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到了2015年前后,我已经来到美国13年的时间了,大概得救成为基督徒也快13年了。2006年,我和太太在地方教会(召会)相识并结婚,就希望生孩子。但是到了2015年的时候,我们大概不孕快接近十年的时间了。

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没有介意,但是到了2010年前后,我们注意到我们没有避孕但是也从来没有怀孕,我们开始紧张起来。从2010年到2014期间,我们尝试了大约四次到五次的试管婴儿,都失败了。我们也尝试中医中药来解决问题,但是也是无果而终。后来医生宣告我们无法自然怀孕,更是让我们陷到谷底。医生告诉我们,唯一的方法就是借卵。但是我们尝试借卵,卵子捐助人最后一刻却反悔了。

作为基督徒,最后的时刻就是求助神的帮助。我并不是一开始是个基督徒,我们的家族是一个拜菩萨的家庭。我爷爷敬拜吕祖,我妈妈拜菩萨,我爸爸是无神论者。我们的老家也是建在一个废弃的菩萨庙上的。我在来美国之前,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读书 一年,那个时候我听到福音得救了。没有多久,我就买了一个单程机票,怀揣仅有的三百美金来到美国。

我们在绝望之际,我在灵里感觉到神可能给我们有另外的安排和计划。我决定开始每天祷告神,希望神医治我们。我也希望得到神奇的医治和听到神的先知预言性的话语,但是在这个时候,我还没有经历太多的神迹奇事和先知预言。我只有在2014年地方教会新泽西的暑期训练,在灵里看见主模糊的形象,并听见祂的说话,祂告诉我,基督的身体建造好了,祂就会回来。我后来才知道,主的确常常通过异象的方式对人说话。

(以琳诞生100天的照片。(睚鲁提供)

但是,很多年来,好像很多其他福音派得救的弟兄姊妹一样,我和太太对灵恩派的了解和兴趣都非常有限。我们大概听说过对灵恩派的评价,比如:“一些方言可能出于邪灵”、“假预言”或者灵恩运动的一些人容易“被邪灵欺骗”。关于灵恩派预言的实行,我也听说过一些负面的说法,就是“这些预言是鼓励人的魂,但并不建造人的灵”。因此这些所谓的预言常常让人感觉很好,但是对于一个人的灵生命并没有帮助,甚至会伤害一些人的灵命。

我和太太对地方教会里面满了爱、追求圣洁和圣经的环境非常习惯。但是,后来我发现我面临不孕的问题,向教会的同工、长老寻求帮助的时候,他们无法给我发预言,或者说出神到底对我有什么具体的话语。我也希望他们能够帮我祷告得到医治,或者告诉我神对我有什么话语。但是因为地方教会的人不教导异梦、异象和不看重神迹医治,因此他们也无能为力,尽管他们对我们都很有爱心。也有弟兄姊妹说,或许没有孩子是天父对我们的旨意,让我们好多有时间服事主。我们也顺服神的旨意。地方教会的弟兄姊妹都满了圣经真理,但是无法帮助我获得主的先知预言的话语和实施神迹祷告的医治。我后来也了解,你不相信什么、不操练某个恩赐,就好像肌肉一样,自然这个肌肉就不强壮,或者这个恩赐就不显明。

我渐渐离开地方教会到别的教会寻求帮助。我开始在网上收听灵恩派一些有医治恩赐的布道家在网上的讲道,也渐渐开始去参加一些神医布道家的医治布道会。2015年10月份,我和太太跑到纽约参加一个著名的灵恩派布道家的医治布道会。这个医治布道家常常说出一些“知识的言语”,就是一些需要医治人的名字和症状。我太太本来就怀疑这种神医布道家,因此她说,如果对方能够说出她的名字并讲出她的症状她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不幸的是,这个布道家的确讲了神会医治一个叫“伊丽莎白”的人的不孕问题,根本没有点到我太太的名字。我尽力劝说太太留到聚会结束接受集体的祷告,但是聚会大多数时间是大家捐款,我们一无所获,失望而归。

但是,我依然相信神会医治我们。我继续不断跑遍美国,去寻求有医治和先知恩赐的人的帮助。我后来又飞到肯塔基州参加另外一个据说很有先知恩赐和医治恩赐的人医治布道会,结果到了那里,也是无功而返。

2015年10月,我又带着我太太去美国北卡参加另外一个神迹医治布道家的布道会。我曾经读过一篇文章,介绍这个人擅长给不孕的人祷告,他一天走过一个加拿大的女子,突然发预言对她说,一年后她要生一个儿子。这个女子多年不孕,果然第二年生了一个儿子。我读到过到她的见证。这个布道家喜欢开玩笑,很幽默。他在自己的讲道里说,他无论到了哪个城,都有很多女人怀孕。我们到了这里,他们对我们很热情,安排了一个先知祷告和医治祷告团队一起为我们祷告。一个有先知恩赐的姊妹看见一个异象,看见主斩断一条龙,说是除去了我们家族的咒诅。很有趣的是,那个看见异象的姊妹告诉我们,她感觉这件事情在灵里已经成就了,大概在自然领域㤇10个月左右成就出来。后来在聚会中,两个有医治恩赐的人还给我们抹油祷告。

