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给撒狄教会的信揭示神对教会活出义行的期许

启示录写给撒狄教会的信,揭示了神对教会活出义行的期许。上一次我们提到,神在推雅推喇教会的工作,揭示了神对教会能够在生命里做王的期许,帮助教会活出圣灵充满的生活,从而能够以铁杖辖管万国。神在撒狄教会的工作,进一步揭示了神期许教会能够有外面的彰显,这是神在推雅推喇教会做工的继续和自然的延伸。圣灵内里的充满和外面的彰显,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这分别是神在推雅推喇教会和撒狄教会两方面的工作。如果没有内里圣灵的充满,我们无法真的在我们的行为上彰显神的义,因为我们里面充满了什么,才能在外面彰显什么;但是如果我们说我们有里面圣灵的充满,却没有任何外面的义的行为的彰显,那么我们里面的充满也是不可靠的。我们需要因信称义,也要因行为称义。撒狄教会中那些“未曾玷污自己衣服的”(3节)和那“穿白衣”(4)节与主同行的、以及因为得胜而“穿白衣的”,是与启示录19:8节所说的新妇穿的“明亮洁净的细麻衣”是一回事,因为“这细麻衣就是就是圣徒所行的义”(启示录19:8)。这些圣徒的义行,就是他们经历了圣灵的充满之后,自然活出和彰显出的义行。这预表神对教会的审判,产生了积极的果子,就如同新妇的雏形已经诞生一样。这个工作会引出神对教会下一个阶段的工作,就是神在非拉铁非教会的工作,就是要产生新耶路撒冷的雏形。

七个教会的属灵递进关系
我上次也提到,主写给七个教会的书信,不仅是神在七个不同时代的教会所做的工作,也不仅是神在同一个时代教会中不同的光景的揭示。而且也是神在教会中七个属灵阶段的工作,它们之间有着属灵上不断递进的关系。这是我们这次读启示录的时候得到的圣灵的光照和感动。撒旦和邪灵在每个教会都有着不同的工作,神也对每个教会有不同的供备和期许,因此主写给七个教会的书信,曝露邪灵各方面的工作,也启示主七方面的供应,从而帮助教会能够在属灵上脱离邪灵的欺骗,并且在生命上长到元首基督里面。比如,在以弗所的教会,运行的邪灵是冷漠的邪灵,让人们离弃起初的爱心。但是主启示自己是行走在金灯台中间的大祭司,要对教会进行修剪,除去烧焦的灯芯,并且给教会添加更多地油(就是圣灵的充满),帮助教会回归起初的爱心。但是当教会和信徒回归起初的爱心,并且从他们堕落中回转时,撒旦就会兴起死亡的灵来逼迫他们,这就是士每拿教会所运行的邪灵。对此,主启示祂自己就是复活,来加强教会胜过死亡的邪灵的攻击。撒旦看见逼迫并不能让信徒软弱,就兴起酵,就是巴兰的教训和尼哥拉党人的教训,就好像巴兰诱惑以色列人犯罪一样,来诱惑教会犯罪、淫乱,从而离开神祝福的地位。主对此的应对是,祂启示祂自己是“那有两刃利剑的”(2:12),祂的话大有能力,能以识别和击破仇敌的诡计。这就是神在别迦摩教会的工作。在推雅推喇的教会里,撒旦兴起耶洗别的灵,就是假先知的灵来迷惑信徒,主的工作就是释放以利亚的灵来帮助好的君王得胜,击败耶洗别。正如以利亚预言了耶洗别的死亡,并且他膏抹的耶户杀死了耶洗别一样,当信徒在君王的属灵生命中长大,并且在生命里做王的时候,就要打败耶洗别的邪灵,神也会赐给他们权柄辖管万国。这样教会的属灵生命就成熟到一个地步,可以在灵里被充满,成为神一切的丰满。而这个丰满自然会彰显为外面的义行,就是神在撒狄教会所做的工作。神在非拉铁非教会的工作,就是产生新耶路撒冷的雏形。神在老底嘉教会的工作,应该更是进一步的得胜,让我们与基督同坐宝座掌权。

所以主写给七个教会的书信,其实是神在教会七个属灵阶段的工作,或者主给教会七个阶段的试炼。在这个七个属灵阶段里,不同的邪灵和仇敌的工作被曝露,同时主给教会的不同的供应都释放出来,这样教会作为一个整体(就是基督的新妇),不断在身量上长到元首基督里面。其实,主写给七个教会的书信,就是应对邪灵在教会七方面的工作,对教会进行的七方面的对付和成全。神的审判是从神的家开始的(彼得前书4:17),当神的家经受了审判之后,才能带来神对世界进一步的审判和工作。这就是为什么在主写给七个教会的信之后,才揭示出七印和七号(启示录5-11章)。七印和七号是神进一步对世界的审判和洁净,必然是在神对教会进行审判和洁净之后的工作。换句话说,主对七个教会的书信,就是对教会七个阶段的审判、洁净,来炼净教会,预备她们进入下一个阶段的工作。或者说,主对七个教会的书信,是针对邪灵七方面工作的反应,帮助教会胜过邪灵的工作。

