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利未记17章讲到耶和华命令不可吃血的事情,我们的讨论就集中在为什么神不允许吃血。当然除了健康卫生的考量之外,这里还有着属灵的考量。

第一个问题,就是我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我看到一个美国基督教电视节目的主持人锡德罗斯(Sid Roth)在他的节目里,邀请了一个新教的神学博士、也是犹太人的约翰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和一个犹太教的拉比来辩论,这个基督教的博士企图向犹太拉比证明耶稣基督就是弥赛亚,祂在十字架上献祭一次永远满足了神的要求,因此我们能在耶稣基督里得着永远的救赎。但是这个犹太拉比理解旧约的方式和这个基督教博士是不一样的。这个犹太拉比说,旧约中耶和华屡次强调不可把自己的儿子献祭给偶像,而且亚伯拉罕要将以撒献祭的时候,耶和华也亲自来阻止,可见耶和华是十分反对将儿子献祭的。因此他认为,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来做祭物的说法,不可接受,这不是他认为耶和华会做的。

我们固然不同意这个犹太拉比的说法,但是我们不得不思考,为什么耶和华屡次多端警告以色列人不要儿女献给摩洛,而祂却为什么将自己的儿子献上作为祭物呢?这里的同样的问题就是,耶和华禁止人吃任何生物的血,为什么又预备了祂儿子的血给我们吃呢?新约中,主耶稣明说,“你们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约翰福音6:54节)。

我们的猜测是,这里涉及到的不仅是以色列人和神,还有偶像以及邪灵。我们看得见是以色列人的犯罪,但是看不见的邪恶的属灵势力则是邪灵和魔鬼,而他们常常做的就是假冒神的工作。换句话说,他们是在嘲笑神的工作,这背后是嘲笑的灵。

比如说,神永远的心意中要进入到人里面成为肉体与人成为一体,但是在神成为人之前,就有邪灵与人的女子结合,产生了巨人,那是在挪亚时代的故事,这个可能是神要除灭那个时候人类的主要原因。因为人已经变质了。那个邪灵成为肉身的工作,就是出于嘲笑的灵的一个工作。

同样,神也预备了祂的儿子做永远的救赎,因此邪灵也仿冒这个做法,引诱以色列人把自己的儿女献上给摩洛,看上去只是一个拜偶像的行为,但背后的目的却是嘲笑神的作为。因此十分被神憎恶。神也因此命令禁止以色列人这样做。

换到我们今天的教会的光景中来考虑也是这样。比如,大家讨论到,在美国宰杀动物据说都不放血,那么这样来说,是不是大家不知不觉都吃了血?虽然犹太人销售的肉类可能已经放血,但是这个价格通常比较高,它们本来就是小众食品,不是所有人都能负担的。作为中国福音朋友来说,很多人吃火锅都吃鸭血或者毛血旺之类的东西,那么很多中国人是不是就违反了神的诫命?当你碰到一个中国福音朋友这样去实行的时候,你应该持有什么态度来对他们讲说的?是告诉他们这是律法所禁止的,不可以做,还是说不用这个律法来要求他们呢?你有如何解释利未记要求人不吃血,也要求人不吃猪肉,但是现在基督徒都认为凡物都洁净了,什么都可以吃呢?为什么大部分基督徒现在吃猪肉呢?

开头分享的基督徒姊妹也特别提到,比较偏向律法的教会都认为绝对不可以吃血,但是比较自由的基督徒团体,则认为凡物都洁净了,都可以吃。你如何看待这个冲突呢?

我们的态度是凡事都可做,但是不是凡事都有益处。首先,从健康上没有什么益处,其次神的话不让吃,就不必要吃。

但是如果说要把这个当做一个严格的律法来说,我们就看见可能很多美国人、甚至是基督徒都不知不觉吃了血,甚至也有不少不知道福音的中国人也都吃了血,也没有看到神发怒五雷轰啊?

所以这里首先要考量的就是前文所说的情形,就是当时以色列人面对的情景,或许有很大的拜偶像的嫌疑,连吃血都是这样。这背后有邪灵嘲笑神的工作的意思,因此被神极端恨恶。在中国人中,有些吃血的行为我们觉得多是无知和食物方面的问题,不涉及到偶像崇拜的事情。当然比如杀鸡祭旗、誓血为盟这些都可能涉及到偶像崇拜。还有美国印第安人中有的部落也有说法是,吐血在脸上之后可以让他们刀枪不入,这些都是涉及到偶像崇拜的行为。如果某一件事情后面,有邪灵的工作或者有邪灵嘲笑神工作的动机,这些都是神十分憎恶的。圣经中,耶和华有些严厉的话,都是有这样的背景的。

