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民数记18章1-5节说:

“18:1      耶和华对亚伦说,你和你的儿子,并你宗族的人,要一同担当干犯圣所的罪孽;你和你的儿子,也要一同担当干犯祭司职任的罪孽。

18:2        你要带你弟兄利未支派,就是你祖宗支派的人前来,使他们与你联合,服事你;只是你和你的儿子,要一同在见证的会幕前供职。

18:3        他们要守所吩咐你的,并看守全帐幕,只是不可挨近圣所的物件和坛,免得他们和你们都死亡。

18:4        他们要与你联合,也要看守会幕,办理帐幕一切的事,只是外人不可挨近你们。

18:5        你们要看守圣所和坛,免得忿怒再临到以色列人。”

一个姊妹提出问题,“什么是担当干犯圣所的罪孽和担当干犯祭司职任的罪孽?”为什么亚伦和他的儿子还有他宗族的人(就是利未人)担任干犯圣所的罪孽?而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则要担任干犯祭司职任的罪孽?

通俗的话说就是,一般的以色列人不可以接近圣所,如果他们接近了圣所,他们就犯罪了。亚伦和他的儿子们以及利未人就需要担任这些普通以色列人干犯圣所的罪孽。一般的以色列人,可以在外院子里活动,但是不可以到圣所里来。一般的利未人可以在圣所有一些的服事,比如哥辖人的后代可以抗抬圣所的物件,哥顺人的后裔可以抗抬帐幕的物件,但是都不可以摸圣所的物件,也不可以到圣所里担任祭司服事。因为哥辖的人后裔可拉等贪图祭司的职分,因此受到了神严厉的惩罚。如果这些事情再次发生,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就要担任干犯祭司职任的罪孽。

换句话说,虽然神审判了可拉等人,但是也要给亚伦和他的儿子们立下规矩。他们虽然没有受到审判,但是他们也有错误,至少是把关不严。亚伦的把关不严,连他的儿子拿答和亚比户都擅自献上凡火,都被耶和华烧死(利未记10:1-2)。他们进到至圣所了吗?可能都没有进入至圣所。他们是拿了自己的香炉,点火加香,去献上凡火。在旧约里,金香坛在的位置属于圣所,就是圣所和至圣所交界处的幔子隔开的地方。虽然是在圣所里,但是和至圣所就隔着一个幔子,所以他们进去的地方非常靠近至圣所。神严厉的审判了他们,那对亚伦已经是一个警告。这里耶和华再次警告亚伦,如果有一般的以色列人擅自进入圣所,亚伦和他的儿子们以及所有的利未家族都有责任,需要担罪。如果有利未人要擅自做祭司,不但这个利未人有罪,亚伦和他的儿子们也有罪。

用一句现代的话说,你如果做一个单位的领导,别人不服你,固然有他们的责任。但是,另一方面,你可能也有一些问题需要对付。耶和华在审判了这些反叛亚伦的人之后,在这里也特别对付亚伦和他的儿子们。

当主耶稣在十字架上钉死的时候,殿里的幔子从上而下裂开了(马太福音27:50-51)。希伯来书10:19-20节说,“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是借着祂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祂的身体。”这些经文都告诉我们,在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除去了我们的罪之后,我们就可以坦然无惧来到至圣所(希伯来4:16)。所以在旧约中,除了大祭司一年一次以外,其他人都不可以进入至圣所。但是在新约中,我们借着耶稣的宝血,就可以坦然无惧来到至圣所。在旧约中,耶和华限制人做祭司,只有特定拣选的人才能走祭司。但是在新约中,我们都是神的君尊的祭司(彼得前书2:9-10)。

在新约中,神希望我们脱离肉体和罪,脱离外院子;进到圣所,就是魂的变化和更新的经历中;并对付肉体,进入至圣所来服事和亲近神。因此旧约严厉的规定似乎和新约的经历不太符合。但是,其实我们在灵里思考的话,其实这些旧约的经文和我们今天的属灵经历,依然是吻合的。

什么是外院子的经历?就是一个属肉体的基督徒,就是一个属灵上外院子的经历。他虽然得救了,也是基督徒,但是还不够圣别,还有很多的罪和世界上的污秽,因此他们的生活和属灵的情形是比较远离神的。虽然耶稣基督的宝血遮盖了他所有的罪,但是如果他不悔改认罪,他的祷告生活是无法与神十分亲近的。我们不是说他的祷告不会得到答应,会的,往往初信的人的祷告常常得到神的答应。但是过了初信的时间,常常他会发现祷告不是那么灵验了。其实不是神没有听见你的祷告,也不是神不想答应你的祷告。而是神希望你能够认罪悔改,除去这些肉体的罪,能够与祂更亲近。换句话说,你虽然可以借着耶稣基督的宝血到神面前去,但是你的罪恶和不洁则不能带到神那里去。你的罪恶和不洁,把你拦阻在外院子的范围里。

