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再次读使徒行传10章的时候,我得到一个感动,是之前读经没有注意到的。这个感动就是彼得与哥尼流的汇流是敬虔的信仰和正直的政客(或政治)的汇流。相对的是耶路撒冷宗教的灵和政治的邪恶势力(希律)结合。我多年在教会中接受的教导是,基督徒不要参与政治。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基督徒开始认识到不参与政治的危害性,特别是导致权力被不敬虔的人掌控,使得美国甚至有失去宗教自由的危险,美国的基督徒和保守团体也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逼迫。这些都使得很多美国基督徒,包括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积极参与政治,努力改变社会。很多基督徒开始反思,圣经并没有教导信徒不参与政治,比如大卫是王,当然是参与政治。我们对罗马13章保罗所提到的顺服权柄的教导,可能理解有一些偏差。固然参与政治会比较有争议,但是不参与政治的代价也是很大的,就是撒旦会利用宗教的灵和邪恶的政治势力(比如耶路撒冷犹太教的势力和邪恶的政治领袖希律结合),逼迫教会,并杀死了雅各,还抓起来了彼得(使徒行传12章)。而彼得作为信仰的领袖和代表,和敬虔的外邦政治领袖哥尼流的汇流,把福音从耶路撒冷的小圈子带到广大的外邦人中去,产生了极其深远的意义。这个行动打破了宗教的灵企图对福音的限制。而且如果敬虔的信仰不和正直的政治结合的话,就会让宗教的灵(虚假的信仰)和邪恶的政治结合,给社会带来非常大的伤害,并且导致真实的信仰会受到逼迫。我们必须反思,神在创世纪1:26节的教导,是让我们人能够管制这地。而教会更是神在世界上的权柄,纯粹的出世的思想,不一定是符合圣经的教导。基督徒应该入世,在世界里做光做盐。我们不应该为了自己的利益陷入低俗的政治之争,但是我们应该学习彼得的榜样,能够通过影响政治人士来让福音和神的国度更多的扩展。

对基督徒不应该参与政治的教导的反思
在美国来说,对基督徒不应该参与政治的教导可能来自以下几个主要的原因。第一,就是认为我们基督徒追求的国度是属灵的国度,而不是属世界的国度。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门徒希望祂能够恢复以色列国的荣耀,但是主告诉他们,“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18:36)这当然是对的,因为主耶稣来到地上,是成就神的救赎的计划,祂必须钉死十字架才能完成救赎的工作。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需要逃避世界上的责任。因为主耶稣在其他地方教导我们,要在世界上做光做盐,好影响整个世界。祂也教导我们,要教导万民做门徒。这个万民往往也被翻译为万邦(Nations),自然就是包括了参与政治,甚至教导政治家能够成为主的门徒。我们对圣经一些教导的局部和片面的理解,导致我们有了错误的神学。错误的神学观点,导致我们产生了追求出世的行为,而不是积极影响世界。

第二,一些错误的神学思想,特别是美国70年代时期的神学思想,教导我们耶稣随时都会再来,因此不需要孩子上大学,也不需要积极参与社会和政治,因为主耶稣马上就要来了。那个时候,流行很多书,解释说为什么主耶稣要在70年代会再来,而且很多基督徒穿着白衣,到山上等着主来提他们,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我们到了2023年,主还没有回来。这些错误的教导,让信徒迷幻于盼望主的再来,却忽略了对现实社会的参与。美国基督徒因为这些教导,加上他们对信仰的迷失,让他们渐渐失去了对教育的影响力。美国公立学校自50年代以来,就渐渐开始不允许教导圣经和祷告,慢慢孩子们被左派的思想影响,产生一代代受到极左派洗脑的孩子们。除此之外,同性恋猖獗,甚至开始影响小学的孩子们。美国的基督徒逐渐觉醒,他们发现自己从学校、学区委员会、到市政以及国家政治层面、媒体和娱乐等领域,都失去了影响力,甚至开始受到逼迫。除了反对神的声音充斥学校、媒体和娱乐之外,很多基督徒因为祷告和坚持圣经的价值观念被控诉和逼迫。于是很多基督徒开始反省,他们除了认识到应该重新回归信仰之外,也认识到这个不参与政治的教导是错误的,并且鼓励基督徒开始积极参与政治,并在媒体、娱乐等领域做光做盐,影响社会。