嘲笑的灵是邪灵一方面的工作。邪灵另一方面的工作就是宗教的灵。比如我们多次举过的擘饼的例子也是这样。保罗明说,有些人不配的吃主的饼和喝主的杯,因此就受到惩罚,甚至有人生病以及死亡的情形。这个事实让一些教会对于擘饼的事情看的十分宗教。擘饼固然是严肃的,但是我听到一些美国基督教领袖作见证说,在美国基督教里有不少年轻人,曾经因为在教会聚会还没有受浸前无知的情况下吃了饼杯,因此受到严厉的斥责和拒绝,反而被绊跌离开教会的情形。哥林多教会的情形中,可能有些人态度轻慢,他们那样做是出于亵慢圣灵,因此受到神的管教。但是这些美国基督教教会中的小孩子是出于无知做的,而受到过分严厉的谴责,则是宗教的灵的工作。

我在地方教会得救,后来神带领我去美国灵恩派聚会学习他们教导的真理,观察到一个现象就是,很多灵恩派的教友是很多其他比较注重律法的美国宗派团体绊跌出来的。他们告诉我很多教会过分注重律法给他们带来的困扰。我个人也深深体会到宗教的灵,就是把神的律法和一些话绝对化、极端化、教条化,给弟兄姊妹带来的伤害。

所以我们在这里简单分析了邪灵两个常用的手段,一个是模仿神的工作、嘲笑神的工作,这是嘲笑的邪灵。另外一个就是把神的律法、话语和教导极端化,同样破坏神的工作,这个是宗教的灵的手段。

教会需要在辨别邪灵的工作和胜过邪灵的工作上要有长足的进步。很多的时候,我们教会都可能是被邪灵牵着鼻子走。第一,教会无法辨认邪灵的工作。第二,更何况胜过邪灵的工作了。这个光景是不对的,神赐给教会权柄胜过邪灵,我们要在竭力追求生命上的长大和辨别诸灵的恩赐,才能在生命和恩赐上齐头并进。不少教会忽略对属灵恩赐、邪灵、天使等方面的教导,或许是教会在这方面不够长进的原因之一。这些东西不是灵恩派教会的专利,而是圣经中都有详细记载、并且为所有神的儿女所预备的。我们读圣经,要不仅读出前台活动的人物,还要读出后台活动的神和邪灵之间的斗争和运作。这样才能在灵的深意中理解神的话语。

比如,利未记17章开始提到以色列人不可以自己宰杀祭物,不可以流血,如果他们流血就要从民众剪除(17:4)。可能出于这个规定,犹太教和伊斯兰教都有专门的人祭司来宰杀祭物。原因是什么?原因很清楚地记录在5-7节里面。5 节说:“这是为要使以色列人把他们在田野里所献的祭牲带到会幕门口、耶和华面前,交给祭司,献与耶和华为平安祭”。什么是平安祭,平安祭是血和脂油要给神,而肉要给祭司。6节说:“祭司要把血洒在会幕门口、耶和华的坛上,把脂油焚烧,献给耶和华为怡爽的香气。”血是为着遮罪,脂油的焚烧是为着神的满足。为什么动物的祭祀可以让神得着满足?我们知道,当挪亚在洪水之后拿洁净的祭物献祭,耶和华也是闻到了“怡爽的香气”得了满足。为什么动物祭祀能够让神得到满足呢?

这其中是一个奥秘。特别是大卫在诗篇51篇里写到,神并不喜悦幡祭,而是更加喜悦“忧伤的灵、痛悔的心”(诗篇51:17)在诗篇51篇16节大卫还说,“你本不喜爱祭物;所喜爱,我就献上;幡祭你也不喜悦。”所以神并不是一个食肉动物,或者嗜血动物,闻到肉香或者血味就满足了。不是的,神的满足来自于人通过献祭带来的敬拜。因为虽然是动物的祭牲让神得满足,但是献上祭物的却是人,其实是人的行为(在这里这个行为就是献上祭牲)让神得满足。

神要的是人的敬拜。而撒旦和邪灵抢夺的并不是祭物本身,而是祭物后面人的敬拜。因此利未记17章7节说:“他们不可再献祭牲给他们行邪淫所随从的山羊鬼;这要作他们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神之所以规定,人们不可在会幕之外别的地方献祭,目的并不是祭物到底是在会幕屠杀了还是在也野外屠杀了,而是这个祭物到底是献给神了,还是献给偶像或者邪灵了。因为撒旦借着偶像,比如这里的山羊鬼在企图抢夺人的敬拜。这是事情的关键。我们敬拜神并不是只有一种方法,而是我们心中敬拜神才是关键。因此当主耶稣来临的时候,祂敬拜神的方法和以色列人不一样的时候,比如祂在安息日治病、吃麦穗,就受到以色列人的攻击。这里就是撒旦通过我前面所说的宗教的灵来攻击耶稣基督。撒旦常常偷换概念。神在乎的是“你敬拜谁”,但是撒旦却把问题扭曲为“你用什么敬拜方式”。把神过去的一个教导或者命令律法化和宗教化,是撒旦在今天还常常使用的一个方法。

在约翰福音4章主和撒玛利亚妇人的对话里,撒玛利亚妇人说,“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敬拜,你们倒说,敬拜的地方必须在耶路撒冷。”(约翰4:20)但是主耶稣的回答是:“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那时你们敬拜父,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们敬拜你们所不知道的,我们敬拜我们所知道的,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敬拜父的,要在灵和真实里敬拜祂,因为父寻找这样敬拜祂的人。神是灵;敬拜祂的,必须在灵和真实里敬拜。”(4:21-24)

