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这两章详细讲到耶和华对摩西说关于麻疯病以及祭司如何处理的细节,我可以说,读的时候简直是在云里雾里不太明白这些话。耶和华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和这么大的篇幅来讨论麻疯病的细节,到底有什么样的重要意义,特别是今天我们来读的时候有什么实际的属灵意义。

我因为出门的缘故,没有参与利未记13章的读经,是另外一个弟兄带领的,我就请教了他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众多搅扰我的问题中的一个。就是以下经文说:

13:9 人有了痲疯的灾病,就要带他到祭司面前。

13:10 祭司要察看,皮上若长了白肿块,使毛变白,在肿块之处有了新长的红肉,

13:11 这是肉皮上的旧痲疯,祭司要定他为不洁淨,不用将他隔离,因为他是不洁淨了。

13:12 痲疯若在皮上四外发散,长满了患灾病人的皮,就祭司所能看到的,从头到脚无处不有,

13:13 祭司就要察看,全身若长满了痲疯,就要定那患灾病的为洁淨;全身都变为白,他是洁淨了。

13:14 但红肉几时显在他身上,他就几时不洁淨。

13:15 祭司看到那红肉,就要定他为不洁淨。红肉本是不洁淨,那是痲疯。

13:16 红肉若又变白了,他就要来见祭司。

13:17 祭司要察看,灾病处若变白了,祭司就要定那患灾病的为洁淨,他是洁淨了。

 这里的确非常费解。从13章1-8节,我还能勉强明白,就是一个人可能得了麻疯的话,要到祭司来这里寻求判断,如果现象深于皮,就一定是麻疯,如果不深于皮,则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如果皮肤上扩散了,也是麻疯。不过这里便实在理不清一个思路。为什么肿块长了新的红肉,就是旧麻疯,是不洁净但不用隔离,而全身长满了麻疯,却要定位洁净;但红肉再长出来,又不洁净了。红肉变白了,又洁净了?

这个弟兄的解释帮助我更加了解一点儿。他说这里表皮和里面的红肉都代表罪,但是表皮代表外面的罪,没有深入到里面,而红肉代表深入到里面的罪。有的人是圣灵在他们里面没有权柄,因此他们完全被罪所胜;但是有的人他们里面有圣灵的掌权,但是并不是说他们所有的行为都没有罪。他说,他觉得如果红肉在里面的话,就预表圣灵在里面是没有地位的,连肉都败坏了。但是如果里面是没有红肉,表皮还是有问题,表明外面还有各种行为有问题。

有的人原来是红肉,就是里面是有罪的,但是他愿意悔改,不过悔改会有一段路,就是他虽然里面没有了红肉,但是外面还有皮肤发白的现象,需要有一段时间的悔改过程。那么这种情况下,虽然他外面还有发白的现象,但是也不定他为有罪,因为他里面已经悔改了,但是他的生命的活出和外在的行为的表现,还需要一段时间来彰显出来。至于13章10节说的那个红肉,是指旧麻疯,是不洁净,但不用隔离,估计是他是在刚开始悔改的过程中,并没有进行隔离。这是13章9-13节说的意思。

但是14节开始说,什么时候他的红肉又长出来了,表明他又再次去故意犯罪的话,那就又是麻疯。但是红肉再变白的话,就是又悔改了,还要定为洁净。

这个弟兄说,他们回顾了一下圣经中关于麻疯来源的一些例子,就是麻疯主要来自对神的背叛。背叛就是罪。需要悔改。而这个悔改的过程,就是一个罪人,通过外院子不断运用不同的祭物和宝血,生命长大,与神更亲近,不断进入圣所和至圣所的过程。就是说,他里面有罪,就是这个红肉预表的麻疯,人类最大的罪和撒旦的罪都是背叛神,因此都是麻疯病患者,但是主救赎的路,就是祭司所预表的,也就是主耶稣做大祭司来查看我们,如果我们接受耶稣基督的救赎的道路,这个大祭司就会根据我们悔改的心来判断我们是否是洁净的。如果我们是悔改了,就是红肉没有了,就是洁净的,就好比一个死前没有多久得救的基督徒,虽然行为上还没有彰显出主圣洁的样子,但是得救进天堂却是没有问题的。但这个不是说,神不希望基督徒的行为变化好,最后穿上白衣进入主的宴席,那是主的心意,但是神知道人们从悔改到得救、再到被基督的生命充满变化活出圣徒的义,它的确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这个弟兄的分享,让我很受启发,感觉到神真的是柔细、体贴,每次读圣经得到光照的时候,都看出神是多么的爱人和柔细、体贴,完全不是有很多人认为的旧约中的上帝,是一个威严、凶狠、杀戮不断的神,而是看见上帝真的是一个满了爱的父亲,虽然要惩罚我们的不义,但是除了给我们预备救赎的道路之外,我们有一点点的悔改和变化以及进步,他都会看在眼里,予以体认,加以承认。真的是一个满了爱的柔细的天父。

