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我们每次读经聚会之前弟兄姊妹都会聊一些话题,无论是个人的或者是时事的话题,往往最后在读经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一天要读的经文,能够回答我们在聊这些话题的时候有的困惑。我们读经的目的并不是为单纯的读经而已,而是为了能够解决我们每天面对的问题,在我们的生活中各样大小的事情上寻求神的引领。我常常说,如果参加了一个读经聚会之后,圣经依然是圣经,你依然是你,你的问题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离开聚会的时候还是什么样子,没有得到什么光照或者引领的话,那么基本上这个读经聚会是失败的。因为我们在读的是神的话,而神的话是活的,有功效的,能够剖开人的魂与灵,并且把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出来(希伯来四章12节)。圣灵能够在我们读经的时候,把神的话光照出来,照亮我们每个人前面的道路,指明我们的方向。

圣经告诉我们说,神的话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诗篇119:105),还说,神的话一解开,就发出亮光,让愚蒙人通达(诗篇119:130)。所以,我们无论个人读经,或者带领读经聚会帮助别人读经,都必须记住这一个原则,我们必须到神面前去祈求,神一定赐给我们亮光,照亮我们的心,也指明我们前面的道路。

我们是一群生活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我们很关心中美贸易战的情形,因为我们特殊的身份和地位,我们迫切希望中美两国都能有美好的前途。一方面,当然我们希望中国好,因为我们来自中国,我们的亲人还在中国;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美国好,因为我们和我们的儿女生活在美国。

那么我们既然生活在美国,并且是做为基督徒来说,就为美国的情况非常担忧。我们知道中国人十分勤劳吃苦,而美国人成平日久,骄傲怠惰的心情十分普遍,再加上美国基督教逐渐式微,教会空洞化,人们对信仰也不那么热忱,所以关于神对美国的审判的这种说法都甚嚣尘上。

有一种普遍的观点,不仅在中国非常流行,在美国基督教界中也十分流行。就是美国衰亡论。虽然不少有智慧的人会说,中美之间的竞争并不是零和游戏,而是可以共存互惠的,但是还是有不少不知不觉会用传统的大国兴衰的末世来套中美之间的竞争。我也曾经受到这种观点的影响。但是因为我关注不同角度的先知对美国的话语,以及我个人从神前面的领受,慢慢我的想法发生了改变。我现在的想法也不一定是成熟的,但是我觉得不妨可以分享出来。

我说,这种一些中国人认为的美国衰亡论和西方认为的中国崩溃论都是错误的,都是对对方国家不了解,而产生的误读。在这里我们不谈论中国这个话题,我们主要的谈论对“美国衰亡论”的不同看法。

首先,我相信神对美国目前的状况并不满意,但是是不是这就意味着神放弃了美国了呢?不见得。为什么呢?你看士师记的历史循环就看出,神的子民会堕落,神也会兴起环境,来允许以色列人受外邦的欺压,当他们呼求神帮助的时候,神再兴起士师来帮助拯救他们。士师记的历史循环可能持续了好多年,而美国历史才有几百年而已。我个人认为美国是在一个低潮的时候,他们目前就是被放在士师记里外邦人欺压他们的情景里,九一一之后美国有恐怖主义在外面的攻击,不过我觉得美国面临的主要攻击是教会受到同性恋和反基督教的势力等不信的人的压制比较多。这都是神的手,让美国的基督徒悔改。我也相信神会管教美国,或许允许灾难临到美国,但是审判本身不是目的,审判是围着救赎,审判只是手段,救赎才是目的。

第二,事物的发展规律都是这样,就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会有反复和暂时出现倒退的情况的。在另外一次聚会中,一个国内来的慕道友问我说,为什么美国受到基督教浸润这么多年,还会出现很多道德堕、社会腐败的现象呢?我用我们在读创世纪49章时得到的感动回答他说,以色列的十二个儿子好像十二层海浪,它的行动是一波一波的。神只应许要从亚伯拉罕的后裔中产生基督,并没有一定不要从流便、西缅和利未的后裔中产生,但是流便上了父亲的床、西缅和利未杀人无数,导致基督的后裔无法从他们产生。虽然犹大也有机会,但是他也犯罪,最后是他的儿媳他玛救球,才产生了基督的家谱。从这个过程来看,仇敌的一方千方百计阻拦神的计划,因此它的确被延误了,但是最终神还是得胜了。同样,美国在神面前的道路也是这样,神对美国有命定,就是和以色列一样,做世上的光,做列国的榜样,但是它过程中会有失败的,神会出手拯救的。最后神会得胜的。

