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民数记6章讲了两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讲拿细耳人如何奉献自己,第二个故事是讲到耶和华对以色列的祝福。这两件事情有什么联系吗?我们的感动是,耶稣基督作为这样的拿细耳人,把自己奉献给神做了祭物,满足了神的公义、圣别和荣耀的要求,因此成为祝福我们的管道,因此神才可以将各样的祝福在基督里赐给我们。我们也必须跟从耶稣基督的榜样,成为这样把自己奉献给神的拿细耳人,成为神祝福人的管道。

我们在读经的时候,注意到拿细耳人的奉献有一个逐渐加深的过程。

比如在6章一开始,每个人都可以许愿做拿细耳人,要求很简单。就是这个人不可以喝任何的酒或者酒做的醋,也不可以喝葡萄汁,或者吃葡萄或干葡萄。无论是酒、醋和葡萄,都不是人生的必需品,而是享受的奢侈品。做拿细耳人其实就是要隔绝世上的一些享受而已,而且你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形,来做出自己的奉献。而且你可以自己决定奉献的时间的长短。有的人终身将自己奉献给神做拿细耳人,有的则可以奉献一段时间。

在他分别出来的日子里,不可以用剃刀剃头,而且他要让发绺长长。这个头发就好像祭司的圣冠(crown)一样,圣冠一词在希伯来文的意思就是分别、奉献和冠冕的意思。根据出埃及39:30-31的记载,这个冠冕上还要刻着“耶和华为圣”的字样,而且要用蓝细带子,把这个圣冠系在顶冠上。这里的发绺就好像那个蓝细带子一样。

但是拿细耳人和祭司不同的是,祭司是神拣选的,拿细耳人是自己奉献的。比如,老以利是祭司,但是他的祭司职分衰落了,神就兴起一个拿细耳人撒母耳来替代老以利的祭司职分。祭司只限于利未人,但是拿细耳人不限于利未人。正好像麦基洗德的祭司职分高于利未人的祭司职分,主耶稣就以麦基洗德的等次做了我们的大祭司。同样,主耶稣并不是利未支派的,祂是犹大支派的,因此祂也是做了一个拿细耳人来自愿把自己奉献给神。圣经告诉我们,没有人取了耶稣基督的命,是祂自己舍的(约翰10:17-18)。所以这个拿细耳人是耶稣基督的预表。

一个奉献的拿细耳人不可以在奉献期间接触死人,甚至他的父母、兄弟、姊妹死了,他都不能玷污自己。但是在6章9节有一个转折点,就是有人在他旁边突然死了,他分别出来的头,就被玷污了。然后他就必须在得洁净的7日剃头,第八天,则要献上两只斑鸠或者两只雏鸽给祭司。一只做赎罪祭,一只做幡祭,因为他因死人而有的罪遮盖。他要重新在这一天,把自己的头再分别为圣。他重新分别为圣给耶和华的这一天,还要在献上一只一岁的公羊羔做赎愆祭。

这是搅扰我们的地方。明明是旁边的人突然死掉了,为什么这个拿细耳人却不洁了?不洁净就算了,11节还说他献上赎罪祭和幡祭,是因为他因死人而有的罪遮罪。

我们可以理解有人在他旁边死了,他就被玷污了,不洁净了,这个我们还可以理解。怎么说,他犯罪了呢?到底是他只是好像做祭司一样,为那个死人的罪献祭?还是他为因死人而自己犯了罪,而需要遮罪呢?

关于拿细耳人故事有三部分内容。第一个部分是不能喝酒,第二个部分是玷污之后重新奉献,第三部分是拿细耳人奉献的时间到了之后献上的各种祭物的条例。我们来谈第三部分之前,我们先是来谈谈我们对11节的想法,就是为什么别人死在他身边,拿细耳人却要为此献上遮罪的祭物。

英文标准本(ESV)的英文翻译是,and the priest shall offer one for a sin offering and the other for a burnt offering, and make atonement for him, because he sinned by reason of the dead body. And he shall consecrate his head that same day。从这句英文的语法上来看,的确说“因为他(就是拿细耳人)犯罪了”(because he sinned),原因是“因为这个死人”(by reason of the dead body)。

当然,我的判断会错误。但是目前假设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我来谈谈我这么说的原因。

