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时间:不确定

内容:在这个梦里,我发现我自己在日本。我在脚手架上和一些人发生激烈的争战,我往脚手架上爬,有人(估计是邪灵)在后面追击我,我就拼命沿着脚手架往上爬,并且中间发生了激烈的争战。

感动:

这是我关于日本的最早一个异梦之一,不记得具体日期了。但是这个梦给我的印象深刻。我曾经在异梦里被带到日本,主耶稣在那里对我显现。我觉得这是主呼召我去日本传福音,或者赐给我去日本传福音的恩膏的一个印证。

虽然,我在外面没有在日本开展任何福音的工作。但是可能邪灵却明白神对我的呼召,因此极力攻击我。

我也曾经在另外一个异梦里,被提到中国一个校园,结果主在光中突然显现,按手在我的头上,我向后倒地起来之后发现主已经不见了。之后就常常在异梦里,被带到中国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仇敌有很多的争战。

这是一个属灵争战的梦。我从来没有祷告神要有属灵的争战,而是主的呼召和恩膏释放之后,仇敌就开始极力攻击,被迫参与属灵争战。

2020年有几个月之久,我每天中午禁食祷告,希望获得属灵的突破。祷告几个月之后,感觉自己快有属灵的突破了。结果仇敌兴起攻击,使得一些亲人与我们产生龃龉并攻击我们。我本来是为他们祷告,希望他们能够悔改信主,但是仇敌却兴起了攻击。我在该年某个时候参加博士班课程的时候,一个有先知恩赐的同学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我发预言说,她在灵里看见主正在带我进入属灵争战里面。她看见主不仅在教导我属灵争战,而且看见我将来要把这样的经历中学习的东西传给下一代,包括我的女儿。

这个话对我的经历是一个印证。我们虽然没有人愿意经受邪灵的攻击,以及学习如何进行属灵的争战,但是这是我们必须学习的功课。教会如果不能了解邪灵在哪里,以及如何通过属灵的争战打败它们,我们很难在传福音上大有果效。在受了圣灵的浇灌之前,我很少经历邪灵的攻击,也从来没有看见过邪灵,也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但是经历了圣灵的浇灌之后,我常常在异梦里看见天使和邪灵,也常常经历邪灵的攻击。

我每天祷告神不要让我陷入试诱,免受邪灵的攻击。但是似乎还常常看见邪灵的作为和攻击。一方面,可能这是神开启了我先知的恩赐,我才感觉到邪灵的作为了吧。另一方面,可能神也的确希望带领我去学习如何进行属灵的争战。

在中国和日本,有各种各样拜偶像的邪灵。如果有一天,我们去中国和日本传福音,你如果不能在灵里捆绑这些邪灵的话,你如何能够让福音大有果效呢?所以,我想这都是神在预备我参与以后的服事。但愿,有一天我们能够像保罗一样,邪灵认得他并且惧怕他。如果我们不能在属灵争战中得胜,或许会好像使徒行传19章记载的犹太祭司长士基瓦的七个儿子的故事一样。他们也企图赶出邪灵,但是恶灵对他们说:“耶稣我认识,保罗我知道,你们却是谁呢?”。邪灵还胜过他们,制服了他们,让他们赤身跑了。

邪灵是真实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我们需要认识这个,并且祈求神赐给我们辨别诸灵的恩赐,来识别各样的邪灵,并且学习属灵的争战,打败仇敌。

注释:

自从2105年,我开始有很多的异梦,其中一部分是关于日本的。有一些异梦我记得非常清楚,我醒来之后就马上记录下来了。但是有一些关于日本的异梦,比较模糊,我不是很清楚记得这些细节。我也不完全确定它们是不是出于主的。但是一些关于日本的异梦,超出了一个正常的中国人可能会有的想法。因为历史上日本曾经侵略过中国,所以一般的中国人对日本持比较负面的态度。所以我作为一个中国人也不能免俗,在这些异梦之前,对于日本人的福音并没有很强的负担。

我在学习和解释异梦上还是刚刚入门,因此我不确定我的解释和理解是否准确。但是,我还是觉得应该分享出来,鼓励那些对给日本人传福音有负担的人。你如果你更在了解异梦和解释异梦有经历,欢迎联系我们分享您的理解。

让我们继续为日本和日本人祷告。神爱他们,耶稣也为了他们舍命,所以他们也需要接受耶稣基督为主。我个人相信,日本会经历一个属灵的复兴,这个复兴可能和中国的复兴有联系。或许这个复兴会先临到日本,将来会传到中国甚至世界。因为我还做了一个异梦,我在中国老家的房子里,门前一个灯在闪烁,给来自日本的飞机降落在中国给出引航的信号。飞机在异梦里可以代表职事或者复兴等,因此我个人理解为该异梦或许是复兴从日本开始,后来来到中国;或者复兴从中国开始然后传到日本。

睚鲁写于2018年6月25日,更新于2020年12月9日

美国华盛顿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