第三,美国的确是一个特殊的国家,它建国的时候有一批清心爱主的基督徒,而且他们的起点是比较高的,不仅仅是如此,而且他们还延续了基督教对欧洲浸润的传统。有统计说,美国自称基督徒的人数大约占人口的七成,尽管我们知道这里面有水分,但是与中国相比,瘦死的骆驼还是比马大的。中国的基督徒人口顶多占据总人口的一成,这个基本盘比美国还是要小的多的。而且基督教对整个社会的浸润的程度,也是无法与美国相比的。有一种思潮认为,美国基督教堕落了,神会兴起中国,大大使用中国。我认为这一方面是对的,因为神的确在兴起中国的基督徒,也会大大使用中国的教会,但是这是不是意味着神就放弃美国了呢?我觉得倒是不一定。我觉得神会使用中国,也会使用美国。中国目前面临的主要需要还是福音化。如果把中国和美国拟人化的话,中国就好像一个儿童,需要学习认识基督;而美国就好像在教会长大的基督徒青少年儿女,需要从背叛和缺少对神的主观经历中拯救出来。

第四,列国在神眼中都有各自的美丽,在神手中也有各自的使命。神创造每个雪花都不一样,而列国也是如此,并不是简单地此消彼长的过程,而是每个国家在神面前都有独特的呼召。比如,以赛亚19章提到的,以色列是神的产业,埃及是神的百姓,亚述是神手的工作,万有互相效力,让爱神的人得着益处。神不仅不会放弃美国,也不会放弃列国中任何一个国家的。

第五,美国历史上有几次的大复兴,每次大复兴之前,社会的属灵光景也都是非常低沉,教会也软弱,世人也犯罪,但是属灵的大复兴来到之后,很多此类情况都得到更新。换句话说,美国社会之所以有很多的辉煌和美好,和美国历史上的数次属灵大复兴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这些大复兴带进更多人的得救,教会属灵光景的复兴,以及人们道德的改善。因此,面对黑暗的背景,我们可以当做书写创造属灵大复兴的画布和背景,我们也可以因此变得消极灰暗,认为末日不久来到,产生一种鸵鸟心态和逃避的态度。这是不对的。哪里有黑暗,哪里就需要光,黑暗从来未胜过光。

第六,近代教会的一些错误的教导,让人们认为末世和审判很快再来,世界没有希望,教会堕落为老底嘉的光景,因此主会再来,把得胜的提走,其他的人经过大灾难来惩罚。这个观点是有问题的。如果大部分世界上的人都不要主来做王,祂回来干什么?基督回来应该是,在地上祂的选民基本盘已经得胜,大部分的国家都选择了追寻基督,主才回来公开做王,少数的人死硬不肯悔改,主则会管教他们。现在主在地上已经在隐秘中做王,如果大多数的人不欢迎祂的话,祂怎么会回来公开做王呢?人家都不欢迎你,你来干什么?不用说耶稣,换了我,我也不愿意,所以我想主耶稣回来公开做王,一定是大多数人欢迎祂回来祂才会来。换句话,前者是在教导“逃跑论”,后者是教导“得胜论”。就是教会最终的结局是失败还是得胜?教会不是人的教会,教会是神的教会,教会如果失败,就是神的失败。教会如果得胜,就是神的得胜。我相信最后教会会得胜,在美国的教会也会得胜,因此美国也有希望。这中间或许会插进神对美国的管教和惩治,但是记住我前面所说的,审判不是目的,审判只是手段,救赎才是目的。

第七,从我个人得到的主的话语,也是让我觉得美国还是大有前途的。2013年的时候,我们对自己当时的环境不满意,正好太太得到了宾州的一个工作机会,因此我们就考虑是否离开马里兰州,搬家到宾州去。有一天,我们开车去纽约看中医,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得到神迹宝宝,在路上我和我太太以及同行的一个基督徒姊妹交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一个异象,就是一股水流好像龙卷风一样旋转着就上升到天上去了。当时我灵里的感动,是圣灵的水流会从我们这里流出,流到全地,因此我当做从主来的引领,就没有搬离马里兰。后来几年后的一个晚上,主在异梦中对我显现,在这个异梦里,我站在一个高处,主在更高的一个高处,祂身后有两条河流,然后主对我说:“这两条河流要汇流。”我傻傻地自告奋勇说,“我去上流建立一个运河,这样他们就汇流了。”因为我觉得这样最省力。但是主说:“不对。这两条河流要在哥伦比亚一带汇合,但是目前还没有准备好。”我立刻从高处好像踩着混轮下来,看到地面上有泥泞交通堵塞,不过后来我则再次穿着滑轮一样的鞋带着太太重新走到另外一侧的高处,但是主已经不见了。

哥伦比亚是马里兰的一个小镇,当时我参加的这个灵恩派的小教会在这里,我们也住在隔壁的一个小镇。后来我也得到多个先知的话语,说到神会与我们同在,带领很多的人来到我们美国这里的基地接受训练和成全,然后到世界各地去。这些都没有成就出来,只是主的应许,但是这些应许让我认为,神还会大大使用美国。而且这只是主对我个人的应许,主对其他人的应许多少,多少只是隐藏之中的,还没有成就出来的,都是我们不知道的。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觉得美国还是大有属灵前途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过程是顺利的。我们再交通了这些情形的背景下,再来看利未记26章,就看出一个神对付人和对付地上邦国的一个原则。