我们知道人有“罪性”或者“原罪”(sin),和“罪行”(sins),在英文一个是单数,一个是复数。单数的罪性是指我们人里面罪的性情。比如我们传福音给人的时候,常常讲我们是罪人,需要神的救恩。但是很多福音朋友还没有被圣灵光照,并没有觉得自己有“罪行”(sins),更没有觉得自己有“罪性”(sin)。我们刚开始对福音朋友传福音的时候,他们辩解自己没有犯罪。我们则常常说,即使你没有罪的行为,你也有罪的性情,所以还是需要悔改得救。但是有一天,圣灵光照他,他悔改得救了,他首先感觉到的是他的“罪行”,就是他罪的行为,并因此悔改。但是要在圣灵要继续持续在他身上光照更久之后,他或许才会意识到不仅仅是他的“罪行”,而是他在亚当里的“罪性”把耶稣基督定在十字架上。

拿细耳人这里的经历就是这样。我们之所以不能理解,为什么明明是那个人突然在他身边死掉了,拿细耳人根本无法控制,怎么能够算他的罪呢?为什么他要为自己的罪献上祭物呢?不仅要献上斑鸠或者乳鸽,这两样祭物还不算贵重。之后还要献上公羊羔做赎愆祭。公羊羔的价格就贵重多了。约瑟和主耶稣的母亲玛利亚在圣殿给耶稣基督献上祭物的时候,都献上的是斑鸠或者乳鸽。他们并不富裕。我们不知道这个拿细耳人是否富裕。如果他们一样贫穷的话,这个羊羔对他们来说可以说是很大的经济负担。因为这个人突然在他身边死掉,他出了财务上遭受损失之外,还要损失过去奉献出来的时间。这不是很亏吗?

亏不亏?这就是问题所在。如果我问你,主耶稣没有犯罪,为什么要为我们献上自己作为祭物来除去我们的罪呢?主耶稣亏不亏?

主耶稣是神成为人,有份于人的肉体,祂并没有罪,但是祂却穿上有罪的肉体。祂在十字架上献上自己,是为了人的罪性(sin),就是英文的单数的罪来做赎罪祭。主耶稣同时也是将自己献上为幡祭,就好像以撒被献上一样。幡祭是完全焚烧献给神,来满足神的要求。

所以这里的拿细耳人献上斑鸠或者雏鸽,也是这样做赎罪祭和幡祭。

6章12节说,“他要将自己分别出来的一切日子,重新分别出来归给耶和华,又要牵一只一岁的公羊羔来作赎愆祭;那先前的日子要归突然,因为他分别出来的期间被玷污了。”

这里讲的是赎愆祭,赎愆祭是为我们的过分、不足献上祭物,不像赎罪祭侧重于我们的罪性和罪行,赎愆祭侧重的是我们人性的过犯和过错带来的罪。赎愆祭对付的过犯往往没有那么多故意犯罪的成分,但是因为我们的疏忽、性格的缺陷和人性的残缺,导致对别人的伤害,我们要献上赎愆祭。比如,利未记5章讲到赎愆祭的一些情况,碰到不洁的尸体却没有觉察、冒失发誓没有觉察,都需要献上赎愆祭。这也是罪,但是不是故意犯的罪,因此献上的祭物并不是赎罪祭,而是赎愆祭。

这里拿细耳人身边突然死人了,但是并不是他的过错,他是不是有罪呢?是的。他的罪在哪里呢?这个我们需要举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个例子可能过于通俗,但是却很能说明问题。比如,一个太监背着一个皇帝同行,太监摔了一跤,皇帝自然也摔了一跤。太监也不是故意的,但是太监是不是有疏忽的罪?

拿细耳人的头是分别出来为圣的,神的同在在他的头上,这是神对他的极大信任。我们必须理解,如果拿细耳人遭到玷污,也会给神带来玷污,因此是不允许的。作为一个拿细耳人,我们的所做所想不仅仅是我们自己,而是与我们同在的神。我们如果作为一个拿细耳人奉献给神,神的同在也在我们身上,我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不仅仅关乎到我们自己,也关乎到神的名誉。但是很多基督徒并没有这个看见,他们的言行举动很多的时候都沾染了不洁,根本没有考虑到神的同在和神的名因为我们的不当的言行而受到的污秽。这个原则也见于神在旧约里对以色列人的吩咐,就是申命记23章12-14节记载的,以色列人要在营外找一个地方便溺,并且拿土遮盖,免得行走在营中的耶和华看见污秽就离开你们。以色列人的营就是神的同在所在的地方,所以神不可以看见污秽。

虽然身边突然死人并不是拿细耳人的过错,但是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神与拿细耳人的同在。因为拿细耳人将自己的头分别出来,神也与他的头同在。如果神不愿意污秽自己,神大可以撤去祂与这个拿细耳人的同在,这样神就不会被污秽了。但是神却珍视拿细耳人的奉献,并不愿意撤去祂的同在,那么这个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拿细耳人来为这个不洁遮罪,神好继续与他同在。

