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利未记2:11-12节说到:“你们献给耶和华的素祭都不可搀酵;因为你们不可烧一点酵、一点蜜当作火祭献给耶和华。这些物可以献给耶和华作为初熟的供物,只是不可献在坛上为怡爽的香气。”一个姊妹的问题是,12节的“这些物”是什么?因为前面说到素祭的部分,都有一些部分烧在耶和华面前。但是这里明确说到,献给耶和华的素祭都不可掺酵,也不可烧一点酵、一点蜜当作火祭献给耶和华,因此在理解这个问题上,我们自然想当然地以为,神既然不喜悦一切有酵和有蜜的事物,再加上律法规定以色列人要吃无酵饼,因此更加深了我们的印象,就是说掺酵的和掺蜜的不可以献给耶和华。

我们开始也不理解这里的“这些物”是什么,后来才明白可能就是指上文的“掺酵和掺蜜的东西”。其实很简单的东西,但是我们的思维被“耶和华既然不喜欢蜜和酵做素祭,因此耶和华就完全不喜欢和接纳蜜和酵”的观念限制住了。就觉得“这些物”绝对不可能是“掺酵和掺蜜”的东西,反而我们一直猜测是前面的素祭中的其他东西。

这里神的话是说,带蜜或带酵的东西可以作为初熟的东西献上,但是不可以作为素祭。素祭都有一部分要拿来焚烧,带蜜或带酵的东西不可以用来焚烧,但是神并没有说完全不接纳它们,而且还明确说他们可以作为初熟的供物献上。

因为酵的东西争议比较大,我们暂且不提,但是虽然这里说蜜不可以献上做素祭,但是圣经并没有说完全不可以接受蜜。比如施洗约翰吃蝗虫野蜜,以赛亚书7:15预言到主也说,“到他晓得弃恶择善的时候、他必吃奶油与蜂蜜。”以色列也被称为“流奶与蜜之地”。

神虽然说不允许掺蜜来作为素祭,但是我们猜测神却允许掺蜜的东西作为初熟的供物。我在聚会中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如果以色列人吃蜜的话,总要有人养蜂,或者说没有人养蜂,都是采得野蜜,那么也总有要人去采蜜,换句话说,如果神不允许有蜜的东西作为初熟的供物的话,有可能养蜂人或者采蜜人就没有东西可献了。

虽然是这样一个细节,就可以表示出神对养蜂人或者采蜜人的顾念。当然这到我们实际的属灵经历中也有非常实际的应用,比如说,某项律法可能是为着生命比较成熟的人规定的,如果他希望亲近神,把素祭献给神,神就不许可他掺酵和掺蜜,我们都知道酵预表罪和野心等,蜜预表天然。对于这样的圣徒,神要进一步对付他的不洁,他如果不肯对付,神就不允许他进一步亲近祂。

但是有的时候,一个初信的人,他的动机存心很多地方也都没有对付,所以他献给神的初熟的供物中,有的时候常常掺杂了酵和蜜,就是罪和天然,但是神依然会悦纳这样的供物,并不是说神喜悦酵和蜜。不是的,而是在这个人这样的程度中,神看中的是他的心。

因此如果我们不明白这个属灵原则,犯了我们读经开始犯的错误,就是认为神既然不喜悦掺酵和掺蜜的作为素祭,因此神就完全不喜悦和接纳任何掺酵和掺蜜的事物。这样的话就会可能在对待弟兄姊妹或者还没有信主的朋友上做的过于律法主义,因此很多的时候我们就会伤到软弱的弟兄姊妹和福音朋友。因为我们一眼就看出了他们里面的酵和蜜,在神还没有表态接受或者拒绝他的供物之前,我们已经判定了神不喜悦这样的东西,用大棒打了他们。这其实是我们犯了僭越的罪,如果不说那么严重的话,至少我们是犯了主观主义的错误。

我在教会的亲自经历中观察到,当在有的特会中,有的人为了主放弃工作、前途、事业、健康甚至生命,为着福音疯狂,也同时创造一种氛围逼迫一些初信的、还没有像他们一样被主的美丽吸引到愿意舍弃一切的地步的这些新人和他们一样放弃属世的事业、前途等的时候,把这些都放在“祭坛”上的时候,不少新人就被“绊跌”了。他们说,你们都有好工作大房子了,我的生活刚刚开始,你让我放弃是因为你都有了。

新人的这个想法当然是不对的,主张把所有的都献上祭坛的人,并不是这么想的。而是他们拥有了一切之后,发现只有主是真实的,别的都是虚幻的。但是这里就可能犯了我们前文所说的错误,就是对于已经生命成熟到正在经历主的对付犹豫要不要舍弃世界的人,这个时候这些鼓励的话就是临门一脚,是必要的,就是他们必须选择世界还是选择主,他们要想献上素祭就不可以掺酵、掺蜜,一点儿都不可以。