第三,对罗马书13章保罗教导的要顺服权柄的教导的片面理解,也导致基督徒过于消极。固然,保罗说到,所有掌权者都出于神的设立,为要主持公义,因此教导基督徒应该顺服掌权的。但是,圣经中,也多次提到,特别是借着彼得的口说到,我们顺服神不顺服人是应当的(使徒行传5:29)。这种顺服掌权者的说法在中国的基督徒中更是甚嚣尘上,很多华人基督徒认识到逼迫的严峻,所以不敢对邪恶的政治说不,因此编造这样的逻辑来掩盖自己的懦弱。其实,这并不是符合神的教导。我个人深受这个思想的影响,但是神通过异梦异象来引领我,告诉我,基督徒应该参与中国的政治运动,来主持社会公义,并且推进福音的传扬。

哥尼流需要异象来认识和接受彼得的帮助
神是掌管万有的。当我回顾自己得救前的经历时,发现即使在我不认识神的时候,神都在那里在暗中引导我。神不仅引导基督徒,也引导还没有认识神的人,让他们认识救恩。在本章开始,记述了哥尼流作为意大利营的一个百夫长,如何全家敬畏神,并且常常祈求神。结果神就赐给他一个异象,让他去找彼得来给他们讲述福音。

在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看到很多中东地区穆斯林信主的一些见证。他们见证说,在梦中看见耶稣,耶稣让他们读圣经中的某一段经文,然后就得救了。可见神可以亲自来传福音。但是这里,为什么神的使者让哥尼流来找彼得给他们传福音呢?这就是本章描述的汇流的开始。神或者神的使者,完全可以直接把福音告诉给哥尼流,让他和他全家得救。但是神的旨意,是让哥尼流所代表的正直的政治势力和彼得所代表的敬虔的信仰力量来汇流,好把神的福音从耶路撒冷的宗教的小圈子里,扩展到整个外邦人中间去。这里面包含了神宏大的计划。

神启示我,从2017年开始的“爆料革命”是出于祂的,目的是在为基督徒提供一个平台传扬福音,同时反过来,当福音传扬的时候,会改变中国的人心,同时为民主化在中国的扎根提供一个坚实的基础。我会在下面的内容里,分享更多这样的感动。但是当我跟从神的引领来参加这个运动,并且公开说明神的计划的时候,我受到了很多的反对。因为发起和参与这个政治运动的很多人,是佛教徒或者无神论者,他们不能接受基督教成为主导的思想。因此,我深深体会到,这些政治人士必须有神的异象和启示,他们才能谦卑自己,认识到福音的重要性。因此在他们拒绝了这些提议之后,我就看到神开始通过环境来引导他们,让他们学习谦卑的功课,能够认识到神的旨意。我为这些人祷告,让他们能够像哥尼流一样,最终认识神的旨意,并且谦卑接受神福音的引导。

彼得需要异象来打破他狭隘的宗教观念
同样,彼得也许要神来的异象打破他狭隘的宗教观念。首先,第一个就是打破犹太人和外邦人不能接触的观念。神在旧约中,限制犹太人和外邦人的接触和通婚,主要是为了保守以色列人免得像外邦人一样去拜偶像,好保持犹太人的敬虔,从而借着他们产生敬虔的后裔,就是耶稣基督。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成就救赎以后,就洁净了所有人和万物。但是彼得作为一个犹太人的观念还是限制在旧约的层面上,因此当神通过异象启示他宰了各样的动物来吃的时候,他说,他从没有吃过不洁净的动物。但是神说,我洁净的不可以当作不洁净。并且一连三次赐给他同样的异象。异象和异梦是通过图画的语言来传递神的信息,这里的各样的动物是预表外邦人,他们本来不是洁净的,但是神已经洁净了他们。所以这个信息,就是告诉彼得要大胆突破传统的观念,来传福音给外邦人。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的确教导过门徒去只传福音给外邦人,但是主耶稣在钉死复活之后,却教导门徒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马太福音28:19)。时代变了,神的引领也变了。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成就的救赎,改变了一切。对于这一点,保罗有很多的启示。他说,犹太人原来和外邦人是隔绝的,但是因为耶稣在十字架上除灭了这个仇恨,就使得犹太人和外邦人这两下在一个身体里和好了(以弗所书2:11-17)。并且“因为借着祂,我们两下在一位灵里,得以进到父面前。”(以弗所书2:18)这些启示是后来借着保罗,才告诉我们的,但是彼得那个时候,可能还没有这个启示,因此神需要通过异象来启示他这个道理。