就好像打游戏过关一样,你在第一个关积累了相关的经验和生命并赢得第一个阶段的胜利之后,才能进入第二个阶段面对更强的仇敌的挑战,并且经受第二阶段的试炼。也好像在迪士尼乐园小孩子坐过山车一样,如果没有足够的身高的话,是无法做这样的过山车的。您的身高或者属灵的身量,决定了神是否带我们进入下一个阶段的工作。神在教会的洁净的工作,直接决定了下一个阶段神对世界的洁净的工作开始的时间。今天我们教会就是在经历这样的审判、洁净和试炼中,我们生命成熟的程度决定了神审判世界的时间。如果我们生命不肯成熟的话,神无法把我们带入祂下一个阶段的工作,也无法对世界进行审判。就好像以色列人在旷野四十年流荡一样,很多教会和信徒都是在原地打转。但是我们必须生命成熟,来配合神的工作,进入我们属灵的迦南美地。

全息理论:七个教会的书信揭示的启示录的雏形

我们还得到一个圣灵的感动,就是主对七个教会的书信,不仅是教会七个属灵阶段的工作,也是神在启示录所做工作的一个缩影。教会是神的国度的缩影。将来全地都会成为我主和基督的国(启示录11:15)。但是在这个成就之前,教会必须先成为我主和基督的国,因此主写给七个教会的书信,就是对教会的审判和炼净,曝露和击败邪灵在教会的作为,从而让教会完全成为我主和基督的国。

什么是全息理论呢?这是中医上的一个说法。根据中医针灸的理论,我们脚上的穴位应对我们身体上所有的穴位,如果去做脚底按摩的话,只要找对穴位,能够治疗全身的疾病。同样,腹部也有应对全身的穴位,只要在腹部针灸,也能治疗全身所有的疾病。有一个弟兄是针灸师,每次就给我腹部针灸,治疗我的身体。而且更奇妙的是,在耳朵上也有对应全身所有的穴位,另外一个老弟兄也是针灸师,常常给我耳针,帮助我调节全身的健康。不仅中医如此,我想西医也是如此。如果人们能够完全理解一个细胞,也能够解密人全身的奥秘。所谓全息理论,就是一个局部的、微小的东西,其实可以反映出一个整体的、全部的图画。

我在读经中得到感动,其实主在七个教会的书信中揭示的主在教会七个属灵阶段的工作,也是神在启示录中所有工作的一个缩影。比如,我看到,主给老底嘉的信揭示,得胜的要与主同坐宝座,如同耶稣得胜与父同坐宝座一样(3:21)。这映射着启示录22章提到的“神和羔羊的宝座”(22:1)。主给非拉铁非教会的书信中提到的“在神的殿中作柱子”和“神的名和神城的名(就是新耶路撒冷)写在得胜的人上面”,都是映射到启示录21章的“新耶路撒冷从天而降”(21:2)。撒狄教会的“穿白衣”与主同行并活出义行的,是映射到启示录19章的新妇,她们穿着洁白的细麻衣,这细麻衣就是圣徒行的义。主给推雅推喇教会的书信中提到的铁杖辖管万国,是映射着启示录12章的男孩子说的,因为他“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主写给别迦摩教会的信中,对付的是耶洗别的邪灵。神使用的方法就是释放以利亚的灵。或许这一阶段的工作,就是神在启示录10和11章释放出的两个见证人和先知工作的一个雏形。主写给士每拿的信中,揭示的是死亡的灵的工作,或许映射的是启示录9章的工作 。那里记载“在那些日子,人要求死,却绝不得死;切望要死,死却远避他们”(9:6)。不仅生命在神的手里,死亡也在神的手里。而主写给以弗所教会的工作,对付的人是离奇起初的爱。或许映射的是,在七印和七号中对人的审判,让人回归创造他们的主。人都是神所创造的,都离奇了神和对神起初的爱,而这些审判会让他们回归神自己。

我相信,你应该明白了我这里所说的全息理论的意思。换句话说,神在启示录的工作,就是带进男孩子、新妇、新耶路撒冷,但是神必须在教会中产生这个雏形。当我们在启示录结束的时候, 我们会基督公开的来临,巴路西亚;但是在教会里,主早就有了隐藏的来临,也是巴路西亚。巴路西亚的意思是神的显现和来临,但是在主对全世界的公开显现之前,祂早就在教会里有了隐藏的显现。巴路西亚这个词的意思,就包含了基督公开的来临,和隐藏的来临两个层面的意思。对于世界上的人来说,也许还没有主耶稣公开的显现,但是对于那些好像与主同行的以诺一样的人,神早已经好像晨星(彼得后书1:17)一样对他们显现。我们如果是与神同行的人,我们早已经有了耶稣的显现。

