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你有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形,就是你有一个佛教信仰者的好朋友,你企图告诉他基督教的好处,但是他却说,我信仰佛教挺好的。但你如果进一步希望说到耶稣是真神,其他的宗教都是假神,他就会生气被冒犯,觉得你不应该这样讲说?这种情形,我想很多基督徒都碰到过。而且经过很多基督徒长期的代祷,和爱心的忍耐,时间久了让他们看到基督徒身上彰显的神的美德,也有一些佛教信仰者朋友被感化接受基督的。时不时,我也在网上看到这样的见证。

但是对于中国存在广大的佛教信仰者的庞大数量的情形来说,以及我自己的观察,这种长期的慢慢的方法果效是十分有限的。我的家乡也是信佛者众多,我们这里所说的信佛,更是从广义上来讲的,就是很多民众烧香拜佛的这个层次,因此我避免说佛教徒或者佛学这两个词,而是用佛教信仰者或者烧香拜佛这两个词语。很多人对佛学研究比较深,在那方面我的相关知识不多,所以我不是在高深的理论层次和佛学研究者辩论信仰,而是更从一般民众的角度来谈论这个问题。如果要和研究佛学的知识分子谈论福音,可能会从另外一个角度,有机会我们回头再说,这里暂且不表。

我觉得中国不信基督教上帝的有两种人,一种人大概是无神论者,他们什么都不信,他们不仅认为烧香拜佛是迷信;而且认为信仰基督也是只是在寻找寄托而已,并没有什么神啊鬼啊的。另外一种人是相信有神,谁灵就信谁,当然如果某个神灵或者我们基督教所称呼的偶像曾经在某个时刻对他们显灵或者帮助过他们的话,他们也可以十分忠诚地相信一个神灵。

第一类的人我回头再谈。我对第二类的人也有很多直接的经验。我老爷爷和爷爷笃信吕祖,传说日本人进我们村子的时候,有一天准备屠村,但是天降大雾日本人迷路了,就没有机会进到村子里来。当地村民认为是吕祖显灵,因为专门为吕祖建庙,文革期间庙宇被拆除,但是文革之后死灰复燃,民众又重新建造起来,而且香火繁盛,可见信仰、甚至迷信在人们中的力量。我没有见过我老爷爷,但是听家人说,老爷爷是之前的吕祖庙的积极分子,后来吕祖庙重建,爷爷也捐赠了木料。这个是亲眼看见的,我从小看见爷爷房子里拜的就是吕祖。

我妈妈则是一直拜观音菩萨,而且我们家的宅基地是以前被拆毁的一个菩萨庙的基地,因此村里的人称我们家是在“西庙”那里,一直到几年前我妈妈接受耶稣基督的信仰之前,她的一个理由一直是“我们家在西庙上,能不信这个吗?”我妈妈虽然一辈子和我爷爷不和,虽然她也不拜吕祖,但是对于村上吕祖庙的一个神汉却也尊敬有加。这个神汉属于我们村里那种没有什么能力,甚至家境也不富裕的人,忽然有一天好像被什么神灵附身了就成了神汉,大家常常找他问事,对待他好像基督徒对待先知一样。我在城里做交警的姑父也非常信他,我妈妈也信他,这个神汉就是在吕祖庙上的座上宾。小的时候他常常老我家里,我就是非常反感,因为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信,和我受共产主义教育影响很深的爸爸一样,非常讨厌这种封建迷信。

简单地说,后来我来美国读书成了基督徒,一直给家人传福音,果效十分有限。妈妈一直说,井水不犯河水,你信你的基督,我信我的菩萨。我带父母到青岛去,一个基督徒大哥朋友请我们吃饭,传福音给我父母,我父亲还气得拂袖离席。