利未记26章1-2节,神教训以色列人不可以为自己制造偶像,并且要谨守安息日。

利未记26章3节到13节,是说到如果以色列人遵循律法,神就会如何祝福他们。这和美国的情景相似,美国因为高举基督,并且成为将福音传扬到列国的站口,被神大大使用,而且美国基督徒敬虔爱主,因此主大大祝福美国,在很短的时间里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利未记26章14节到39节,说到以色列人如果不遵循律法,神会如何惩治他们。我们从以色列人的历史来看,以色列人背叛神,受到神严厉的惩治,所以神会不会惩治美国,或许也是会的。记得九一一发生之后,有人问著名布道家葛利翰(Billy Graham)的女儿说,神为什么不保守美国免于这个灾难。她说,不是神不保守我们免于这个灾难,而是我们把神赶出了我们的教室、学校和家庭。有很多的预言说到,神会审判美国,甚至允许外国人入侵美国,比如印度的一个先知撒都牧师就说,他看见异象说俄国会入侵美国,此类的预言在网络上很多。但是这个事情是否发生,我们无从可知。美国先知鲍勃琼斯和雷克乔纳也都预言,美国会发生第二次内战。尽管他们也预言这次内战中,基督教的力量最后战胜反基督教的力量,但是如果这个预言是真实的,再次经过内战对于美国来说也是一个很艰苦的试炼。

利未记26章40节-46节,提到如果以色列人承认他们的罪孽和他们祖宗的罪孽,心里谦卑,神就会纪念祂与雅各立的约,与以撒、亚伯拉罕立的约,纪念以色列的地。即使以色列人离弃这地,神也会让地安息。但是神并不灭绝他们,因为祂是耶和华他们的神,祂也曾经与他们的先祖立约。神是蛮有怜悯的,就好像耶利米所说的,我们不至于消灭,是出于耶和华的慈爱,因祂的怜恤不至断绝,每早晨这些都是新的,神的信实,极其广大。(耶利米哀歌3:22-23)这里陈明神对祂子民的原则,不仅适用于以色列人,也适用于今天的美国,或者任何一个国家。你如果看欧洲的历史,基督教曾经浸润社会的方方面面,但是如今你看欧洲很多国家,基督教变得十分衰落。但这并不意味着神完全弃绝了欧洲,在神千年如一日,我们必须从历史的长河来看,看到虽然有人的堕落、神的惩治,但是神还是会给祂的子民预备救恩。

所以关键是我们要悔改,能够认识到自己的罪孽,并未自己的罪孽和先祖的罪孽谦卑自己。但是我们知道,要让人自己谦卑自己,有的时候是十分困难的,所以神常常会兴起环境逼迫我们谦卑,所以神的确会兴起环境来管教我们,但是正好像希伯来书的作者所说的,当我们经历管教的时候,固然不觉得喜乐,反觉得愁苦,但是那借此收过操练的人却会结出平安的义果。(希伯来12:11)

很多的预言都说到中国要有属灵的大复兴,这个大复兴会波及到世界各地,中国的基督徒会向传统的欧美基督教大国倒输福音。这样的预言也让我觉得美国有希望。大概2016年的时候,我因为太太不能生育寻求医治来到美国俄勒冈州参加一个先知特会,在那个特会上主对我说两句话,一个就是“2016年你要建立你的家庭”,当时我就得了信心,我们一定会有孩子,结果后来2017年我们得了一个神迹宝宝;第二句话就是,“睚鲁的圣经世界这个职事是出于祂的”,当时因为我不敢脱离所在教会的传统,开启自己的职事,所以神特别鼓励我。我去这个特会之前,读了一个美国先知Church Pierce的一本书,讲到主访问他,并告诉他中国将来有大复兴,并且这个大复兴会波及全世界。等我回来之后,有一天正在街上走路并思考这个事情,我忽然听到圣灵问我:“什么是大复兴?”我马上在灵里回答说:“听说中国已经有十分之一是基督徒了,难道不已经有大复兴了吗?”那个时候我参与的服事仅仅限于在美国的华人学生学者,从来没有想到过去服事国内的弟兄姊妹。圣灵立刻反问我:“那如果十分之二呢?”那是我开始操练学习听圣灵的声音的时候,听到的圣灵清楚地说话,因此让我十分震撼。后来一个韩国先知对我发预言说,神带领我来到美国接受训练,不仅将来会让我跑遍中国服事中国的教会,同时因为神让我的英文得到训练,将来还要去服事帮助美国的教会。 神亲自带领我进入各样的训练中,目前带领我在美国联合神学院攻读神学博士,神给我的应许和异梦,讲到属灵的大复兴来临有如江河泛滥,可以说是好多好多。虽然这些还没有成就出来,但是却让我对美国的属灵未来充满信心。神会拯救美国,并且继续大大使用美国。我们有机会,还会再分享神对中国的计划,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和Youtube频道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