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上次来谈到彼得后书一章提到的彼得属灵经历,特别是提到彼得其实非常认识教会需要使徒和先知恩赐的引领。使徒的恩赐是在帮助信徒认识神的性情和法则,先知的恩赐是帮助信徒认识神的引领。神的性情和神的引领是两件不同的事情,虽然它们常常有重叠,但是我们希望在这个信息里帮助我们认识这两者的不同。在我们看创世纪1:26节和启示录22章1节的经文所启示的神的性情和神的引领的不同之前,我先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我们知道有一种番茄是无限生长(indeterminate)的品种,只要天气合适,会无限生长下去。这个就好比我们里面拥有的神圣的性情,神的神能(彼得后书1:3)能够把我们带入无限生命的丰盛里去。所有的基督徒拥有的“神能”都是无限的,好像那个无限生长的番茄品种一样。但是,是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进入了无限的生命丰盛里去了呢?肯定没有。正如无限生长的番茄如果没有合适的修剪和引领,就不会结出丰盛的番茄一样。我开始不知道这种番茄需要修剪和引领,就任其疯长,结果长出了很多枝子,但是结果子却很少。因为很多的营养都浪费了。而且我还要引领或者训练番茄的枝子,把它们固定在架子上,一方面给它提供支撑,另外还要修剪好让番茄可以通风,不至于生病。如果不给番茄提供支撑,它自己无法支撑自己,就会倒在地上,也会生病和生虫。可见,虽然番茄有无限生长和结果的性情,但是如果我不对它进行合适的引导和修剪的话,也无法达到我希望它得到的目标。希望这个比喻,让你明白了解神的性情和神的引领不同的重要性。教会需要使徒的帮助,认识神的性情和法则;教会也需要先知的帮助,认识神的引领。无论是使徒和先知都是从耶稣基督来的,也都蕴含在三一神里面的。所以我们今天特别通过创世纪1章26节和启示录22章1节来认识三一神里蕴含的这两个方面。圣经启示的核心就是两个方面,让我们认识神的性情,也同时认识神的引领。之后,我们会再回到彼得后书1章3-4节,继续探讨这两个经文里,神的性情和神的引领如何共同作用,利用使徒的恩赐和先知的恩赐,带领教会进入神的荣耀。彼得的属灵经历太高深和丰富了,而且他都描绘在他的书信里。我们实在要好好学习,从而经历神的生命对我们的变化。

神的性情和神的引领有哪些不同?

神的性情和神的引领到底有什么不同呢?神的性情是说到神的不变,祂是亘古不变的(玛拉基书3:6)。但是神又是常新的,常常变的。神到底是不变的,还是变的?神不变的是祂的性情,就是爱、光、圣别、公义。神常变的是祂的引领和彰显。这是圣经话语的两个原则。圣经中描绘神,或者描绘一切事物,都离不开这两个原则。有一些圣经的话语重在启示神的法则和性情,是不变的。比如神是圣洁的,祂永远是圣洁的。但是有一些圣经的话语,包括神藉着使徒保罗所说的话语,都可能是神的引领。比如,保罗禁止女人讲道,是启示神的原则,就是神歧视女人吗?这不符合神的原则。民数记讲到的西罗非哈的女儿没有土地继承,摩西把这个问题求问神,神并没有歧视她们,反而定规如果父亲没有儿子,可以分地给女儿。那么保罗禁止女人讲道是不是神借着保罗对哥林多教会的引领呢?我认为是的。我在民数记的解经和林前的解经里,详细谈过西罗非哈的女儿们和保罗谈到禁止女人讲道的问题,大家可以去找来参考一下。但是很多人读经分不清楚这个不同,常常把神在不同时期引导人的话语,固化为神的原则和性情的问题,从而导致很多问题的发生。比如,历代以来,多少教会把跟随神的新的引领和运动的人定为异端。这些人是在跟随神的不同的引领,但是却被宗教权威定罪为违反了神的性情。多少人被杀死、烧死和逼迫!如何区分神的性情和神的引领的不同呢?如果你做了某件事情,神的荣耀和爱、光、圣、义受到了亏损,这就是违反了神的性情。比如,你在东京或者华盛顿,都不能杀人,杀人违反了神的性情。但是你如果做了某件事情,只是得罪了你教会的传统或者权威,但是神的荣耀并没有受到亏损,这就是神的引领的问题。你要大胆选择,突破传统和宗教的限制,来跟从神的引领,甚至你可能付上很大的代价。这样做,你不但跟随了神的引领,最终你也遵从了神的性情和法则。我们敬拜的神是独一的真神,这就是神的性情和原则的问题;但是如何敬拜神,有很多不同的敬拜形式,这些都属于神引领的问题。天主教有弥撒、更正教有讲道、灵恩派热衷敬拜,东正教是站着聚会,大家形式都不一样,这不是原则问题。敬拜音乐可以用钢琴,可以用管风琴,也可以用吉他,这都不是原则性的问题,而是神如何引领你的问题。