因为这个弟兄的分享,我得到了更多的启发,来更从其他角度来认识这两卷书。就是说,这里好几种情况,可能是麻疯,也可能不是麻疯,比如13章2节说:“人的肉皮上若长了肿块,或长了癣,或长了火斑,在他肉皮上成了痲疯的灾病,就要带他到祭司亚伦或亚伦作祭司的一个子孙面前。”

其实这里是有一定的会让人混淆的地方的,比如说一个长了肿块、癣或者火斑,它可能是麻疯,可能不是麻疯,这里就需要祭司来判断,祭司一方面是判断者,或者审判者,代表神的公义;另外一方面又是医生,代表神的救赎和爱。假如你是一个祭司,一个人只是长了肿块、癣或者火斑,而你贸然定位麻疯,会给这个人以及他们的家人带来多么大的影响?

再看基督教的历史,有多少爱主的弟兄姊妹,被教会定罪为异端、甚至杀头?布鲁诺支持日心说,被烧死,可否算这样一个例子?如果布鲁诺有争议的话,那么主张改革天主教的新教徒被烧死或者主张受水浸的“重浸派”信徒被淹死在河里呢?他们的罪名大概都是离不开背叛或者挑战传统的学说以及宗教的权威,说到底罪名都是跟麻疯差不多的,就是这样的“背叛”不被烧死或者止住的话,“瘟疫”会不断蔓延的。这是不是属于祭司判断错误的情况?

不要说基督教的历史,就说我们今天实际的教会生活中的例子。如果一个弟兄偶然犯罪、软弱,我们如果用药过猛,定罪了他,他是否会受到绊跌?我自己在教会的经历中,也有因为缺少这样柔细的感觉,而定罪别人绊跌别人的例子。

我们来看耶和华怎么做吧。

首先,耶和华非常仔细,要祭司看到有深于表皮的问题,一定不仅仅是肿块、癣或者火斑,是里面的问题,要果断地定位麻疯,并且隔离。我在聚会的时候举例子说,倪柝声说,教会里僭越权柄的人带来的问题,远远没有该担责任却不但责任带来的问题大。很多负责任的弟兄因着软弱和不愿意得罪人,该指出问题的时候却不敢站出来,就好象父母该指出孩子过错并予以纠正的时候没有这样做,慢慢就会带来更大的问题。如果我们是祭司,该指出麻疯的时候没有指出来,做了老好人,那么我们看似善良,其实是杀死了更多的人。这个分享的弟兄也说,的确是这样的。一个大公司如果开始管理上出了一些小问题,监管的部门最初没有指出来,那么慢慢就可能造成小水冲刷最后造成决堤的情况。所以耶和华在公义的事情上是绝不含糊的。我是初为人父,孩子刚刚一岁半,就发现有的时候她调皮耍赖,因着爱孩子和没有经验,我们就发现管教的确是有难处的,因为你爱这个孩子,是自己的孩子,有的时候是有一种倾向会造成纵容的。

其次,肿块、癣或者火斑到底是不是麻疯呢?或者说,用现在教会的话说,一个弟兄犯了罪,我们是该如何定性呢?比如一个弟兄偶然被罪或者软弱所胜过,他来到教会,我们就大喊:“麻疯”,那这个会给这个弟兄或者他的家庭带来多大的伤害呢?所以定性错误的话,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一个人有疑似麻疯的肿块、癣或者火斑,或者一个麻疯并患者痊愈之后就发现了肿块、癣或者火斑,都要特别小心,要花时间观察,7天是一个特别的时间,其实是神设定一个原则,就是我们不要太快的定罪,要观察等候一段时间。如果没有扩散,没有本质的问题,就不是麻疯,就不需要隔离。