神的福音虽然是通过犹太人这个管道,但是神的心意绝对不是要限制在这个小小的管道里。犹太人是神的苗圃,苗圃的作用就是把植物移栽到更大的菜园中去。但是犹太人因为不愿意打破自己的优越感,所以就会拒绝神的旨意,让福音传扬到更多的外邦人中去。这是出于人的嫉妒和狭隘。连彼得都有这样狭隘的思想。耶稣基督复活之后,告诉门徒要使万民做他的门徒,并且把他们浸入父、子、圣灵的名里。但是犹太基督徒的思想被旧约的律法所限制,无法进入到神在新时代的引领中去。因此耶稣钉死复活之后,神的福音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在了耶路撒冷。再加上犹太教代表耶路撒冷的宗教势力和希律代表的邪恶的政治力量在企图结合,要把神的福音拦阻在耶路撒冷和犹太教的羊圈里。因此神迫切需要通过异象启示彼得,让他脱离这样狭隘的宗教观念来把福音带到外邦人中去。这个行动,就是彼得和哥尼流的汇流,使得神的福音大大的往前,使得圣灵的水流能够涌流到外邦人中间去。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大事情。

彼得和哥尼流的汇流今天依然在进行
圣经记载的事例,不仅仅是启示神在一个时代的引领,也往往为后世神的行动设立一个神的原则。彼得和哥尼流汇流的故事,不仅是发生在使徒行传时代的一个案例而已,而且也在历代以来都进行重复。

今天美国基督教的复兴力量,代表的是信仰的回归。这些美国基督徒多年以来,为美国代祷,向神忏悔,为美国的罪屠杀印第安人、贩卖奴隶和屠杀婴儿等罪悔改,祈求神的看顾,医治和赦免美国这地。这一股力量也积极推动基督徒参政,并且支持那些宣扬基督教价值的候选人来恢复美国的保守价值。在这个基础上,兴起了特朗普和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运动。这些运动中的人并不完美,甚至信仰上也有浅薄的地方,但是他们的确代表了一股教会复兴的力量。这两股力量的汇流,一定会带来美国基督教价值的回归。最近敬虔的基督徒麦可强森(Mike Johnson)当选为国会议长,其实就是美国保守信仰和追求正义的政治汇流的一个积极结果。

不仅美国如此,神也多次启示我,中国也要如此。在我的天然的宗教观念里,我只希望能够在基督教的圈子里服事神,从来没有想到参与任何政治运动。一方面,这是出于基督徒不应该参与政治的教导对我的影响,另外一方面也是出于恐惧。因为面对邪恶的政治压迫,基督徒要参与政治的话是要付出代价的。虽然我在美国,个人不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但是还是担心会给家人带来麻烦。但是神通过一系列的异梦启示我,祂对我的旨意是带领我参加祂发起的政治民主运动,并且通过这个运动传福音给参加民主运动的人士,帮助中国成为一个认识神的国度。而且神启示我,在这个运动中,我将来也会发挥重要的作用和担任重要的位置。

在一个异梦里,我骑着自行车在前面走,后面一群民主人士骑着自行车追我,他们越追我,我骑自行车越快。这个动作很好地描绘了我的恐惧。但是这些民主人士终于追上了我,对我说,感谢您的福音和书籍,你最终帮助了我们民主运动最后取得胜利。这只是其中一个异梦,神通过其他很多的异梦启示我,我们基督徒的福音传扬会让很多中国的追求正义和信仰的政治人物认识耶稣基督,从而极大地改变中国。但愿神的旨意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