行,但是百夫长听从了船长的话,打算往非尼喀去。结果来了南风,却成了北风。他们希望趁着南风开到北面的非尼喀去,却被这个北风吹到了南面的一个叫“高大”的岛上。然后他们的行程被彻底改变了,最后被风一直往南吹,走了一条他们从来没有打算过的道路,甚至还没有人走过的道路,到了意大利南边的一个岛米利大,然后从那里才到了意大利。这个行程估计不是保罗计划的行程,也不是船长和百夫长计划的。

我们大概谈了这些保罗行程的细节,我们来往属灵的经历上引申一下。你有没有经历过类似的经历?你的人生又没有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这个地方好像非尼喀一样,一边朝东北,一面朝东南,好像你可以往两个不同的方向走。或者你碰到一些环境或者人生中的风浪,让你似乎走向了一个不同的方向?或者你本来觉得神引领你往一个方向,但是环境兴起来,你不得已走向另外一个方向?等到时间过去你回头来看,却看到神奇妙的带领?

我在地方教会得救,因此受到倪柝声和李常受职事的很多帮助。倪柝声有一篇文章讲到神有A计划和B计划,大意是说,有的时候神会有不同的计划来带领我们完成祂给我的使命。倪柝声说,他祷告之后有负担到一个岛上去传福音,他确定是神来的感动。神也感动一个弟兄捐钱给他资助他去这个岛上,他也答应了这个弟兄一定会去。但是环境兴起来了,倪柝声的妈妈觉得不安全反对他去。他这个时候就左右为难了,就好像这里描绘的非尼喀的光景。他不去吧,这是神来的感动,而且那个弟兄已经捐钱,他也答应了。他如果不去,他会在这个弟兄面前失去信用。他如果去吧,他妈妈反对,圣经又教导我们服从年长的。他就左右为难。后来他决定顺服神在环境上的安排,暂时不去这个岛上。当然那个弟兄误会了他,认为倪柝声没有信用,因此非常生气。但是倪柝声学习十字架的功课,不替自己辩解。后来他妈妈的态度改变了,他就可以去那个岛上传福音了。但是等他到了那里之后,圣灵已经做工,那些人的心很敞开,因此福音大有果效。而当时如果他早来的话,可能效果并不好。因此倪柝声就举自己的这个例子说,有的时候神有A计划、也有B计划,虽然他们都可能是出于神的,但是有的时候却有不同的奇妙的结果。

我在聚会中就讲述了这个故事,并且询问参与读经的人一个问题,就是在保罗通往罗马的行程中有没有神的A计划和B计划?神原来的计划是什么?保罗在佳澳劝阻百夫长不要往非尼喀去,是出于保罗自己呢,还是出于神呢?如果他们不往非尼喀去,航行的路线会是什么呢?圣经没有告诉我们,所以无从得知。只是从2节提到的“马其顿的帖撒罗尼迦人亚里达古”与保罗同行的事实,猜测保罗或许希望去经过帖撒罗尼迦看望那里的教会,并经过马其顿前往意大利。或许保罗的行程安排并不是我们想象的这样,但保罗希望不要在这个时候继续往非尼喀航行。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就是确定的,就是他们被迫走了一条他们都不熟悉的道路。

倪柝声还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就是神如果带你走一条你熟悉的道路,远远没有他带你走一条你不熟悉的道路那样让你受益良多,因为这会迫使你与神千百次的谈话,以至于这成为你和神之间永远的纪念。

我2015年暑假的时候,已经在地方教会聚会快13年的时间了,我走到了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就是我属灵经历上的“非尼喀”。我一方面热爱我所在的地方教会,从来没有想过离开地方教会。但是我已经结婚快9年了还不能生育,这就我们人生中的“友拉革罗”风。我2015年暑假怀着最后的希望,到加州参加地方教会的一个特会,希望能够从一些我信赖的弟兄那里得到属灵的帮助,但是让我失望的是我并没有得到我所希望得到的帮助。我希望能够获得帮助和牧养的弟兄,反而对我态度变得冷淡。让我意识到这是神借着他的态度对我说话 ,因为之前他都一直爱护和照顾我的。这个事情成了我的转折点,我就被一个属灵的“友拉革罗”狂风,吹到灵恩派的聚会中寻求医治和先知恩赐的帮助,结果在灵恩派中得到了这样的帮助,也开启了我医治和先知的恩赐,最后听到灵恩派先知对我的预言和神自己对我亲自的说话,得着了一个神迹宝宝。