创世纪1章26:形象和样式分别说到神的性情和神的引领
神的性情和引领的不同非常清楚地体现在创世纪1:26节里,这节经文说,“神说,我们要按着我们的形象,照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爬物”。形象和样式分别是什么?是神和人一样,有两个胳膊和两条腿,就是人一样的形状吗?这个是可能的,因为圣经记载很多先知看见的神的形象也都好像人子。耶和华也化成人形与亚伯拉罕交通。但是我这里分享另外一个理解。我认为,形象不仅仅是指神外面的形象,而是神彰显出来的内在形象,也是就是神的荣耀。耶稣基督“是神荣耀的光辉,神本质的印像”(希伯来书1:3)。耶稣基督彰显出来神的形象,绝对不仅仅是天父像祂一样有人的外形,而是彰显了神的荣耀和神的性情,这些性情就是爱、光、圣、义。这是神的形象。耶稣说,看见了祂就是看见了父(约翰福音14:9)。很多人对此和腓力一样感动困惑,对于耶稣基督的回答也感到困惑。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和腓力一样,在乎的是耶稣把天父物质的形象彰显出来,或者让我们看见天父的外在的形状。但是耶稣说,其实祂对天父的彰显是神对天父内在的彰显。人们看见了祂,就是看见了天父里面的爱、光、圣洁和公义。祂是天父上帝荣耀的光辉,是神本质的印像。祂就是天父的彰显。

这不是说,天父没有一个外在的形状。我相信也是有的,很多有先知恩赐的人都有一些描绘看见天父大概的形状,包括以赛亚等圣经中的先知。我也十分渴慕看见天父的形状,但是这里不是我们要讨论的重点。我们的重点是在讨论圣经如何解释神的性情和神的引领的不同。而这里的形象,是侧重在讲述神的性情和本质。这是圣经中话语的一个主要方面,因为他们在帮助我们认识神的性情。

但是就如神在物质界的显现可以是多变的,比如耶和华曾经以人形向亚伯拉罕显现,也把自己比喻为一个大鹰(以西结书17:7)。耶稣向门徒显现多次,他们都不认识祂。这都可能说明耶稣的显现,在外表上看起来或许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呢?因为耶稣每一次对门徒的显现,都有不同的目的和不同的引领。我经历了耶稣的多次显现,也都发现祂的显现都不一样。祂这样做,是因为祂对于有不同的引领。祂把我的灵提到日本对我显现,显出祂的钉痕,是要告诉我祂对日本人的爱。祂把我的灵提到中国,在光中向我显现给我头上按手,我倒地之后祂就离开。这是祂告诉我,祂给我在中国传福音的恩膏和使命,祂的大光要带领拜偶像的中国人出埃及。祂把我的灵提到天堂,坐在对面好像一个普通的健壮外国男子,这是我与主最亲近的一次见面,是祂只是来安慰和鼓励我,让我来天堂看看。另外一次,祂对我显现,祂身边有两条河流,告诉我汇流的时代要来临。每次祂的显现都是不同的,因为祂的引领是不同的。这些不同的显现,更是创世纪1:26节提到的“样式”,祂是常变的。因为祂对每一个人,每一个情形的引领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每次的需要是不一样的。据说,耶稣在日本向日本人显现过,也在印第安人中对印第安人显现过,但是祂显现的样式或许每次都是不同的。这些显现的样式也不仅仅是在物质层面的不同,而是情形和需要的不同,需要神不同的帮助和引领。为了更好帮助我们理解神的形象(神的性情)和神的样式(神的引领)的不同,我会进一步在下面用启示录22章1节的经文来加以解释。

