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常说“旧约是图画,新约是属灵的实际”。比如,以色列人过红海是一幅美丽的图画,预表的是新约中得救的基督徒从黑暗的国度进入神光明的国度。同样,以色列人十二个儿子的故事和经历是一幅幅美丽的图画,揭示了新约基督徒从罪人变成圣徒,并建造为新耶路撒冷的属灵实际。流便的淫乱让他失去了神的祝福和长子的名分,而西缅和利未的残暴和凶杀,让他们也失去了成为基督先祖的祝福。犹大也险些失去这个祝福。流便、西缅和利未的故事描绘了罪人犯罪的图画,而在新约保罗的著作中则对人的罪进行了详细的注解。保罗说,“神任凭他们陷入可耻的情欲”(罗马书:1:26),人们“充满了各样的不义、邪恶、贪婪、恶毒,满了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罗马书1:29)。保罗在罗马书1章列举了人的几十种罪,给人的罪恶做出了详细的属灵解释。正如一句俗话所说的,“罪人的工作就是犯罪,这就是他们所做的”。罪人有各样的罪,但是这并不是神渴慕的人的结局。罗马书从人的罪开始谈起(罗马书1-3章),却谈到了“因信称义”(罗马书4-5章),“与基督的联合”(罗马6章),“在肉体里的挣扎”(罗马7章),“在基督里的得胜”(罗马8章),“神对犹太人的拣选”(罗马9-11章),“经历心思的更新并把身体当做一个活祭”(罗马12章),在教会里“彼此服从”(罗马13)和“彼此相爱”(罗马14),“传扬福音和对外邦人做见证”(罗马15-16章)。换句话说,在保罗的罗马书中揭示了,我们虽然是从罪人开始的,但是我们却结束于神的教会。我们知道教会最终会被建造为成新耶路撒冷。我们不能永远停留在罪人的地位上,这不是神对我们的旨意。神对我们的旨意是要我们从罪人变化成为神的儿子!这就是流便、西缅和利未人的故事,他们开始于罪人,最终却成为新耶路撒冷城墙的门(启示录21:12)。以色列人十二个支派的名字写在十二个门上,每个门都是一个珍珠(启示录21:21)。珍珠说到生命的变化。是河蚌受伤之后,分泌出生命的汁液才产生了珍珠。这都说到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受伤,产生了复活的生命,把我们这些伤祂的沙子,变成了一个个的珍珠!

雅各对西缅和利未的预言
无论是雅各对流便,还是对西缅和利未的预言都是阶段性的,并不代表神完整的工作。我们如果看摩西在申命记对十二个支派的预言,有更多的启示。在旧约圣经后面的记载中,也有进一步的陈明。在新约中,特别是启示录对于以色列十二个支派的结局,都有更美好的描述。我们会在后面更多探讨摩西对十二个支派的预言,和他们命运的发展。在这里,我们先侧重于雅各的预言。

雅各论及西缅和利未的预言说,“西缅和利未是弟兄,他们的刀剑是残忍的器具。我的灵啊,不要与他们同谋;我的心哪,不要与他们联络;因为他们趁怒杀害人命,任意砍断牛腿大筋。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他们的忿恨残忍可诅。我要使他们分居在雅各家里,散住在以色列地中”(创世纪49:3-7)。西缅和利未是底拿的同母哥哥,底拿是雅各家唯一的女儿。在创世纪34章的记录里,底拿被示剑玷污。西缅和利未不仅用诡计诈骗示剑的宗族受了割礼,并且趁机杀了他们所有人的男丁,掳走了所有的小孩、妇女和财物。这是撒旦进一步利用示剑来攻击以色列的儿子们,为了拦阻耶稣基督的家谱借着西缅和利未产生。底拿也是这次撒旦攻击的受害者。我们要注意的是,西缅和利未做这些事情,并没有获得雅各的知情和允许。他们是擅自所做的。所以雅各说,“我的灵啊,不要与他们同谋;我的心哪,不要与他们联络”。当我们在肉体里做事情的时候,我们常常不顺从我们的灵的感觉,也不顺从圣灵在我们灵里的引领。这是我们新约的基督徒常常有的属灵经历。