我热爱地方教会,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离开地方教会,也从来没有想过在更大范围内服事主,我只希望在地方教会的框架里、侧重于海外华人学生学者的服事,我也没有想到过到中国服事教会,或者在美国服事美国人的教会。但是这场人生中的接近十年不孕的危机,就是我人生中的“友拉革罗”狂风却把我完全吹向了另外一个人生和属灵的方向。我既然认识到我无法再从地方教会得到帮助解决我不能生孩子的问题,因为地方教会重生命、福音,但是不讲医治和预言这样的恩赐,所以虽然我在地方教会受到很多关爱和生命成长上的帮助,但是这个事情神并没有借着他们来帮助我。这是神对我暗中的B计划。只不过我那个时候一无所知。

因为我还穷尽了西医和中医也无法解决我们的问题,因此只好单单仰望神了。我就开始悄悄离开地方教会寻求医治和预言的帮助。我首先找到一个华盛顿DC附近的韩国牧师李彻,他用中文讲道并牧养一个中国教会。他在网上讲医治和心灵医治,我听了他的讲道,找他为我祷告。他也是福音派的牧师,不发预言,但他热情接待我们并替我们祷告,他祷告后安慰鼓励我们,他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要有小孩子,但是感觉神会大大使用我,因为我经历的是圣经中很多神大大使用的人,比如亚伯拉罕、以撒和撒母耳的母亲哈拿等经历的。

后来我又到了灵恩派寻求帮助,收到一些先知性的预言说我们会有小孩子,更重要的是神开启了我的医治恩赐和先知恩赐,我开始自己对太太每天医治祷告,并且开始与灵界有更多的接触,并且更清楚听见神直接对我的说话。2016年1月份神亲自告诉我要准备好这一年要有小孩子。我2016年2月回到中国,就宣布上帝对我的预言。但是我的家人不信,我还为两个当时同样不能生育的表弟祷告医治,妈妈很不高兴,认为我自己的问题都不能解决还在那里显摆。等到了2016年5月12日,神托梦告诉我我下个月要有孩子,我太太5月28日发现自己神奇怀孕,2017年初孩子顺利出生之后,这在我家里兴起来革命性的变化。我妈妈一辈子迷信菩萨,这件神迹之后,她终于脱离了偶像的霸占,信入耶稣基督。我十几年的传福音和劝说都果效不大,但是神预先的一个预言以及后来的成就,就让我妈妈脱离偶像信主。我在2018年回国的时候为我父母受洗。他们目前每天晚上睡觉前替我祷告。

我这个先知性的预言的话语,就和保罗这里得到的神的使者的话语的印证是类似的,是一个预言性的话语。我所得救的地方教会,重视生命和福音以及教会的建造,但是不谈论、也不鼓励圣徒追求医治的恩赐和预言的恩赐。我们一起读经的一些人在地方教会受过成全,因此我在聚会中问大家,如果这一章保罗没有得到这样利用预言的恩赐提前预言要发生的事情,并且事情照此成就出来,保罗能够在这次旅程中更好的见证主吗?使徒行传28章,如果保罗没有按手祷告医治部落首领的父亲和其他人,福音能够广传吗?一个依然在地方教会的弟兄说,他感觉保罗是可以这样,但是他自己觉得与神不够亲近,可能得不到这样的话语。我纠正他说,不是的,圣经一个基本原则,就是求就得着,你相信神会赐给你先知性的预言的话语,就会得着。是我们的观念限制了我们,不是神今天不能做。耶稣基督昨日、今日、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祂过去借着保罗发预言、医治人,今天祂也可以借着我们发预言和医治人。