我们夫妻夫妻结婚十年不孕,我这一方面除了求医问药之外,也祷告上帝医治我们。我妈妈那边也是心急如焚,求菩萨、问神汉,遍访家乡周边各种偶像,求问到底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有孩子。2010年我们第一次试管婴儿失败,我和太太心情很不好,这个时候父母来美国短暂访问,她接触一段时间福音之后,本来有意接受福音讨好我们。但是看见我们这种光景,不仅没有信主,反而离开的时候告诉我说:“我看你们信耶稣的,也没有祝福,没有一个孩子,夫妻也吵架不和睦,我不要信”。回去之后她依然拜菩萨,心反而更硬了。因为在美国有短暂的时间,她也读一点圣经,我带她去参加我们教会在新泽西教会举行的活动,她看到人受浸的时候,我鼓励她接受主,她似乎有一些犹豫,但爸爸在旁边极力拦阻不要让她信主,她也不愿意,最后也没有受洗。

就这样我们似乎回到了原点,但是我还是笃信我们的上帝,我妈妈还是拜她的菩萨。我就对妈妈说,你拜你的菩萨,我信我的上帝,我们都在为我们求孩子,我们就做个比赛好了,看看最后是你的菩萨可靠,还是我的上帝可靠。那个时候,我的信心并不是十分充足,也没有神对我个人的应许和说话,但是我只是凭着一个基督徒对上帝的基本信仰对她这样说。

一晃时间过去了六年,我们尝试试管婴儿5-6次失败,最后美国的大医院的医生诊断我们绝对不可能自然生育,我们陷入了绝望。我被逼无奈,开始从2015年开始离开我所在的福音派教会,到美国各个不同的教会寻求帮助,包括灵恩派的教会,寻求祷告医治。也参加了无数个灵恩派的神医大会,都无果而终。2016年1月,我偶然了解到在美国中西部的俄勒冈州一个小镇有一个先知特会,我就报名参加了,从东部马里兰州飞到这里参加特会。到了那里一个讲员在聚会中讲道,满有圣灵的充满,他说,“你们今天来到这里参加特会,不要以为是偶然的,是神带领你们来的。你们从今天开始,要清楚听到神的说话,是你以前从来没有有过的那样。”我在聚会中听到这个话,灵里很感动,大受鼓舞,我午餐休息的时候正好禁食祷告,就吃了一个薯片,散步到一个塔吉特商店里面,我对上帝说 ,求你今天清楚地对我说话。

我莫名其妙地走到塔吉特商店里面一个地方,看到一个基督教书店,隔着玻璃窗就可以看见里面的摆设,门外有一把长椅,坐在那里正好看见书店的玻璃橱窗。刚刚坐下没有多久,眼神就停在一个2016年的挂历上,挂历上写着英文“2016 Prepare Your Family”(2016年,计划你的家庭)。我就听见上帝对我说:“2016年,计划你的家庭,你今年要有孩子。”我震惊!我从来没有这样清楚听见上帝的说话。我狂喜!马上把这个挂历的照片拍摄下来,并立刻打电话给太太上帝对我说话了,告诉我们今年要有孩子。太太提醒我把这个挂历买下来存念。我购买之后,回到长椅刚刚坐下,又注意到基督教书店墙壁上挂着一幅圣经的画,是我刚开始“睚鲁的圣经世界”的时候在网上随便搜索发现的一张同样图片,用来每次我发表录音的图片。然后我又听见上帝说:“睚鲁的圣经世界这个职事是出于我的。”我当时所在的教会不鼓励基督徒拥有个人自己的职事,所以我那个时候很不确定这样做对不对。但是上帝又一次清楚对我说话,我慢慢克服了对人的恐惧,开始自己的职事。

我既然清楚听见了上帝的说话,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成就,但是我的信心大增。我2016年2月份回国过年,广为宣传告诉家人,上帝今年要给我孩子。我姐姐比较单纯半信半疑,说,弟弟既然这样提前说了,如果是真的成就了,看来他信的上帝就是真的。我妈妈依然心硬。那个时候,我在灵恩派里学了一点医治祷告的皮毛,见人就给人家医治祷告,我两个表弟也不能生育,我就给他们医治祷告,求神让他们能够生育。我妈妈看见非常不高兴,说,你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妈妈依然不信。