我记得听到的一个故事,就是和受恩教士(M. E. Barber)十分渴慕主的显现,并且活在时刻对主来临的盼望中。有一天,她和倪柝声在街上散步,就对倪柝声说,“或许,我们走到那个街角的时候,主就要回来了”。她是如此活在对主的巴路西亚(主的显现)的期待中。我相信在她里面,已经有了主和基督的国的雏形。她已经活在基督的属天的国度的实际经历里。

主写给七个教会的书信,就是主对教会七个阶段的成全,帮助教会进入属天的国度的实际。今天我们教会的属灵光景在哪里?你的教会的属灵光景在哪里?你作为一个信徒,你自己的属灵光景在哪里?你能说,我里面已经有了主和基督的国的实际,我已经活在新耶路撒冷的实际里了吗?这是我们今天教会和基督徒必须扪心自问的问题。

神要我们活出我们的义行

那么主对撒狄教会的信,揭示就是神希望我们活出圣徒的义。如何在生活中活出圣徒的义呢?我们必须经历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充满,这就是主在推雅推喇教会所做的工作。这是一件事物的两个方面。我上次提到过两者的关系了,这里我希望做一些我的见证。我在地方教会的时候,接受了教导和鼓励,应该追求圣灵的充满。只有当我们被圣灵充满的时候,我们才能成为一个被主大大使用的人。我们教会的复兴来自于每一个人的复兴,每个人的复兴在于他是否能够经历圣灵的充满。我就开始祷告圣灵的充满,并为此认罪悔改、除去我的肉体以及世界的污秽给我带来的属灵的玷污。拦阻我们接受圣灵充满的第一个难处,就是我们的罪,我们必须对付我们的罪,才能蒙神的喜悦。这其实是和神在以弗所教会做的工作是一样的。我们必须对付我们的罪,因为罪让我们离开神的交通和离弃我们对神起初的爱。其次,我们经历圣灵的充满,必须胜过属灵的死亡。比如,我们看了一天属世的电视节目,不一定犯罪了,但是却可以给我们带来属灵的死亡。你这个时候去祷告的时候,往往发现离神很远,很难进到灵里。这就是属灵的死亡。这和神在士每拿教会所做的工作是一样的,就是胜过死亡。属灵死亡的原因,来自我们的罪,也来自我们受到世界的影响。因此下一个阶段,我们要对付的就是脱离世界的影响。而别迦摩的教会就是一个与世界联姻的教会,“别迦摩”这个词的意思就是“结婚、联合,并坚固的高塔”,它象征着与世界联合的教会和信徒,甚至让神的居所成了“撒旦的座位”(启示录2:13)。当我们除去世界在我们身上的影响之后,我们也会经历更多圣灵的充满。在此之后,我们需要更多经历圣灵的充满的话,也必须经历神在推雅推喇教会的工作,就是进一步打败邪灵在我们里面建立的坚固的营垒。邪灵本身,和邪灵通过我们的肉体在我们建立的坚固的营垒,让耶洗别这样的假先知的灵在教会和信徒身上教导“撒旦深奥之事”(启示录2:24)。我们要经历圣灵的充满,就需要能够好像约书亚带领的以色列人一样,打败迦南人(预表邪灵和邪灵建立的坚固的营垒),才能在迦南美地取得胜利。以色列人进入迦南美地,就是圣灵的充满的一个属灵的图画。至此,当我们经历圣灵的充满到达一个阶段之后,我们才能经历神在撒狄教会所做的工作,就是真的能够从我们的义行上彰显神在我们里面所充满的。耶稣说,“好树才能结好果子”(马太福音7:17)。里面充满的,外面才能彰显出来。而越到后面的阶段,我们也直接面对邪灵的攻击和挑战。我在地方教会一直追求圣灵的充满,也经历了一定程度上圣灵的充满,但是并没有经历使徒行传2章讲述的圣灵的浇灌以及随之带来的彰显。在神的引领下,我来到灵恩运动中接受了圣灵的浇灌。按照叶光明(Derek Prince)弟兄的说法,圣灵的浇灌最明显的一个标志,还不是方言或者恩赐,而是麻烦增多了。接受了圣灵的浇灌之后,我常常经历更多邪灵的攻击,也看到更多邪灵的作为,这都是我在之前没有的经历。当我们经历圣灵的充满到了一个阶段,一定会更多经历邪灵的攻击,这也是神对我们的训练,因为我们的定命是审判天使(林前6:3)。神在非拉铁非的工作和老底嘉的工作,也是和我们的追求圣灵充满的经历吻合的,会让我们成为“新耶路撒冷”(神的彰显)和“与主同坐宝座”(与基督一同作王)。

结论:
七个教会的书信揭示的属灵经历,不仅可以预表教会属灵生命的七个阶段,也可以预表每个基督徒个人经历圣灵的充满可以经历的七个阶段。我们必须重新从不同的角度来认识主耶稣写给七个教会的书信,这是这次我们读经圣灵给我们的感动,或许这是神给我们这个时代及时的说话。无论是教会,还是个人的基督徒,都迫切需要在属灵的生命上长大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