我的确承认,灵恩运动关于医治和预言有很多的乱象,很多人祷告之后也没有得到医治,甚至很多预言都是假的,但是我们不应该因噎废食,而不追求恩赐。我们不能因为羊水脏了,把水倒掉,把孩子也不要了。片面追求恩赐而不顾生命,固然会导致一些问题,只追求生命而忽略恩赐,也是不符合圣经的。我也是地方教会得救的,我也去追求恩赐,神也赐给了我恩赐。我离开地方教会的时候,有一个弟兄提醒我说,不要忘记了在地方教会学习的生命的功课啊!我答应我不会忘记的。我在追求灵恩的过程中,的确碰到邪灵企图欺骗和攻击我,但是我都持定在地方教会学习的生命功课,凡事都以和主的关系为先,不为追求恩赐而追求,凡事都查问,使我蒙保守,胜过邪灵的欺骗和攻击。我们需要生命长大,也需要追求恩赐。福音派弟兄姊妹一个逻辑就是,不敢追求恩赐,万一没有得着圣灵,被邪灵欺骗了怎么办?这种论调是出于不信。圣经告诉我们要践踏蛇、蝎子和邪灵(路加10:19),我们的命定是审判天使(林前6:3),我们怎么可以因为怕被骗而不敢追求呢?这哪里算是生命的长大啊?分明是生命还很幼小的标志。一个成熟的人应该不怕、并且勇于追求恩赐,只不过他追求恩赐的目的并不是为显扬自己,而是得着更好的工具来服事神和帮助人。圣灵的果子和圣灵的恩赐都是出于圣灵的,两者都不可偏废。

我分享了我的简单经历之后,就发觉我的经历和这一章保罗的经历其实是类似的。就是我的人生兴起了一个属灵的“友拉革罗”狂风,把我刮向了一个和地方教会教导我不同的方向。地方教会中有很多生命的真理,他们都希望很多基督徒能够接受,但是却遭受误解和反对。等我在灵恩运动中学习,特别是后来因为在约翰卫斯理会背景的联合神学院攻读博士,认识了很多美国传统基督教的朋友,我常常发现我有机会分享给他们我在地方教会学习的一些真理,他们都很好奇并敞开。神也多次托异梦给我,启示我将来地方教会有一天也要接受圣灵的充满和恩赐。

我被圣灵带领走了一条从未想过的道路,但是正如一句俗话说的“条条道路通罗马”。神的智慧高过我们的智慧,祂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祂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以赛亚55:9)。

我在聚会中还分享了我从李常受弟兄学习的一个真理。他教导说,我们基督徒追求属灵的功课,应该读三样东西。第一,要读圣经中神的话语,从神的话语中得到启示;第二,要读圣灵在我们的灵里给我们的感动,来得到光照;第三,要读神给我们安排的环境,来跟随神的引领。

我2015年暑假到加州希望寻求某个弟兄帮助,他对我比较冷淡,我就知道这是神借着环境对我说话,神不会借着地方教会的弟兄姊妹来帮助我得着孩子。就好像雅各从看到拉班和他的儿子们对他的脸色不一样了,他就知道这是神借着环境对他说话离开那里回到伯特利。神完全可以借着任何一个地方教会的弟兄姊妹给我祷告和话语,成就我希望得到孩子的愿望。但是这不是神对我的计划,因为如果那样的话,我就永远不会离开地方教会。我和太太一直说,如果我们一结婚就生了几个孩子,绝对不会离开地方教会。因为这里有丰富的真理,弟兄姊妹也爱我们,我们的观念上完全在地方教会被塑造,根本想不到离开地方教会。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绝对不会有机会认识后来在灵恩运动和其他教会中学习到的真理,也绝不会因着这样的经历对神的信心大增。

同样,约瑟是被拐卖到埃及去的,但是约瑟却后来对他的哥哥们说,他们的心意是坏的,但是神的心意却是好的,是要他预先到埃及来,预备粮食,为以色列人提供拯救。神的计划总是超过人的计划。我因为走了一条不熟悉的道路,结果迫使我与神不断地祷告,有了千百次的交通,我不仅得着了一个神迹宝宝,而且这个经历成了我与神之间最美的纪念。我永远忘记不了我2014年每天下午在公园里祷告与神倾心吐意、认罪悔改、奉献自己、祈求医治等等,好几次祷告之后我发现我从云层里下来,因为不知不觉进入到神的同在中。我和太太说,如果重新来一次的话,我们宁可拣选现在走的道路,因为我们十年不孕的苦痛和因此的祷告,给我们经历神和信心的加增是无法用任何东西来替换的。我的生命也因着这些苦难和磨练逐渐长大。

