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在这次聚会里,我们交通了一点儿现代一些华人教会分裂的不同情形。一个姊妹得救于一个传统的福音派华人教会。她在我的影响之下接触了一些灵恩的实行,她开始向神圣的医治、方言、神迹奇事敞开了。因为一些个人医治的需要,也去参加一些这些方面的特会。但是她自己的教会不愿意她去参加这些活动,说她是消费教会(shopping the church)。他们劝她坚持在一个教会聚会,而不是要到处跑来跑去。她对此持不同的观点。她说,牧师如果在讲台上长期不讲一些应该讲的真理,时间长了就害了信徒。她对我做见证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开始操练方言祷告,就发现方言祷告让她受益良多。我感觉她灵里刚强了,信心加强了,并且除去了不少恐惧。对她的说法,我表示认同。我对她说,如果牧师长期只讲授圣经部分的真理,这样会造成信徒营养不良。

她还说,她所在的福音派教会有一些律法主义。除了要求他们背诵圣经之外,而是常常教导信徒责备自己认罪、悔改不够,因此这么多年来,她自己定罪自己的情形很多。而现在,她发现这样自己定罪自己是错误的。我们在基督里已经得了自由。她慨叹说,这么多年了,自己真的没有少定罪自己。

我在地方教会得救并聚会多年,我认识这个姊妹的时候,我还是在地方教会,并没有接触灵恩运动。那个时候,我们和其他一些弟兄姊妹企图劝说她加入我们的教会,但是她却拒绝参加。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她不能接受倪柝声弟兄。

大多数的华人教会,一般来说都是高举倪柝声弟兄,反对李常受弟兄。而她所在的教会,则受到唐崇荣(Stephen Tong)牧师的影响,也反对倪柝声。我网上看了唐崇荣牧师对倪柝声的一些批评,主要是神学上的争论和不同意见。但是这个姊妹却对我提了一本书,就是倪柝声的外甥陈终道(Stephen C.T. Chan)牧师的著作《我的舅舅倪柝声》,她推荐这本书的意思是倪柝声也不是完人,该书里也记载了一些倪柝声的缺点。但是在地方教会里,通常不提倪柝声的缺点,并且特别尊重他。很多外人就批评地方教会的人高举倪柝声。我那个时候并没有去读这本书。但是我读了很多倪柝声的著作,的确觉得受到很多的帮助。我觉得地方教会的人是珍赏倪柝声的属灵丰富。但是,在地方教会的人一般不会批评倪柝声或者讲他的缺点,这倒是事实。在属灵真理的教导上,大家一般不敢、也很难突破倪柝声和李常受的教导,也不批评倪柝声和李常受。

最近,我在网上大概翻阅了《我的舅舅倪柝声》这本书前几十页的内容,大概读出来,陈终道牧师一方面肯定他舅舅倪柝声的属灵成就,但是也不认同倪柝声主张的地方教会的立场。他认为,倪柝声的过分严格的地方教会立场建立了一个不与其他基督徒团体接触的封闭的宗派。但是我在地方教会的时候,了解到地方教会十分重视教会一地一会的立场。等2015年我因着神的引领接触到灵恩运动,并且有心寻求和学习的时候,我就经历了十分艰难的挣扎过程。最终我还是顺服神的带领,胜过了情感的不能割舍,以及在地方教会接受的原则(包括一地一会),渐渐离开了地方教会。很多地方教会的长者和朋友,对我的选择表示不能认同,但是大多数都是在爱心里包容,并没有定罪我。

之后,有一次主在异梦里向我显现,在祂的身后有两条河流,主告诉我这两条河流要汇流,但是祂并没有告诉我这两条河流是哪两条河流。我因此一直在探寻,我能想到的或许是生命和灵恩的汇流。地方教会重视生命的成长,但是不学习灵恩;灵恩教会注重恩赐,但是可以学习借鉴地方教会内里生命的成长。其实生命和灵恩并不是割裂的,可以统一的。比如保罗,就是既满了生命,又有灵恩的。

现在回过头来反思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发现除了主告诉我的汇流的负担之外,我还有一个负担,就是如何让华人的教会合一。有先知的预言对我说,神会使用我把不可能在一起的团体联系在一起。神也多次给我异梦,告诉我地方教会将来会接受灵恩和圣灵的充满。这些预言和异梦还都没有应验,但是却给我了一个祷告的方向。

但是华人教会并不合一。前面提到的唐崇荣牧师,除了反对地方教会之外,也极力反对灵恩派教会。他在华人基督徒中的影响力也很大,因此误导了不少信徒对地方教会和灵恩派持负面的态度。地方教会和灵恩派固然都有值得批评的地方,但是我觉得唐崇荣牧师的批评过于严厉和消极,因此拦阻了很多信徒去学习和了解地方教会以及灵恩派里面的丰富。我个人在这两个团体中的经历表明,他们都有很多的丰富值得其他教会,特别是受到唐崇荣牧师影响的基督徒和教会团体学习。