固然这个拿细耳人付出了时间上和金钱上的代价,但是他并没有失去神的同在。换句话说,就是看你宝贝什么。你如果宝贝神的同在胜过一切,这点损失就不算什么。

这里的拿细耳人的经历,其实是我们基督徒每次祷告都可以经历的。比如说,基督徒都知道应该分别出来时间祷告,这样分别出来的时间,就好像拿细耳人的奉献一样。在这个专属给神的祷告时间里,你不要思考肉体的情欲、世界的事物甚至为主的事工,而是专著于和神的交通。但是所有有这样祷告经历的人,发现一旦准备坐下来祷告,就发现自己的思绪不受控制,甚至污秽的思想就会进入到自己的脑海里。甚至发现祷告了很久了,发现自己的思绪还在漂离,甚至污秽的思想也进来。保罗告诉我们,我们心思置于灵就是生命平安,心思置于肉体就是死(罗马8:6)。当这些来自肉体的心思,甚至来自撒旦的火烧的箭一样污秽的思想(以弗所6:16),目的都是拦阻你的心思置于灵,让你的心思置于肉体,从而给你带来属灵的死亡。你如果不了解这个撒旦的诡计的话,你就发现你要祷告,但是所谓祷告了一阵子根本没有祷告到神的同在里,就浪费了时间。祷告不是说,我花了时间就算了,不是好像打钩一样,做了你清单上的一个项目。祷告的目的是进到神的同在中。你如果没有神的同在,或者因为心思的打岔和污秽带来的死亡,你之前花的祷告的时间,其实是在宗教里的,是在仪文里的,是形式上的,因为你没有进入到神的同在中,所以你的祷告是徒有虚名的,是不算数的。就好像这里的拿细耳人虽然奉献给神,但是因为死亡进来玷污了他,他过去奉献的时间就不算了,归于突然。

因此在这个情形下,你就要运用赎罪祭、和赎愆祭来洁净你一切的罪,和心思和仇敌射箭带来一切对你灵里的玷污,不要放弃,继续祷告,重新把你的时间奉献给主,继续努力进入到神的同在中。你只要这样坚持下去,你一定会进到神的同在中。我在地方教会得救,地方教会的李常受弟兄一直这样教导说,你一定要花至少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才能进到神的同在中。我的经历也是证明了这个是真实的。

我常常这样操练,每天早上至少祷告半个小时,把自己的这一天奉献给神,就好像拿细耳人把自己奉献给神一样,然后祷告神与我一天同在。我会运用基督做我的赎罪祭、幡祭和赎愆祭献上给神,这样就会进到神的同在中。一天之内,我一直不断呼求主名,祷读主话,(接受了圣灵的充满之后还常常不住方言祷告),一直持续维持在神的同在中。但是有的时候,因为我早上起晚了,没有花足够的时间祷告进入到神的同在中,我就发现一天很难活在神的同在中。或者有的时候,太过忙碌或者心思太过活跃、或者被某件属地的事情激动,或者被一些看到、听到或者想到的东西污秽了我的自己,心思置于肉体带来了属灵的死亡,我发现就很难进入到神的同在中。有的时候,我中午出去散步祷告,结果走了快一万步了,还在思虑我心思中的一些事情,我发现我的祷告时间过去了,我根本没有进入到神的同在中,反而越发忧虑。

这是失败的经历。但是很多时候,我也有得胜的经历。就是我的心思的一些霸占和仇敌来的一些污秽的思想,让我受到了玷污,我的灵里感觉到了死亡,我也失去了神同在的感觉。我并没有放弃,我重新祷告神的宝血洁净我,神的圣灵和祂话中之水洗涤我一切的污秽(以弗所5:26),我将自己的身体再当做一个活祭献给神(希伯来12:1),并且穿上神全幅的军装与仇敌射来的箭争战,通过呼求主名、大声祷读、宣告、唱读圣经的经文,比如歌罗西书3章2-4节,我们思念在天上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因为我们已经死了;或者加拉太2:20节说的,我们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或者林后3:16-17节说的,我们的心几时转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而且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哪里就有自由。我借着取用基督做我的赎罪祭、赎愆祭,并借着主的话来争战胜过心思,将自己重新奉献给神,慢慢我就胜过了心思,进入到神的同在中。

每次的祷告都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如果早上我奉献自己,并且借着至少半个小时的祷告进入到神的同在中,并保守自己不受世界、肉体、和心思的玷污,我就一天一直活在神的同在中。但是如果有的时候,虚妄的心思、忧虑或者撒旦的射进来的污秽思想进来,我没有能够胜过的玷污或者玷污带来的死亡的话,我就需要重新把自己献上,重新取用基督做赎罪祭、幡祭和赎愆祭,来借着耶稣基督这位神与人之间唯一的中保,再次祷告进入到神的同在中。

