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民数记第五章有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耶和华吩咐摩西把一切患麻风的人放在 营外。第二个故事是耶和华吩咐摩西让以色列为自己的罪和过犯献祭。第三个故事是耶和华告诉摩西如何处理丈夫怀疑妻子不忠的问题。

这三个故事有什么关系?

我们首先来看民数记第四章和第五章有什么关系。我们上一次在民数记第四章的读经记录里说到,民数记第四章讲到三种不同程度的服事:亚伦作为大祭司和他的儿子作为祭司在至圣所和圣所里的服事、利未儿子哥辖子孙抗抬圣所器具的服事、利未儿子哥顺抗抬外院子器具的服事。这代表三个不同服事的阶段。耶和华特别提醒摩西和亚伦不要剪除哥辖的后裔。因为耶和华预知哥辖的子孙可拉背叛神,他们贪婪亚伦和他儿子祭司的职任,最后背叛了神,遭到了神的审判,差点灭绝。这个背叛也带来了瘟疫,后来借着亚伦香炉的代祷,才止住瘟疫(撒母耳记下24章)。同样,亚伦和米利暗也因为背叛摩西,耶和华进来审判,米利暗才得了麻风。可见麻风病是背叛神和神设立的权柄的一个结果。

因此从这里来看,民数记5章开始讲到把麻风病患者放在营外,并不是凭空来的。米利暗得了麻风之后,亚伦祈求摩西代祷,摩西求耶和华赦免她的罪。耶和华说,父亲吐唾液在她的脸上不是关在营外七天吗,让把米利暗关在营外七天才能回来。

我们之前讲过了,为什么背叛的是哥辖,服事并抗抬至圣所和圣所的器具的人,而不是哥顺,服事并抗抬外院子器具的人呢?亚伦是大祭司,一年 一次才能进到至圣所服事神,但是他的儿子拿答、亞比戶献上凡火是犯了僭越的罪;哥辖的后裔可拉贪恋亚伦的职事也是犯了僭越的罪。我们越服事神、越亲近神,我们的生命越接近至圣所,就容易犯僭越神的罪;但是我们的生命越接近外院子、我们的服事越在外院子,我们就越容易受到世界和罪恶的影响。

比如基督徒在教会里争夺领导地位,在世人或者属世的基督徒看来,就觉得毫无意义。他们常常说,又不挣钱,有什么可争的呢?对于属世的基督徒来说,看到服事者在教会里争夺影响力,他们觉得不可理解。但是对于爱神、愿意服事教会的人来说,w我在世界上都没有什么贪图了,难道在教会里希望我的意见能够得到尊重、服事按照我的方法来有什么错误吗?特别是当他们认为自己是对的时候,以及他们的肉体还没有完全在基督里被对付的时候,他们常常会犯这样的错误。

旧约的帐幕的三部分:至圣所和圣所以及外院子,常常可以用来预表我们属灵生命的三个不同阶段,或者我们服事神的三个不同阶段。在至圣所里服事的人,比如亚伦,好像在直接服事神的自己;在圣所里服事的人,好像亚伦的儿子以及哥辖,他们一方面是服事圣别的器具,另一方面则帮助 伦这样的人服事神;在外院子服事的人,好像哥顺这样的人,则服事很多具体的事物,他们也是在服事神,但是更直接是服事外面的以色列人。

无论你的属灵生命在以上哪一个阶段,你都可能犯属灵上的麻风,就是背叛神。摩西可以说是在至圣所里服事神的人,和神非常亲近,但是当他没有听从耶和华的名里吩咐磐石出水,而是第二次击打磐石的时候,神责备他说没有在以色列人面前尊神位圣,因此惩罚摩西无法进入美地。这其实就是背叛神的罪。

米利暗和哥辖的后裔可拉可能都是在圣所里服事神的人,他们嫉妒摩西或者亚伦,因此这个背叛都带来了神的审判,可拉被活活吞到阴间,米利暗则直接得了麻风。

而民数记5章讲到的患麻风病的人,可能包括一般的以色列人,他们可能只是能够到外院子的人。我们一般的基督徒,甚至不是服事神的不信的人,也可能活在背叛神的光景里,就是路加福音15章描述的浪子的情形。我们这样活在罪中的人,其实就是患了背叛神的麻风病。

这样三类不同属灵生命的人都可以得麻风病。神对麻风病如何处理呢?第一个方法,就是隔离,切断他们和以色列人的交通,避免传播给更多神的子民;第二,切断他们和神的交通,避免他们污秽神。

因此在民数记第5章一开始,耶和华才会命令摩西“把一切患麻风的、患漏症的,并因死人不洁净的,都送出营外。无论男女,都要把他们送到营外去,免得污秽他们的营;这营是我们在他们中间所住的。”(民数记5:2-3)