福音是西方传教士带到中国的。传教士是来自西方各个宗派的,宗派的思想也是西方传来的。西方的传教士来中国传教的时候,他们也把宗派的分裂带进了中国,结果在中国基督徒之间形成了很多的矛盾。到了倪柝声的时候,他就希望找到一个方法来解决这个宗派的问题。最后他认为“一地一会”是圣经的原则,希望这个方法可以解决宗派和教会分裂的问题。但是大约100年过去了,地方教会并没有达到这个理想。而且很多的其他华人和非华人教会团体,依然不接受地方教会和他们的一地一会的原则。地方教会也不接受一些其他团体实行的真理,比如不接受灵恩派教会的一些真理和实行。

因此我觉得不合一主要是真理的不合一,真理的不合一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一些团体认识了某些真理,但是另外一些团体不接受。比如灵恩运动中的方言的真理,地方教会和其他的福音派团体就是不接受。地方教会也认识了很多的生命的真理,并有很多好的实行,但是很多团体则定罪地方教会为异端,不接受他们从主接受的亮光。另外的一个方面,就是我们对真理的认识还是不够,因此需要神更多光照,好让我们更明白真理,真理一旦发光,光也能照到别人中间。这是我们所有教会的光景,因为很多的真理我们还不是很认识。

我个人认为地方教会一地一会原则并没有被普世教会接受的一个原因,还是在于这只是一个方法。很多人批评这个方法不对,但我认为不是方法的问题。基督身体的合一不是依靠某一个方法,即使是符合圣经的方法。基督身体的合一在于我们在真理认识上的合一,以及我们在基督身量上的成熟。如果我们各个教会依然活在保罗在林前所描绘的属肉体的情形里的话,无论任何方法,包括符合圣经的方法,都无法让我们达到合一。合一是教会作为基督的身体达到某种成熟程度的表现和结果。在此之前,任何方法和人的运动都无法让教会达到合一。

比如,地方教会历史上多次与灵恩运动有交集,但是因为灵恩运动中本身的不成熟、一些灵恩领袖的错误、假预言等,导致地方教会的领导人之一李常受拒绝了灵恩。他本人曾经学习方言两年,但是因为倪柝声反对也放弃了。后来李常受来到美国以后,也去灵恩教会访问,他对灵恩派的所谓“上帝说”(Thus says the Lord)等的预言也持有保留意见。他的观察发现,很多以上帝的名义发的预言并不是真实的预言,包括加州的大地震等预言都没有应验。因此这个更加坚固了他对灵恩运动的偏见。但是他并不否认灵恩运动是出于神的,他不接受灵恩运动的主要原因,来自于他发现追求灵恩的很多人不愿意更深追求生命的长进。因此他把追求灵恩当做信徒追求生命长大的一个拦阻。在地方教会在美国的第一个教会洛杉矶教会的早期,有一群在美国的福音派基督徒,和一个愿意接受一地一会立场的灵恩派团体,在合一的立场上聚会。但是最后两方面关于方言的问题,无法达成一致的意见,最终还是分开了。李常受弟兄在其中似乎采取中立的态度,鼓励大家彼此忍让,但是并没有达到让大家在合一立场上聚会的美好理想。

方言是不是圣经中的一个真理?保罗说,不要禁止讲方言(林前14:39),但是包括地方教会和其他福音派团体基本上从来不讲方言,就是实际上禁止讲方言。这就违反了圣经的教导。我不是说人人要讲方言,而是保罗说,“每逢你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各人或有诗歌,或有教训,或有启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来的话,凡事都当为建造。”(林前14:26)注意这里保罗说“或有方言”,他并不是说人人都要讲方言,而是一种彰显。但是很多福音派教会的光景是“没有方言”,而圣经的教导是“或有方言”。这样就可以说,在实行上很多福音派的教会违反了圣经的教导。不是说每次聚会里都要有方言的彰显,但是几十年来一次彰显都没有,那也说明有地方不对了。

我通过在灵恩运动中的学习和受圣灵的浇灌和讲方言的经历体会到,方言绝对不是很多人认为的恩赐中最小的恩赐。方言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真理,对于基督徒的灵性成长、恩赐开启和属灵争战非常重要。因为这个恩赐重要到一个地步,所以撒旦极其恨恶这个真理,极力污名化这个真理。我在写作我的博士论文《比较地方教会的申言和灵恩派的预言》的里面,就提到,如果方言是最小的恩赐,为什么这个最小的恩赐,能够让基督教经历最大的分裂呢?

我在地方教会得救,从来没有接受过关于方言真理的教导,13年后神利用我十年不孕的环境逼迫我到了灵恩运动中寻求帮助,神亲自带领我经历圣灵的浇灌和讲方言,我读了很多这方面的书,和看了很多人的教导。我终于认识到方言的重要性,以及每天开始操练。我自己录制了30多期节目,来讲述我的经历和体会。因此不是在这里几句话能够说清楚的。有兴趣的人可以去了解和学习,你如果谦卑祈求神的帮助的话,神会启示你的。