但是有的新人生命程度还不到这里,神或许许可他们献上掺酵和掺蜜的东西当作初熟的供物,但是如果我们过于激进,就会僭越了神,让这些新人以为神和我们一样,是一些“发狂”的人,其实,不是的,神要比我们柔细多了。

我自己也犯了这样的错误,我的外甥从中国来读书,还没有听过福音,第一天来到美国,我就把他带到前面说到的聚会中,希望圣灵“焚烧”他,让他得救,但是结果换来的是他的“被绊跌”,他也觉得我“疯狂”,因此开始远离这些。当然他不信主并不完全是别人的责任,他自己心硬也是原因,但是如果我可以再次选择的话,我就不会那样做了。

对于很多基督徒也是这样,当他们的儿女、亲人活在罪中,他们心急如焚,但是他们口中所说的话以及他们对待他们的方式,可能不一定彰显主在这个时候的性情,而是彰显了他们自己的肉体和宗教、以及律法。美国很多基督徒的后代远离主,但是他们父母越是逼迫他们回到教会,他们却反而越远离。

所以对于有这样难处的弟兄姊妹,希望这里的亮光能够成为你的安慰,这些浪子他们都在神的手里,神量定了他们的疆界和范围,他们什么时候得救、什么时候悔改,都在神的手里。你不要急,不要僭越神,单单信靠神、等候神,不要因为急躁就僭越神。你看吧,那个浪子在罪中的悔改和税吏在殿前的求告,可能是更蒙神悦纳的初熟的供物呢!反而我们如果是法利赛人或者留在家中的定罪别人的长子,我们的那点酵、和那点蜜才让我们无法把素祭献给神,不能蒙神的悦纳,反而这些罪人、浪子和税吏“掺酵和掺蜜”的祷告倒是蒙了神的垂听!

美国有一个信心运动的领袖肯尼·寇普兰(Kenneth Copeland),他见证说,有一天主对他说,“肯尼,你知道我不听我儿女绝望的呼求吗?我只听罪人绝望中的呼求,因为这是他们唯一所知道的,我要听的是我儿女信心中的叩问。”他虽然是在讲信心,罪人没有那么多的信心,凭着祈求可以到神的面前,但是对于得救的人,神说没有信心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同样,神对待罪人也是说,这些物可以当作初熟的供物,但是对于要献上素祭的人,神却说不可。你看,这个原则是不是一样呢?

另外这次读经我们看到的一个新的亮光是,素祭也分为坛上烧(2)、炉子烤(4)、煎盘煎(5)、锅烤(7),表征对人性完美和圣别不同程度的经历,人越圣别就越不怕神的火炼,因此也多经历火、也越能经过火。从坛上烧到炉子烤、煎盘煎、锅烤,我们猜测是离火越来越远,你的生命越圣洁,与主越亲近,你在献上素祭的时候就可以越接近火,因为神是圣别的烈火(希伯来书12:29)。反之,你虽然也是在献上素祭,虽然你的祭物里也没有掺酵和掺蜜,但是你距离神的距离,还是不一样的。这也是说到神柔细的一面,和神对不同生命程度的人的不同的供备。

通过上面两个我们得到的亮光,我们再来整体地看一下素祭和如何运用素祭。我们在利未记第一章的读经里提到五种基本的祭物代表的是基督作为祭物在五方面的应用,以及神从至圣所里从里往外和以色列人从外院子往内如何与神相会。素祭一般被解释为预表耶稣基督的人性。原因是素祭一般是用细面浇上油,加上乳香(2:1)。油预表神的灵,乳香预表复活和升天,而细面通常预表耶稣基督的人性。就好像主耶稣在祂的人性里被压榨,在十字架上经历了这样的苦痛,然后才经历了复活和升天。所以耶稣基督就是我们的素祭。主耶稣也举例子说,如果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但是如果落在地里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翰福音12:24)。主耶稣是指着自己要死而复活说的。主耶稣就是那一粒麦子,我们是祂死而复活之后结出的许多子粒。而细面就是从麦子碾磨和压榨来的,我们这许多子粒经过磨面机的压榨和碾磨,调和在一起,才成为这样的细面。细面中的“细”特别提到了这个面的柔细和碾磨的结果。

素祭的一部分是要烧在坛上,烧的东西包括细面、油和乳香;但是素祭的另外一部分要归给 亚伦和他的子孙,这是献于耶和华的火祭中为至圣的(2:3)。我们如果拿素祭和幡祭来作比较的话,幡祭所有的部分都是为着焚烧,预表基督在祂的神性里,在永远里献上自己作为无瑕疵的祭物给神,完全是为着神的满足。而素祭一部分是留给祭司吃的,这就说明素祭是供神和人共同享受的。这里留给祭司的部分,特别提到留给祭司的部分是至圣的。换句话说,我们可以说素祭的目的,就是帮助祭司圣别。在今天的属灵经历里,就是圣别变化我们的的人性。我们在灵里接受了基督的生命,这个生命是完全为着神的。但是我们魂里的生命,还没有完全被耶稣的人性所充满,因此需要不断圣别、更新和变化,才能更加圣别。这就是素祭的目的。