“这营是我们在他们中间所住的”意思,就是神的同在在以色列人的营中。我们知道,在新约了耶稣基督是“话成了肉体,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约翰福音1:14)以及耶稣基督“安家在你们心里”(以弗所书3:17)。所以我们就是神的帐幕,神居住在我们这些得救的基督徒里面。我们如果犯罪,神不会断绝我们和祂作为我们的父亲之间生命的关系,但是祂会切断我们之间的交通。比如一个儿子离家出走,他依然是他父亲的儿子,但是他和他父亲的交通却断掉了。对于基督徒来说,被放在营外并不是永远的沉沦,而是无法和神交通。(当然如果是不信的罪人,他们在营外可能面临不同的结局。)

如果这样来看的话,民数记的第二个故事就非常有意义了。这个故事讲的是,以色列人如何对付他们的罪和对人的亏欠,就要献上赎罪祭(Sin Offering)和赎愆祭(Trespass offering)。当我们悔改的时候,我们才能与神恢复交通。

那么第三个故事讲到丈夫怀疑妻子不忠实,这有什么属灵的意义呢?特别是,神无所不知,祂知道人一切的罪。但是我们人不一定清楚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到底是谁对谁错。

我们来看搅扰我们的两个经文。民数记5章15节记载说:

“这人就要将妻子送到祭司那里,又为她带着大麦面一伊法的十分之一做供物;不可浇上油,也不可放上乳香;因为这是疑忌的素祭,使人想起罪孽。”

这个故事的背景是先生怀疑妻子不忠,但是没有被抓到,但是丈夫有了疑忌的灵,怀疑妻子,才这样把妻子送到祭司那里。祭司要让那妇人站在耶和华面前,碰头散发,又把思念的素祭,放在妻子手里。祭司还要拿着招致诅咒的苦水,让妇人起誓。如果她没有做什么,就没事,而且能怀孕。如果做了玷污的事情,就要肚子发胀、大腿消瘦,且成为民中的诅咒。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圣经中提到素祭,一般是要加上油,油预表圣灵,又要加上乳香,乳香表示基督的复活。但是这里特别提到不要加上油,也不要加上乳香,因为这是疑忌的素祭,使人想起罪孽。这也可能是圣经中唯一一次提到,素祭和罪孽联系起来的。

为什么这种素祭能够让人想起罪来?保罗说到夫妻为一体的时候,说到这是一个极大的奥秘,因为这是指着基督与教会说的。换句话说,我们作为教会和基督的关系是夫妻的关系。神和以色列人也多次用夫妻的关系来比喻。那么,我们可不可以把神和人的关系拟人化为夫妻的关系?神作为丈夫,如果怀疑妻子不忠实,但是妻子的不忠实并没有显明出来,就需要一些方法让这些显明出来?

比如说,最近的新冠病毒的流行,有不同的说法。有的人说,是撒旦兴起的,目的是让人无法传福音,和大规模聚集来传扬福音,因此要捆绑仇敌。这固然可能是对的。但是耶稣说,没有天父的许可,一件事情也不会发生。就是撒旦攻击我们,也是神许可的。神为什么许可这些事情发生呢?如果只是归咎于撒旦,只是捆绑,而不悔改,那么神许可这个事情发生的目的并没有达到。因为罗马书八章告诉我们,万有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我个人认为,这次瘟疫的一个作用就是好像这里的素祭,让人想起自己的罪来。我不是说,凡是不幸感染新冠病毒的人都是因为自己的罪,不是的,很多人医生和其他的人缺少保护而不幸感染,是殉道者或者无辜的受害者。但是一个人感染疾病之后,会给他的心灵带来哪些震撼,是我们不知道的。比如,我们在聚会中提到,英国首相约翰逊感染疾病,以及英国王子查尔斯感染,对他们的心灵产生了什么样的震撼,是我们不知道的。当英国首相约翰逊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他到底想了哪些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他们两个英国领袖感染对英国人的心里有什么样的震撼,也是我们还暂时不知道的。

我曾经在英国生活过一年,我知道英国已经非常世俗化。英国曾经是在基督教和福音化上领先世界,出现了诸如戴德生(Hudson Taylor)等敬虔的基督教领袖,给神的国的权益带来了莫大的进展。但是近几百年来,英国的基督教的光景非常堕落。我在英国的时候,就听说很多传统的大教堂看上去是个教堂,但是其实是一个餐厅,因为无法维系就卖给餐厅了。

很多先知的预言都说到英国脱欧会让英国回归一个绵羊国家,因为神纪念历史上那么多英国人为神付出,神也垂听现在和已经在荣耀里的英国基督徒的祷告,神会在英国兴起大复兴来。如果这个预言是真的,怎么才可能发生的?没有悔改,就不会有复兴。如何才有悔改呢?就是需要知罪。如何知罪呢?就是需要圣灵来让人感觉到自己有罪。约翰福音16:8节告诉我们,“圣灵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