什么是圣所的经历?就是一个基督徒一定程度上对付了罪恶和污秽,也积极服事神,但是虽然你有热心,但是很多事情,神并不会一切如你所愿。比如,你希望在教会某个小组担任负责人,另外一个弟兄或姊妹也希望担任,但是牧师或者长老拣选了另外一个人,而不是你。你心里就不是滋味。这就是做祭司。是的,新约圣经说我们都是祭司。但是你真的要做祭司服事的时候,其实还是有很多条件的。很多时候,你希望服事某项事工,但是神并没有祝福你的这个服事。这就可能是你虽然希望做祭司,但是却被神拦阻了。神使用的拦阻你的人,可能就好像旧约中的亚伦和他的儿子们。

什么至圣所的经历?至圣所的经历,就是一个基督徒能够除去肉体中的罪、魂里的背叛,并经历十字架对肉体的对付,能够穿过灵里的幔子进到与神亲密的交通里。虽然幔子在十字架上被耶稣除去了,但是在我们的属灵经历里,我们还是需要经过一个属灵的突破,特别是肉体的破碎,才能进入到幔子内与神有极其亲密的交通。

亚伦预表灵和至圣所,利未人预表魂和圣所,以色利人预表世人和外院子。就是不洁净的事净的事物不能献给神,必须经过救赎,救赎就是对付。亚伦的两个儿子因为没有经过对付就直接进入至圣所,因此被击杀了。所以神呼召亚伦和利未人一起担当把门的责任,一般的以色列人不可以接近会幕。而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则担任利未人的把门,利未人不可到至圣所来。我们得救之后,肉体来还有罪,魂里还有惨杂,这些都不能不经过对付和救赎就来到神的面前。

4-6节说,利未人要与亚伦和他的儿子们联合,耶和华将利未人当做礼物赐给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并归于耶和华,为耶和华办理会幕的事情。这是什么意思呢?属灵的预表,就是今天我们的灵,对我们的魂有看顾的责任。我们的魂就好像利未人一样,被神当做礼物送给了我们的灵里的新人。我们灵里的新人,就是亚伦和他的儿子们一样,是神拣选来做祭司的。耶稣是大祭司,祂住在我们的灵里。我们的灵应该跟从耶稣,帮助耶稣来服事神。我们的魂应该是来帮助我们的灵来服事神。但是很多的时候,我们的魂并不置于灵,来得到生命和平安,而是置于死,就得到死亡(罗马8:6)。就是有的时候,我们的魂是帮助肉体犯罪。这就是一幅美好的图画,就是我们的魂如果拣选错误,会受到死亡的惩罚。因此我们的灵需要看顾我们的魂。

民数记18:8节说,以色列人献上的举祭都要给亚伦。以色列人预表外院子的经历,他们献上的自然也是外院子献上的礼物。我们得救之后,虽然还有罪恶和污秽,但是我们还是有被圣别的部分。比如,一个基督徒可能周中有犯罪,但是周末的时候去聚会,还是祷告神的赦免,在聚会中也帮助服事教会和儿童。这些难道不算数吗?当然算数,这些依然是分别为圣的。神也会纪念的。就好像以色列人分别为圣的举祭可以给亚伦,做亚伦的食物。今天新约里,你如果周日积极服事、捐款奉献,其实也是帮助你的牧师在服事,你的服事就成了牧师的属灵的和实际的食物。主耶稣也说,祂的食物就是做差遣祂来者的工(约翰福音4:34)。虽然你的属灵生活还是在外院子里,你的服事还是会成为牧师(牧师这里只是一个服事神的人的预表)的属灵食物,也成为馨香之气得到神的喜悦。

但是一个姊妹又提出关于15-17节的话的一个问题。这段经文说:

18:15     他们所奉给耶和华的,连人带牲畜,一切血肉所生,凡头胎的,都要归给你;只是人中头生的,总要赎出来;不洁净牲畜头生的,也要赎出来。

18:16     其中从一个月以上所当赎的,要照你所估定的价,按圣所的舍客勒,(一舍客勒是二十季拉,)用银子五舍客勒赎出来。

18:17     只是头生的牛、头生的绵羊、或头生的山羊,必不可赎;它们都是圣的。你要把它们的血洒在坛上,把它们的脂油焚烧,当作怡爽香气的火祭献给耶和华。

她的问题是,为什么人中头生的,都要赎出来?不洁净的头生的,也要赎出来呢?人头生的要赎出来,还容易理解,因为毕竟耶和华不像人被焚烧当做幡祭。但是为什么不洁净的牲畜必须赎出来的呢?