很多基督徒在这里都经历失败。很多基督徒愿意每天祷告,并活在神的同在中,但是他们没有胜过环境中和心思置于肉体带来的属灵的死亡,因此他们本来打算奉献给神的时间和祷告都归于无有了。很多人常常抱怨说,我是要祷告的,可以我不祷告还好,我一祷告就忍不住想这个想那个,心思根本无法控制,所以根本祷告不下去。

有的人虽然想祷告,但是因为看了太多电视和不健康的画面,就脑子里胡思乱想,很难去祷告。这是很多美国属世的基督徒的光景。所以对于这样的基督徒,第一步还是需要把自己奉献为拿细耳人。你不需要去不上班,全时间做牧师或者传道人,或者到修道院修行,你只需要把自己的身体献上当做一个活祭(罗马12:1),就可以做一个拿细耳人。但是你必须禁绝一些葡萄酒,就是预表人生的娱乐。你看电视有没有错呢?看电视就好像喝酒一样没有什么错,但是你如果喝酒喝多了喝醉了就容易犯罪,同样,你看电视看太多了,以至于看到很多污秽和属世的东西玷污了你的灵,你就很容易犯罪,至少你很难祷告进到神的同在中去。

以上讲的是基督徒初阶的经历。但是你越奉献自己,你就发现你就好像进入到以西结书47章的经历里。神的同在就好像那里讲的水流,开始的时候直到你的脚踝,你还可以凭着自己的肉体行动;但是水或者水预表的圣灵或者神的同在越来越深,你就发现你很难凭着肉体行动了,你需要在圣灵的水流里游泳才能行动。

我们现在回到拿细耳人的第三部分里再继续讨论。等拿细耳人分别的日子满了,他要奉献更多祭物给神。这包括一只没有残疾、一岁的公羊羔做幡祭(14),预表在这个拿细耳人里面基督的生命已经相当充满他了;他还要献上一只没有参加、一岁的母羊羔做赎罪祭(14),也是预表他相当程度上脱离了罪的霸占;他还要献上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绵羊作为平安祭(14),这个预表他已经在基督里得了神的喜悦。他还要献上一筐子无酵饼,就是细面调油的饼,与抹油的无酵薄饼,并同献的素祭和奠祭(15)。拿细耳人还要把剃头,并把分别出来的头发割下来放在平安祭上的火上(18)。他剃头以后,祭司要献上摇祭和举祭,这个时候拿细耳人也可以喝酒。

为什么之前拿细耳人不可以剃头、喝酒?而奉献的日子满了,就可以剃头和喝酒了呢?为什么神规定律法让以色列人遵守,比如要守安息日,但是为什么神的儿子耶稣来了,祂又不遵守安息日的规定呢?正如保罗在加拉太3章24-25节所说的,律法是儿童导师,为要把人引向基督,等基督来了,就不需要儿童导师了。换句话说,律法上关于拿细耳人不可以剃头和喝酒的规矩,是为了帮助拿细耳人建立一个属灵的习惯和生活,胜过罪、世界、肉体和心思的污秽,让他能够被神充满,成为一个在耶稣基督的灵里得自由的人。正好像保罗在罗马8章2节所说的,在生命之灵的律里,已经释放了我们。拿细耳人分别为圣的日子满了,他就建立了一个良好的习惯,能够胜过这些罪和属世的事物,他在耶稣基督的灵里得了自由。不是外面什么行为可以有没有的问题,而是我们里面的属灵的生命是不是成熟了。

经过这样一段训练的时间,这个拿细耳人就在属灵的生命上成熟了。因此他就能成为一个祝福的管道,把神的祝福带进来。这个时候,耶和华才吩咐摩西要祝福以色列人说,愿耶和华赐福给你,保护你;愿耶和华使祂的面光照你,赐恩给你;愿耶和华向你仰脸,赐你平安(24-26)。

表面上看, 这段祝福的话和前面拿细耳人的故事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其实是很有关系的。因为正是借着拿细耳人的奉献,神才得了喜悦,打通了神祝福人的管道,才能神的祝福带给以色列人。你想一想,我们今天基督徒,是不是因为耶稣基督将自己献上给神做了拿细耳人,我们才得到了神的祝福吗?你再想想,你如果把自己作为拿细耳人奉献给神,接受神的帮助并在属灵生命上变得成熟,会给你身边的人带来多少的祝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