启示录22章1节:精金的街道和生命河的水分别说到神的性情和神的引领
启示录22:1节说,“天使又指给我看在城内街道当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启示录21:21节已经告诉我们,“城内的街道是纯金”。这个精金的街道就是神的性情,祂是不变的。就好像“主耶稣基督的恩和神的爱”(林后13:14)都是永远不变的,但是“圣灵的交通”(林后13:14),也就是圣灵的引领却是可以变,也常常变化的。为了让人认识神的性情,就旧约里就借着摩西颁布了神的律法,帮助以色列人不能做违反神性情的事情,就是不可杀人、不可撒谎、不可奸淫、不可贪婪、要孝敬父母等等,所有这些事情,包括杀人、撒谎、奸淫、贪婪、不孝敬父母等都是不符合神的性情的事情,都是违反神的律法。但是神的引领却有不同,在旧约中让以色列人守安息日,新约中却不需要,这就是引领的不同。甚至因为以色列人的软弱,摩西允许以色列人休妻,都不是律法的本意和神原初的设计,因为神的本意和神所配偶的不可分开。这是耶稣教导门徒的(马可福音19章7-12)。不可离婚是出于神的性情,但是因为以色列人的软弱,或者实际生活中的难处(对方淫乱、家暴)等原因,神也是许可一些情况下可以离婚的。后者就是神的引领的问题。

旧约的律法就好像是神的底线,越过这个底线就是神不喜悦的,对人本身也是不好的。就好像美国高速公路边的黄线以及黄线之外的颠簸部分,这就是律法的作用。你如果开车超过了这个边界,你就会遇到危险。但是律法绝对不完全限制神的引领的变化。比如根据交通法的规定,绿灯行,红灯停,但是有人开车闯红灯,你是绿灯,也不应该机械遵守交通法规往前冲,否则你就会出现交通事故。律法是一个边界和底线,是保罗口中所说的“儿童导师”(加拉太3:25),而在“信仰”也就是基督(加拉太3:25)来了之后,我们就被带着“归入基督,因信称义”(加拉太3:24)。如果以色列人因为遵守律法,而不接受基督,就好像是耶稣在约翰福音10章所说的“关在羊圈里不肯到基督这个草场的羊”了。以色列人的律法的目的就是保守以色列人不至于越过神的底线,好让耶稣基督从以色列后裔中产生,然后祂能够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给万邦带来祝福,可以接受应许的圣灵(加拉太3:14)。至此,旧约的律法要实化为内住的“生命之灵的律”(罗马8:2),这个律,就“在耶稣基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罗马8:2)。主耶稣也多次说,祂来不是为了废除律法,而是成全律法(马太福音5:17-18)。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再回头看启示录22章1节的经文,在一个街道上,有一道生命水的河。你在地上见过这样的图画吗?没有的。河流如何可以流在街道上的?记住,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图画。精金的街道讲到神的性情,神的本质和神的原则,以及神的界限。圣灵的引领是不会引领你超越神的性情,做不符合神的本质的事情的。有人对牧师说,圣灵引导我去离婚,娶另外一个女子。这个往往是错误的。圣灵不会引导你做不符合神性情的事情。就好像人的血液一般不会在血管之外流通一样。如果血液流到你外面,是需要救助的情形。偶尔,因为人的罪和软弱,我们会做出不符合神的性情的事情,圣灵因为我们的软弱或许暂时容忍我们,但是这绝对不是圣灵要引领你。圣灵要引领你的是你走向悔改的道路。我们要知道,新耶路撒冷是一座山,神和羔羊的宝座在山顶,这个城的街道应该是螺旋式的,所以圣灵的水流也应该是螺旋式的。这个螺旋式的变化就是圣灵的引领的不同,这就是神的样式。神的样式是多变的,常新的。神的性情是亘古不变的。神亘古不变的性情,就是耶稣基督的恩和神的爱,构成了新耶路撒冷精金的街道。但是在街道中,圣灵的水流,也就是圣灵的交通,却是多变的。我们敬拜的对象,就是神是独一的。但是我们敬拜神的方式,应该是多样化的。

很多人不明白这个区别,把神在一个情形中的引领,或者一种敬拜方式,固化为神唯一的方式,就会常常犯了错误,把其他人定位异端,而不认识神新的工作。另外一些人,固守律法,不知道神可以是多变的,也就不断僵化,导致律法主义盛行。