我的回答是这样的。赎出来都是神不要的,这里不洁净的动物是神不要的。挪亚方舟的时候,带了洁净的和不洁净的动物上了方舟。但是从方舟出来之后,献祭给神的时候,只拿各类洁净的牲畜、飞鸟献在坛上为幡祭。神闻到怡爽的香气,就悦纳了挪亚的祭物。为什么神许可不洁净的动物上到方舟?这是神的恩典。为什么神不接纳不洁净的牲畜和飞鸟作为祭物?这是神的公义。这里也是一样。17节说,头生的牛、头生的绵羊、头生的山羊,必不可赎,它们都是头生的,要献给耶和华作祭物。这个祭物的脂油焚烧给耶和华作怡爽的香气。肉则归于亚伦。赎是用银子来赎的,银子都是预表救赎。所以在新约里的经历,是预表基督作为我们的救赎。我们基督徒的魂生命虽然得救,但是并没有完全得到圣别。我们魂里或者心里的一部分可能已经被基督安家和圣灵充满,但是我们心中的很多地方依然没有被基督充满。因此我们外面所做的和魂里所是的,不都会被神接纳。只有那些经过耶稣基督救赎的部分,才能得到神的悦纳。

我们个人的属灵经历也是这样。我在被神借着一个环境和一些人对付我的肉体的时候,我魂中不洁净的部分,就是我在某些事上不顺服神和神的环境安排,这就拦阻我与神有更亲密的交通。这个部分必须经历救赎,就是十字架的功课,才能在与神的交通中更加亲密,才能在灵生命上有突破。这就是倪柝声说的,魂的破碎之后才能有人的灵的出来。我魂中有一些东西是不洁净的,神不喜悦的,因此神要打破我或者对付我这些部分,就是救赎这一部分。换句话说,就是经历十字架破碎的功课,我必须把这部分洁净了,才能献给神。

我们一般人在被神对付的时候,通常都会先是怪别人、怪环境, 而不是看神的手在对付我们什么。等我们谦卑到神的面前,看清楚神在对付我们什么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是我们得洁净的时候,我们这部分经过神救赎的就可以献到神的面前。我经过艰苦的挣扎,终于在这个部分的魂里降服了神和神安排给我的环境。

换句话说,这个提出的问题是,为什么不洁净的牲畜要赎出来?就是这个意思。不洁

净的东西,都不能献给神,也不能给祭司。就是说,属于肉体的犯罪的东西,既不能得到神的喜悦,也不能供应我们的灵。等我在那件事情上降服之后,我就看见神祝福的手,祂借着这个对付和救赎给我带来了一个属灵的突破。我就能够进入到与神更亲密的交通里。我就发现,不仅我的祷告和奉献得到了神的喜悦,而且我的灵生命也得到了成长和供应。

目前全世界范围上来讲,神都在管教我们。如果你把人类比喻成为一个个人的话,神所允许的一些环境,就是在对付我们的罪,和魂里的不洁,目的是让我们的灵生命成长。但是正如我个人的经历里描述的,刚开始经历神的对付的时候,我们通常会怪罪别人。国家与国家也是这样。你如果你读旧约的话,就会发现神常常使用一个国家来对付另外一个国家,特别是使用列国对付以色列,但是当某些国家对以色列做的过分的时候,神又会审判这些国家。神在目前使用一些国家在对付另外一些国家,在这种情形下,我们也很容易去怪罪别的国家,而不是反思神的旨意是借着这些国家管教我们。但是管教我们的目的不是惩罚,乃是圣别。神要我们圣别归神。

我们社会的光景,就是和旧约、特别是士师纪的光景是一样的。就是我们一方面被仇敌压制,就祷告神;祷告神之后,神会兴起一个士师,士师一方面会带领以色列人征服仇敌,但是如果领袖犯罪的话,以色列人也再次犯罪。然后以色列人会再次陷入这个循环之中,再被仇敌压制。但是他们每次悔改之后,神又再兴起士师拯救他们。

世人满了犯罪,教会满了不圣洁,神能怎么办?只能把你交给仇敌,压榨你,让你悔改。士师纪是这样一个循环,我们的社会也是这样一个循环。我们要打破这个循环,就需要我们需要每个基督徒悔改,里面不圣洁的部分都被对付,都分别为圣献给神,教会变化了,世人才能得救。

教会和基督徒是世上的光,而箴言告诉我们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箴言20:27)。换句话说,教会在这里就好像人的灵,或者亚伦一样,他们是世上的光和灯。如果世人犯罪,教会要担当他们干犯圣所和祭司职分的罪。世界的黑暗,并不是由政府或者政治造成,主要是教会的光不够强造成的。因为神的权柄和灯光是在教会里。一个城市的教会如果是刚强的,那个这个城市的政治和社会自然会是文明的。但是一个城市的教会若是黑暗的,那么这个城市的光景不会好到哪里去。

在民数记17章,经历了对可拉背叛(预表魂里的背叛)的审判和以色列人的瘟疫(预表对肉体罪的对付)之后,18章就开始讲述以色列人如何必须圣洁。为此,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必须保持圣洁(32)。以色列人也要献十分之一给利未人,利未人要献十分之一给给耶和华(实际上给了亚伦)(26-28)。献出去的十分之一都是被圣别的部分。这是一个不断圣别的过程。

民数记19章,继续记载以色列人如何得到洁净,和18章的思路是一脉相承的,我们下次会继续讨论这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