我回到美国,一晃儿过去了几个月了,但是什么动静都没有,反而撒旦对我们家庭的攻击更加猛烈,让我们夫妻常常发生龃龉。我实在是痛苦不堪,我就祷告了一个非常不合传统神学的祷告。2016年5月12号,我对圣灵说,圣灵啊,灵恩派的基督徒都教导说,要与圣灵建立一个更亲密的关系。我到现在祷告天父、祷告耶稣都祷告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你能不能替我问问天父和耶稣,这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成就。晚上我睡觉了,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一个女子指着一个男子的背影对我说,难道他没有告诉你,你下个月要有孩子了吗?我在梦中回答她说,没有啊,我在灵里知道这快了,但是不知道是下一个月。

神不是人,神说话的方式多是借着灵和图画的语言。圣经中常常把圣灵比作一个妇人,比如路加福音15章的仔细打扫搜寻失落的银币的妇人,一般基督徒都以为她预表圣灵。我觉得我梦中这个女子,就是圣灵的显现,那个背影是耶稣基督,我猜想,是圣灵对我说,难道耶稣基督没有告诉你你下个月要有孩子了吗?我把这个梦告诉我太太和所在灵恩派教会的牧师太太,她们都没有相信。反而撒旦再次对我们发动了猛烈的攻击,因为一件小事,太太很生我的气,连续2周没有理我,我十分痛苦,一直等到2016年5月28日,太太发现自己神奇自然怀孕了,才发个短信给我:“你中奖了。”我们也和好如初,这件事情给我们夫妻的关系也带来了很多的医治。正好像大卫所说的,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诗篇30:5)。仇敌猛烈攻击阻拦神在我们身上的计划,但是最终神在我们身上大大得胜。后来这个神迹宝宝2017年初顺利健康出生。

太太怀了宝宝不到三个月的时候,我还没有告诉妈妈,有一天我在亲友微信群里因着某个节日发红包,妈妈很敏感,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后来我才告诉她。妈妈也很高兴,过了一段时间我跟妈妈视频的时候,忽然再次问起她信耶稣的事情,因为之前她反对我很久没有提了。她很顺从地说,愿意相信耶稣基督,我说为什么?她说,你的事实摆在这里吗。我妈妈终于承认,我的上帝是真神,这场比赛最终以我的胜利结束。

我就带领妈妈祷告接受耶稣,并且带领她为三代四代以内父母双方家人的罪悔改,进行赶鬼的祷告。妈妈跟着我祷告,并且为自己的罪和家族三代四代以内的亲人的罪认罪悔改。神也在我父亲身上做了奇妙的工作,他因为失眠,按照我给他写下的祷告词每天晚上睡觉前祷告已经一年多了。这之后没有多久,我做了一个异梦,我梦见爸爸妈妈在一棵大树上搭建一个木屋,他们在移动板材正在盖造这个木屋。我觉得这个异梦是神给我一个印证,我父母得救了。因为圣经中用树和木头预表基督十字架的工作,木屋在树上也远离地,说明父母已经得着了神的生命。但是妈妈还是拜菩萨,这是我爸爸在和我视频的时候告诉我的,我就托我父亲告诉我母亲说,因为她拜菩萨给仇敌开了门,使得我受到很多邪灵的攻击,邪灵也能借着这些来拦阻神要赐给我们更多的祝福。我母亲还希望我们能再得到更多神的祝福,所以她也把这些话挺当真的。就同意把家里的菩萨雕塑拿走,但是她舍不得按照我说的摔碎,说要送给村里的菩萨庙给别人供奉。我说不可以这样的,但是她坚持说,我们不拜,别人或许还要拜。她坚持客气地送走菩萨,我就妥协了一下,同意她这么做。后来经过几次督促,她就这样处理了,但是村里的庙也不要她的这个菩萨,她因此另外处理掉了。

2018年我再次回国探亲,因为我妈妈打呼噜,爸爸有失眠问题,所以我和妈妈在一张床上睡觉,晚上刚睡下,我的灵就被圣灵提起来,与邪灵发生了激烈的争战。自从2015年以来,圣灵常常带我这样夜间的时候把我的灵提起来和不同的邪灵争战,有的时候我失败,有的时候我得胜,失败之后,圣灵有时候再告诉我失败的原因在哪里,如何对付自己里面的破口漏洞。这次晚上几乎争战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最终得胜了。白天起来吃饭的时候,我看见妈妈的墙上还贴着“南海观音之位”,我就对妈妈说,你不是说都处理了这些吗?怎么还贴着这个?你要知道,我信主十几年来,因为怕伤害我母亲的感情,从来没有采取粗暴的方式让她不要信菩萨或者让她销毁偶像,都是在耐心劝说和等待。没有想到我母亲很平静地说,那你就把它撕掉吧。我就当着妈妈的面把这个牌位撕掉了,并拍摄照片和视频作证。之后,我就给爸爸妈妈都用点水礼把他们进入耶稣基督的名里。