因此我个人推测,可能保罗这里的计划也是走原来熟悉的一条道路,就是经过帖撒罗尼迦和马其顿的老路,但是神却兴起环境来,带领他们走了一条不熟悉的道路。但是在这一条不熟悉的道路中,神的同在却保守保罗和他同船的人,并且借着保罗预言的话语和最后的成就,让这些同船的人都得着了救恩。或许,今天这些同船的人都和保罗一样在天堂里。

就好像我的观念深受地方教会的影响,开始想不到会去灵恩教会中寻求帮助。但是神兴起环境来堵住我在地方教会继续得到帮助的道路,兴起了属灵的风暴,把我带到灵恩运动中得到帮助,并且开启我的恩赐,让我看到生命和恩赐是基督徒不可或缺的两个方面。我们不可以片面追求恩赐,而忽略生命;也不可以因为追求生命,而否定恩赐。后来耶稣还在异梦中向我显现,告诉我两条河流要汇流。

同样,保罗或许有自己的观念,他希望按照原来的道路去罗马。但是神美妙的计划,却成就了更大的美意,就是或许百夫长、士兵和其他同船的人,甚至米利大岛上的很多人都得救了。这就是神在环境上的引领。因为常常神在灵里引领我们,但是我们的魂和心思、观念,因为我们生命、宗教、文化和个性、家庭等的限制,无法跟的上神的带领,所以神常常不得不兴起环境来引领我们。

在这个奇妙的经历里,我除了得到一个神迹宝宝之外,还借着这个神引领的不同的道路明白了神对我的计划。在地方教会,他们教导我们“认识这份职事、珍赏这份职事、被这份职事构成”,就是传扬神赐给倪柝声和李常受的真理,让他们能够传扬出去,得到很多基督徒的接受。这个负担固然是对的,我也深深受此教导的影响,准备一生服事于这个异象。但是2016年圣灵告诉我说,中国将来要兴起大复兴来,这个大复兴要传播到全世界去。神为此特别预备我,要我不仅有机会服事地方教会,还要在更大的范围内服事其他华人教会,因此祂必须带领我离开地方教会。后来一个韩国先知借着圣灵对我发预言说,神不仅会让将来我跑遍中国服事中国的教会,因为神带我到美国来锻炼我的英文,也会让我去美国的教会服事美国人。神后来带我去联合神学院读神学博士,我慢慢看清了这的确是神的带领,神通过学校和卫理会、灵恩运动等给我建立了与很多美国教会牧者的联系,很多人成为我的朋友,这都是神在预备我将来的道路。

地方教会教导我们今天是身体的世代,并且基督徒不应该再追求做属灵的伟人,因此并不鼓励个人有自己的职事。但是我这条不同寻常的道路中,除了李彻牧师之外,很多灵恩派的先知都预言说神要大大使用我。2016年神还亲自对我说,睚鲁的圣经世界这个职事是出于祂的。2017年的最后一天,在一个异梦里我被带到天堂,主耶稣亲自对我说,祂会大大使用我。我不是在这里讲述这些来宣扬自己,而是来说明,神对我们的呼召真的是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我们都是不配的,但是我们也不应该有假谦卑。我们要体认神在这个末世的确要大大使用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只要你愿意,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问题不是在于主,而是在于我们的思维可能受到了限制。

我在聚会中还提到说,有神的同在是最重要的。在神的同在里,往北走、往南走都是可以的,关键是你有没有活在神的同在中。如果我们活在神的同在里,就好像我们的GPS设定了地址,它一定会带你到设定好的地址。虽然有的时候人生中有风浪,让我们似乎偏失了方向,但是这后面也会有神的美意。我们要活在神的同在中,并且满有圣灵的充满和圣灵的恩赐,就能保守我们平安到达路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