请注意,民数记5章的素祭,特别提到不可浇上油、也可以放上乳香,油预表圣灵,乳香预表基督的复活。一般来说,细面都预表人性,因为面是土里产的,大麦是以色列人最早熟的一个作物之一,所以细面在圣经里也常常用来预表耶稣基督的人性。但是这里提到这个素祭只有大麦面一伊法的十分之一做供物,所以说耶稣人性的成分很少。这样一个祭物,耶稣的人性成分有限、圣灵似乎也不在其中,基督的复活似乎也不在其中,这就是这个祭物的奥秘。

当主耶稣在被钉死的时候,祂引用大卫诗篇22:1里所说的,我的神啊,你为什么弃绝我?大卫在第二节说,“我的神阿,我白日呼求,你不应允;夜间呼求,也得不着安宁。”大卫的这种心情,可能是很多在受患难的人有的同样心情,为什么神不回应呢?为什么神许可不好的事情发生呢?为什么神允许这个病毒伤害很多人,给我们带来很多的损失和不便呢?我相信很多人这样祷告过,但是或许你感觉到神的回应不是那么确定,好像神隐藏起来了一样。

就好像复活节父母把彩蛋藏起来,不是要孩子们找不到,而是要孩子们找到。同样,神把自己隐藏起来,就是要我们祷告祂,特别是省视我们生活中是否有哪些罪恶,不得神的喜悦,我们好悔改,并得到神的称许。换句话说,有的时候,祂的隐藏就是祂的显现,祂的沉默就是祂的说话,祂的不作为就是祂的作为。

这就是这里的素祭的意思,这是一个特别的素祭,缺少了很多的成分,表明神在这个祭物中隐藏了自己。祂隐藏自己的目的是,让我们通过悔改、认罪,好与祂和好。本来,按照圣经的应许,特别是诗篇91篇的应许,无论是白日的毒病,和夜间的毁坏,都不会临到神保守的人。但是神为什么允许病毒和毁坏临到我们呢?是神离开了我们,或者祂的应许是不真实的吗?不是,祂并没有离开我们,祂只是暂时隐藏了自己。

素祭在利未记2章的规定是,不可掺酵和蜜,必须用盐调和,并要加上 油和乳香,这才是神命定的素祭。我们对于犹太人的宗教习俗可能还是不是很熟悉,因此不太明显看出这个差别。举个美国人的例子来说,每个美国人都知道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美国人有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但是如果某一天有人改变宪法这一条规定,不允许有言论自由。美国人就会知道这个反差是多么的大。利未记2章规定素祭必须加上油和乳香,但是民数记5章却规定说不可以加上油和乳香。这种差别可能对于我们感觉不太明显,对于犹太人的祭司或者犹太人来说,可能是反差很大的。他们或许会说,哪里有问题了?为什么神之前明明命定必须有油和乳香在素祭里,现在却不允许我们加上油和乳香了呢?是神错了?还是我们错了?这样的思考,慢慢会让人知罪。

同样,今天面临新冠病毒肆虐,我们一方面要承认这是撒旦来的攻击,我们要运用神给我们的权柄捆绑撒旦。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想,为什么神允许这个事情发生?我们有哪些罪需要悔改?或许这个可能就是这个素祭让人知罪的目的。无论我们教会,或者作为神创造的人,都是神的妻子。我们有没有在神以外有了别的偶像,我们有没有背着神和偶像行淫乱?我们有没有爱了世界,却忘记了神?我们有没有破坏神创造的大自然,带来了生态的破坏?我们有没有一面享受着神给我们阳光、空气和水,一面咒骂神?我们需要反思的很多,我们需要献上这个疑忌的素祭,好让我们知罪。但是圣经中利未记2章提到的素祭的本来作用,是为了让神从我们得着满足。或许当我们有了悔改之后,我们再次献上的祭物就是利未记2章的真正素祭,那个时候预表圣灵的油和预表基督复活的乳香都会添加进去,我们的祭物就会让神得着喜悦。神也会再次以祂的同在来安慰和鼓励我们。

如果我是英国国民,我一定会在神面前祷告,为什么神许可我们国家的领袖感染疾病?这里面有没有神的说话?如果是神提醒我们的罪,我们的罪有哪些?我们需不需要悔改?神在其中隐藏的心意和祝福是什么?我如何才能得到?

当然,你不需要是英国公民才思考这个问题?我们因为病毒流行在家里无法出门的时候,应该多花时间祷告、甚至是禁食祷告,求问神为什么暂时离弃我们?

我们真的需要悔改,这就是疑忌的素祭的作用。我说,这次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就是一个疑忌的素祭,目的是让人想起罪孽。我们最后再来看一次民数记5:15这个经文:

“这人就要将妻子送到祭司那里,又为她带着大麦面一伊法的十分之一做供物;不可浇上油,也不可放上乳香;因为这是疑忌的素祭,使人想起罪孽。”

睚鲁写作于2020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