这之后我回到美国,不久又做了一个异梦,在这个异梦里,我梦见一条大河洪水滔天,上面有一个桥,很多人在经过这个桥,我看见妈妈和姐姐在桥的这边观看别人走过桥,她们已经过来了,这个梦也再次对我印证,我姐姐和我妈妈都得救了。我姐姐在别的家人都不信我的时候,就多次宣称,“你们都不信我弟弟的主,我有机会的,一定要信。”在我说上帝应许我2016年要给我孩子的时候,我姐姐也是第一个信的。

我分享这个经历的目的是谈论我对拜佛者传福音的体会。我不否认有些拜佛者很单纯,一听到福音就信主了,但是就我的经历而已,大多数并不是那么容易。因为所有的偶像后面都有邪灵,正如保罗所说,我们不是与属肉体的人争战,乃是与空中的邪灵和掌权者争战。你要让这样的人得救,你必须胜过后面的邪灵,以及胜过邪灵对人的捆绑。因此,光是言语和知识道理很多时候是不够的。你必须能够向他们展示我们信的耶稣才是真神,我们的上帝才是真的神。就好像耶和华让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与埃及法老发生的一系列冲突和降下的一系列灾难,才让法老真正臣服一样。我们传福音也必须而且也是常常有这样的冲突,才能拆毁黑暗的权势,让受奴役的人得自由。

在这个过程福音真理的传扬、爱心的等候、先知性的恩赐和医治祷告的神迹、与邪灵的争战等都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作用。最后我这个十分固执的母亲,拜佛一辈子,却欣然承认,你的神是真神,因为事实摆在这里,让她不得不折服。我预先分享神给我预言的话语,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都告诉他们,让他们也没有口舌说这一切只是偶然。医学不可能解决的绝症,在神的奇妙的医治下,生出健康的宝宝,也让他们目瞪口呆。

圣灵对我亲自说过,中国下一次的大复兴即将来到,将有无数人被带进国度里面去。我想其中自然包括了无数拜佛者。我之后还做了一个异梦,就是我在我农村老家的厕所里洗澡,水是温的,我一边洗澡一边唱歌,很是愉快,厕所的门挂着一个帘子,很多苍蝇在这里飞来飞去,帘子之外好多小孩子急切欢喜地等待我出来。我对这个梦的解释是,神正在洁净我,除去我里面的偶像和邪灵的工作,并且曝露和清除我家族里面的偶像和邪灵的势力,在神在我身上得胜之后,会释放我帮助很多被偶像霸占的人脱离偶像认识真神。圣经把撒旦称为苍蝇之王,所以苍蝇是指污鬼邪灵,我们家本来就是一个菩萨庙,所以污鬼邪灵更是一大堆。除去污鬼邪灵的第一步,往往是曝露他们,在圣灵(温水所预表的)得洗涤下,它们被曝露出来。污鬼邪灵往往喜欢在暗处工作,所以它们一旦被曝露出来,就不得不离开了。

带一个拜佛者新入耶稣基督绝对不是一件简单地事情,需要神大能的展示和我们人耐心的配合。但是无论如何,在我家里神最终得胜。我希望我分享的我母亲脱离拜菩萨信入耶稣基督的见证,能够给很多人以信心和鼓励。相信神在我们家所做的,也能在你们家做成。阿门。 我在下次的见证里,再次分享一个针对一个信佛的朋友,我如何操练使用先知的恩赐来传福音给她,就是在她明确表示不愿意改变信仰,也不接受基督徒朋友劝说她改信基督,并且反感他们宣传信基督比信佛好之后,如何通过天堂的经历和见证,保持她对谈话的兴趣,并且最后从主得着一个先知性的话语分享给她,虽然她还没有得救,但是我相信福音的种子已经种下去了。