据说灵恩运动中的信徒有6亿之多,我不知道这个数字是否准确。但是经历圣灵的浇灌和讲方言的人如此之多,你不能简单否认说,他们都被邪灵欺骗了。而有可能,就是福音派和地方教会的人,不认识这些真理。如果我们不认识某些真理,需要的是谦卑,而不是否认。一定程度上,福音派和灵恩派的不合一根子在福音派这里。当地方教会不认识某个真理的时候,无论它如何坚持一地一会的立场,人们不会按照这个原则和他们一起聚会的。至少6亿灵恩派基督徒不会因为所谓一地一会的原则,而放弃他们认识到的关于方言的真理。

我通过这一个例子就可以说明,真正的合一不在于我们的心愿和方法,而在于我们对真理认识的不合一。灵恩运动中虽然都认识方言的真理,但是并不是都是合一的,原因在于合一还需要我们生命的长大,而不仅仅是意见一致。但是意见不一致,真理认识不同是合一的第一个拦阻。

这就是保罗在林前一章描绘的图画。在林前1章1-9节,保罗写下的是问候和鼓励的话语。10-17节讲述的是保罗听到革来氏家里的人告诉他哥林多教会纷争和分裂的事情,有些人是说自己属保罗的,有些属亚波罗的,有人属矶法的,有的是属基督的(林前1:12)。

然后保罗就开始讲人的智慧和神的智慧。17节说,“基督差遣我,原不是为施浸,乃是为传福音;并不用言论的智慧,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18节说,“因为十字架的话,对那正在灭亡的人为愚拙,对我们正在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在这两个经文里,保罗把“言论的智慧”“十字架的话”作为对比。然后19-20节说,

因为经上记着:“ ‘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通达人的通达。’智慧人在那里?经学家在那里?这世代的辩士在那里?神岂不是使世上的智慧成为愚拙么?”这两个经文,说到神要灭绝人的智慧,等人的智慧到了尽头的时候,神就开始释放祂的智慧,来帮助我们。

今天让我特别感动的经文是,下面的林前1:21节,“既然照着神的智慧,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未曾认识神,神就乐意借着所传之事的愚拙,拯救那些信的人。”这里虽然讲到是人的智慧不能认识神,但是我觉得也可以应用到其他方面。历代以来,人们企图通过各样的智慧企图达到合一,但是都没有成功,原因在于这还是出于人的智慧,无法达到这个合一的目的。但是有一天神要释放祂的智慧,这个智慧看上去好像是愚拙的,但是却是要拯救那些信的人。我特别感动的是“信”这个字,这是圣经的基本原则。凡事都不是靠我们人的努力完成的,而是靠我们在神里的“信”完成的。我们得救是如此,得胜也是如此,我们合一也是如此。

我觉得教会的主要问题,还不是罪、世界,而是没有信心。我们需要信心,才能得神的喜悦和经历一切的真理。合一也是如此。我们的信心的程度,决定了我们质实神的应许的程度和对真理的经历的程度。当我们的信心度量增加了,我们对真理的认识和经历才会增加。当我们信心的度量增加了,我们在基督里的身量才会增加。当我们在基督里的身量增加了,我们才能到达合一的境地。

一个人病了,会有很多的病症和表现。如果你医治外面的表现,而没有找出里面的病根的话,你很难根治这个人的疾病。同样,基督徒分裂和不合一,只是教会生病的一个表现,它里面的根是没有足够的信心和生命的长大。因此在没有医治教会的这个根的问题的时候,而医治外面的表现,为合一而寻求合一,最后是无法得到合一的。

22节-25节说,“犹太人是求神迹,希利尼人是寻求智慧,我们却是传扬钉十字架的基督,对犹太人为绊脚石,对外邦人为愚拙;但对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或希利尼人,基督总是神的能力,神的智慧。因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这里讲到基督就是神的能力,神的智慧 ,并且把神的愚拙和人的智慧做比较。26-29节保罗提到,很多神拣选的人是愚拙的,为要将智慧的羞愧。这里保罗又把那些信靠神的愚拙的人,和不信靠神的所谓“智慧的人”做比较。

我们必须放弃我们的一些智慧,这些智慧可能是我们自以为认识圣经教导的是什么,或者我们自认为看见的圣经的真理。开头分享的那个姊妹说,我们不同教会看到的真理,有的时候就是神让我们看见的大象的耳朵,那个人看见的可能是大象的腿,我们并没有全部的图画。当我们没有全部的图画,企图来描绘整个大象的时候,就会出错。这就是人的智慧。我们必须承认我们人的智慧有限,谦卑下来承认并学习别人从神领受的真理,才是真正的智慧。不肯承认别人又长处、也不肯谦卑下来学习的,说到底还是在肉体和人的智慧里面。

“但你们得再基督耶稣里,是出于神,这基督成了从神给我们的智慧:公义、圣别和救赎,为使,如经上所记:夸口的当在主里夸口”(1:30-31)。保罗在这里引用的是耶利米书9:23-24,“耶和华如此说,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夸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夸口,财主不要因他的财物夸口;夸口的却因他有聪明,认识我是耶和华,又知道我喜悦在地上施行慈爱、公理和公义,以此夸口;这是耶和华说的。”我们要更多的认识神,才能在主里夸口。而基督就是神给我们的智慧,我们必须竭力认识基督,让教会的身量长大,才能达到合一。

睚鲁写作于2021年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