这是撒旦的诡计,不仅要拦阻神进一步借着西缅和利未产生耶稣基督的家谱,更是要兴起人来攻击雅各的家族,来将他们全部灭绝。雅各对西缅和利未说,“你们连累了我,使我在这地的居民中,就是在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中,有了臭名。我的人丁既然稀少,他们必聚集来攻击我,我和全家的人都必灭绝”(创世纪34:30)。雅各是十分清醒的。虽然底拿被玷污,圣经并没有记载雅各的反应,但是我们不难想象雅各的悲痛的心情。他固然心痛,但是如果他预先知道西缅和利未要屠杀示剑的家族,他也会阻止的。因为他知道他的人丁稀少,他们必须保存实力,能够让以色列繁衍生息下去,才能成就神的旨意。但是西缅和利未说,“他岂可待我们的姊妹如同妓女么?”

当我们受到别人的攻击和误会的时候,其实是我们可以决定是用肉体还是在灵里做出反应的时候。一个牧师见证说,一个姊妹来对他说,“你担任牧师就是为了钱”。他非常生气,就反击并攻击这个姊妹。但是这样的事不断发生。后来他祷告神,圣灵告诉他说,这是圣灵的管教。直到他学会用温柔谦卑的灵来对付这样说他的弟兄姊妹,环境才会挪去。他就谦卑下来学习温柔的功课,后来才脱离了神的管教。当别人用咒诅和歧视来伤害我们的时候,我们可以选择用肉体来反应,也可以选择在灵里反应。我个人有很多这样的经历,我自己用肉体来反应的时候,我不但不遵从我灵里的感觉,也不愿意让太太或者其他亲近的人知道,而是一意孤行。如果很多事情,我们和别人交通一下再做出反应,我们就会避免很多肉体的反应和这些反应带来的负面的结果。当然我们更应该让主知道,听从主在灵里对我们的引领!但是利未和西缅没有这样做,所以雅各让他们分散在以色列的民中,通过他们的弟兄们来平衡和限制他们。

流便命运的转折
流便犯了罪,但是他在一件事情还是做得很好。就是他的弟兄们害约瑟的时候,他是唯一反对的人。但是他失去了威信,弟兄们并不听他,因此没有能够挽救约瑟。后来犹大出主意说把约瑟卖了,说不可杀他,弟兄们听从了犹大。犹大这样做或许也是变相拯救约瑟(创世纪37:27)。但是无论如何,流便真的失去了长子的名分和权柄,甚至面临后裔灭绝的危险。以至于摩西说,“愿流便存活,不至死亡;愿他人数不至稀少”(申命记33:6)。这个情景持续了多少年,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在女先知底波拉的赞美中提到“在流便的族系中,有心中定大志的”(士师记5:15)和“在流便的族系中有设大谋的”(士师记5:16)。那个时候以色列拜偶像,被神交在迦南王耶宾手中。神兴起女先知底波拉和巴拉击败了耶宾的军长西西拉,在这个时候,流便族系中有人奋起“立大志、设大谋”,或许得到了神的喜悦。无论多晚,我们的悔改和在主里立志和设大谋都能得到神的喜悦。

我们都是从淫乱生的,但是有一天如果我们悔改了,神不但会赦免我们,还会大大使用我们。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基督徒,也从来没有想到过服事主。我们这些从淫乱中生的人,如果我们心里立大志和设大谋的话,一定会改变我们的命运的。我在高中的时候,忽然有一天觉得我这一生要做一件大事情,所以我开始立志要好好学习,能够考上大学。我为此不断努力上进,但是我并不知道我人生要干什么一件什么大事。甚至信主之后,我也不明白神对我未来的计划。直等到2017年最后一天,主把我的灵提到天堂上,并告诉我祂对我的计划,就是参与要来的中国大复兴,并帮助带无数人的灵魂到天堂去。在这些人中,有无数的人都是流便这样的人,他们悔改信主之后,最终被变化成为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

西缅命运的转折
西缅除了可能是带头杀害示剑家族的人,也可能是带头计划杀害约瑟的人。在约瑟担任埃及宰相的时候,特别捆绑了西缅并关押了一段时间(创世纪42:24),只等他们第二次带了便雅悯同来埃及。这个或许印证了西缅是带头伤害约瑟的罪魁。雅各预言西缅要分散在他的弟兄中,西缅果然后来居住在犹大中间(约书亚19:1)。但是摩西在申命记33章的预言中,并没有提及西缅。