换句话说,撒玛利亚妇人谈论的是“什么是正确的敬拜方式”,但是主耶稣谈论的却是“你敬拜的是谁”。在灵里和真实里敬拜,不仅仅是一个方式,也是敬拜是灵的神。正确的敬拜是“敬拜对象/神”和“敬拜方式/灵和真实”的有机统一。不是说不要讲求敬拜方式,敬拜方式很重要。在旧约中动物祭牲的确是神规定的,而且有很多的细节。而是说,我们不可以把敬拜方式脱离敬拜对象,更不可以把敬拜方式高举过敬拜对象。试想,在今天的教会里,我们有没有过分高举某一个宗教的习惯(敬拜方式的一种),而忽略了我们的敬拜对象,以及伤害了同样敬拜一位神的人呢?当天主教烧死和他们敬拜方式的新教异端的时候,和犹太人逼迫主耶稣基督是不是异曲同工呢?

仇敌有两个伎俩。第一,就是模仿和假冒,夺取你的敬拜,这是出于我们前面所说的嘲笑的灵。本章的山羊鬼就是一例。第二,就是把你对敬拜方式的看重偶像化、宗教化、教条化、仪文化、律法化,让人们觉得别人一旦违反了我们习惯的敬拜方式,就违反了我们敬拜的神。其实这是错误的。

同样,吃血与否,也是如此。之所以不能吃血,这里说的很清楚。是因为血里有生命,因此血可以遮罪(17:11-14)。就好像我们前面所说的“敬拜方式”和“敬拜对象”的关系。这里的一对是“不能吃血”和“遮罪”。“不能吃血”是“敬拜方式”,神设定的敬拜方式当然我们要尊重;但是“敬拜方式”不能替代或被高举超过“敬拜对象”,这里的关键是要在神面前“遮罪”。等主耶稣来了,敬拜方法会变化,但是敬拜对象没有变化。

希伯来书9章12-14节说:“并且不是借着山羊和牛犊的血,乃是借着祂自己的血,一次永远的进入至圣所,便得到了永远的救赎。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洒在污秽的人身上,尚且使人圣别,以致人的肉身得着洁净,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的献给神,祂的血岂不更洁净我们的良心,使其脱离死行,叫我们事奉活神么?”

可见,血是预表,是一个形式,是一个敬拜方式。在旧约里,敬拜方式和敬拜对象不是一。但是在新约里,敬拜方式和敬拜对象已经合一,就是主耶稣自己。祂既是我们的敬拜方式,因为神与人之间只有一位中保,就是耶稣基督(提前2:5);祂也是我们的敬拜对象,因为羔羊是配,“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能力、丰富、智慧、力量、尊贵、荣耀、颂赞的。”(启示录5:12)

因此希伯来书10章5-8节说,

所以基督到世上来的时候,就说,“祭物和供物是你不愿要的,你却为我预备了身体;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喜悦的;于是我说,看哪,我来了,神阿,是要实行你的旨意。(我的事经卷上已经记载了。)”以上说,“祭物和供物,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愿要的,也是你不喜悦的。”(这些都是按着律法献的。)

当犹太人在反对主耶稣更换敬拜方式的时候,其实是撒旦借着宗教的灵来反对神把敬拜方式和敬拜对象合二为一。敬拜方式可以说是形式,敬拜对象可以说是内容。形式和内容需要统一,但是如果形式和内容不能统一的时候,我们需要高举内容,而不是高举形式。

保罗说:“每逢你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各人或有诗歌,或有教训,或有启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来的话,凡事都当为建造。(林前14:26)”这里的诗歌、教训、启示、方言、翻出来的话都是敬拜的形式,敬拜的内容和对象则是神和基督自己。当基督徒为着要不要有方言等这样的敬拜方式吵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已经大错特错了,因为他们已经中了仇敌借着宗教的灵的欺骗,把我们的注意力从“敬拜内容和对象”转移到“敬拜方式”上了。保罗在这句话最后说的很清楚,“凡事都当为建造”,这才是内容。

至于吃血还是不吃血也是敬拜方式范畴的事情。保罗也在林前10章说的很清楚,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建造人(10:23)。我并没有主的话,说新约到底可不可吃血。但是我不会去吃血,因为这违反神在旧约里规定的敬拜形式,我也不会去定罪别人,因为这不符合新约规定的爱邻如己的内容。

希望我们得到光照,能够实现敬拜形式和敬拜内容的有机统一。不要高举任何的敬拜形式超过我们的敬拜对象和敬拜内容。敬拜方式可以是常常变化的,但是敬拜的对象和敬拜内容是永远不变的。我们要允许别人的敬拜方式有一定的自由 ,只要我们敬拜的是同一位独一的真神。神是大的,祂创造每一个雪花都不同,祂也喜悦人用不同的敬拜方式来敬拜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