另外一方面,有些人不认识神的话语揭示的神的性情和原则,就会被邪说教训的风浪飘来飘去(以弗所书4:14)。

现在教会中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女性做牧师到底是神的性情方面的问题,还是神的引领方面的问题?如果是神的原则和性情方面的问题,旧约就不应该有底波拉、也不应该有以斯帖,也不应该记载神分土地给西罗非哈的女儿们。所以我觉得是神的引领的问题。到底是神如何引领却是可以不同的。马鞍山教会(Saddleback Church)的牧师认为女性可以做牧师,因为他们认识到女性在基督身体的功用应该得到尊重和鼓励。南浸信会的人认为,他们反对女性做牧师,是因为要抵挡自由主义继续入侵教会。所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或许他们每个人都神不同的引领。就分开就好了,最简单不过了。每个人持守神的引领,为神做自己的见证。喜欢女牧师的就设立女牧师。灵恩派那么多教会有女牧师,天也没有塌下来。如果南浸信会的人认为,有女牧师的教派普遍更加倾向自由主义,同性恋也入侵的程度比较大,他们就不要设立女牧师好了。不见得两方,有一方绝对正确,有一方绝对错误。神是大的。总体来说,我不认为设立女牧师是上帝不喜悦或者不许可的。这是一个引领的问题。在中国传福音的过程中,最早的复兴开始于农村的教会。很多信徒都是老人和妇女,很少男性。所以很多女性成了传道人,走村穿巷传扬福音,带进了中国的复兴。如果按照南浸信会的解释,禁止女性做牧师和领头的是神的原则的话,那么中国的复兴要大大折扣了。因为政府对于农村的女性和老人管控不严格,很多男人都去城市打工了,所以圣灵利用农村的女性兴起了大复兴。我在中国农村的老家参加了他们的聚会,当带头的姊妹跪下来祷告主祷文的时候,我都感动掉下眼泪。她们的纯真和绝对让我极其感动。她们骑着自行车走村穿巷传福音,因为教会没有多少男人,她们就自然做了教会的领袖。我觉得应该召集1000个这样的做教会领袖的中国农村姊妹,给美国南浸信会的负责弟兄们做她们的见证,让他们听了1000个这样的故事之后,他们的花岗岩脑袋就能够开启了。他们就不会再反对女性可以做牧师。女性做牧师不一定让神的荣耀受损。凡是让神的荣耀受损的,才是违反神的性情和原则的。如果女性在背叛的原则里做牧师,自然是违反神的性情的。当然,我们也必须知道美国南浸信会产生的背景,他们是在西方自由主义神学盛行的时候,神兴起的对信仰的一个保守的行动。因此他们在美国目前的背景下反对女牧师,也不一定没有神对他们的引领。因为美国社会背叛神,自由主义和同性恋盛行,很多推行女牧师的人,也在推行同性恋人可以担任牧师。所以美国有美国的国情,但是如果南浸信会的人放大这个原则,禁止所有的女性在中国做牧师的话,我估计他们就不得神的喜悦了。

彼得后书1章3-4节:神的性情和神的引领彼此配合引领我们进入荣耀

我前面说到,圣灵的水流必须留在精金的街道上,好像血液必须流在血管里。一颗树也必须生在树皮里,树皮就是神给树生长的界限。但是树的彰显有很多,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彰显,这些彰显包括树根、树干、树枝、树叶、和果子。彼得后书1章3-4节,描绘了神的性情,就是神的荣耀,如何给我们设定目标,就好像大树一样;但是神的引领,就是圣灵的帮助,会在每一个步骤帮助我们,让我们能够最后达到神的荣耀的目标。这就好像树根、枝干和树叶一样,代表的是一个过程。神的荣耀的目标,就是通过揭示神的性情,让我们更好认识神的原则。这是旧约摩西和新约的使徒,比如保罗在这样做的,就是帮助人认识神的性情。圣灵的引领,就是在每一个情形中帮助我们,让我们能够不断认识神的荣耀的目标,并且让我们脱离罪的吸引和“逃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彼后1:4),“就藉着这些应许,得有份于神的性情”(彼后1:4)。神的性情给我们设定荣耀的目标,就是“又宝贵又极大的应许赐给我们”(彼后1:4);神的引领与我们同行,帮助担负我们的软弱,来达到神给我们的应许。这就是先知职分的功用。彼得后书1章3-4节,描绘了和启示录22:1一样的图画,就是神和羔羊的宝座是我们的目标,但是圣灵的水流却是引领我们逆流而上到达神的宝座的道路。这就是彼得在耶稣登山变像之后的思考和属灵经历的分享,因为他看见了荣耀基督的显现是何等的荣耀,也明白了通往神荣耀的道路是十字架的道路。他把自己的属灵经历分享出来,让信徒能够和他一样,逐渐成熟长大。因为篇幅的原因,我们在下一次的分享中,会继续来详细揭示彼得后书1章3-4节,如何描绘了彼得对主耶稣登山变像之后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