第三,除了这个观察之外,可能类似麻疯的这些症状还有一个不断递减的变化。换句话说,就是从人的最里面到最外面,或者从最里圈到外圈变化的一个过程。首先,麻疯里面的红肉,是人深处的罪和背叛的彰显。肿块、癣或者火斑也是不洁,但却是有不同的层次的。有的人是里面有背叛,是没有悔改的,这些人需要隔离,否则会传染,带来很多的伤害。而有的人是里面已经悔改,但是他外面的行为的彰显需要一段时间圣灵持续的工作才能在外面彰显出来,在这个过程中他可能还会有肿块、癣或者火斑,有的时候是在患麻疯的地方重新长了肿块、癣或者火斑,这里的经文都清楚告诉我们,祭司要认真查看观察,判断到底是不是麻疯,如果是里面的问题并且外面扩散了,就断为麻疯不洁净需要隔离,如果不是里面的问题,也没有扩散,就不是麻疯,不需要隔离。这个是非常需要非常细致的工作,祭司不但需要认识神的公义,也要认识神的心肠,要对人有怜悯。

比如,教会常常会出现分裂,一部分人指责带领的人教导异端,我不清楚每个教会具体的情况,但是这类情形在教会中常常发生。不仅在教会内部会发生这样的情形,在不同的教会团体之间也会发生。我不否认有的时候有的人是教导异端,但是我也知道很多人和很多教会并不是教导异端,但是轻易指责别人是异端,就可能犯了这里耶和华藉着摩西关于麻疯的话陈明的原则。

第四,这个逐渐递减的变化主要是在于人的肉里面、皮肤以及衣服(包括皮子和经纬等),到最后14章33节后提到的房子,这都是一个从里到外的过程,一个是对付人里面的罪,一个是对付罪在人的外面的影响的问题。耶和华是很仔细的神,都分的很清楚。

而在13章结束和14章33节之间插进了麻疯得洁净的条例,这是一个救赎的方案,关于这个部分很多讨论和解释非常详细,我们这次聚会没有详细讨论。

但是开头的弟兄提出14章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14:47说:“在房子里躺着的,要洗衣服;在房子里吃饭的,也要洗衣服。”这个弟兄觉得这个放在这里非常突兀,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引用我们读的圣经版本的注解说,这里躺着的预表在教会生活中不积极服事的,吃饭的预表只接受供应的。我说,这种解释不一定正确或者不一定囊括全面,我从主给我的很多异梦中提出不同的解释说,在我很多的异梦中被带到与很多人一同吃饭,多是预表积极的接受供应,而躺着的多是预表安息。所以我觉得这里是指正面的,但是这个弟兄觉得说看语境来说应该是负面的。就是这里躺着的和在房子里吃饭的,都要洗衣服,得着洁净。

我接着分享说,我在开始读经的时候,读到14章46节:“在房子封锁的时候,进去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 我个人感觉到圣灵特别高亮了“封锁”这个字,我觉得这里的问题是另外一个层次的,从不同角度提出自己的看法。就是这里房子是封锁的,不应该让人进去的,人们因为不顺服和无知进去之后,自然也会得到污染。我分享到说,主教导我们做一个忠信又精明的仆人,忠信是爱主跟从主追求主,但是忠信的人不见得精明,精明是要为主赚银子的,一个爱主的人被仇敌骗了,或许还可以算为忠信,但是绝不可以算得精明。做基督徒不容易的,有的时候很多忠信爱主的基督徒,却被不少披着羊皮的狼骗了或者异端邪教骗了,他们被骗一方面算不得他们的责任。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们也有一定的责任,至少他们不能算得上精明。这里就是这样,房子明明封锁了,是因为麻疯的缘故被封锁了,这个时候你无论是无知或者被骗进去这里,你虽然抱着单纯的动机去学习和接受供应的,但是你还是有责任的。圣经中以赛亚5章13节明确告诉我们:“我的百姓因为无知就被掳去”。我们基督徒跟从人的时候被欺骗,也是要负一定的责任的。但是他们在这里提到的“躺着”和“吃饭”并不是指消极的事情。

当然,我们又谈起来如何学习和接受前人的丰富的问题,我澄清说,提出这个注解里的解释的人,不见得这个解释不是圣灵当时的说话,就是当时教会的光景里有人只接受供应不积极参与服事,这个解释或许也供应了当时的弟兄姊妹。但是注解或者人解释的话,都不是圣经上的字句,都不可以括而广之作为普遍的真理,但是也不要一味拒绝注解或者解经的著作,我们都是应该保持一个学习接受但是又接受圣灵引导的一个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