我们回来深受鼓舞,但是还是不是很确定这是真的。我们之后开始不断收到先知性的预言。2015年12月的一个聚会中,我们参加的一个很小的灵恩派的教会牧师在讲道的时候,忽然被圣灵感动,发预言对我说:“主说,你的箭囊满了”。然后解释说,这是诗篇127篇的话,就是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少年是所生的儿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他说,主说我的箭囊满了,就是神会给我不止一个孩子。

之后,我大得鼓励。不过我还是希望神亲自对我说话。最后,2016年1月份,我跑到美国西部的俄勒冈州参加一个先知预言特会,在那里一个先知在聚会中对大家说:“今天,你们来到这里,不是偶然,是神亲自带领你们来。你们从今天开始,会前所未有地清楚听到神的说话。”我觉得这话是对我说的,我就在午休的时候,请神对我说话。结果我走进附近的一个Target商店,在里面的一个长椅坐下。才坐下就看见对面的基督教书店的橱窗里有一个日历,日历上写着“花生 – 2016年 计划你的家庭。”

(日历上写着“花生 – 2016年计划你的家庭。”(睚鲁提供)

突然,神对我清楚说话:“2016年,计划你的家庭,因为今年你要有一个孩子。”我十分震惊!我以前从未如此清楚听见对我神说话,祂刚刚告诉我,我今年要有一个孩子。我立即打电话告知我太太,我太太鼓励我买下这个日历作为纪念。我十分开心,进到书店里告诉收银员,神告诉我的话。她满脸不信,我都能够看出她的不懈。她或许心想,“这个疯狂的中国人,以为神可以通过一个日历给他一个孩子。”我完全可以感觉到她的不信。

2016年2月份,我回国过春节。我笃信菩萨的母亲,一直在祈求菩萨和其他家乡的偶像给我们孩子。我一直企图传福音给她,但是效果不是很明显。我既然听见神对我清楚地说话,我就给所有家人宣告这个预言的话语,就是神告诉我今年要有一个孩子。我还替两个不孕的表弟按手祷告。我母亲看到我的行为很不高兴,她说:“你自己的问题都不能解决,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我则继续坚信主的话语。

几个月以后,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我的信心禁不住收到试炼。在绝望中,我祷告说:“圣灵啊,这些灵恩派的人教导要与你有一个亲密的关系,你看,我已经祷告天父和耶稣基督多少次了,你能帮我问问天父和主耶稣,这事情什么时候能够成就吗”?

不久之后,2016年5月12日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一个女的(可能预表圣灵)指着一个男子(或许是耶稣)的背对我说,难道他没有告诉你,你下一个月要有小孩子吗?我在梦里回答说,没有啊,我只是灵里感觉这个快了,但是我不知道是下一个月。但是撒旦不断攻击我们,因为一些事情我们夫妻产生龃龉,两个星期没有说话。我在极其痛苦中不断播放灵恩派的一个Chris Tomlin的歌曲“好好的天父”(Good Good Father)我一遍举起双手敬拜赞美父,一遍流泪。

大约两个星期后,太太突然发短信给我说,“你中奖了”。大约是在2016年5月28日左右,她发现自己神奇怀孕了。因为不孕,撒旦不断攻击我们的婚姻,最终的怀孕让我们得到很多的医治。终于2017年初,这个神迹宝宝以琳终于诞生了。

更神奇地是,那个日历上的“花生”对我们有着特别的意义。因为我们第一次做试管婴儿,本来傻傻地期待能够有个双胞胎。我们那个时候,和一对台湾的弟兄姊妹夫妇聚会。大陆把Peanut翻译为花生,但是台湾翻译为土豆。我们因此开玩笑说,如果生个双胞胎的话,我们给他们起的外号分别是“花生”、“土豆”。因此当我看到日历上的“花生”一词,神特别高亮这个词,来揭示我们心中的秘密。因为我们那次试管婴儿失败之后,太太深受大家,情绪低落甚至抑郁。

对我的家人,这件事情成了一个救恩的转折点。我大姐在我宣告那个预言的话语的时候就说,她愿意相信我的神。我妈妈也在我们孩子出生后大为震惊,并且承认我的神是真的,离奇了偶像,接受了基督。我问她如何做出这个转变的时候,她说:“你的事实在这里搁着的呢?”现在我爸爸妈妈都已经受洗,并且每天晚上睡觉前替我祷告。通过我这个短短的见证,我希望告诉大家,预言的恩赐是真实的,神今天也还医治人。神依然会行神迹奇事,只要信,凡事都可能。

(睚鲁妈妈在阅读圣经。(睚鲁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