西缅是如何得到拯救的呢?西缅是靠便雅悯得到拯救的。等犹大等弟兄带了便雅悯来到埃及的时候,西缅才得到了释放。这是一个预表的图画。便雅悯也是基督的预表,也是新耶路撒冷的预表。等到新耶路撒冷城建好的时候,西缅也会被拯救成为一个珍珠门。

我们今天的罪人,很多都是杀人的罪人。很多人可能没有直接的杀人,但是或许我们都可能间接地杀害人或者伤害人。当我们憎恨人的时候,常常会有杀人的想法,这些都是罪。耶稣说,我们眼睛犯了淫乱就是淫乱,同样我们心里憎恨人就是杀人。我们至少杀了一个人,就是耶稣基督。连与主同钉十字架的强盗也因着悔改和耶稣基督的救赎,与耶稣基督同一天来到乐园。

利未命运的转折
我个人相信西缅可能是屠杀示剑家族的主犯,利未或许是从犯。但是利未残暴的性情也是真的。所以雅各预言,利未人也要散居在以色列人中间。但是利未人在以色列人拜金牛犊的时候,没有顾忌亲戚的情面,听从了摩西的命令,杀死了那些拜偶像的人。因此利未人得到了神的祝福,成为归于神做祭司的支派。摩西在申命记33章说,“论利未说,耶和华啊,愿你的土明和乌陵都在你的虔诚人那里;你在玛撒试验他,在米利巴水与他争论。他论自己的父母说,我没有看见;他不承认自己的弟兄,也不认识自己的儿女;这是因为利未人遵守你的话,护卫你的约。他们要将你的典章指教雅各,将你的律法指教以色列;他们要把香焚在你面前,把全牲的燔祭献在你的坛上。耶和华啊,求你赐福给他的能力,悦纳他手中的工作;那些起来攻击他和恨恶他的人,愿你刺透他们的腰。使他们不再起来”(33:8-11)。

这个经文非常清楚,没有多少难懂的东西。我们可以看见,利未人为了遵守神的话,可能杀了那些拜偶像的父母、弟兄甚至儿女。他们凶暴的性情变成了对神的绝对,因此受到了神的祝福。但是他们也的确如雅各所预言的,也散居在以色列人的中间。

神的救恩的伟大
流便、西缅和利未或许都有机会,让耶稣基督的先祖从他们的家谱中诞生,但是他们都失败了,失去了这个祝福。但是耶稣基督是救赎的主。当我们犯罪失败的时候,在耶稣基督里,我们会经历救赎,再次获得神给我们的祝福。或许我们会失去了一些属地的祝福,但是我们会在耶稣基督里得到属天的祝福。

以色列十二个儿子代表的神的工作,是一浪接一浪的,他们代表神不断递进的工作。虽然犹大也犯罪了,但是犹大却在他玛的帮助下,产生了基督的先祖。这个基督的先祖最后成了万邦的祝福,也是曾经犯罪的流便、西缅和利未的救赎。以色列的十二个儿子每一个人都是罪人,但是最后都被变化为一个珍珠门。他们里面都有神的特别的呼召和恩赐。当我说十二个儿子代表神不断递进的工作的时候,主要是指他们拥有的神的恩典或者代表神工作的某一方面而说的。他们作为罪人,都有着共同的特点,因为罪人的工作就是犯罪。

我们都从流便开始,因为我们是从淫乱生的。这个淫乱的性情就在我们的里面。同时,我们残暴的性情也从亚当犯罪之后流淌在我们里面,就好像亚当的第一个儿子该隐杀了亚伯一样。这个杀人的生命也是在我们里面,这就是西缅和利未所代表的。但是我们的悔改就会带进救赎,正如大卫在诗篇51篇中所说的。大卫在这个诗篇里承认自己是从淫乱和罪中生的,也为自己杀死乌利亚并和拔示巴淫乱的罪。然后他在最后谈到献上祭物的事情,他说,“你本不喜爱祭物;若喜爱,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悦。神所喜爱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阿,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诗篇51篇16-17)。当大卫因为自己的淫乱和杀人悔改的时候,他的“忧伤的灵和痛悔的心”就成为了给神最好的祭物。这也就是流便、西缅和利未所代表的神救恩的顺序。利未代表的就是神的祭物和祭司,就是大卫诗篇51篇所描述的救恩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