在很多基督徒的经历里,都经历了基督作为幡祭。当他们接受了耶稣基督做他们的救主,他们就在一定程度上经历了幡祭。但是很多基督徒缺少对素祭的经历。他们缺少在人性里经历基督的变化,缺少这样的细面、油和乳香调和的经历。他们也缺少献给神素祭的经历,因此也缺少素祭中留给自己部分的至圣的部分。

素祭的一个特点就是要经过火。彼得在彼得前书1:6-7说,“在那时期你们要欢腾,尽管目前在诸般的试炼中,或许必须暂时忧愁,叫你们信心所受的试验,比那经过火的试验仍会毁坏之金子的试验,更为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显为可得称赞、荣耀和尊贵的。”从彼得这里的话来看,我们的信心要经过试炼,就是好像要经过火一样。其实这就是素祭的一幅图画。素祭的实际就是在我们的生活中经历信心的试炼,和经历十字架的功课。目的就是破碎我们,让我们的人性里的各个部分和内里的成分,都被基督的生命所充满和变化。

我们之前提到了素祭的不同选择,代表了经过火的不同程度。这个就是说明,我们经过试炼的不同程度,或者我们经过十字架工作的不同深度。我们越经过火的试炼,也就越除去我们里面的渣滓,炼出了我们精金的性情。第一个程度是细面浇上油,加上乳香(1),直接在坛上烧(2)。关于这个程度的素祭在这里也直接提到,有一部分留下来归祭司做至圣的物(3)。第二个程度是用炉中烤的物作为素祭,就用细面做成调油的无酵饼,或者抹油的无酵薄饼(4)。这第二个程度的素祭,是在炉中烤,非常靠近火,但是并没有直接经过火,无酵饼可以调油或者抹油。第三个程度的素祭,就是用煎盘上物为素祭,就要用调油的无酵细面,分成块子,浇上油。这个程度的素祭,虽然有热量,但是因为隔着煎盘,并没有直接经过火。而且不向第二种炉中烤的素祭是一个完整地薄饼,这里并不是一个完整地薄饼,而是分成了块子。这就预表我们对基督作为素祭的经历,并没有第二种那样完整。第四个程度的素祭用锅里的物作为素祭,就要用油与细面做成。除此之外,并没有讲很多的其他细节。这个锅估计比煎盘厚一些,因此经过的火或者热量要更小一点。

在第二到第四个程度的素祭讲完之后,才提到要把这些不同程度的素祭都带到耶和华面前,奉给祭司,带到坛前;祭司这个时候,要拿出纪念的部分,烧在坛上,是献与耶和华为怡爽香气的火祭。这里再次提到,祭司所剩的归给亚伦和他的子孙,这是献与耶和华的火祭中为至圣的(9-10)。这里告诉我们,虽然每个以色列人预备素祭的过程不同的,但是最后都要直接经过火在坛上的焚烧。

我们献给神的素祭不可以掺酵和蜜,不可以当做火祭(2:11)我们献上给神的初熟的供物中却可能可以献上酵和蜜(2:12)。

凡献为素祭的供物都要用盐调和(13),盐也预表十字架杀死的功效。另外以色列人还有一个选择,就是献上初熟之物为素祭,这个初熟之物是烘过的清穗粒,就是轧下的新穗粒(14)。这里的“烘”和“轧”也都预表十字架的功课。而且这样的素祭同样要加上油和乳香(15)。同样祭司把其中作为纪念的部分,就是一些轧下的穗粒和一些油,并所有的乳香,都焚烧,当作火祭献给耶和华(16)。

总结一下 ,素祭就是经历十字架里耶稣基督的人性的生命,对我们生命的变化和充满。我们每个人得救的经历不同,对基督的十字架的经历不同。因此对于初信的人,可能在生活中有很多的天然,就如同酵和蜜所预表的。神的怜悯许可他们将自己有掺杂和天然的祭物,当做初熟供物献给神。但是他们如果要献上素祭,就必须经历在基督里的十字架的工作,将自己更新变化之后,才能得神的喜悦。罗马书12章1-2节说,“所以弟兄们,我借着神的怜恤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圣别并讨神喜悦的活祭,这是你们合理的事奉。不要模仿这世代,反要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叫你们验证何为神那美好、可喜悦、并纯全的旨意。”这里就特别提到,我们的心思的更新和变化,才是神的美好的旨意。同样,圣经中也说到,人非圣别就不见主(希伯来书12:14)。彼得前书1章16节也说:“            因为经上记着:“你们要圣别,因为我是圣别的。””可见,圣别是神对我们的要求。素祭就是我们不断获得圣别的一个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